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1)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1)      完本感言(04-01)     

隨身英雄殺588 想戰就拔劍

  鄭鳴神色依舊,那巨大的咆哮聲,好像并沒有給他造成任何的威脅,他依舊拉車向上。
    慕容南是一個面容粗糙,身材高大的大漢。如果將他放在軍伍之中,恐怕沒有人覺得有違和感。但是就這樣一個人,卻是裂天一脈公認的三英之一。
    甚至,他在三英之中的排名,還占首位。
    慕容南性格暴虐,慕容南形如烈火,慕容南殺伐決斷,一往無前,慕容南重劍在手,無人能擋……
    各種關于慕容南的傳說,讓他成為萬象門最有希望在百脈會武一展風采的人物之一。
    雖然不能獨占鰲頭,卻也能夠取得讓人眼前一亮的成績,甚至其他脈的種子選手,在面對慕容南的時候,都要小心再小心。
    對于羞辱了自己師弟的鄭鳴,慕容南本來就沒有任何的好印象,此刻,他更不客氣。
    那沒有存在于儲物戒指中,卻被他背在后背的重劍,猛然出鞘,然后慕容南騰空而起,一劍下落。
    黑色的劍光,隱含著開天辟地之力,一往無前的氣息,讓人感覺連山都能夠劈開。
    “裂山訣,這是裂天一脈的裂山訣,聽說只有修煉成了裂山訣,才能夠修煉裂地訣!”
    “慕容南的裂山訣,最少已經達到了入微的境界,厲害啊,這一劍,我接不下。”
    “他那重劍上所隱含的真元,是普通躍凡一境的一倍,他……他已經突破了躍凡第二境。”
    從躍凡一境到躍凡二境,雖然不能夠說是天塹,但是想要突破,同樣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更不容易的事,像慕容南這般,在一年的時間內,就從躍凡一境突破到了躍凡二境。
    那面容俊秀的青年,聲音有點擔憂的道:“慕容南果然不可小視,師弟你以后要是和慕容南對陣,一定要小心。”
    “看來這一次,裂天一脈,是真的下定決心,要將長天一脈最后的顏面消盡,師弟,等一下,咱們兩個同時出手,準備將人給救下!”
    雖然只是一劍,但是慕容南的一劍,給所有人的感覺,那就是泰山壓頂,讓人根本就沒有彎腰的機會!
    別說一只手,就算兩只手齊用,也難以應付。
    鄭鳴此刻,正手挽牛車,跨步向前,他要是躲閃的話,那么牛車上的木婉兒,將會被這兇殘至極的一劍,直接從中間劈斬成為兩段。
    而這種結果的話,也不會有人說慕容南心狠手辣。因為所有人這一刻,都應該看不起鄭鳴。
    沒有金剛鉆,別攬瓷器活,害了自己的師妹不說,還丟人現眼。
    至于慕容南,人家一劍揮出,沒有將自己體內的真元收回來,這怨得了人家嗎!
    慕容南的心中,同樣明白所處的境地,他的目光在落在猶如一滴水一般純凈的木婉兒的剎那,心中倒是升起了那么一絲猶豫。
    不過,這一絲猶豫來的很快,消失的更快。只有兩個人的長天一脈,無論是誰,只要被自己殺了一個,那么自己就是裂天一脈的英雄,更何況現在,如果他裝作錯手殺了這個女子的話,還能夠搞臭另外一人的名聲。
    如此好事,必是求之不得!
    所以,慕容南的長劍,不但沒有半絲的停頓,而且在威勢上,顯得比開始的時候更加的兇狠。
    和慕容南相比,更多人關心的,卻是鄭鳴。或者說,他們關注的是鄭鳴的反應。
    硬擋的話,應該是一個只有匹夫之勇的人,根本就不用放在心上;而躲閃的話,那么此人心思涼薄,剛剛來到長天峰創造出來的那點名聲,就消失的干干凈凈。
    而就在眾人期待的時候,鄭鳴終于出手了!這一次,他直接揮劍,朝著那慕容南的長劍迎了上去。
    “長天無悔!”
    長天劍訣之中,最講究氣勢,也是最拼死相斗的一劍。可以說長天劍訣之中,只有這一劍,最符合鄭鳴的心思。
    他在參悟了一個時辰之后,就將這一劍,修煉到了入微的境地,而在神性青螺的指導下,他更是用了半天的功夫,將這一劍修煉到了大成。
    長天無悔,生死兩不知!
