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3)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3)      完本感言(04-03)     

隨身英雄殺577 雙皇并立

  “這萬象門距離神宮還有多遠?”鄭鳴問出這個問題的時候,就覺得自己的心跳的無比厲害。
    那少年想了剎那,就趕忙道:“神宮,啊,這個世上,已經沒有神宮了,神宮已經滅亡了,二十年前,就被無缺戰皇和大道神女聯手給剿滅了!”
    神宮滅亡了?這個消息,讓鄭鳴的神色一變。雖然他和神宮并沒有任何的關系,但是,神宮的消息,還是讓他心中升起了一種不好的感覺。
    “無缺戰皇是誰?”其實,鄭鳴在問出這個問題的時候,心里已經有了答案,但他還是忍不住問道。
    那少年的腦袋,此時已經被鄭鳴折騰的只剩下回答問題的本能,他聲音之中,帶著一絲顫抖道:“無缺戰皇名姜無缺,乃是日升域的雙皇之一,另外一皇,是琉璃圣皇!”
    琉璃圣皇,莫非是姚樂玄機?這家伙什么時候,能夠和姜無缺并立了。
    按照鄭鳴對姚樂玄機的理解,就算他天資不錯,也難以和姜無缺相比,更何況剛才,少年已經說了,神宮已經被姜無缺等人滅亡了。
    “你叫什么名字?”鄭鳴的心情雖然激蕩不已,但他還是將自己心頭這一絲激動給壓了下去。
    不管如何,他都不愿意讓自己在這個時候,露出半點的破綻,所以他不動聲色的將問題繞了過來。
    “井明途,我叫井明途,乃是青原峰坐下弟子,我師尊乃是青原峰的首座,他老人家對我一向喜愛,你要是傷了我的話,師尊他老人家一定不會饒過你!”
    井明途說到最后,有一種想哭的沖動,煎熬了這么長時間,可算有個問題能救自己一把了!
    嗚嗚,希望師尊的名頭能管用,能達到自己期待的效果。
    只不過,這位井老兄的打算,實在有點不合時宜,鄭鳴的心情此時正在激蕩之時,別說他師尊是什么首座,就算他師尊是老天,鄭鳴也不在乎。
    所以他那威脅的話,最終給他招來的,還是禍害,鄭鳴提溜著他的手臂,毫不客氣的將他從懸崖上扔了下去。
    作為一品大宗師級別的武者,萬丈懸崖之下掉落,一般要不了他的性命。但是在墜落的時候,井明途發現,自己身體之內的真氣,已經被一股力量束縛住了!
    如果就這樣掉落下去,那么他肯定在第一時間,被摔成碎粉。想到自己壯志未酬,卻成為碎粉的模樣,井明途忍不住發出了凄厲無比的喝聲。
    這喝聲,聽在人的耳中,是那樣的凄厲,那樣的絕望,那樣的不甘心。
    就在這絕望之中,井明途感到一股力量,帶著自己的身體在上升,當他身軀平穩落地的時候,就看到那個鄭明,正笑吟吟的看著自己。
    只不過,他從這笑容之中,看到的是一種瘋狂,一種隨時都能夠將他弄死的瘋狂。
    這種瘋狂,實在是太可怕了。心中發顫的井明途,一邊大口的喘息,一邊大聲道:“鄭明,我錯了,求求你再給我一次機會,不要將我扔下去啊!”
    鄭鳴自然不舍得將這井明途給扔下去,對他而言,這井明途是他了解那些自己關心事情的最好途徑。
    眼看這家伙已經瀕臨崩潰的邊緣,當下也不再繞彎子,而是直截了當的問道:“那個琉璃圣皇是誰啊?”
    “姚樂清舒,琉璃圣皇是姚樂清舒陛下!”井明途有些歇斯里地的喊道,好像生恐自己解釋的慢一點,就會換來剛才的待遇一般。
    姚樂清舒,琉璃圣皇!
    鄭鳴被這個結果,給震住了。雖然在這井明途說出琉璃圣皇的時候,他曾經想到過姚樂清舒,但是他只是有那么一點的懷疑。
    但是現在,這句話從井明途的口中吐出來,還是讓他震驚不已。因為姚樂清舒四個字和琉璃圣皇四個字聯系起來,讓鄭鳴覺得,實在是太有喜感了。
    嗚嗚,姚樂清舒,他怎么會成為和姜無缺并列的琉璃圣皇呢?在鄭鳴心里,總是讓他有一種猶如小鹿亂撞一般的男子,好像不應該和圣皇兩個字聯系起來。
    但是他又知道,現在的井明途,絕對不敢在這件事情上對自己有絲毫的欺騙。
    “唔,你回答的還算老實,那我問你,這次百脈會武,是不是有什么針對我們長天一脈的事情?”
