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12-11)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12-11)      完本感言(12-11)     

隨身英雄殺583 至寶蓮臺

“啪啪啪!”
    輕輕的鼓掌聲,從鄭鳴的身邊響起,神性青螺詭異的出現在鄭鳴的身邊,她看著那倒下的大樹,贊嘆不已道:“這招劍走游龍雖然不是太強,但是你能夠輕松的將這一招修煉到現在的程度,卻也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到的。”
    “不過,游龍閃動,最重要的是靈動如生,你的游龍多了一些霸道,少了一絲柔和。”
    “所以,現在你的游龍,最多也只是達到了會意,離入微還有一段的距離。”
    神性青螺的點評,讓鄭鳴輕輕的點頭不已,他自己雖然沒有感到這招游龍閃動的缺陷,卻也知道在這一招上,自己最多也就是會意級別。
    但是,也別說僅僅,要知道按照木飛虹的手書,他當年修煉這套長天劍訣,可是足足用了五十年,才算勉強將這十三種劍法修煉到了小成級別。
    畢竟,躍凡境的武技,招式已經不是太重要,最重要的,是招式施展之后,里面隱含的天地真意。
    神性青螺朝著虛空一招手,一根青色的樹枝,落入了她的芊芊素手之中,隨即,她騰空而起,在虛空之中,輕輕的揮出了一劍。
    這一劍,威力并不是太大,一條只有一尺長短的青色長龍,朝著遠處飛去。
    就氣勢兩個字而言,神性青螺的劍法,和鄭鳴差的實在是太遠了,但是這條青龍,鄭鳴覺得它好像是活的。
    對,就是活的,雖然這條青龍攻擊的對象并不是鄭鳴,但是鄭鳴有一種感覺,無論現在他朝著任何的地方躲閃,都會落入這條青龍的攻擊范圍之中。
    這才應該是真正的劍走游龍!
    而就在此刻,那青色游龍,同樣轟擊在了對面的山峰上!
    神性青螺的劍光,消失在天地之間,而對面的山峰,同樣沒有任何的變化。但是鄭鳴的眼力,卻能夠看到在那山峰上,有一個小洞。
    一個只有手指粗細,但是卻深不見底的小洞。
    大成,這神性青螺施展的劍走游龍絕對達到了大成期,雖然它所形成的小洞,只有手指粗細,但是卻已經洞穿了整個山峰。
    十數丈方圓的山峰,要想洞穿,本來就不容易,而像神性青螺這般,沒有生出半絲的裂痕,就更不容易。
    鄭鳴看向神性青螺,他沉吟了瞬間,有點不敢相信的道:“你修煉過這種劍法?”
    “沒有,只不過這種級別的劍招,對我而言,并沒有太大的困難。”神性青螺平淡如水的說道。
    這一刻,鄭鳴有一種要暈的感覺,天才,他現在才明白,什么叫真正的天才。
    自己參演了半響,才算會意,但是人家只是看自己施展了一下,就已經達到了大成。
    雖然鄭鳴并不會因此而有什么氣餒,但是他還是覺得自己的嘴,有一些干澀。
    遲疑了剎那,最終鄭鳴還是朝著神性青螺問道:“對了,我忘了問你,你離開天恒神境之后,還能夠保持什么樣的實力?”
    “在天恒神境之中,我的修為應該是參星境界,現在嘛,也只能算是一半躍凡。”
    神性青螺的神色,淡然無比,就好像在說別人的事情一般。
    一半躍凡,鄭鳴品味著神性青螺的話語。隨即道:“我以往一直覺得,躍凡境之后,就是參星境,可是前些時候,我好像又聽到了一些不同的劃分,這是什么情況?”
