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3-30)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3-30)      完本感言(03-30)     

隨身英雄殺590 唐僧

  萬分之一的機率!
    一次,沒有,兩次,沒有,三次,還是沒有……
    鄭鳴一臉抽取了十次洪荒牌,硬是什么東西都沒有抽取到,這讓鄭鳴很是有些失望。
    洪荒牌不行,就來封神牌,這封神牌的機率是千分之一,鄭鳴決定抽二十次。他實在是很希望,自己能夠獲得一個保命的牌,所以在抽取封神牌的時候,特別的用心。
    鴻鈞老大,太上老大,原始老大,準提老大或者是接引老大……
    在自己的心中,鄭鳴念叨著封神上諸位教主的名字,希望諸位教主能夠看到他誠實的份上,被他直接抽出來,但是事實告訴他,就算他再怎么虔誠,也沒有什么用處。
    別說諸位老大,就算是周文王,他都沒有抽到過。
    兩萬黃色的聲望值隨風而去,硬是沒有生出半點的波瀾,對于這種情況,鄭鳴猶豫了一番之后,最終也只能選擇放棄。
    還有七十回機會,這一次,絕對要從仙俠牌之中,弄到一個有用的人物。
    鄭鳴雖然決心下的很堅定,但是心里卻是十分清楚,仙俠牌百分之一的機率,同樣不好整。
    沒有,還是沒有……
    鄭鳴一連抽取了三十多次,聲望值只剩下四萬多,但是依舊一張英雄牌沒有得到。
    難道真的讓自己為了抽取成功了,要一張武俠牌么?就在鄭鳴心中猶豫的時候,他再次翻開了一張牌。
    已經有些機械的覺得沒有的他,正準備將這張牌直接扔掉,卻陡然發現,這張牌上,竟然出現了一個人。
    有人,自己竟然抽到了人!嗚嗚,實在是太好了,可是當鄭鳴看到這個人的瞬間,臉一下子垮了下來。
    什么個情況?什么一個情況?自己抽取的明明是仙俠牌,為什么他老人家,竟然出現在自己的面前。
    這莫非就是傳說中的走了大運,乖乖啊,搞錯沒有,要是說走大運,應該抽取他的弟子才是,可是……可是自己怎么抽到了這位呢。
    英雄牌上,是一位僧人,一位盤膝而坐,俊秀無比的僧人,只是,這僧人的名字,實在是讓鄭鳴感到一陣陣的肝疼。他怎么也沒有想到,自己竟然抽到了他!
    唐僧,鄭鳴怎么也沒有想到,自己竟然抽到了西游記之中的唐僧!
    這絕對是第一次抽到西游記之中的人物,可是為什么不是齊天大圣,卻是唐僧呢?
    而且,唐僧為什么不在封神牌之中,按照鄭鳴的估計,西游上的妖怪,說起修為,大多數應該在封神牌上靠,而且不應該留在仙俠牌之中。
    什么個情況,自己這一次,怎么就將悟空的師傅給抽到了呢?鄭鳴低頭朝著唐僧的英雄牌看去,就見上門寫著兩項技能——天花亂墜、地涌金蓮!
    天花亂墜,地涌金蓮!這八個字,聽起來實在是很牛,但是鄭鳴卻明白,這都是嘴上功夫。
    唔,還不是一般的嘴上功夫,應該是吵架的嘴上功夫,但是自己現在處在一個如此狂暴的世界,用嘴上功夫和人對抗,那豈不是自己找死嗎?
    這么一想,鄭鳴就覺得自己的臉色有些發黑,用了這么多的聲望值,竟然只是獲得了一個這樣沒有太大用處的英雄牌,實在是讓人想要流淚。
    但是不管怎么說,自己還是抽到了一張英雄牌不是么。自我安慰了一番,鄭鳴直接將唐僧的英雄牌放在了一邊。
    抽,繼續抽取,希望能夠抽到幾張有用的英雄牌。
    但是理想很豐滿,現實卻是無比的殘酷,鄭鳴一直將剩下的聲望值抽完,卻是什么也沒有抽到。
    連個安慰的獎勵都沒有!鄭鳴苦笑了瞬間,就調開自己的英雄牌卡牌。就見唐僧的英雄牌,處在第一的位置,一副寶相莊嚴的模樣。
    不過就在他轉變心神朝著唐僧后面看過去的瞬間,他的眼睛卻是一亮!
    丁隱,自己怎么把他給忘了,這位血神子在通天教主面前,也許就是一個浮游,但是自己只要擁有這位在手中,這萬象山中,能夠奈何自己的,恐怕也不多。
    念頭閃動之間,鄭鳴就定神看向了丁隱的英雄牌,看著那血神大法等技能,鄭鳴的眼眸中,多出來一絲狂喜。
    百脈會武之后,自己在這萬象山上,不但要站穩腳跟,而且要掌握大權,只有這樣,自己才能夠獲得更多的聲望值,才能夠有尋找家人,為鄭驚人報仇的本錢。
    而這一切的第一步,就是要站穩腳跟!
