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12-09)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12-09)      完本感言(12-09)     

隨身英雄殺594 秋水連綿長天浩瀚

  宋舒云的眉頭皺了一下,對于這丁墨耕要說的話,其實他的心中早就有數。但是知道是一方面,化解是另外一方面。
    而一旦難以打消裂天一脈的展示,他們萬象一脈就會聲威大跌,甚至跌落第一主脈的神壇。
    就在他腦子飛速的轉動,想著自己該如何應對的時候,就聽有人淡淡的道:“既然都挑戰我,那就來吧!”
    “一個個動手,實在是太過麻煩,你們都上吧!”
    這個聲音并不是太高,但是在說話的時候,卻是已經用上了真元,所以這不高還帶著一絲懶散的聲音,只是剎那就傳遍了整個太虛戰臺。
    在聽到這聲音的剎那,幾乎所有人的心中,都是一個念頭,那就是這是誰,好大的口氣。
    幾乎是在萬眾的矚目下,鄭鳴緩緩的走了出來,他朝著那些正高聲大喝,說要挑戰他的眾人一指道:“都別在這里羅嗦,想要挑戰我的,都上來吧!”
    那些本來奉了師命,要運用車輪戰的辦法,直接將鄭鳴打下去的各脈弟子,一個個被驚得目瞪口呆。
    他們本來還在思考,該如何在接下來的比斗之中,讓自己的隊伍獲勝,從而擁有挑戰鄭鳴的資格。
    這樣,就算是他們一脈得不到長天峰,卻也能夠讓自己一脈在萬象山上的實力,有一個不錯的提升。
    卻沒有想到,還沒有等萬象峰和裂天一脈的兩位副首座在嘴皮上分出勝負,這位已經蹦了出來。
    他要挑戰所有挑戰他的人!
    這些要挑戰他的人,都是各脈的精英弟子,足足有三分之一,是躍凡境以上的武者。
    鄭鳴挽車登長天,是讓不少人為之矚目,但是在場的人都知道,鄭鳴也就是躍凡一境,就算是他比普通的躍凡一境厲害一點,但是也有限。
    “這家伙是不是瘋了?”杜人杰恢復鎮定的時間,比丁墨耕恢復的還要早,他的聲音中帶著一絲的譏諷。
    丁墨耕哼了一聲道:“不自量力,莫非他覺得,長老們決議留他一命,他就可以胡作非為。
    說到此處,丁墨耕的話語中,帶著一絲陰森的道:“要知道,殘廢和殘廢是不一樣的。”
    杜人杰雖然并不怕丁墨耕,但是聽著自己這位師叔的話,他的心中,卻有點發寒。
    殘廢和殘廢不一樣,這一點幾乎所有人都懂,但是要將人變成不同的殘廢,這……
    那一直沒有吭聲的蕭無回,卻在這一刻,將目光落在了鄭鳴的身上,他那本來半睜半閉的眼眸內,這一刻卻露出了一絲奇異的光澤。
    “怎么,沒有人敢上來嗎?不會是你們這么多人之中,竟然沒有一個是男人吧!”
    “唔,是男人的都上來,讓我看看你們是不是真正的男人!”鄭鳴那充滿了疾風的話語,此刻依舊毒辣如刀。
    他的話,讓不少人心中的怒氣直接沖了起來,但是更有人呵哈一笑道:“人家本來就不是男人。”
    說這話的,自然是萬象山的女弟子,可惜,鄭鳴此刻,并沒有心思和這些人糾纏。
    他見這些養眼挑戰他,并已經沖到了站臺上的弟子,一個個并沒有朝著他圍攻的意思,當下一揚自己手中的六棱重劍,朝著這些人就沖了過來。
    那站在最前方的,名叫程金龍,也是最早準備挑戰鄭鳴的萬象山弟子,他看到正面沖了過來,心中登時閃過了一絲的喜色。
    能夠講著長天一脈最后一個傳人擊敗,對他而言,也將是一份可喜的戰績,憑借著這份戰績,說不定他還可以受到宗門一些強者的重視。
    所以在鄭鳴朝著他一劍劈來的剎那,他雙手一分,兩只手臂在虛空之中快速的揮動,閃爍著淡淡金光的真元,在虛空之中化成了兩朵金色的巨花,朝著鄭鳴的長劍卷了過去。
    這是他修煉的落花拳的精髓招式,名為怒卷狂花。憑借著這一招,他不知道擊敗過多少同等級的對手。
    鄭鳴就算是不一般,但是他破不開自己隱含在這一招之內的真意,就在程金龍的心中思索著自己該如何出手的剎那,那劍光已經快速的落下。
    鋒利無比的劍光,直接將程金龍的兩朵真元所化的花朵劈成碎粉,還不等程金龍反應過來,鄭鳴的腳已經飛快的和他做出了一個親密接觸。
    程金龍到飛出去,重重的摔倒在地上的他,就覺得自己的經脈被一股鋒利無比的真元侵入。那本來運用自如的真元,現在半點都運用不了。
