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2)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2)      完本感言(04-02)     

隨身英雄殺587 踏步登長天

  三座高聳入云的高峰,被濃濃的煙霧包裹,常人就算是站在山邊,也難以看到這三座高峰上面的部分。
    此刻,在這三座高峰的中間主峰,一個面容清秀的中年人,手指輕輕的叩擊著桌面。
    這聲音很小,但是四周的天地,伴隨著這中年人手指的敲動,卻好像陷入了一種奇異的韻律之中。
    如果一定要形容這種韻律,那就是整個天地,在這一刻,都隨著中年人的手指而跳動。
    “師尊,那加速的符咒,是裂天一脈的童致敬所投。”一個長身玉立的青年,恭恭敬敬的說道。
    看到中年人不吭聲,那青年人接著稟報道:“那個叫鄭鳴的小兒,實在是太過胡鬧,他現在竟然用這種莽撞的辦法,想要激起整個宗門對他長天一脈的最后記憶。”
    “對于他這種投機取巧的行為,弟子覺得師尊萬萬不可理會,要不然只能是讓一些人越加的不擇手段。”
    中年人淡淡的道:“要是我不理會,咱們萬象一脈在萬象山的地位,就要動搖。”
    “畢竟,長天一脈,對咱們宗門有功,如果看著他們消亡,實在是……”
    青年猶豫了瞬間,輕聲的道:“他這明顯是去爭奪長天峰,如果咱們出面,那就要和裂天一脈正面沖突。”
    “雖然我們不見得怕他們裂天一脈,但是一旦我們和裂天一脈兩敗俱傷的話,那么咱們萬象一脈主脈的位置,將會動搖。”
    中年人從座位上站起來道:“也罷,你過去看一看,如果只是碰個頭破血流,那你就不用理會,而一旦發現,裂天一脈下死手,你一定不能讓這兩人死。”
    “弟子遵命。”長身玉立的青年,在朝著自己的師尊行了一禮之后,就快速的離去。
    巨大的房間,陷入了安靜之中,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就聽有人幽幽的道:“我還是有點心太軟啊!”
    老牛加速,騰云駕霧!
    現在的鄭鳴,就處于騰云駕霧的階段,也就是一眨眼的功夫,鄭鳴他們的牛車,就已經來到了一座高大的山峰之前。
    雖然這座山峰,并沒有那三座主峰那般,以一種壓迫的姿勢,壓制著整個萬象山,但是這座山峰,卻有一種一枝獨秀的氣息,展現著它獨特的風姿。
    長天峰,萬象山中第四峰!
    但是,它和其他三峰相比,卻又不同,所以很多人都說,它才是真正的萬象山第一峰。
    在天恒神境,在大晉王朝,鄭鳴也見過不少山巒起伏的山峰,但是在見到長天峰的瞬間,他的心中,竟然升起了一絲莫名其妙的感慨。
    這感慨,應該不是來自自己,而是來自木飛虹的筆記,自己看那些筆記看多了,對于筆記之中融入的,對于長天峰難以忘懷的情緒,自然是難以忘懷。
    長天無路,加速符已經消散的老牛,自然是無法上去。這頭對鄭鳴而言,已經有些功勞的老牛,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騰云駕霧太過于刺激,所以在來到長天峰的瞬間,就好像一灘爛泥般的躺在了地上。
    “爛泥上不了墻!”一個尖刻的聲音,從山峰十丈外的巖石上傳了過來。
    鄭鳴從牛車上走下,將套在老牛身上的繩子取下,然后自己用手拉住繩子。
    “師兄,我們是不是到了長天峰,那讓我下來,聽父親說,這長天峰是沒有路的。”木婉兒說話間,就想要摸索著從車子上走下來。
    自然,鄭鳴是不允許她這般坐的,輕輕的拍了一下木婉兒瘦削的肩膀,鄭鳴沉聲的道:“上這山峰,對我而言,并沒有什么困難,好好坐著。”
    木婉兒想要堅持,但是她的話還沒有出口,就乖乖的重新坐在了那簡陋的牛車上。
    說話的人,沒有想到自己這般的聲音,竟然被鄭鳴直接無視。他知道,此時并不只是自己,在自己的四周,不但有幾個自己的師兄弟,而且還有不少的其他脈的弟子。
    自己丟臉的事情,如果處理不好的話,那么以后自己在萬象山,就是一個笑話。
    而要處理好這件事情,最好的辦法,自然就是要將那驕傲的家伙,直接打的心服口服。
    所以,他沒有任何猶豫,騰空而下,大腳朝著鄭鳴直接踩了下來。
    只要一腳將這個叫做鄭鳴的可惡家伙踩在地上,那么他剛剛丟失的顏面,就會找回來。
    而且,最重要的,是能讓他的師尊更加的賞識自己!
