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12-07)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12-07)      完本感言(12-07)     

隨身英雄殺579 通天牌使用

  “鳴少,從今之后,你就是我的老大,哈哈哈,老大好!”
    “鳴少,我師傅說,我這大眼觀天,小眼觀人,奶奶的,這天下,沒有人是我的對手。”
    “嗚嗚,沒有想到,我還不是你的對手!”
    ……
    熟悉的面孔,好像已經遠去,但卻不斷在自己心頭流暢的聲音,都讓鄭鳴的心頭升起了一種暖暖的感覺。
    這一刻,他覺得一切都不是那么重要,重要的是,在他力所能及的范圍內,讓那個兄弟,那個為了他,將自己一只眼睛挖下來的兄弟少受點苦。
    看來,自己多少還是有點自私的。
    自語之間,鄭鳴輕輕的點破了自己心頭通天教主的英雄牌,耀眼的金光,消散在了他的心頭。
    通天教主,三清之一!
    修為通天徹地,掌大道,立大教,雖然在封神一役,吃了悶虧,但是他依舊是天地之間的巨孽之一。
    伴隨著那金光的消散,鄭鳴的心頭,升起了一種玄之又玄的感覺,他更感到,宇宙乾坤,在這一刻,已經完全掌控在了他的手中。
    他一念之間,可以天崩地裂!
    他一念之間,可以滄海桑田!
    他一念之間,可以改天換日!
    這種無敵的感覺,讓鄭鳴感到心醉,他在剎那間,整個人都沉醉在這種無敵的感覺之中。
    他喜歡這種感覺,他那本來已經有些模糊的武道目標,此刻變得越加的明確。
    他要掌控星辰,他要立地成圣,他要將自己的,親人的命運,統統都掌握在自己的手中!
    這么想著,鄭鳴就準備尋找一下鄭驚人和自己的親人。而就在他念頭閃動的剎那,他的心頭,出現了一個笑顏如花的美貌女子。
    女子笑容甜美,正笑吟吟的偎依在一個看上去四十多歲的雍容美女身邊。而那個雍容美女,在鄭鳴的神念感應過來的剎那,好像感應到了什么。
    她飛快的朝著四處觀看,卻什么都發現不了。
    雖然已經過了百年,雖然已經從當年的小孩長成了大人,但是鄭鳴在看到這美麗女子的剎那,就已經認出,這美麗的女子,正是自己的妹妹鄭小璇。
    百年時光,調皮的妹妹,也從當年的小孩,成為了大人,這讓鄭鳴的心中,充滿了各種各樣的感觸。
    可是他的這些感觸剛剛升起,就被鄭鳴給壓了下去。就在他準備推算一下妹妹現在位置的時候,鄭鳴的心頭,陡然傳出了一絲驚兆。
    在這驚兆之下,鄭鳴就感到在上千星空的盡頭,有一股神念,正朝著他籠罩而來。
    這股神念,絲毫不弱于他現在的神識,從這股神念上,鄭鳴感到的是霸道,是一種直指天地的霸道。
    有人發現了自己,而且正在以最快的時間朝著自己趕來!鄭鳴遙望星辰,神念快速的反復。
    只是一個剎那,鄭鳴的身軀,就已經消失在了日升域。
    千萬里的星空之中,滾滾的罡風不斷的呼嘯,無數的星輝,在天地之間閃耀,這些星輝,雖然看上去沒有什么威力,但是只要被星輝照耀,就算是仙人級別的修士,也要死無葬身之地。
    鄭鳴就出現在這千萬星空之間,而就在他出現的瞬間,一黃臉道人,腳踩金蓮而至。
    這道人面容平靜,但是立于天地之間,卻給人一種萬道臣服、天地參拜的感覺。
    道人的雙眸,平靜猶如秋水,他目光朝著鄭鳴看來的剎那,無盡虛空,遍地蓮開。
    這是一種道,一種掌控天地之道。雖然道人沒有開口,但是他已經開始對鄭鳴出手。
    道人出手的很無禮,而他的意思,也非常的明確,那就是要將鄭鳴拿下。
    二十分鐘,鄭鳴的通天教主,也就是二十分鐘的時間,現在一個瞬移,已經過去了一分鐘。
    他要靠這二十分鐘尋找鄭驚人,尋找自己的家人,并沒有時間和此人浪費。
    這道人不吭聲就動手,讓鄭鳴極其憤怒。他當下也不客氣,手指朝著虛空一點,紫藍金青四色的劍光,就匯聚在了他的身前。
    雖然這通天教主的英雄牌,并沒有附帶通天教主的至尊法寶誅仙四劍,但是就算不靠這四柄殺戮之劍,鄭鳴依舊可以施展天下第一殺陣。
    四劍匯聚,滾滾殺機橫掃天地!劍光所指,一時間四周那閃爍的無盡星辰墜落如雨。
