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2)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2)      完本感言(04-02)     

隨身英雄殺589 再次抽英雄

  牛車嗡嗡,時間飛逝,不少本來是看熱鬧的武者,都快速的離開了長天峰。而還在猶豫的,是裂天一脈的弟子。
    他們雖然心中對于鄭鳴的話充滿了恐懼,但是他們更知道,如果他們就此灰溜溜的離開,那么他們在宗門之中的地位,將會受到巨大的懲罰。
    “走,不要在此丟人現眼!”那慕容南強行站直了身體,沉聲的吩咐道。
    三息已過,整個長天峰已經變的干干凈凈。也就在這個時候,鄭鳴兩個人終于來到了長天峰的山腰。
    這里是一片有二十多丈方圓的平地,三棵大樹,棵棵高有百丈,枝葉茂密,根如虬龍,從遠處望去,就好像三座巨大的傘蓋,籠罩在蒼穹之間。
    三皇坪!
    按照木飛虹的記載,這里應該就是長天一脈的中樞之地三皇坪,在這三皇坪的內側山體,則封存著長天一脈弟子門人修煉和住宿的洞府。
    “師兄,咱們是不是到了三皇坪,我好像感到了大皇、二皇、三皇在說話了。”
    一直沉默不語的木婉兒,突然開口道,她的話語,讓鄭鳴一愣,大皇、二皇、三皇!愣了一下之后,鄭鳴才反應過來,木婉兒是說的這三棵大松樹。
    在木飛虹的記載中,木婉兒是跟他一起從這長天峰趕下去的,當年的木婉兒,對于自己所住的三皇坪,應該是有記憶的。
    “是,我們是來到了三皇坪。”鄭鳴看到木婉兒自己掙扎著想要從車上下來,當下趕忙將木婉兒的身軀,從馬車上攙扶了下來。
    輕輕推開鄭鳴手的木婉兒,快速的朝著前方跑去,在鄭鳴見到這個女孩子之時,她一直都是溫和嫻熟平靜,像這般失態的情況,鄭鳴還是第一次見到。
    他密切關注著木婉兒的動作,生恐木婉兒一個不小心,跌倒在地上。
    就見木婉兒熟悉的,在最中間一顆松樹的虬根上坐下,臉上更是充斥著欣喜笑容的道:“大皇、二皇、三皇,婉兒回來了,我說過,我會回來看你們的。”
    三顆巨樹,無風自動,就好像歡迎自己的小主人!
    長天一脈的回歸,就好像一個傳奇,也就是半個時辰的功夫,就傳遍了整個萬象山。
    而和長天一脈回歸相比,年輕的萬象山弟子,更在意的卻是那個手挽牛車,踏山而上的人。
    單劍敗慕容,挽車登長天!
    這般讓人仰望的事跡,讓不少少年感到身上熱血沸騰,有一種恨不得取而代之的沖動。
    “單車拉著師妹,將無禮強行占據長天峰的惡徒逐走,真是英雄了得,嘖嘖,真希望,能夠和這等英雄見上一面。”一個十三四歲的少年,話語中帶著傾慕。
    他的話剛剛說完,就被自己的師兄重重的在頭頂上敲了一下道:“什么惡徒,那是裂天一脈的師兄弟。”
    “仗著自己修為高強,強行將人家長天一脈的最后傳人驅逐出山,不是惡徒是什么?”少年梗著頭,有些不服氣的道:“師兄你若說他們是好人,我和你沒完!”
    少年的師兄搖了搖頭道:“小師弟,你這種話,咱們兄弟之間說一說就是了,萬萬不可以到外面去說,明白嗎!”
    說到此處,少年的師兄朝著外面看了一眼,低聲的道:“裂天一脈的那些人,不是好惹的。”
    “難道整個萬象山,就沒有人出來主持公道嗎?”少年的話語中,充滿了憤慨。
    公道!
    這兩個字聽到少年的師兄耳中,讓少年師兄的神色不斷的變幻。雖然這兩個字很簡單,但是這兩個字所蘊涵的寓意,卻是比千鈞都重。
    他多年的修煉,已經讓他認識到,公道這種東西,有實力的時候,還可以說說,沒有實力,最好不要和人講什么公道。
    但是作為師兄,他有點不愿意自己的師弟年紀輕輕,就身心受到打擊,所以在沉吟了瞬間,師兄還是什么話都沒有說。
    等少年回到自己房間之中修煉之后,那師兄也準備離開,可就在此時,一個身穿月白色長袍的男子,駕馭著一柄長刀,從遠處飛馳而來。
    對于那御刀而行的男子,那師兄的眼眸之中,露出了一絲敬慕之色,他不待男子落地,就恭敬的站在一邊,恭敬的說道:“弟子允修,拜見華師叔!”
