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1)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1)      完本感言(04-01)     

隨身英雄殺595 會當凌絕頂

  那些被困入秋水長天之中的萬象山武者,這一刻就感到自己的真氣或者真元,又回到了自己的身上,他們那已經不聽使喚的身軀,更是重新歸了他們掌控。
    他們沒有任何的猶豫,全都施展自己最快的手段,朝著四面八方直沖了出去。
    保命,他們要做的,是保住自己的性命。
    鄭鳴沒有理會那些四處逃竄的少年,他的目光,朝著那藍色的大手看了過去。
    大手輕輕甩動,直接就將那少年扔出了秋水長天的景象之中,而鄭鳴在看到這大手的瞬間,所能夠感受到的,是隱含在這大手之中,那壓迫四方的威勢。
    這大手之中所隱含的力量,已經超越了普通的真意,它所含的東西,讓鄭鳴都感到顫抖。
    雖然鄭鳴此刻已經催動了他的混元體,但是那種來自心靈的壓迫,依舊讓他感到有些難受。
    “小家伙,秋水長天還算是不錯的!”淡淡的聲音之中,那藍色的大手,朝著鄭鳴直接壓了下來。
    “但是,面對同門,卻是太過兇狠,你這種情況,要好好的教訓一下。”
    伴隨著教訓兩個字,那藍色的大手,徑直朝著鄭鳴籠罩了下來。在這巨手下壓的瞬間,鄭鳴就覺得自己四周的天地,已經和這大手融為了一體。
    大手就是天,大手就是地!
    面對那轟然而下的大手,鄭鳴的心頭,升起的是一種臣服,是一種想要跪倒膜拜的臣服。
    他覺得,他臣服的并不是這個對自己出手的人,他所膜拜的,是這天,是這好像浩蕩無際的天!
    化蓮境,這莫非就是化蓮境的威勢?鄭鳴疑惑之間,眼眸中升起了一絲冷然。
    他不懼化蓮境,更不會對此人直接跪下。心里這么想著,血神子丁隱的英雄牌,就已經出現在了他的心頭。
    可是,就在他準備使用丁隱英雄牌的剎那,那本來在他體內平靜流轉的青色寶脈,卻快速運轉了起來。
    青蓮劍歌的寶脈!
    就在鄭鳴的青蓮劍歌準備催動的剎那,就聽虛空之中有人冷聲的道:“對一個小輩如此動手,葉摩天你是越來越長進了。”
    伴隨著這一絲充滿了不屑的話語,一股金色的風,從天際直落而下。這風表現的雖然不是那么狂暴,但是在下落的瞬間,卻將籠罩在鄭鳴身上的大手,直接刮成了碎粉。
    金風和大手的大散,讓鄭鳴所受的壓力瞬間消失。鄭鳴凝眸朝著那大手發出的方向看了過去。
    一個身穿錦袍,神情驕傲一如王侯的男子映入了鄭鳴的視線之中。這男子也感應到了鄭鳴的目光,鼻子輕輕的哼了一聲。
    葉摩天,這家伙應該就是葉摩天。
    鄭鳴打開自己的聲望值框,就發現這葉摩天身上黃色的聲望值,已經達到了上百萬,青色聲望值,也有三萬多。
    三萬多青色的聲望值,真是讓人口水直流啊,只是這葉摩天的紅色聲望值,卻少的可憐。
    不到一百!
    但越是這樣,鄭鳴越能感受到葉摩天的強大。他不知道這葉摩天是誰,但是很顯然,他是敵非友。
    從葉摩天的身上收回目光,鄭鳴又朝著金風發出的方向看去,就見一個須發皆白,看上去整個人給人一種威猛健碩感覺的老者,正朝著自己點頭。
    剛才就是這老者的出手,給自己解了圍。
    雖然鄭鳴有把握運用丁隱的英雄牌,將那個葉摩天直接給殺了,但是能夠節省一張牌,對他而言也是不錯的。
    當下,鄭鳴就朝著那老者抱了抱拳以示感謝。
    而就在鄭鳴轉過身來的時候,偌大的虛空戰臺上,已經變的一片寧靜,一些人看向鄭鳴的目光,更是充滿了奇異。
    “秋水長天再現,實在是讓人唏噓,看來長天一脈,真的是后繼有人啊!”那威猛健碩的老者,聲音之中,帶著三分感慨,七分欣喜的說道。
    老者的話,并沒有人接話,就算是宋舒云,也沒有開口,他此刻并沒有裂天一脈被壓制的欣喜,相反他的眉頭,卻輕輕的皺了一下。
    威猛健碩的老者神色,變的有些冷,他朝著那坐在最中間位置的江遠看了過去。
    “江師兄,長天一脈弟子鄭鳴,擊敗三百挑戰者,已經達到了祖師定下挑戰規矩的最高限額,師兄是不是應該宣布,長天一脈在此次百脈會武之中勝出?”
    江遠神色淡然,讓人根本就看不出這位執掌萬象山多年的宗主,究竟是一個什么態度。
    但是站在他旁邊的宋舒云,眉頭皺的更狠。
    四周鴉雀無聲,不少人的目光,在這一刻都朝著裂天一脈的首座,一劍裂天蕭無回看去。
    在整個萬象山,幾乎所有人都知道,這一次裂天一脈對于長天峰的位置,是勢在必得。
    可是,還沒有等他們裂天一脈的弟子出手,那邊鄭鳴已經一劍秋水長天,直接擊敗了三百人!
