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8)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8)      完本感言(04-08)     

隨身英雄殺596 一劍開天

  一群人一起上,尚且不是鄭鳴的對手,那滾滾的江水和一色的長天,差點要了他們的性命。
    現在再單打獨斗,那簡直是找死。雖然這些少年的心中,都藏著一顆一鳴驚人的心,但是他們都不是傻子。
    上去只有丟人現眼,所以一時間,這些少年都低下了頭。他們不敢看鄭鳴的眼睛,更不敢昂頭,省的丟人太狠。
    一時間,偌大的虛空站臺上,變的極其平靜。
    “怎么,剛才諸位不是叫囂的無比響亮嗎?怎么現在都不吭聲了,我師尊曾經給我說過,咱們萬象山的諸脈師兄弟,修為怎樣他不知道。”
    “但是他知道,幾乎所有的弟子,都有一種秉性,這種秉性,叫做越挫越勇。讓我一定要培育這種屢敗屢戰的勇氣,說真正的武者,是敢于面對強橫的對手,敢于挑戰比自己更強的存在,是永不言敗的漢子!”
    鄭鳴的聲音越來越激昂,而本來以為他只是胡說兩句的萬象山高層,這一刻神色都變了。
    特別是江遠那平靜的神色中,生出了一絲冷意。他朝著自己身邊溫和的少年看了一眼,剛剛準備說話,就聽有人從遠處喝道:“鄭鳴,休要口出狂言,我天雷脈左云童,向你挑戰。”
    話語之間,一道身影,帶著滾滾的紫光,朝著鄭鳴直沖而來。
    而那些已經被鄭鳴的諷刺,說的有些抬不起頭的少年武者,在聽到左云童三個字之后,同時抬起了頭。
    天雷一脈!
    萬象山最強的自然是三主脈萬象、天羅、龍虎,接下來公認的就是裂天一脈。
    除了這幾個已經在萬象山中,成為龐然大物的宗脈之外,還有一些宗脈,同樣有著極強的實力。
    這之中,天雷一脈排名第七,但是天雷一脈的左云童,卻是萬象山公認的天才人物之一。
    因為有左云童在,所以不少人在這次百脈會武之前,就開始猜測,這次百脈會武,說不定天雷一脈要更進一步。
    而像左云童這般拔尖的人物,更會在會武的最后,才會出現。只不過,這一次百脈會武,因為鄭鳴的出現,變的有些混亂。
    鄭鳴仔細的打量左云童,這左云童的面容說不上英俊,但是卻有一種粗獷的豪氣。
    躍凡二境巔峰!
    左云童并沒有掩蓋自己的修為,他雙眸盯著鄭鳴道:“你的秋水長天雖然不錯,但卻不是我的對手,今日我要讓你知道,萬象山,不是你撒野的地方。”
    說話間,左云童隔著十丈,朝著鄭鳴轟出了一拳。
    紫色的拳光,在虛空之中化成一條一丈多長的巨蛟,朝著鄭鳴直沖而來。
    這一拳,直接,狂暴,但是卻隱含著一種毀滅萬物的雷霆之力。鄭鳴面對左云童打來的拳芒,沉吟了剎那,手中長劍再次揮出。
    一劍開天!
    長天劍訣起手式,但同樣也是長天劍訣之中氣勢最足的一式,犀利的劍芒,朝著那雷光轟然碰撞在一起。
    此時,那替鄭鳴出頭的健碩老者,眼眸中充滿了擔心的道:“天雷一脈的奔雷氣,本來就是以狂暴著稱,那配合奔雷氣施展的奔雷訣,更是霸道異常。”
    “長天劍訣,本來就不善于硬拼,更何況是面對奔雷訣呢,這小子,有點太莽撞了。”
    老者身邊的綠衣女子,卻淡淡一笑道:“年輕人,受點委屈吃點虧也不錯,有利于更好的成長。”
    “這一次,就算他保不住長天峰,卻也能夠在宗門之中顯露一下自己的本事,百脈之中,說不得還能夠有他們一脈。”
    老者嘆息了一聲道:“也只有如此了!”
    就在兩人說話間,鄭鳴的劍光,已經和那左云童的雷光碰撞在一起了!在所有人都不看好鄭鳴劍光的時候,那紫色的雷光,卻被鄭鳴的劍光直接斬成了兩段。
    左云童的神色,頓時變得無比的凝重,他本來以為,鄭鳴絕對不會是自己的對手。
    且不說自己修為在他之上,單說自己修煉的奔雷訣,更是所有劍類功法的克星。卻沒有想到,自己第一次出手,竟然在鄭鳴的手上吃了虧。
    做一個驕傲的人,左云童怎么能允許這樣的事情發生?當即哼了一聲,再次揮出了一掌。
    這一掌,五條和剛才同樣的雷龍,朝著鄭鳴瘋狂的咆哮而來,這些雷龍的速度,更是比剛才快了一倍。
    雷龍過處,虛空生電!
