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4)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4)      完本感言(04-04)     

隨身英雄殺584 牛車臨萬象


    大師兄,這些菜,都是你最愛吃的,快點嘗嘗。> ”木婉兒說話間,手掌摸索著要去取那蓋在盤子上的碗。
    鄭鳴趕忙道:“婉兒,讓我來吧!”
    他輕輕的揭開碗,看到的是一碗清炒的山筍。在大晉王朝的時候,鄭鳴對吃食雖然不是太有研究,但是在吃的這方面,鄭鳴也從來都沒有虧待過自己。
    但是,當他看到這竹筍的瞬間,卻覺得自己以往吃的東西,都是豬食。眼前這清炒的竹筍還沒有入口,但是里面的香氣,已經讓鄭鳴感到沉醉。
    他忍不住將一片竹筍拿起塞到嘴中,一股香味,頓時從他的舌頭傳到了他的心神。他此刻,竟然有一種完全沉醉的感覺。
    好吃,實在是太好吃了。
    本來,鄭鳴還想要和木婉兒說什么,但是此刻本能的趨勢,卻讓他快的拿起筷子,飛快的吃了起來。
    清炒竹筍,臘肉山菇……
    六七個小菜,再加上那一碗燒的濃濃的湯,被鄭鳴一口氣全部灌到了自己肚子里。
    這時候,他才抬頭朝著木婉兒看去,就見靜靜的坐在自己對面的木婉兒,臉上掛著深深地滿足感。
    “哎呀,我光顧自己吃了,忘了婉兒你還沒有吃呢!”鄭鳴搓了搓手,老臉有點紅。
    “沒事兒,婉兒已經吃過了,今天的菜,本來就是做給師兄吃的,既然師兄你喜歡吃,等到了中午,婉兒再給你做多一些。”木婉兒輕輕一笑,滿是溫柔的道。
    嫻靜溫柔的小女子,這是鄭鳴對木婉兒的評價,不過此時,他又要加上一個心靈手巧。
    “不用了,中午的飯,還是我來做吧。”鄭鳴雖然很希望木婉兒下廚,但是他怎么忍心,讓人家一個眼睛看不見的人來做菜呢。
    “難道師兄不喜歡婉兒做的菜嗎?”一絲絲霧氣,開始出現在木婉兒的眼中。
    雖然這對眼睛看不見,但是這對眼睛,依舊是那么的美麗。
    “喜歡,只不過師兄我不希望你這么累。”鄭鳴此時,有些急切的分辨道。
    “婉兒不累,能夠做飯給師兄您吃,是婉兒最喜歡的事情。”木婉兒說話間,就開始收拾桌子。鄭鳴此刻,怎能夠坐得住,于是兩個人一起,快的將桌子收拾了一番。
    看著系著小圍裙,猶如一只百靈鳥一般歡快的木婉兒,鄭鳴心中,升起了一個決定,那就是無論如何,他一定要將這雙眼睛治療好。
    ……
    萬象山外,十幾個身穿藍色長袍的武者,正畢恭畢敬的,將十幾個穿著紫色長袍的武者送走。
    看著這些人的身影,在一件銘器飛舟的承載下,直沖最高的萬象峰而去,幾個領頭的藍袍武者大松了一口氣,下意識的擦了擦自己頭上的汗水。
    雖然是同門,但是他們還是有些緊張。
    “真是沒想到,趙師叔只是帶著弟子出去游離了十年,就已經達到了化蓮境的巔峰。”
    一個藍衣弟子,連連感慨的道:“從今之后,化天峰的地位,將會水漲船高啊!”
    被這句話挑起說話興趣的,是一個二十多歲的武者,他不無羨慕的道:“化天峰的弟子,以后在咱們宗門之中的地位,也會大幅度的提高。”
    “怎么說,他們也不會像咱們這些下峰的弟子,被隨意的指派著干苦活雜活。”
    一個長著馬臉的武者,修為好像是眾人之中最高的,他冷哼一聲道:“羨慕有什么用,進入哪一個山峰,又不是咱們能夠決定的。”
    “其實啊,我們和大多數的宗門弟子相比,已經是幸運的,畢竟,我們還在萬象山不是么。”
    “而其他諸脈呢,他們只能夠留在各自的小地盤上,那里的修煉度,能夠和萬象山相比嗎?”
    馬臉武者的一番話,可以說是說到了眾人的心中,他們都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自然喜歡偶爾牢騷。
    更何況,剛才見到了比自己強太多的人。
    “趙師叔成為化蓮境巔峰,以后他老人家在咱們宗門之內的地位,將會有進一步的提升。”
    那馬臉男子沉吟了剎那,低聲的道:“要是能夠想辦法拜入他老人家的坐下,嘖嘖!”
    其他諸人都明白馬臉男子的意思,但是大多數人都沒有說話,他們清楚,想要現在拜在那位已經化蓮境巔峰的趙師叔的坐下,簡直就是做夢。
    在萬象山,躍凡境以下的武者,自然是地位最低的底層弟子。而躍凡境武者,才是整個萬象山的中堅力量。
    雖然他們的人數要遠遠低于躍凡之下的弟子,但是卻執掌著整個萬象山的各種權利。也是那些沒有進入躍凡境的武者一直巴結的對象。
    至于躍凡七境之上的化蓮境,人數就更少,但是可以確定的是,只要進入化蓮境,那么就能夠成為宗門的長老,甚至執掌萬象山生殺大權。
    如果說躍凡境是萬象山的中堅力量,那么化蓮境則是執掌整個萬象山的最高力量。
    當然,在萬象山的各種之中,他們宗門內,是有生神境的老怪坐鎮。
    只不過這些在眾弟子嘴中的生神境老怪,一個個不知道身在何方,很少有人見到他們,更已經開始有人懷疑他們是不是真的存在。
    不過這些離這些弟子還是太遠,所以在羨慕了一番之后,一個個換了話題。
    “六百脈,這都是最后一天了,才來了六百脈,比去年少了二十多脈啊!”說話的還是馬臉弟子,他的話語中,帶著一種悲天憐人的傷感。
    他的話語,讓那些本來正談的起勁的武者,一個個神色也都變了,好一會兒,就聽有人感慨道:“當年萬象祖師還在的時候,百脈會武,可是有上萬支脈參加。”
    “那個時候的萬象山,僅躍凡境的武者,數量就上萬啊!”