    ……
    兩日時光,轉瞬即逝,這兩日來,鄭鳴過的無比的悠閑,因為這兩日,并沒有任何一個人來騷擾他和木婉兒的生活。
    這種情況,按照妖性青螺的分析,那就是有人故意對他們的到來冷處理。至于這種冷處理的原因,則是人家已經安排好了他們的命運。
    對于這種情況,妖性青螺的建議,是讓鄭鳴四處搗亂,看誰不順眼就揍他丫的,如此囂張的折騰一番,就能逼得那些自認為能夠掌管萬象山的人不得不出來。
    至于魔性青螺,則只給了鄭鳴一句話,那就是直接對裂天一脈動手,不信他們不出來。
    而神性青螺,卻是什么都沒有說。對于這兩種建議,鄭鳴都沒有采納,他決定等到百脈會武再說。
    和鄭鳴相比,重新回到自己出生的地方,木婉兒表現的非常歡樂,她就好像一只歡快的百靈鳥,過著她自己喜歡的生活。
    “師兄,我做的松子粥,您趕快嘗一嘗!”木婉兒輕輕的端著一個小碗,小心的放在鄭鳴的近前。
    鄭鳴看著對自己充滿了期待之色的木婉兒,心中一暗。前些時候,已經好好的幫著木婉兒探查了一番。木婉兒的眼睛,除了經脈的問題,更多的,是一種毒。
    這種毒就連號稱最精通毒藥的魔性青螺,都看不出是什么毒素,按照魔性青螺的說法,木婉兒之所以能夠到現在還活著,和她的修為,以及解決她的手段無關。
    她之所以好好的,最主要的原因,是她的體質。
    她本應該是一只能夠翱翔在九天之上的鳳凰,但是現在,被人傷害的她,只能茍延殘喘的活著。
    “謝謝婉兒,真的挺好喝。”鄭鳴一口將那充滿了清香味道的粥喝下去,笑吟吟的道。
    就好像受到了最大的表彰和鼓勵,木婉兒滿是歡喜的道:“師兄你要是喜歡,婉兒愿意天天做給你吃。”
    “好,那我以后要天天喝婉兒你做的粥。”鄭鳴鼓勵的說道。
    如果是以往,受到夸獎的木婉兒,一定會高高興興的去燒粥,但是這一刻,她站在鄭鳴的面前,卻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
    現在的鄭鳴,對于木婉兒,是一種發自內心的憐憫。他看出了木婉兒的猶豫,當下輕聲的道:“婉兒是不是還有什么事情要說,只要是師兄能夠做到的,一定幫著婉兒做。”
    “師兄,今日是百脈會武的日子,婉兒想要和您一起去看。”木婉兒說完,就低下了頭。
    看著一副怯生生怕惹自己生氣的木婉兒,鄭鳴哈哈一笑道:“沒事兒啊,師兄我本來就準備帶著婉兒一起去看的。”
    “真的?那真是太好了!”本來還擔心自己的非分之想,會被師兄責罰的木婉兒,簡直有點歡呼雀躍了。
    看著歡樂的木婉兒,鄭鳴輕輕一笑,情不自禁的將木婉兒攬在懷中,柔聲安慰道:“有什么事,給師兄我說就是,師兄一定幫你辦到。”
    牛車在鄭鳴的牽引下,緩緩的朝下走,雖然并不是很難,但是這個時候,鄭鳴無比思念自己的那頭牛。
    如果有老牛在的話,怎么用得著自己親自動手?也不知道現在,自己那頭牛究竟怎么樣了。
    “聽說了沒有,無缺神皇親自出手,襲擊了琉璃圣皇旗下的一處分舵,嘖嘖,聽說死了不少人!”
    “可不是嘛,不過我聽說琉璃圣皇雖然沒有現身,但是他麾下的離火天罡將,可是和無缺戰皇交手了。”
    “離火天罡將的離火神罡,號稱能夠火燒三千里,但是他遇到無缺神皇,恐怕夠嗆啊!”
    “嗯,離火天罡將確實不是無缺戰皇的對手,但是他也沒有墜落在無缺戰皇的手中。倒是無缺戰皇手下的一名妃子,好像被離火天罡將給燒成了灰!”
    “好厲害,看來雙皇之戰,不知道什么時候,就要再次掀起,咱們萬象門,說不定就要……”
    雖然沒有老黃牛,但是牛車在鄭鳴的催動下,卻是以閃電一般的速度,在充滿了山石峽谷的萬象山行駛。
    也就在接近三主峰的時候,前面出現了數十個萬象山的弟子,他們正興高采烈的談論著一些事情。
    離火天罡將,無缺戰皇……
    這些被談論的人之中,鄭鳴可以確定,他認識那姜無缺,至于離火天罡將,他還真不知道是誰。
    但是,應該是故人。能夠火燒三千里,這位離火天罡將,說不定修為也是蓮生期。
    而就在鄭鳴準備側耳聽一下他們的主要內容時,那些正在談論的萬象山武者,好像突然發現了鄭鳴兩個人一般,幾乎同時閉上了嘴巴。
    這些人看來的目光,有些冷漠,更有一些人的目光之中,還帶著一絲嘲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