    鄭鳴面對那快速沖來的雷龍,遲疑之間,再次揮動手中的長劍,這一次,他施展的是得自林雷的風字真意。
    長劍化成三千影,鋪天蓋地的朝著左云童的雷光籠罩了過去,一時間,那滾滾的雷霆,就被無數的劍影所包裹。
    “好銳利的劍光,什么時候,這長天一脈的劍光,能夠將天雷一脈的雷霆斬斷了。”健碩的老者見此情景,雖然有些難以置信,但是臉上卻滿是欣喜之意。
    坐在老者旁邊的女子,則感慨道:“好銳利的真元,如果給他足夠的修為,說不定憑借著這劍光,足以將天捅出一個窟窿來!”
    兩個人交談之間,無數的劍光已經和雷霆碰撞,那滾滾的雷霆在和劍光交錯之中,就無聲無息的消散。
    左云童出手兩招,最終的結果,都是無功而返,這讓左云童的臉色很不好看。
    他是一個極好面子之人,這般信心百倍的出手,居然落得個丟人現眼,心里有些又羞又惱。
    “鄭鳴,這是你逼我的!”說話間,左云童的身軀上,滾滾的雷光開始閃動。
    不過這些雷光,并不是朝著鄭鳴攻擊的,它們在左云童的身后,形成了一對紫色的翅膀。
    “接招!”厲喝一聲的左云童,瞬間消失在了原地,還沒有等接招兩個字落地,左云童已經出現在鄭鳴的左側,揮拳打向鄭鳴的肩膀。
    快,實在是太快了!左云童此刻的速度,已經超越了聲音的速度。
    鄭鳴在這一拳打來的剎那,才感應到了左云童的拳頭,他揮劍已經來不及,當下幾乎本能的朝著左云童揮出了一拳。
    兩個人的拳頭在虛空之中碰撞在一起,鄭鳴就感到一股瘋狂狂暴的力量,從左云童的拳頭之中傳了過來。
    鄭鳴的真元,雖然充滿了鋒利的真意,但是在和這股力量碰撞的瞬間,鄭鳴的身軀還是倒飛出了三十多丈。
    一股血腥之氣,從鄭鳴的心底升起,鄭鳴強行壓制住自己體內的這股血腥氣,但是他的臉色,卻變的有點不好看。
    修為差距!
    并不是鄭鳴真元的質量不行,而是他和這左云童的真元數量差距太大。
    左云童在鄭鳴倒飛出去的剎那,本來也準備在鄭鳴落地的位置等他,但是當他準備催動身軀的時候,他就覺得一股刀割的感覺,出現在他的身上。
    那鄭鳴的真元,竟然突破了真元的防御,沖入了他的體內,并且讓他的真元運轉出現了問題。
    這一刻,左云童看向鄭鳴的目光,越發多了幾分的凝重,他感到這個鄭鳴,比之自己剛才估計的,還要可怕!
    虛空站臺上方,無數雙眼睛,緊緊的盯著正在相斗的兩個人,本來應該舉行的其他不同支脈之間的比斗,不覺之間,已經被正在比斗的鄭鳴和左云童所取代。
    對于大多數人而言,能夠觀看這場比斗,對他們而言,實在是太值了。
    比斗的雙方,鄭鳴不動如山,雖然處于被動的狀態,但是對于左云童的進攻,卻是見招拆招;至于左云童,他身后那對雷光聚集而成的翅膀,讓他的速度變得實在是太快了。
    沒有達到躍凡境界的武者,甚至看不到他的動作。
    就算一些已經達到了躍凡境界的武者,此時能夠看到的,也只是一道道的虛影。
    他們下意識的將自己代入到比斗的兩個人之中,覺得要是自己遇到左云童的話,那根本就沒有取勝的可能。
    強大的左云童,讓他們根本就摸不到身影的左云童,讓不少人在心中期盼,自己在接下來的比斗之中,萬萬不要遇到這個人,這家伙太可怕了!
    一刻鐘過去,左云童的速度越來越快,虛空之中,甚至已經出現了風雷之聲。
    而鄭鳴,卻是不動如山,手中六棱重劍看似緩慢,但是每一劍擊出,都能夠擋住左云童的攻擊。
    “師兄,這兩個人,都是咱們宗門最優秀的弟子,他們這一次,難以分出勝負啊!”宋舒云看著江遠的身邊,輕聲地說道。
    江遠點了點頭,他的臉上,猶如清風明月,但是他的眼眸中,卻多了一絲陰霾!
    這一絲陰霾,絕對不應該是一宗之主,在看到自己的弟子如此爭氣之際,應該有的神色。
    “鄭鳴的修為,還是有點低。”江遠在鄭鳴和左云童再次碰撞之后,淡淡的說道。
    宋舒云點了點頭,躍凡七境,一境比一境強!雖然鄭鳴好像有些手段,但是他和將左云童在境界上的差距,將會是最后決定勝敗的關鍵。
    “鄭鳴,本來我不想利用境界上的差異對付你,不過再拼下去,只能是浪費時間。”再次出現在虛空之中的左云童,沉聲的朝著鄭鳴道。
    “認輸吧,你的天資應該不次于我,但是現如今,你的境界和我差的太大!”
    “還有,我天生驚雷雙脈,你的身上,卻并沒有天生靈脈!”
    左云童的聲音不高,卻是分量十足,他的每一句話,都好像一柄巨錘。
    本來正在關注兩人比斗的少年們,聽到左云童的話,一個個看向左云童的目光,都多出了畏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