    雖然這出手的青年,也是以劍著名,但是他的腿法,同樣也是一絕,在下落的瞬間,他的腳,更是幻化出了上千個。
    每一個都如幻如真,而最重要的,卻是這一腳上,隱含著一種名為壓迫的真意。
    這種真意,讓人不覺就要生出難以抵擋,甚至有一種不可與之為敵的感覺。
    前些時候,憑借著這一手,他曾經將一個當年的對手狠狠的羞辱,他相信,現在他同樣可以做到。
    “是踏山步,已經達到了入微的級別,厲丹陽不愧是七劍之首,就憑這一步,足以讓他成為躍凡境下的佼佼者。”
    說出這評價的,是那面容娟秀的男子,他此刻并沒有坐在戰車上,而是猶如一根羽毛,輕輕的粘浮在樹枝上。
    他說話的對象,自然是那位師弟。那師弟的臉上露出了一絲不屑的道:“狗屁踏山步,就憑他這一腳,也配說將山踏破,真是丟人!”
    雖然評價有點刻薄,但是那師弟的臉上,卻露出了一絲擔憂的神色,畢竟對這位師弟而言,他想要破解那踏山步,最好的辦法也是退后兩步。
    退后兩步,對于這少年而言,并不是太多,但是這種后退,卻讓他感到羞辱。
    可是不后退不行,踏山步無論是氣勢還是真意,都帶著一種一往無前的勢頭,硬接的話,絕對會吃大虧。
    鄭鳴一手拉著牛車,如果后退的話,那么就要將自己身后的木婉兒拋下。
    可是他不后退躲避,整個人,就要被那踏山步踩在腳下。一時間,不少人心中都開始思索鄭鳴該如何選擇。
    鄭鳴出掌,降龍十八掌配合得自達摩的至陽真意,再匯聚鄭鳴的紅日照大千真元。伴隨著一掌亢龍有悔的打出,一條磅礴的紅色巨龍,朝著那無數的腳影沖了過去。
    出腳的武者,在鄭鳴雙手推出的剎那,心中就升起了一絲本能的恐懼,雖然兩者還沒有碰撞,但是他覺得自己無論是氣勢上,還是力量上,都和鄭鳴差的太遠。
    躲避,現在最好的辦法就是躲避!
    可是哪里躲得開?咆哮的巨龍,瘋狂的沖擊在他的身上,將他好像一個破布娃娃一般,重重的擊打在了地上。
    想要動彈一兩下的少年,就發現自己通體劇痛,那本來已經開始朝著真元轉化的真氣,更是半點都提不出來。
    這瞬間的交手,只是眨眼之間,但是這眨眼之間的結局,卻是任何人都想不到的。
    厲丹陽,裂天七劍之首的厲丹陽,連出劍的機會都沒有,就這么被人直接摔在了地上。
    “坐穩了!”鄭鳴朝著木婉兒一笑,拉動牛車,順著陡峭的山峰,踏山而上。
    不知道是不是鄭鳴故意的,他那一側的車輪,竟然是從那厲丹陽的臉上壓了過去。
    厲丹陽的眼睛血紅,他恨不得將這個膽敢羞辱自己的混蛋直接給撕成碎片。
    但是,他的身體經脈,差不多全都被那強橫的一拳破裂,想要動彈,談何容易。
    “小子,竟然敢擅闖長天峰,找死!”厲喝聲中,十數條身影,從虛空之中直飛而出。
    這些年輕武者,一個個都是一品巔峰的修為,絢麗的劍光,化成各式的劍影,朝著鄭鳴直接籠罩下來。
    鄭鳴依舊踏步向前,他的左手,拉著牛車的繩子,依舊大步行進,而他的右手上,此刻卻多出了一柄普通的長劍。
    長劍翻動,一條游龍朝著前方的劍芒直沖而去,游龍栩栩如生,沖出的瞬間,就將所有的劍光,全部都化成了碎粉。
    “劍低游龍,這是長天劍訣,他是躍凡境武者!”有武者手中的長劍被游龍斬斷,聲音之中帶著恐懼的喝道。
    躍凡境!
    雖然在此之前,他們也有人判斷這個長天一脈的鄭鳴,應該有著躍凡境的實力,但是此刻,真正確定鄭鳴有躍凡境的修為,還是讓他們吃驚不已。
    畢竟,躍凡境和普通武者,有著天大的區別。
    雖然他們裂天一脈,能夠死死的吃住一個躍凡境,但是這并不代表他們這些人,可以打敗一個躍凡境的武者。
    “雖然你已經躍凡,在宗門之中也有一定的地位,但是這里,不是你撒野的地方,給我滾下去!”
    帶著一絲咆哮的聲音,從山峰上空響起,這聲音,猶如獅王嘯空,又猶如猛虎咆哮!
    在這聲音之下,幾個正在看熱鬧的,修為剛剛達到了躍凡一境的武者,忍不住皺起了眉頭,對他們而言,剛剛的一吼,已經傷到了他們的心神。
    這還是因為,剛才的一喝,并不是針對他們。
    “是慕容南,三英之一的慕容南!”有人低聲的道:“這慕容南行事霸道,這一次,有好戲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