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7)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7)      完本感言(04-07)     

隨身英雄殺591 一言不合拔劍相向

  從這些人的態度上,鄭鳴覺得,這些人對于長天一脈,應該是敵對的。他的神識從這些人的身上掃動,發現這些人的修為,大多就是三品武者,他自然沒有心思理會這些人。
    “看到那丫頭了沒有,一個瞎子,嘖嘖,模樣雖然不錯,終究是個殘廢!”
    “殘廢怎么了,吳師弟,不缺胳膊不缺腿,那個天黑一滅燈,還不是一個樣子?”
    “哈哈哈,看來龍師兄你是精通此道啊,嘿嘿,還請師兄您以后多加指教啊!”
    就在鄭鳴準備挽著牛車超越這些人的時候,他的耳邊,卻聽到了極其猥瑣的對話聲。
    而就在他扭頭的時候,他發現木婉兒的身軀,竟然抽搐了一下,雖然這抽搐很小心,但是鄭鳴卻能夠感到,此時木婉兒心中,那深深的悲哀。
    在鄭鳴的心中,這木婉兒就和自己的小妹鄭小璇一樣,而且因為木婉兒的眼睛,他的心頭,對于木婉兒,更多了九分的憐惜。所以,他絕對不允許有人惹木婉兒生氣。
    更不能原諒,這種讓木婉兒整個人都有可能崩潰的言語。
    沒有多說話的鄭鳴,伸手朝著那兩個人對話的方向一揮,喬峰武技之中的擒龍功施展了出來。
    喬峰的擒龍功,本來就有隔空吸物之能,就算是數百斤的物品,也能夠被隨手抓來。
    現在鄭鳴已經修成了真元,論起身體的強橫程度,可以說百倍于喬峰。這擒龍功實戰之間,那兩個正在說閑話的男子,就被鄭鳴抓在了半空中。
    “啊啊……你要干什么,我們是炎陽峰的弟子,快放我們下來!”
    “鄭鳴,你要是在這里胡亂對我們出手的話,我們師傅是不會放過你的,我們炎陽峰的弟子……”
    兩個人嚇得哇哇大叫,他們已經意識到了事情出在了什么地方,但是他們兩個人并不準備服軟。
    因為他們的身邊,有這么多師兄弟,要是連個屁都不敢放的話,恐怕以后在宗門之中,就顏面掃地了!相反,他們如果一直強硬的話,那些師兄弟,說不定還能夠救他們。
    鄭鳴沒有理會兩個人的聒噪,他手掌揮動,兩個半尺大小的紅色手掌,重重的打在兩個人的臉上。
    這一次,鄭鳴的出手,并沒有打兩個人的其他部位,同樣打不死人,但是他打的是臉。
    是兩個人的臉,他要將兩個人的嘴打爛,讓他們為自己的胡言亂語,付出應有的代價。
    “啪啪啪!”
    只是一瞬間,兩個人的嘴都高高的腫了起來!
    炎陽峰在萬象山近千支脈之中,雖然不算是最強的,但是卻也能夠排名在五十名以內。
    而且,因為炎陽峰修煉的功法霸道,所以大多數的炎陽峰弟子,都非常的好斗。但是這并不是這些炎陽峰弟子霸道的真正原因,真正原因是他們炎陽峰是裂天一脈的盟友。
    裂天一脈,在萬象山之中,可謂是橫行無忌,他們的宗主一劍裂天蕭無回,本身就是一個大大的狂人。
    一言不合,拔劍相向!
    而正是裂天一脈這種霸道,讓炎陽峰的人,同樣變得霸道起來,甚至很多時候,他們這些狐假虎威的人,比之真正的裂天一脈弟子,還要兇狠。
    鄭鳴挽車登長天,一時威名傳遍整個萬象山。但是近兩日來,不少關于鄭鳴命不久矣的說法,卻傳遍了整個萬象山。
    杜人杰要親自對鄭鳴動手,從而找回裂天一脈的顏面;幾大主脈商議已定,說可以保住鄭鳴和那個瞎女子的性命,但是兩個人不死也要殘廢;還有就是,準備這次百脈論武之際,讓裂天一脈成為主脈之一……
    雖然這些說法的源頭,難以找到,但是這些空穴來風,卻是有更多的人對此深信不疑。
    鄭鳴雖然不錯,但是百脈會武之中,想要獲勝根本就不可能,更不要說保住長天峰。
    雖然他的修為不錯,但是他的對手,卻更強。杜人杰,那可是傳說之中的天才人物。
    他在沒有修煉成躍凡境界之前,就擁有兩大靈脈,現在雖然只是躍凡二境,但是實際上,他本人的真元醇厚程度,已經達到了躍凡四境。
    更重要的是有人說他天生對劍的領悟,就高人一等。三道靈脈之中,說不定有一道劍脈!
