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12-16)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12-16)      完本感言(12-16)     

隨身英雄殺586 又有聲望值了

  鄭鳴笑了笑道:“要是怕麻煩,我就不來這里了。”
    李師兄嘆了口氣,從剛才鄭鳴的出手上,他能夠感覺得到鄭鳴的修為不錯。
    也許,這位已經達到了躍凡境,成為了自己師叔一般的人物,但是躍凡境又如何?
    裂天一脈年輕一代的三英,都是躍凡二境的武者,而那號稱第一的杜人杰,更是已經達到了躍凡三境。傳說中,他修煉的裂天一脈的大裂天訣,更是整個宗門殺伐最重的一門武技。
    “鄭師兄,你們一路辛勞,我看不如跟我等先去萬象峰休息,有什么事情,以后再說。
    萬象峰,是三主峰之一,其首座更是一直兼任萬象門的宗主。可謂是萬象門的頂梁柱。更重要的是,而且萬象峰的弟子和裂天一脈的弟子一般都不對眼。所以將鄭鳴等人護送到萬象峰,在李師兄看來,應該是最安全的。
    鄭鳴能夠感受到這位的好意,雖然這位對自己并沒有太大的幫助,但是像這種并不求任何報酬,卻無償對自己進行幫助的人,他還是挺感激。
    “多謝閣下,不過我還是準備回自己家去住。”說話間,鄭鳴拍了一下李師兄的肩膀道:“這一次兩位仗義而出,我長天一脈絕對不會忘記。”
    “以后有什么事情,盡管說就是。”
    說話間,他就登上牛車,繼續吱吱呀呀的向前,而那坐在車上的木婉兒,則輕柔的從車上端了一碗水遞給鄭鳴。
    看著遠去的牛車,李師兄能夠明白鄭鳴的心意,只不過他覺得,此人太大意了!
    上萬里方圓的萬象山,真的很大,用牛車走得話,從東走到西,應該能夠用一年的時間。
    鄭鳴悠然自得的躺在牛車上,木婉兒兩只靈巧無比的手指,正給他輕輕的按摩著太陽穴。
    雖然他一點都不累,但是他卻難以拒絕這個柔和賢淑女子小小的要求,所以,鄭鳴就靜靜的躺在車上享受著。
    本來,鄭鳴享受的時候,還帶著一絲負罪的心理,但是那輕柔手指按摩在穴道上的感覺,卻讓他有一種想要飛起的感覺。
    舒服,實在是太舒服了!
    “你這個家伙,真是有點笨啊,你這樣來萬象山,只會招惹仇恨,哼哼,真不知道你的腦袋里面,是不是全部都是石子。”在鄭鳴的心頭,妖性青螺喋喋不休的道。
    倒不是說,妖性青螺在關心鄭鳴的安危,鄭鳴很清楚,這妖性青螺關心的,只是他這個動作,太低級。
    丟了她妖性青螺的名頭。
    不過就在他有點不耐的時候,一個低沉的聲音道:“男人就應該這樣,簡單粗暴,什么小手段,什么陰謀,統統都沒有用處,以后別聽那自以為很聰明女人的。”
    這聲音一出來,鄭鳴就知道是魔性青螺的。魔性青螺贊同自己的行動,還真是讓鄭鳴很意外。
    他之所以這樣大張旗鼓的來到萬象山,并不是莽撞,也不是因為別的,最主要的原因,是他缺少聲望值!
    而獲得聲望值的最好辦法,自然是高調,是將那些看自己不順眼的家伙,統統的打落塵埃。
    從剛才李師兄他們的表現上來看,鄭鳴更加的放心,萬象山雖然表面上一盤散沙,但是實際上,卻也是一個極為講規矩的地方。
    別的不說,就憑一條同門之內,可以互斗,卻不可殺戮,就已經能夠保障鄭鳴大部分的安全,更何況他的手中,現在還有幾張英雄牌。
    五百黃色聲望值,一千黃色聲望值,三千黃色聲望值,一萬黃色聲望值……
    感受著自己心頭,那飛速增長的聲望值,鄭鳴就覺得自己的心中一陣爽利。只不過,現在他雖然得到了不少黃色的聲望值,但是他最在意的青色聲望值,卻是一個都沒有。
    以他的經驗來看,這說明他在偌大的萬象山上,還沒有一個躍凡境的武者,對他心懷畏懼之心。
    直到現在,鄭鳴的心中,思索的依舊是在天恒神境之中,他突然達到一千的青色聲望值。
    那一千青色聲望值,讓他直接創造了一張林雷的英雄牌,雖然只是武俠級別的林雷,但是同樣幫了他不少忙。
    為什么,自己在天恒神境之中,會獲得上千青色的聲望值呢?
    “你別晃悠了,這種速度,到你的長天峰,恐怕黃花菜都涼了!”魔性青螺大聲的道:“作為一個男人,做事怎么可以這樣的拖泥帶水!”