    這就是長天無悔的精髓所在,揮劍而出的剎那,洶涌的劍意帶著滔滔的劍光,朝著慕容南的長劍迎了上去。
    兩個人的劍光,都分屬剛烈。其中慕容南的裂山訣,乃是取一劍開山之意,所以氣勢雄渾。
    但是掄起拼命的氣勢而言,這一劍和鄭鳴的長天無悔還差了一點,因為裂山訣之中,并沒有鄭鳴劍意之中的拼命氣勢。
    兩道劍光,一道從上而下,一道從下而上,寸步不讓的碰撞在了一起。
    雖然這只是兩柄長劍的碰撞,但是幾乎看到這碰撞的所有人,都有一種感覺,那就是這里面的慘烈,要強過千軍萬馬的碰撞,要強過無數人生死的廝殺。
    “好一劍長天無悔,這一劍,足足能夠達到大成境界,這一次,慕容南要倒霉。”
    說話的是那面容俊秀的男子,不過在將自己的判斷說出來的瞬間,他又帶著一絲驚異的道:“不對,這一劍長天無悔,好像有一種別樣的味道。”
    也就在他說話的瞬間,慕容南突然張嘴吐出了一口血,身體更好似破布娃娃一般的從山頂朝下跌落下去。
    幸好四周看熱鬧的人一個個身手了得,更有人此前早就做好了準備,雖然他們準備的并不是要救慕容南,但是卻湊巧接住了慕容南的身軀。
    慕容南口吐血塊,有點不敢相信的看著鄭鳴。
    他怎么也沒有想到,在兩道劍光碰撞的瞬間,他還沒有將對方劍意之中的那一往無回的剛烈劍意化解,竟然有一股劍意,直接穿過了他的防御。
    護體真元,還有他修煉的一些功法,在這真氣之下,統統的就好像不存在一般。
    甚至他師尊給他的,讓他下山辦事保命的銘器,此時都沒有任何的反應。
    什么個情況?這是一個什么樣的情況?
    他就覺得一股強橫的震動,直接震得他的心肺破碎,他整個人更是已經不聽自己的使喚。
    就算是這樣,他的心中也不敢對鄭鳴心存怨恨,現在的他,對于鄭鳴更多的是畏懼。
    因為剛才鄭鳴的出手,他能明顯的察覺到,鄭鳴那一劍,其實已經是手下留情!
    要不然的話,就憑著那無聲無息,卻又能夠穿透他防御的震波,絕對能要了他的性命。
    鄭鳴此時也感到意外,他只不過是將林磊的大地脈動真意融入到了長天無悔之中,卻沒有想到,這慕容南連抵擋一下都沒有,就倒在了地上。
    看來,這大地脈動,果然奧妙無窮。
    “同門較技,閣下直接將慕容師兄打成這樣,不覺得出手太過于殘暴了嗎?”接住慕容南的,是一個面容英武的少年,他怒視著鄭鳴喝問道。
    鄭鳴根本就沒有理會那少年,他拉著那牛車,依舊繼續向前。
    少年雖然不是誠心為慕容南出頭,但是剛才自己正義凜然的一句話,竟然難以得到半點回應,實在是讓他心頭憤怒不已。
    就在他準備再次發出自己的正義之聲時,鄭鳴扭過頭來道:”不服來戰!”
    不服來戰,這四個字實在是簡單到了極點,卻讓在場的人都有一種被壓迫的感覺。
    一時間,不少人看向鄭鳴的目光,都不是那么的善意,但是更多人此刻,卻是以一種期待的目光看著那少年。
    剛才鄭鳴那一劍長天無悔,雖然已經達到了大成的境界,但是在場的人都是武技超凡之人,他們都清楚,鄭鳴剛才那一劍,無法擊潰慕容南。
    畢竟,慕容南掄起修為,是在鄭鳴之上的,但是就在他們覺得慕容南不應該輸的時候,慕容南卻輸了。
    再過兩日,就是百脈會武的日子,雖然他們不認為鄭鳴能夠走到最后,但是他們同樣想要知道,這個鄭鳴,究竟隱藏著什么樣的秘密。
    英武少年的臉色,不斷的變化,他知道,自己論起修為,雖然不見得怕鄭鳴,但是那一劍,實在是太過詭異。
    他的修為還比不過慕容南,上去挑戰只能丟人現眼。所以在咬了幾下嘴唇之后,英武少年就閉上了嘴巴。
    鄭鳴不理會英武少年,他依舊拉著那車子,緩緩的向前走,四周那些裂天一脈的弟子,在看著踏步向前的鄭鳴時,一個個都臉上露出了畏懼之色。
    無人敢于在這個時候出劍。
    裂天一脈,可以說是最擅長拼斗的一脈,但是現在,他們一脈在這種丟人的時候,卻是無人敢于出手,這就讓不少人的臉色變的極其難看。
    “鄭鳴,你得意什么,我人杰師兄,一定不會放過你的!”終于,有一個裂天一脈的弟子站出來,大聲的喝道。
    鄭鳴淡淡的看了那少年弟子一眼,冷漠的道:“三息之內,所有非長天峰的弟子,立即離開長天峰,否則,我就將腿打斷,直接扔下去!”
    這句話說完,鄭鳴沒有理會那些用憤怒眼神看向他的人,而是繼續拉著牛車朝著山頂走。
    木婉兒此時,緊緊地攥著手,她不說話,但是卻讓自己的身板,立的更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