    何況,宗門之中的長輩,要想讓一個人變的一無所有,他們有太多的手段,很多手段,更是普通人連聽都沒有聽說過的。
    所以,炎陽峰這兩個弟子,雖然不敢正面挑釁鄭鳴,卻敢低聲的說一些譏諷的話。
    他們以為,就算鄭鳴聽見了,也會裝聾作啞充耳不聞,畢竟,現在鄭鳴要參加百脈會武,他根本就沒心思和自己在這里耗費功夫。
    更何況,嘴長在自己嘴上,想要說什么,誰也攔不住。大多數在這種情況下吃虧的人,都會選擇忍氣吞聲。
    但是鄭鳴這家伙,不但沒有裝,還囂張的打人。
    “閣下,就算我兩位師弟說的不對,閣下又怎能隨意動手,虐待同門呢?”一個相貌清秀,看上去一臉正氣的男子,憤怒的質問道。
    這男子雖然沒有達到躍凡境界,卻也有著一品巔峰的實力。他的出現,讓那些慌亂之中的炎陽峰弟子,像是立刻找到了主心骨一般。
    “陳師兄說得對,你憑什么隨意打人!”
    “欺壓同門,****弱者,簡直是我們萬象山的恥辱,我們羞于和這種人為伍!”
    “諸位師兄,不要對這種人客氣,咱們一起動手將這狂徒拿下,我就不信宗門還會包庇這種人。”
    一時間,呼鬧之聲此起彼伏,更有人已經開始圍著鄭鳴,一副隨時準備動手的模樣。
    木婉兒聽到這些聲音,身軀不由得有些縮緊了,顯然,她對這種情況有些畏懼。
    不過最終,好像想到了什么的木婉兒,輕輕的攥了一下自己的拳頭,就準備站出來說話。不過還沒有等她開口,鄭鳴大手朝著虛空一抓,又一個炎陽峰的武者被他抓在虛空之中。
    “既然你不怕,那就讓你怕!”說話間,鄭鳴將那武者的身軀,重重的朝著一塊山石上撞落下去。
    這一撞,很是給人一種瘋狂的感覺,撞在了石頭上的武者,更是直接給撞暈了過去。
    被稱為陳師兄的那炎陽峰弟子,萬萬沒想到自己會遇到這種情況,他愣了一下,剛剛揮動手臂,就覺得自己被一股無形的力量抓住,然后重重的撞擊在了石頭上。
    口角流血,經脈錯亂,腦袋更是嗡嗡直響。陳師兄這個時候才意識到,這鄭鳴并不是他們眼中可以隨意揉捏的小兔子。
    這簡直就是一頭兇殘的豺狼,一個很張狂很放肆的睚眥必報的家伙!
    他想要將自己剛剛領悟到的東西,大聲的朝著自己的師兄弟說出來,也好提醒他們一下,挽救一兩個師兄弟。
    但是鄭鳴卻用實際行動告訴他,他這件事情,做的有點晚了!那本來就已經瘋狂流血的腦袋,又重重的撞擊在巖石上,然后正義凜然的陳師兄就暈了過去。
    不但陳師兄暈了過去,其他被鄭鳴像打鐵一般折騰的弟子,也差不多同時暈了過去。
    當最后一個炎陽峰的弟子暈倒的時候,鄭鳴拍了拍手掌,他愛憐的拍了拍還有些驚慌的木婉兒肩頭,笑吟吟的道:“婉兒,誰要敢在胡說八道,師兄給你出氣!”
    木婉兒雖然看不到,但是剛才的情況,她卻聽得清清楚楚,她感到自己的心暖暖的,但是心里卻替師兄擔了一份心。
    畢竟,炎陽峰并不是好惹的。
    “師兄,嘴長在他們臉上,他們愛怎么說,就讓他們說去吧,我們長天峰的基業要緊,師兄不必為了婉兒,再四處樹敵。”木婉兒努力調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緒,輕聲的說道。
    鄭鳴看著一本正經的木婉兒,沉吟了剎那,就哈哈一笑道:“婉兒,嘴是長在他們的臉上,但是想要說什么,卻要看老子的心情。”
    “他們敢對你胡說八道,師兄就揍他,什么時候閉口不言了,事情就算過去了,我就饒了他!”
    “有師兄在,絕對不會讓你受委屈!”
    木婉兒的臉,變的更加的紅潤,這一刻的她,覺得自己此時有好多話要說,但是一時間,這些話她又說不出口。
    最終,她只是伸出手,和鄭鳴的手掌緊緊的握了一下。
    “你這樣做,實在是有些莽撞。”神性青螺的聲音,在鄭鳴的耳中響起。
    “雖然很痛快,卻讓你樹敵太多,這樣的話,對你沒有好處!”
    從理智的角度而言,神性青螺的話,應該是金玉良言,但是鄭鳴卻并不喜歡聽。
    他淡淡一笑道:“別的我不管,但是只要有人敢胡說八道,我就喜歡揍!”
    “小子,你這般隨性的行為,讓我實在是太愛你了,嗚嗚,你要是也能給人家出一次頭,我嫁給你怎樣?”輕輕的嬌笑聲,讓人覺得心頭有一股火焰在翻騰。
    這自然是妖性青螺!
    至于魔性青螺,因為受傷的原因,鄭鳴本以為她要一直靜修下去,卻沒有想到,她竟然直接給鄭鳴評價了三個字!
    “干得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