    鄭鳴并沒有說話,不過他看向自己前面那頭老黃牛的時候,卻也有點撇嘴。雖然從萬象山的入口到長天一脈所有的長天峰,并不需要走萬里,但是五百里的距離還是有的。
    按照木飛虹的記載,他駕馭泊天龍駒,需要一個時辰。泊天龍駒是什么樣的坐騎鄭鳴不知道,但是這老黃牛,說不定這五百里需要十天。
    自己進入這萬象山的時候,為了裝一下,隨手從一老農的手中買來了這頭老黃牛,卻沒有想到,倒好像是自己給自己上了一個套子。
    要不要將這老牛扔在此地呢?
    抬頭看著正在給自己揉著腦門,一臉歡喜模樣的木婉兒,鄭鳴將這種想法壓了下去。
    雖然木婉兒沒有說過的,但是鄭鳴能夠感到,對于這牛車,木婉兒是相當的喜歡。
    管他呢,反正明日之前,自己趕到那百脈會武的地方就是。就在鄭鳴自我安慰的時候,陡然就見一只金色的大雕,從上空飛掠而過。
    那大雕發出一聲長鳴,聲音猶如金石。本來晃悠悠前進的大黃牛,身體一下子顫抖了起來。
    也就在這時,一枚雕刻著無數銘文的玉符,從那金色的大雕上飛落而下。
    鄭鳴不知道那銘文雕刻了什么,剛剛準備阻攔,耳中傳來了神性青螺的聲音:“那是有加速作用的銘符,看來有人實在是等不及了。”
    加速作用的銘符,鄭鳴當下就將準備阻攔的手停了下來,他現在,也有點等不及了。
    當那銘文化成一道白光,消散在老黃牛身上的瞬間,本來慢慢行走的老黃牛,此刻邁動蹄子的速度雖然依舊不快,但是它一邁之間,竟然就是百丈。
    銘文這東西,作用實在是太大了。按照木飛虹的記載,實際上,這座萬象山下,就有一座巨大的銘文大陣。
    更改地脈,聚集靈氣,那是改天變地的大手段。
    以后有時間,一定要好好的參悟一下銘文,鄭鳴此時對于銘文的迫切,越來越強烈。
    也就是一眨眼的功夫,老黃牛已經沖出去了十數里,在鄭鳴他們的老黃牛掠過的時候,一座高有百丈的山峰上,兩個年輕人正凌風而立。
    其中一個年輕人笑吟吟的道:“好了,有這加速的銘符,他們應該在半個時辰,趕到長天峰下,剛剛看他們那頭牛的速度,實在是急死人啊!”
    另外一個年輕人,面容俊秀,舉止文雅,他輕笑之間,更帶著一絲女子的柔和。
    “師弟,好戲不怕晚。其實我倒是希望他,一直乘坐著這牛車,晃悠著往前走!”說到此處,那年輕人笑著道:“就是不知道,等明天他還趕不到論武之地的話,他還能不能如此的悠然自得!”
    被稱為師弟的年輕人哈哈一笑道:“我本來以為,長天一脈已經絕了,這鄭鳴,是一個有意思的人。”
    “他驅動牛車而來,而且還擊敗了裂天七劍之一的葛丹楓,可以說一舉成為了咱們整個宗門,最受人矚目的人物。”
    “只不過,他這手段雖然不錯,但是等待他的,一定是裂天一脈猶如狂風暴雨般的打擊。”
    “哼哼,就算杜人杰不出手,三英之中任何一個出手,都能夠讓這小子吃不了兜著走。”
    “到那時候,他這種招搖,最終只會將長天一脈最后的名譽,全部化成泡影。”
    溫和男子一笑道:“每一個人選擇自己的路,都要為自己的選擇負責。”
    “這個鄭明既然用現在這種方法,告知他們長天一脈重新歸來,算是讓長天一脈的名字,重新出現在所有人的耳中。那么他就必須為自己的行動,付出代價。”
    說到此處,溫和男子搖了搖頭道:“他這種做法,說起來,也有他自己的打算。”
    “只不過,他不知道裂天一脈,在宗門之中究竟處在何等的地位,所以,他現在這番作為,也只能算是枉費心機了。”
    那師弟哼了一聲道:“不管怎么說,咱們還是看戲要緊。”說話間,他伸手從自己的儲物手鐲之中,拿出了一個玉環,晃動之間,一座色澤古老的戰車就出現在了兩人的近前。
    “走吧師兄,我這戰龍神車,還是第一次載人!”
    說話間,兩個年輕人就上了那戰車,無風而動的戰車,化成一道白光,朝著前方風馳電掣而去。那速度,比之鄭鳴那被加速的老牛,還要快上一倍。
    和兩個年輕人一般,在窺視著鄭鳴的人,不知道有多少。他們之所以關注鄭鳴,并不是因為鄭鳴這兩個字,他們關注的,是長天一脈。
    即將被從萬象山剔除的長天一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