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1)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1)      完本感言(04-01)     

隨身英雄殺580 金蓮大圣

雖然三成已經很強,但是對付已經達到圣人級別的黃臉道人,還差上不少。
    但是這上清神雷,則沒有任何的限制,所以三十六道上清神雷,讓黃臉道人臉色大變。
    “孽障,我跟你拼了!”黃臉道人說話間,張嘴一吐,一金黃色葫蘆,就出現在了他的手中。
    看到金色葫蘆的剎那,鄭鳴的心就跳的無比的厲害,他的理智告訴他,這金色的葫蘆,雖然不見得比上太極圖一類的至寶,卻也不次于自己的誅仙四劍。
    絕對不能讓他使用這金色的葫蘆,不然自己這一次,絕對要吃大虧。
    心里這么一想,也顧不得再用法力讓三十六道上清神雷匯聚,鄭鳴就催動神雷朝著那黃臉道人砸了下來。
    “轟轟轟”
    暴虐的雷霆,從天而降,下落之際,無盡的虛空為之顫抖,更有不少星辰,被那雷霆造成的聲波所波及,無聲無息之間,化成碎粉。
    幸虧,兩個人爭斗的地方,是無盡的星空,要是在日升域,按照這鄭鳴的估計,絕對能夠將日升域的天地給毀了!
    黃臉道人一步落后,被鄭鳴壓著打,那雷霆下落的實在是太快速,他來不及將葫蘆蓋子打開,就張嘴一吐,一朵金蓮,化成千丈,朝著鄭鳴的雷霆迎了上去。
    天地間,一時唯有紫金之色!
    當第二十三道上清神雷砸下的時候,黃臉道人的臉就已經有點發白,那千丈的金蓮,更是變成了百丈大小。
    他在鎮星宗被毀之后,一直都在觀察自己統帥的領地,想要將那個施展了大手段的人找出來。
    畢竟,臥榻之上,豈能容許他人酣睡?
    不過百年時光,并沒有任何蹤跡,就算用天地推演之術,也算不出任何的東西,就好像那滅了鎮星宗的人,平地消失了一般。
    但是這不但沒有讓黃臉道人氣餒,還讓黃臉道人更加的急切,因為這讓他深刻的意識到,那隱藏在自己領地內的人,是一個足夠強橫和狡猾的家伙。
    不過他的重視,也就是重視而已。他并不認為,那個家伙能夠比得過自己。
    畢竟作為天地間站在巔峰的存在,和他交手能夠不敗的,也就那么幾個人而已。他的心中,甚至已經做好了將那家伙擒拿之后,好好調教一番的打算。
    今日,他的神念布滿天地,就感到有一處地方,一股強大的氣息陡然沖出。
    這讓黃臉道人不驚反喜,覺得自己等待依舊的時機已經到了,但是讓他沒有想到的是,就在他急匆匆趕來的時候,那人也迎了上來。
    當他看到那人身上的氣息,就愣了一下,從來人的修為上,他感覺竟然比自己還要強大。
    這讓他感到非常的不適,同時他也感到來人,并不是他們這片天地修煉出來的生靈。
    域外天魔,而且還是強大無比的域外天魔。
    盡管這黃臉道人覺得自己的修為,好像沒有這域外天魔強大,但是他覺得,只要自己倚仗地利,應該可以一戰。
    而且,他覺得自己成功的可能性,還會非常的大。可是真正交手之后,他才感受到了對方遠遠比他預料的要強大的多。
    自己的至寶,自己的手段,在來人的手中,實在是差的不少,而更讓他感到難受的,還是對方御使的天地雷法,竟然比他高的不是一個檔次。
    幸好,對方的手中,并沒有任何的至寶,要不然自己早就敗下陣來了。就算是這樣,他還是狠下心,朝著那幾個平日里并不是太對頭的對手呼救。
    同時,也將自己成道之時,伴隨自己一起生長,至今也沒有完全煉化的庚金葫蘆拿了出來。
    只要我再拖延半刻鐘,那些家伙就應該能趕到了,到時候,擒拿這域外天魔,就是……
    就在他心中得意的剎那,那本來正在和金色的網子糾纏的四道劍氣,陡然匯聚如一。
    滾滾的混沌之氣,在虛空之中瞬間爆碎,金色的網子,被炸成了無數的金線。
    雖然這金色的網子,并不是黃臉道人的本命至寶,但是它的破碎,同樣讓黃臉道人心痛不已。
    “轟轟轟!”
    雷霆依舊,黃臉道人處在全面被打壓的階段。從成就現在的位置,黃臉道人還沒有如此的吃過虧。
    他怒吼一聲,一朵金色的蓮花再次從他的口中吐出,與此同時,他伸手就朝著那金色葫蘆蓋抓去。
    將葫蘆之中的東西放出,就算不能夠斬殺這域外天魔,也能讓他吃個大虧!