    “允修不必多禮,你師尊可在?”男子在從虛空落下的剎那,手朝著虛空一揮,那長刀化作一道流光,沒入了男子的口中。
    允修看著那流光,眼眸中全都是羨慕之意,他知道,只有花蓮境的武者,才能夠借助體內蘊化的道紋,在自己的體內,生出這種本命之寶。
    可大可小,可御使之上九天,更可以化成千根線,切割天地。
    “華師叔請稍等,弟子這就去稟報!”允修的自制力很不錯,快速的收回目光,恭敬的說道。
    被允修稱為華師叔的男子,和允修的師尊交情很好,待允修稟報之后,允修的師尊很快就迎了出來。
    和風姿卓越的華師叔相比,允修的師尊,只是一個相貌普通的中年人,但是那華師叔對于允修的師尊,卻是相當的尊重。
    這種尊重,并不是敷衍,而是一種發自內心的尊重。
    師尊和華師叔有話要談,允修自然不能在那里聽,而就在他準備退下的時候,他師尊吩咐道:“允修,去將我珍藏的流花酒拿來,讓你師叔嘗嘗。”
    允修師尊的流花酒,乃是由十數種天材地寶釀制而成,不但味道絕美,而且還有提高修為的效用。
    允修在自己師尊面前,雖然是得寵的弟子,但是平時也只有節日的時候才可以喝點。
    答應一聲,允修就去準備,而等他一刻鐘之后端著酒壺走進來的時候,卻聽自己的師尊話語中帶著冷漠的道:“只是保住他們兩個的性命嗎?”
    “你們……你們不要忘了,當年長天一脈,究竟給宗門做出了多大的貢獻和犧牲!”
    師傅很不高興,允修的心顫抖了一下,他心中已經明白師尊和華師叔,究竟在爭論什么。
    而這個時候,是不適合進去送酒的。允修沉吟了剎那,就端著酒具,準備離開。
    “師兄,我也知道此事有些偏頗,但是這是宗主的決定,還請您代為稟告師伯,畢竟,這一切,都是為了萬象山。”
    華師叔的聲音,依舊是那樣的充滿了磁性,平常的時候,允修對這位華師叔佩服的有點五體投地,但是現在,不知道怎么回事,允修的心中,竟有些失落。
    他不知道這些失落從何而來,但是這種失落,卻深深的升起在了他的心頭。
    “好一個一切為了萬象山!呵呵,是不是打著這個理由,所有的人都可以犧牲掉?”師傅的反問,似乎帶著一種咆哮的味道。
    允修不敢再聽下去,他快速的閃身,一刻鐘之后,臉上掛著清冷的華師叔一個人走了出來。
    看著華師叔的身軀猶如流光的一般離去,允修小心翼翼的來到了師尊所在的靜室。
    師尊無力的躺在床榻上,雖然從他的外表上看,師尊和剛才并沒有任何的區別,但是允修卻感到,師尊現在的心中,并不是那么好過。
    “把酒拿來吧!”師尊的聲音,突然傳入了允修的耳中,允修趕忙將自己杯子里的酒遞了過去。
    “允修,這世上,沒有任何的公平,你要記住,就算公理都在你這邊,但是沒有強大的實力,一切都是白說。”
    “哈哈,不過我也算是盡了力,最起碼,我是保住了那兩個人的性命,只不過,嗨……”
    師尊的嘆息,讓允修聽著無比的難受,他知道自己的師尊并不是一個喜歡借酒澆愁的人。
    而他的心中,隱隱約約也開始明白,師傅所說的,究竟是什么意思。
    ……
    三顆巨大的樹下,兩個已經十多年沒有使用過的竹椅上,鄭鳴和木婉兒舒服至極的躺在上面。山間輕輕的柔風,大樹和山風交流的沙沙聲,讓一切顯得無比的寧靜。
    此刻的木婉兒,已經進入了夢鄉之中。借著星光,鄭鳴可以看到木婉兒那被甜蜜所覆蓋的面容。
    這三皇坪,是她長大的地方,重新回到三皇坪的木婉兒,就好像一個重新找到家的小姑娘。
    她的歡樂,她的欣喜,鄭鳴看在眼中,喜在心頭,有時候,他覺得,就是讓這個善良的女孩高興起來,自己來到這萬象山,也值了。
    黃色聲望值十萬三千二百八十六!
    青色聲望值六百零三!
    至于紅色聲望值,此刻出現在鄭鳴聲望值表上的紅色聲望值依舊是一個干巴巴的零。
    看來,在偌大的萬象山上,沒有一個不會武技的人。這十萬黃色的聲望值,鄭鳴可以抽取一百次英雄牌。
    想誰是誰,也就是一個武將人物而已,當然,鄭鳴絕對不會將自己寶貴的聲望值浪費在武將牌上。
    抽一把,有些天沒有抽取到英雄牌的鄭鳴,心中就好像有一團火焰一般的燃燒著。
    他知道,這種感覺,除了一部分是因為他真的有一段時間沒有抽取英雄牌之外,更是因為,他的手中,沒有了能夠保命的人物,才會有這種想法。
    黃色聲望值,抽取武將牌,自然抽一個一個準,但是武將牌對他用處真的不大,所以鄭鳴在稍微沉吟了剎那,就決定先從洪荒牌開始抽取。
    萬分之一的機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