    這一刻黃臉道人的神色,也變的更加凝重,在那四道劍光掃來的剎那,他手指朝著虛空一點,本來在他腳下的那朵金蓮,綻放出了萬道毫光。
    每一道光,在虛空之中演化出無盡的金蓮,也就是剎那,這道人的身體外,已經形成了三千金蓮海。
    “誅戮陷絕,滅!”鄭鳴手指掐動,四道劍光匯聚如一,滾滾的混沌劍氣,朝著那金色的蓮花掃落下去。
    一朵朵的金蓮,在這掃動之中,掉落如雨。但是那金蓮,卻好像無窮無盡一般,無論鄭鳴的劍光如何的掃落,那些金蓮,卻源源不斷的生出。
    “域外天魔,還不速速就擒,更待何時。”那黃臉道人終于開口了,他說話之間,手指輕揮,一根青色的蓮花帶著三尺的根莖,出現在了他的手中。
    這是一朵蓮花,但是這同樣是那黃臉道人的兵器,但見他手指一點,朝著鄭鳴直打而來。
    這一打,普通無比,但是這一打,卻好像隱含著無窮的道韻,所隱含之力,更能夠毀天滅地。
    鄭鳴在黃臉道人呼喝的瞬間,也明白這黃臉道人為什么要對自己出手。
    域外天魔,這名字,真是夠好玩的。
    他臉色變幻之間,手中就出現了一柄青色的長劍,這乃是虛化的青萍劍。
    劍光閃動,和那青色的蓮花在虛空之中接連碰撞了三次,虛幻的青萍劍光上,生出了一道裂痕。
    從感覺之中,鄭鳴覺得自己可以壓制得住這黃臉道人,甚至給他一段時間,他更能夠趕得這黃臉道人猶如喪家之犬。
    但是,他雖然繼承了通天教主一身的法力,但是誅仙劍那些法寶并沒有在身上,所以讓鄭鳴感到很是不湊手。
    畢竟,最強大的誅仙劍陣,只有用那四柄開天辟地生出的兇煞之劍,才能夠施展出來最大的威力。
    再糾纏下去,對自己頗為不利。
    而那黃臉道人的青色蓮花,此時也受傷不淺,一朵朵蓮瓣,不斷的掉落。
    黃臉道人這兵器,乃是他在這片天地初開之時,用自己的一分身煉化而成。
    每一朵蓮瓣,就是十萬年的苦修,每一朵蓮瓣,對于黃臉道人而言,都重要無比。
    可是現在,這才一交手,就落了十數瓣,怎不讓黃臉道人有些氣急敗壞?
    就聽他怒喝一聲,一道道金色的光芒,在虛空之中瘋狂的匯聚,這些光芒,每一道都細如絲線,但是縱橫虛空之間,卻能夠將擋住他去路的星辰,直接穿透。
    “去!”
    當這些金色的絲線匯聚成一道金色的網子,那黃臉道人怒斥了一聲,網子朝著鄭鳴直落而來。
    這金色的網子在形成的剎那,鄭鳴就感到這網子暗含先天五行之中的至金之力。
    至金大道,乃是先天五行之首,鄭鳴這一刻,也算是明白了一些黃臉道人的跟腳。
    先天五行之本成道,這個世界,還真的和自己的世界不太一樣。
    如果鄭鳴是通天教主的本體,運用誅仙四劍,就能夠將這金色的網子破成碎粉,但是他畢竟不是真的通天教主,所以在面對這金色的網子,鄭鳴是有心無力。
    不過數個念頭出現的剎那,鄭鳴衣袖一揮,那四道劍光,已經猶如滾滾長虹,朝著金色的網子迎了上去。
    與此同時,鄭鳴一拍自己的頭頂,三朵碩大的蓮花,大有千丈,散發出無盡的上清神光,護住鄭鳴的頭頂。
    金色的網子,被誅仙四色劍光一沖,雖然沒有被脹破,卻也快速的倒退,而那蓮花所化的上清神光,更是將鄭鳴整體護住。
    黃臉道人這一刻臉色發苦,從剛剛的交手之中,他就已經預料到了,自己不是鄭鳴的對手。
    現在鄭鳴用神光化成三花,更是讓他心底發寒望而卻步,心知如果單打獨斗下去,絕對不是鄭鳴對手的他,當下神念閃動,一道道心神猶如閃電,朝著四面八方分散而去。
    黃臉道人竟然在求救!
    鄭鳴雖然能看到那些神念,但是卻感到無可奈何,他雖然法力比這黃臉道人高上兩線,但是黃臉道人畢竟是此地的土著。
    更兼自己的法寶,此刻都不在身上。
    必須要先將著黃臉道人解決,才能夠去辦自己的事情,不然有這黃臉道人糾纏,自己什么也辦不成。
    這么一合計,一個念頭就升起在鄭鳴的心頭,他雙手掐動,也就是一個剎那,三千六百個法訣已經掐出。
    三十六道粗有百丈,隱含著天地之威的上清神雷,就好像三十六道通天巨柱,從虛空之中,朝著那黃臉道人狠狠的砸來。
    通天教主最強的,自然是誅滅天地的誅仙四劍,但是現在,鄭鳴沒有劍,沒有陣圖,所以這誅仙四劍的劍意,卻是只能發揮三成的威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