    三百弟子,雖然比之萬象山最頂尖的弟子,還差了一點,但是他們同樣是佼佼者。
    更重要的是,他們聯手,被鄭鳴一舉擊潰。
    只要江遠宣布鄭鳴提前勝出,長天一脈提前勝出,那么長天峰就算被鄭鳴給保住了。
    但是,江遠真的一點都不顧忌一劍裂天蕭無回,就真的敢于這樣宣布嗎?如果江遠這樣宣布了,本來就是狂人的蕭無回,又該采取何等的手段?
    蕭無回神色淡定,就好像這件事情,和他沒有絲毫的干系一般,但是蕭無回越是淡定,給人的壓力,就越大。
    “呵呵呵,今日能重見秋水長天,實在是我萬象山之福!”江遠從自己的位置上站起來,目光凝視著鄭鳴,感慨道:“長天一脈,好啊!”
    說到此處,江遠凝視著鄭鳴道:“鄭師侄,你知道嗎,剛才秋水長天重現的時候,我心里,第一個感覺是什么嗎?”
    “是高興,是欣喜,還有一種想要放聲大哭的感覺。”
    “祖師保佑,讓我們萬象長天一脈,后繼有人,更讓我們萬象山,多了一少年英才!”
    江遠一下子說了這么多,而且,這些話,讓鄭鳴聽到的大多都是關心之言。
    只是,在聽到這些之后,鄭鳴的心中卻升起了一種感覺,那就是這個江遠,在此時此刻,絕對不會幫助自己。
    果然不出鄭鳴所料,說完這些話的江遠,突然話鋒一轉道:“百脈會武,乃是祖師留下的規矩!”
    “這規矩,誰也不可以違抗,違抗了規矩,就是欺師滅祖,就是對我們整個宗門,最大的背叛!”
    “對于這種背叛,我們絕對不能姑息,更不能放縱。”說話間,他目光冷厲的朝著四周掃了一眼道:“那一起向鄭師侄出手的三百弟子,等會武之后,每人面壁三個月,以示警戒。”
    三個月的面壁,聽起來很嚴厲,但是實際上,這種懲罰和沒有懲罰,并沒有太大的區別。
    畢竟,武者一閉關,有時候就是七八年,這三個月的面壁,實在是太簡單了。
    但是,在這些人被江遠懲處的瞬間,鄭鳴的心卻冷漠了下來,他已經預料到,接下來將要發生的是什么。
    就聽江遠接著道:“鄭師侄,雖然這次,你被圍攻,受了委屈,但是你挑戰他們一起上的話語,依舊有些失當,回去默寫三百遍精心經。”
    精心經,乃是萬象祖師留下的一部經書,乃是萬象山弟子進入宗門之后,必修的一門功課。
    背誦精心經,已經成為整個萬象山弟子必會的手段。只不過這精心經,實在是沒有什么用處。
    一般的弟子,在會背了之后,基本上就將這種經文扔到了一邊,但是因為精心經乃是萬象祖師留下的規矩,再加上并沒有對萬象門的弟子有什么大的干擾,所以歷代萬象山的執掌者,都沒有廢掉這項規定。
    畢竟,誰也不愿意在這種小事情上,做出讓人指責的欺師滅祖的事情來。
    精心經三千字,抄寫三百遍,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是比之面壁三個月,卻是輕松了很多。
    在一般人乍一看,這江遠對于鄭鳴,還是有一些袒護的。但是那威猛老者的眉頭,卻皺了起來。
    作為一方的首座,他當然不是傻子,江遠的處理,看似各打五十大板,公平無比,但是實際上,卻是對鄭鳴最大的不公平。
    所有人都清楚,這一次百脈會武,裂天一脈要奪取的,就是長天峰。而鄭鳴作為長天一脈唯一的弟子,他想要保住的,自然也是長天峰。
    一劍擊敗三百對手,這要是按照三百場換算的話,那么鄭鳴已經成功了。但是,江遠的一席話,卻讓鄭鳴這樣的戰績,一下子就沒有了。
    那威猛健碩的老者,神色中充滿了憤怒,可是就在他準備開口的時候,卻被他身邊一個藍衣女子拉住。
    藍衣女子已經三十多歲的模樣了,但是容顏依舊美麗,她那沒有半絲皺紋的臉上,有著一種少女沒有的成熟魅力。
    威猛健碩的老者雖然有點不情愿,但是青衣女子低聲說了幾句之后,他哼了一聲,坐在自己的椅子上。
    鄭鳴并沒有聽到青衣女子說什么,但是從心中,他對于威猛健碩老者的選擇,并沒有絲毫生氣。
    畢竟,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的利益,讓別人為自己的事情付出過高的代價,這本來就是一種過分的要求。
    他朝著江遠看了一眼,而后淡淡的道:“掌門的教訓,弟子謹記,回去之后一定將精心經抄三百遍!”
    說到此處,鄭鳴上前一步道:“剛剛一戰,還有些不過癮,哪位還要請教!”
    鄭鳴的目光,這個時候落在了那些被青色大手救走的少年武者身上,他滿臉帶笑的說道:“諸位,剛才我實在是有些魯莽,要不,咱們一個一個的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