    “古老相傳,躍凡境之后,確實是岑星境。只不過從躍凡境到岑星境,這條路實在是太長了。”
    “甚至大多數人,一輩子都難以從躍凡境跨越到岑星境,而且他們之中實力的差距也太大。”
    神性青螺手摸著自己頭上的青絲,好像陷入了什么回憶之中:“而且,不同躍凡境的人,表現也各不相同,比如那壽命,就有很多不同。”
    “所以,就有大能者對躍凡境的實力,進行了劃分。”
    “不過呢,這些你以后自然會接觸,還是先將這十三招劍法參悟了再說吧。”
    一夜時光,在修煉之中過得特別的快。當天上第一縷光芒出現的時候,神性青螺有些疲憊的道:“有些累,回去休息一下。”
    說話間,她就消失在了鄭鳴的戒指之中。但是她離去之時,那一絲慵懶的神情,卻好像帶著無盡的美麗,深深的印入了鄭鳴的腦海之中。
    鄭鳴覺得,這種美麗,恐怕自己一輩子,都難以忘記。
    對著那天際顯現出的第一絲亮光,鄭鳴快速的吸了三口,他就感到一股精純之極的元氣,快速的灌入到了體內。
    這股元氣,乃是天地陰陽交換,太陽初升所產生的紫氣,在紅日照大千功法之中,更稱這種紫氣為太初紫氣。
    當紫氣沒入體內的瞬間,就被鄭鳴體內的兩道寶脈,分別灌入到了他的丹田和那充滿了銳利之氣的符文所在的經脈之中。
    雖然這太初紫氣分開之后,同樣不少,但是和單獨的紫氣相比,卻已經有不小的差距。
    鄭鳴輕輕的皺了一下眉頭,他現在兩條寶脈,各行其是,修煉的速度,無形之中,就已經拉慢了不少。雖然平時,兩條寶脈可以分別從天地之中吸取靈氣,但是想一想自己要貫通十三條寶脈之后,才能夠晉級下一個境界,鄭鳴就覺得有點頭疼。
    在神性青螺離去之后,鄭鳴就回到了那鄭明留下的練功房,雖然那鄭明已經很落魄,但是木飛虹畢竟是一個躍凡級別的存在,所以這練功房之中的靈氣,卻很是充足。
    淡淡的霧氣,讓人呼吸之間,感到無比的爽利。
    鄭鳴一揮手,從自己的儲物手鐲之中,拿出來一個青色的蓮臺,這蓮臺三尺大小,他正好盤坐在上面。
    在蓮臺拿出的瞬間,那本來在房間之中飄動的霧氣,就開始朝著蓮臺匯聚。
    只是眨眼之間,房間之中的霧氣,就已經全部灌入了蓮臺之中。鄭鳴當下也不怠慢,盤膝坐在了蓮臺的上方。
    這蓮臺,實際上是那黃臉道人兵器的一半,只不過在通天教主出手之時,被劈開了。
    能夠被黃臉道人那種圣人級別的存在當成兵器,這蓮臺的級別自然是高的太狠。
    使用通天教主英雄牌的時候,鄭鳴為了不讓黃臉道人發現這蓮臺,所以接連給這蓮臺用了四十九層封印。
    在這些封印下,不管黃臉道人如何的感應,都感應不到這蓮臺的存在,但是也限制了這蓮臺的用處。
    比如現在,鄭鳴只能用這蓮臺修煉,當然還能夠做一些簡單的飛行,至于其他的好處,則需要將蓮臺解封才能夠使用。
    盤膝坐在蓮臺上,鄭鳴就覺得自己的心神,這一刻無比的清明,一股股的靈氣,更是從蓮臺下方,灌入鄭鳴的體內。
    經過蓮臺轉換之后的靈氣,變得更加的精純,雖然還比不過那陰陽交匯之時的太初紫氣,但是卻也成不了太多。
    只是,這股靈氣在進入體內之后,就被分成兩個方向,分別灌入了兩條寶脈,然后經過靈符,轉換成了兩種不同的真元。
    “咔嚓!”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鄭鳴的耳邊,響起了東西破碎的聲音,鄭鳴睜開眼眸,就看到鑲嵌在自己盤坐石塌下方的幾塊淡白色的石頭,破成了碎片。
    而就是因為這些石頭的破碎,這練功房之中的靈氣,也消失了一大半。
    元石,躍凡境武者修煉,吸納天地之氣畢竟太慢,所以他們更喜歡借助吸納元石之中的靈氣。
    只不過,長天一脈是被趕出萬象山的窮光蛋,他們自然沒有太多的元石。鄭鳴此時,手中也只是有幾十塊元石而已。
    到了萬象山,一定要將長天一脈的地位搶過來。只要坐穩三大主脈的地位,那么一年的時間,光元石的數量,就是一個大大的天文數字。
    經過一番修煉,鄭鳴覺得自己此時神清氣爽,他丹田之內的真元,此刻更是達到了巔峰,甚至,鄭鳴感到,自己的真元比修煉前,更精純了一分。
    一分并不是很多,但是在武者比斗之中,一分的精純卻也是生死攸關,足以決定人的生死。
    而這一切,應該是那蓮臺帶給自己的。
    揮手將蓮臺收回,鄭鳴就漫步走出了房間,此時太陽已經高高的升起,草長鶯飛之中的山峰,平添了幾分活力。
    “大師兄,你醒了,婉兒已經做好了飯,你快過來吃吧!”木婉兒的身軀,從十丈外的房間里出來。
    木婉兒,做飯?鄭鳴的心一顫,畢竟這個讓人生出憐惜之心的女子,是一個雙目失明的人,她怎么能夠做飯?
    相信這做飯,對她而言,真是一個巨大的挑戰。
    成為了躍凡境的高手,鄭鳴基本上已經不用吃飯,每日只要吞吐靈氣,就能夠支撐他的生存所需。
    但是,鄭鳴還是快速的來到那間精舍,就見用竹子做成的小桌上,此時放著六七個被碗扣著的碟子,另外還有一碗粥,正散發著清香之氣。
    進入天恒神境之中,鄭鳴也經常吃喝,但是那時候,只是用吃飽肚子作為自己的要求。
    可是現在,看著眼前的一切,鄭鳴的心中,突然涌過一種家的溫暖。匆匆百年,雖然這百年他都是在參悟開天印記之中度過,但是家的感覺,依舊深深的印在他的心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