    “不要說當年了,現在咱們萬象山的境遇,也不是那么好過,我聽說那殘天教,前些時候,又惹事了。”
    “總有一天,我要攻入殘天教的老巢,將他們一網打盡。”
    “得了吧師兄,上一次咱們討伐殘天教,結果人家出現了兩個生神境的老怪啊!”
    “好了,別扯那么遠了,時間也差不多了,按照以往的規矩,應該沒有支脈再來了,咱們將差事整理一下,等一下向執事回稟吧!”
    最后說話的,是一個眉眼沉穩剛毅的年輕人,雖然他的年齡,在眾人之中并不是最大的,但是他的話語,卻是能夠得到所有人的擁護。
    “李師兄說得對,咱們稍微將差事整理一下,省的讓執事回去挑出毛病!”馬臉青年對于那李師兄很是恭敬,那一副媚態十足的模樣,顯然是想巴結這位李師兄。
    而就在馬臉青年說話時,卻有人怒哼道:“執事,就姓付的那形象,他也配當執事?”
    “要不是他出身裂天一脈,再加上他的叔叔在宗門之中,也是一個躍凡境的武者,他憑什么和李師兄相爭?”那說話的年輕人,對于這位執事聽起來很有意見,說話之間,更是一拳將一塊山石,直接打成了碎片。
    對于自己這位同伴為什么如此憤恨付執事,在場的人都明白,那位付執事,正在追求年輕人青梅竹馬的女伴。
    雖然年輕人的女伴表現的非常的堅定,但是每一個男子,都無法容忍這種事情的生。
    更何況,這男子在本脈之中,也算是一個人物。
    李師兄嘆了一口氣道:“師弟,剛才的話,咱們自己說一說就是,萬萬不可以外傳。雖然咱們不是沒有實力和那姓付的爭一下,但是他的叔叔……”
    李師兄沒有說下去,但是所有人都能夠聽得出來,他對于那位躍凡境的武者,很是忌憚。
    這種忌憚,并沒有人嘲笑,畢竟,對躍凡境的武者保持尊重,是他們在此地生存的法則之一。
    “裂天一脈就要占據長天峰,嘿,看來從此之后,咱們三大上峰,就要變成四大了。”有人在李師兄說話之時,帶著一絲不甘的說道。
    而他的聲音,聽在四周的同伴耳中,讓這些同伴的神色,一個個也都變的不甘起來。
    裂天一脈行事,本來就有些張狂霸道,更不要說現在,他們要頂替長天一脈,成為宗門之中,等同于三大上峰的存在。
    “長天一脈為了宗門,做出了多大的貢獻,現在竟然連自己的地位都保不住,實在是可惜啊!”馬臉男子長的雖然不是那么出眾,但是他為人,卻是有一顆善意的心。
    馬臉男子的話,讓四周的氛圍變得更加的壓抑,幾個熱血尚存的弟子,看向宗門的目光,更是多了幾分憤恨。
    他們的表現,讓那位李師兄的心頭一動,他趕忙道:“耿師弟,有些事情,咱們兄弟知道就是,萬萬不可以隨意外傳。”
    那馬臉男子同樣感到自己的話語之中,存在著對宗門高層的不滿,這要是傳出去的話,對自己來說,絕對是一種滅頂之災。
    但是現在,話一出口,如果再收回,只會讓人覺得自己軟弱可欺。
    所以他故作耿直的道:“兄弟我說的都是事實,嘿嘿,我相信在場的諸位師兄,也不會因為這種事情,將我給賣出去不是。”
    他這話一出口,其他人也都跟著道:“這個自然不會。”
    “說起那長天一脈,聽說眼下只剩下兩個傳人了,其中一個女孩子,嘿嘿,還是一個瞎子。”
    “至于另外一個,叫做鄭明,雖然天資也可以,但是至今還沒有修煉到躍凡境。”
    “他們這一次,應該不會來了。”
    一陣沉默,在眾人的心中升起,在場的人雖然不愿意認同說話人最后的觀點,但是他們自己更清楚,實際上現在對于長天一脈而言,不來是最好的選擇。
    畢竟,自絕于萬象山,總比被人逐出萬象山要強得多。最起碼,自己不用丟這個面子。
    “好了,諸位師弟,咱們別談論他人的事情,有那個精力,咱們不如想想自己的修煉。”
    李師兄朝著四周掃了一眼,沉聲的道:“這一次百脈會武,雖然是躍凡境師叔們的天下,但是咱們這些人,同樣有表現的機會。”
    “我相信,只要咱們表現好,說不定就會被師長們認同,從而有自己的機會。”
    “李師兄說得對。”馬臉耿師弟說話間,陡然指著前方看道:“師兄,快看,那邊來了一輛牛車。”
    牛車兩個字,在耿師弟的口中吐出的時候,他的臉上,已經掛滿了驚訝之色。
    并不是驚訝,而是驚詫!8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