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4)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4)      完本感言(04-04)     

隨身英雄殺582 萬象長天


    “自然是我。”鄭鳴雖然沒有聽到過鄭明說話的聲音,但是他故意將自己的嗓子弄的粗了一點,一副嗓子壞了的模樣。這樣的話,很難讓人發現這之中的破綻。
    “是你就好,師兄,你不要給自己太大的壓力,父親當年將所有的一切壓在你的身上,是不對的。”木婉兒站起來,蹣跚著朝著鄭鳴走來。
    她摸摸索索的伸出手掌,那模樣像是要抓住鄭鳴。她的模樣,是那樣的無助,那樣的讓人憐惜。
    “大師兄,咱們長天一脈,已經上千年沒有人能夠悟出青蓮劍歌了,說實話,按照宗門的規矩,那長天峰,早就應該給別人改名字。”木婉兒說到這里,她的眉頭輕輕的皺了一下道:“爹是自己想不開而已。”
    雖然木婉兒在說自己的父親,但是鄭鳴從木婉兒的神情上,可以感覺到這種指責,讓木婉兒很痛苦。
    甚至可以說,木婉兒的父親,在她的心中,占據著異樣的地位,她此時之所以開口指責自己的父親,無疑是想讓鄭明寬心,不要有太大的壓力。
    這是一個善解人意的小女子,鄭鳴心里那一點小小的唐突,消失的干干凈凈道:“師妹,你放心,我不會想不開了,而且,我已經……”
    “師兄,那樣就好,我聽說萬象山又送來了百脈會武的請柬,咱們這一次不去了,嗚嗚,那長天峰,給了他們就是,沒有長天一脈,就沒有吧!”
    夜,鄭鳴盤坐在精舍的菩提樹下,靜靜的看著無盡的星空。在他的身邊,則放著幾本書籍。
    或者,按照流行的說法而言,鄭鳴這里放的,是幾本武學秘籍,這些秘籍要是在大漢王朝,絕對能夠引起一場場巨大的殺戮。只不過現在,它們隨意的堆積在鄭鳴的身前。
    半天時間,鄭鳴已經將這些秘籍看了一遍,此時他心中所想的,并不是那長天劍法,更不是那破虛氣,而是關于萬象山的內容。
    萬年前,一代天驕萬象老祖修為大成,建立萬象山,收弟子萬人,從而有了今日的萬象百脈!
    之所以稱作萬象百脈,并不是說整個萬象山的弟子,共有百脈。而是能夠留在萬象山本部的,只有百脈。
    萬象老祖的想法,應該是在搏殺之中,讓自己的弟子變的更加的強大。
    畢竟,英雄出于草莽!
    唯有在無窮的競爭之中,不斷獲取勝利的人,才能夠在和外面的爭斗中,不至于丟了自己的顏面。所以,萬象山號稱有教無類,萬象山的弟子之多,更是天下第一。
    而因為萬象老祖的這種做法,萬象山名聲大噪,當年甚至成為了整個日升域十八名門之一,控制的區域,更是橫跨三片大陸,擁有上百國家。
    但是隨著萬象老祖的離去,上萬弟子留下的實力,開始內斗不已,更因為整個宗門之中,沒有一個能夠力壓各方的人物,所以萬象門的實力不斷的減弱。
    以至于在三千年前,萬象門就從十八名門之中跌落。而到了兩千年前,萬象門所控制的三片大陸,只剩下山門所在的一塊,而就在一千年前,萬象門更是差點被滅門。
    之所以差點,是因為萬象門在那個時候,出現了一個天才人物。這個人,單人獨劍,挽救了萬象門。和進攻萬象門的大能之士,同歸于盡。
    為了紀念這位力挽狂瀾的英雄人物,萬象門當時的掌門,就決定讓這位英雄人所在的一脈,具有三主脈的地位。
    所謂三主脈,就是在萬象老祖離去之后,雖然不能讓各脈心服口服,卻一直控制著萬象山的三大支脈。
    而這位英雄人物留下弟子,為了紀念這位英雄人物,就將自己一脈改名為長天一脈。
    長天一脈本來就沒有太多的弟子,和三主脈的差距真的很大,開始的時候,因為當時的萬象門弟子,還記著這位木長天挽救整個萬象門的攻擊,所以對他們很客氣。
    但是慢慢的,隨著老一輩的凋謝,那些曾經的英雄事跡,也就開始慢慢的變的淡薄。
    以至于到了最后,這種事情,記得的人越來越少,但是眼紅長天一脈所占據資源的人越來越多。
    作為武者,最重要的自然是各種資源。萬象山雖然是一座山,但是卻占地上萬里。
    按照萬象山的說法,當年的萬象老祖,曾經請了一名天級銘文師,通過銘文改變了地脈。
    不但將整片大陸的三條靈脈,全部聚集在萬象山四周,更刻畫了一座頂級的聚靈陣。所以說,在萬象山修煉,速度比外面強的太多了。
    甚至有些靈脈之眼,修煉的速度是外面的百倍。這也是為什么,一些天才人物在十歲之前,就能夠突破三品的最主要原因。
    沒有實力,占據著一個主脈,長天一脈自然就會被人嫉恨,然后被人慢慢的趕出那被命名的長天峰。
    五百年前,長天峰有弟子三百人;二百年前,這個數字減少到了五十人;而在十五年前,作為長天峰最后一個弟子的木飛虹離開長天峰的時候,只有他和眼睛已經瞎的,尚在包裹之中的木婉兒。
    “恨恨恨!”