    這種情況,讓程金龍嚇的魂飛魄散,他知道這要是在和鄭鳴真正的爭斗之中,自己恐怕還沒有來得及還手,就已經死在了鄭鳴的手上。
    好在鄭鳴并沒有理會他,手中六棱重劍再次揮動的鄭鳴,朝著不遠處的一個女子揮了過去。
    這一劍,比之剛才那氣勢十足的一劍慢了不少,但是這一劍卻好像隱含著一種無形的力量,本來速度快捷無比的女子,動作一下子慢的好像蝸牛。
    雖然說不上憐香惜玉,但是鄭鳴對于女子動手,大多數的時候,還是能夠留下一點顏面的。
    但是這一次,鄭鳴手中的六棱重劍揮動,直接將那女子,同樣打飛了出去。
    “諸位師兄,咱們聯手,用飛天劍陣對付他!”有人高喝。更有人厲聲的道:“一起出手,我就不信,咱們殺不了他。”
    各種各樣的喝聲中,那些本來對鄭鳴進行挑戰的武者,幾乎同時出手,各式各樣的招式,就好像排江倒海一般,朝著鄭鳴重重的撞擊了過來。
    鄭鳴需要聲望值,所以他出來了,鄭鳴知道自己的實力應該能夠壓制這些人,所以他出來了。但是當這些人聯手一擊的瞬間,他就有點后悔。
    這聯手一擊,雖然難以配合精密,但是其中的威力,卻也不時一般的大。
    在這聯手一擊化成的氣墻瘋狂的朝著自己碾壓過來的瞬間,鄭鳴手中的長劍再次揮動。
    鄭鳴看著那浩浩蕩蕩的劍芒,絲毫沒有停留,手中長劍快速的舞動之間,一連揮出了十二劍。
    這十二劍的速度很快,而且十二種普通的劍意,在鄭鳴的揮動之中,匯聚成了一條。
    而伴隨著這十二道劍意的揮出,鄭鳴體內呢青色的真元,更是呈現出一種枯竭的狀態。
    長天一色,秋水連綿!
    當這十二種劍意匯聚在一起的剎那,一條綿綿不絕的的長河,一片清朗天就出現在了虛空之中。
    長天劍訣最后一式,秋水長天!
    這秋水長天的威力,鄭鳴此刻只是發揮了五成,但是那連綿不絕的天地之意,卻在虛空之中瘋狂的朝著綿綿的秋水,和那一片長天匯聚而去。
    “是秋水長天!”裂天一脈的首座蕭無回看著那足足有十幾丈長的無形秋水,聲音中帶著一絲驚異的說道。
    更多的人,再講目光看向那秋水的同時,更將注意力看向了要和無盡秋水碰撞的龐大真元上。
    這是三百人匯聚的一擊,他們的真一雖然駁雜不純,按時他們的力量,卻不是一般的磅礴。
    綿綿秋水,能夠擋得住他們嗎!
    秋水連綿,長天浩瀚!
    秋水和長天同歸一色,無盡殺機則隱含在這一色之中。
    三百個人攻擊的手段雜亂,而且也沒有匯聚在一起,但是他們的力量,卻浩蕩無比,化蓮境以下武者,遇到這種情況的最好辦法,就是躲避。
    但是,綿綿的秋水和秋水之上浩蕩的長天,卻直接將這股力量卷入在天水一色之中。
    所有的力量,無數的攻擊,在這一刻,全都消失的干干凈凈。
    更有二三十個躲避不及的武者,直接被卷入了滾滾的長天之內,這些武者之中,甚至有三四個躍凡境的存在。
    “師傅救命!”喊出這句話的,是一個面容俊秀的女子,她瘋狂的揮動著手中的長刀,在自己的四周匯聚成一道道圓月般的刀光。
    這些刀光鋒利無比,但是一落入青色的長天之中,卻被吞噬的干干凈凈。
    看上去,這女子就好像在做無用功一般,但是只有這女子自己清楚,她揮動長刀的速度哪怕稍微慢上一點,那隱含在一片青天之中的劍意,就能夠將她攪成碎粉。
    至于那些沒有達到躍凡的武者,此刻更是凄厲無比,甚至有人在揮動武器的剎那,手中的兵器,就已經被攪成了碎粉。
    “秋水長天,是長天劍訣之中的秋水長天!”
    “鄭鳴快住手,你這樣是枉殺同門!”
    各種驚呼聲中,已經有人朝著鄭鳴飛來,只是,盡管他們速度夠快,但是依舊無力回天。
    一個看上去滿目冷厲的年輕人,在手中的兵器被無形的長天攪成碎粉的剎那,整個人就朝著那滾滾的秋水中落去。
    一旦落入秋水之中,這年輕人將死無葬身之地。他驚呼,他大叫,但是他卻無能為力。他的身軀,他的武技,他的一切,在這滾滾的秋水長天之中,已經沒有絲毫的用處。
    就在他心里充滿了懊惱,充滿了恐懼的時候,虛空之中,陡然伸出了一個手掌!
    這手掌劃破那無窮的秋水長天,將正要淹沒在秋水長天之中的年輕人,直接提了出來。
    藍色的巨手,閃動著晶瑩的光澤。隨著這巨手的出現,本來水天一色,好像隱含著無窮美麗的畫面,一下子消失的干干凈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