    可惜的是,就在他的手掌抓向葫蘆的剎那,一道從虛空之中生出的劍光,直接劃破了他的身軀。
    劍,滿天星輝,一如星河,但是和這劍光相比,最強的還是隱含在劍光之中,那無窮無盡,卻好像能夠屠戮蒼生的殺生之意。
    這種殺生之意,讓人心驚膽戰,黃臉道人眼眸之中滿是驚恐,他用力的一甩手,想要躲避。
    可惜,他躲得速度雖然很快,但是那劍光,更快。
    上清劍訣,通天教主多少年來,對于劍道的感悟,可以說匯聚在了這一劍。
    只是這劍實在是太過低級,雖然是鎮星宗的鎮宗至寶,用星核凝練而成,但是對于通天教主而言,差的實在是太遠太遠了。
    可以說,用這樣的劍,對通天教主劍法簡直就是一種侮辱。
    但是侮辱也沒有辦法,誰讓鄭鳴手中,應該是以這柄劍,好像最為牛氣。
    劍光過,黃臉道人的半邊手臂,直接掉落在了地上,本來想要纏住鄭鳴的黃臉道人,什么也顧不得,整個人化成一道流光,剎那間消失在虛空之中。
    無盡的虛空之中,一條黃臉道人的手臂,靜靜的停留著。
    不過和這手臂相比,手掌中,那只有巴掌大小,但是卻閃爍著最純正金光的葫蘆,更是吸引人的眼球。
    鄭鳴伸手一抓,那葫蘆就沒入了他的手中,感受著葫蘆之中的兇煞之氣,無數的念頭就出現在鄭鳴的心頭。
    庚金葫蘆,這個世界之中,開天辟地之時,五行神藤上生長的,照應庚金之力的葫蘆。
    雖然這葫蘆看似不大,但是無堅不摧,內隱最強大的庚金之力,可以說殺伐無敵。
    黃臉道人對于這庚金葫蘆的煉制,也只是一半,鄭鳴當下用力一抹,一層層的上清仙光,化成一個光網,直接將黃臉道人的神識給禁錮在庚金葫蘆的深處。
    并不是鄭鳴不想將這庚精葫蘆煉化,而是他根本就沒有這個時間。
    當他放下庚精葫蘆的剎那,鄭鳴就發現自己的時間,竟然只剩下三分鐘。
    剛才和那黃臉道人雖然交手只是幾招,但是兩人施展的強大法力,卻讓時間有一種快速流動之感。
    三分鐘,奶奶的,就算此時去找鄭驚人也來不及了,更何況鄭鳴此時,已經感到,有幾股不弱于黃臉道人的神識,正從四面八方朝著自己籠罩而來。
    很顯然,這些人都是黃臉道人的幫手。
    雖然鄭鳴現在不懼,但是從黃臉道人的態度,還有黃臉道人的傷勢,鄭鳴可知道,一旦自己失去了通天教主的英雄牌,那這些人絕對不會放過自己。
    從通天教主的法力之中,鄭鳴能夠感到這些人的法力是何等的變態,而他一旦真的落入這些人的手中,絕對連死都不可能。
    甚至他的親人,所有有關系的人,都要因此遭受大難。
    快點離開!這個念頭在鄭鳴的心頭剛剛升起,他就發現在虛空之中,有一半破碎的蓮花。
    這青色的蓮花,應該是黃臉道人那兵器,在和自己最后一劍碰撞的時候,被自己斬斷的。
    雖然比不過上那庚金葫蘆,但是這蓮花之中隱含的道韻,卻讓鄭鳴為之一動。
    他伸手一抓,那半片蓮花,就落入他的手中,隨著鄭鳴大嘴一張,那蓮花就變成了一座三尺方圓的蓮臺。
    只不過此蓮臺,和剛才的寶光,差的不是一點半點。
    如果按照鄭鳴所在的日升域來算的話,現在的蓮花,也頂多就屬于一種普通的銘寶而已。
    之所以被鄭鳴一煉制,就和自己的本體出現了如此巨大的差距,是因為鄭鳴知道太強的話,容易引起注意,更不是現在自己的修為可以消受的。
    “爾等孽障,竟敢圍攻你家三老爺,找打!”做完了這一切的鄭鳴,厲喝一聲,他的身軀,一下子化成三千個,朝著四面八方直沖了過去。
    三千世界,三千化身。
    這是通天教主當年曾經修煉過的一種法術,只不過這種法術,并沒有太強的作用。甚至說起來,這種法術,最好的用處,就是用來逃命。
    只是作為三清之一的通天教主,自然是用不著逃命,但是鄭鳴現在施展起來,是最為合適。
    在鄭鳴沉喝之時,黃臉道人已經接連劃過了幾十萬里的星空,他失去的手臂,已經重新長了回來,但是他此時的姿態,卻是惶惶然一如喪家之犬。
    作為圣人級別的存在,被打敗,打的一敗涂地,這雖然很丟人,雖然是面皮問題,但是和這些比起來,對于圣人級別的存在而言,生命才是最重要的。
    只要生命保住了,其他的一切都不重要,面子沒有了,可以再找回來。而一旦性命沒有了,那么多少元會的苦修,都會化為泡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