    三個巨大的恨字,帶著木飛虹巨大的不甘。不,應該說,這里面隱含著木飛虹沖天的恨意。
    甚至從一些字里行間,木飛虹還記載到,他的女兒,并不是天生就是瞎子,甚至木婉兒還是難得一見的血脈寶體,只不過被人暗害。
    讀著木飛虹留下的這些書卷,鄭鳴能夠感到一個中年人無邊的恨意,同樣,他感到的,還有一個痛失嬌妻,女兒又雙目失明的男子的痛苦和自責。
    雖然不能說深有同感,但是鄭鳴讀起來,心中依舊感到有些郁悶,有些難受。
    為了讓自己的弟子在這次百脈會武之中,能夠一鳴驚人,木飛虹犧牲自己,使用了一種名為破體灌頂法的手段,將自己一生的修為,灌入了弟子鄭明的身上。
    而鄭明,只要經過半年的苦修,就能夠融合木飛虹的遺澤,讓自己的修為,達到躍凡境。
    不過木飛虹這些準備,都沒有逃脫他對手的算計,所以最終鄭明被破功,成為廢人的他,不愿意面對這一切,選擇了跳崖自殺。
    從長天一脈的經歷,鄭鳴感到,這一切的原因,都是因為那青蓮劍歌。
    因為,自從木長天之后,整個長天一脈,就不再有人修煉成青蓮劍歌,自然也就無法保住他們擁有的權位。
    輕輕的一抖手,鄭鳴就將那記載著長天一脈經歷的書籍,化成了碎粉。
    “既然要借你們長天一脈的名義,那么我就讓你們長天一脈,永立在萬象山,你們可以安心的離去。”
    自語間,鄭鳴就將那套長天劍訣拿了出來。這套劍訣,隱含著一種輕快飄逸的劍意,比之葉孤城的天外飛仙,雖然強大不少,但是隱含的韻味,卻差了一點。
    鄭鳴觀看開天印記,給自己鑄造了十三個寶體的根基。但是這十三個寶體,并沒有將他以往擁有的東西吞噬。
    而那些他從各方面得到的劍意,更深深地留下他的心頭。
    “一劍開天,劍走游龍,長天無悔,冰蝶惜月……秋水長天!”十三式的長天劍法,也就是半刻鐘的功夫,已經全部印入了鄭鳴的心頭。
    這長天劍訣,是一套躍凡級別的武技,鄭鳴再將這一套劍訣看完之后,第一個感覺,就是這套劍訣,比自己在大晉王朝之時學的那些劍訣都強。
    因為這套劍訣,每一招都隱含著一道劍意,而且還是互相之間,相互連接的劍意。
    而將這十三式劍意融合在一起,就是真正的長天劍訣,也是一道完整趨向完整的劍意。
    只不過,按照那木長虹的記載,這十三式劍法,自從那位天資超人的老祖之后,就沒有人能夠將第十三式秋水長天練成,更不要說將這十三種劍法揉合在一起,成就完全的秋水長天訣。
    一劍開天,隱含的是鋒利真意,這種真意對自己而言,并沒有太大的困擾。
    鄭鳴在將這招劍法在心中推演了片刻,就開始推演第二招劍走游龍。
    這劍走游龍和一劍開天的大開大合相比,顯得飄逸多變,鄭鳴在看著劍走游龍的瞬間,眉頭輕輕的皺了一下。
    因為多變的劍意,鄭鳴還真的沒有怎么見過,但是已經觀看過開天印記的他,卻也不會被這種劍招難住。
    一刻鐘,半個時辰,一個時辰……
    鄭鳴騰空而起,他的手中,更是多出了一柄長劍,劍光催動,一道一丈多長的青色長龍,從鄭鳴的劍中直沖而出,朝著十丈外的山峰斬去。
    這一劍的速度,并不是太快,但是在那青龍飛出之后,它并不是直飛,而是朝著那山澗的一棵大樹,輕輕的繞了一圈。
    大樹頃刻被斬成了兩段,而那青色的長龍,也消失在了天際。
    和真氣相比,真元凝化的青色長龍,在力量上增強了何止十倍,而那隱含著真元的青色長龍,更是遠遠超過了一品大宗師所擁有的手段。
    當然,和傾城之戀那種溝通天地的傲世絕學,還是有一點的差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