    雖然不怕,但是鄭鳴還是混七雜八的問了一通,讓被問的井明途,根本就摸不準他到底什么意思。
    井明途的神色中,露出了一絲緊張,但是瞬間,他就趕忙道:“是,這次會武,是裂天一脈,準備永久占據長天峰,聽說他們準備了高手。”
    “您不參加會武還罷,如果您參加會武的話,他們不但要讓你敗的很慘,還準備廢了您一身的修為。”
    “只有這樣,才能夠將那長天峰,永遠納入他們的手中。”
    這些話,井明途說的聲音很低,但越是這樣,他的話語可信度也就越高,只不過,鄭鳴對于井明途所說的長天一脈的恩怨情仇,并沒有絲毫的興趣。
    他想要知道的,是他所關心的那些人。
    “琉璃圣皇的屬下,都有什么厲害的人物?”鄭鳴再次淡淡的問道。
    井明途覺得,自己這個時候,真的有點崩潰了。這個鄭明,實在是太狡詐了,他虛虛實實,用一些常識般的東西,來降低自己的警惕性。
    然后虛一句,實一句的在這里折騰自己,就是為了不讓自己說半句謊言。
    都說這個鄭明是一個老實的,沒經過什么世面的小子,說這話的人,你們虧不虧心,這分明就是一頭陰險狡詐的老妖怪嘛!
    “琉璃圣皇屬下,最厲害的,應該就是他的妻子太玄神后蘇小曼,聽說這位太玄神后的修為,并不比琉璃圣皇差多少。除了太玄神后,還有四絕神侯……”
    鄭鳴的眼眸,閃動出了一絲異樣的光芒,他不待那井明途說下去,就打斷道:“你說什么,琉璃圣皇娶妻子了?”
    “大人,這是舉世皆知的事情,我怎么敢隱瞞您呢,琉璃圣皇他老人家不但娶了妻子,而且夫妻同心,聽說琉璃圣皇能夠和無缺戰皇爭雄,圣后功不可沒。”
    我的乖乖,看來自己真是有點問題啊,一直以來,在鄭鳴的心里,有一種隱隱的猜測,那就是姚樂清舒那家伙,絕對是一個女扮男裝的妹子。
    但是,一百年過去了,姚樂清舒不但變成了圣皇,而且還娶了媳婦,這讓鄭鳴簡直不敢相信是真的。
    但是這種事情,這個叫井明途的小子,應該不敢騙自己。他的心中,這一刻對于自己家人的情況,也越加的迫切。
    雖然自己的家人,這井明途知道的可能性,真的很小,但是鄭鳴還是忍不住問道:“你知道大漢王朝嗎?就是那個峽谷十三國的大漢王朝。”
    “鄭明師兄,您問我的問題,我絕對不敢有半點欺瞞,只要是知道的,我絕對不說半點虛假。”
    “您又何必拿這種常識般的東西,來考驗我呢?”
    對于這個問題,鄭鳴本來沒有抱希望,他只是本能的問了一句,卻沒想到,這井明途,竟然好像知道。
    這一下,鄭鳴冰冷的心,頓時熱切了起來,他已經忘了自己剛才營造的氛圍,用力一把將井明途拽起來道:“你知道什么,快點說。”
    井明途沒有想到,鄭鳴此刻竟然如此的暴躁,一時間,他就感到自己實在是太蠢了,明明知道這位變化無常,用這種手段,在判斷自己說的話究竟是真還是假,自己還在這方面,和他討價還價,豈不是太蠢?
    “九十年前,神宮還在的時候,姜無缺帶領無數下屬,進入了位于神宮邊境的峽谷十三國。”
    “據說,無缺戰皇之所以進入峽谷十三國,為的就是將峽谷十三國之中的一方勢力給滅絕了。”
    “那峽谷十三國,只不過是一個小小的實力,他和無缺戰皇到底有什么干系,真是讓人猜不透!”
    鄭鳴知道,姜無缺之所以會這樣做,就是想拿自己的家人泄憤,一時間,鄭鳴心中的殺意,變的無比的澎湃。
    他的手指,緊緊的攥著,無邊的殺意,在他的心頭咆哮。那枚通天教主的英雄牌,更是已經出現在了他的心頭。
    他已經到了爆發的邊緣,只要他心念一動,那瘋狂的殺戮,就將降臨到偌大的日升域之中。
    “快說!”
    如果說剛才,鄭鳴給井明途的感覺是一個心智如妖,心狠手黑的怪物,那么現在,從鄭鳴身上傳來的,讓他心底發寒的冷氣,卻讓他覺得,此時的鄭鳴,就是一個來自魔域的魔王,一個隨時都能夠將他吞噬的魔王!
    面對這樣一個魔王,他沒有任何的力量反抗。甚至擔心,這魔王一不高興,就會對自己痛下殺手。
    “當時,無缺戰皇身邊高手如云,再加上神宮方面,有神宮當時的少宮主姚樂玄機陪伴,可以說其勢無人可擋。”
    “而當時各大勢力,也并沒有將這件事情,太放在心上。”井明途說到此處,舔了一下嘴唇道:“可是,就在無缺戰皇來到那叫做大漢王朝的國家時,琉璃圣皇到了。”
    “雙皇之戰,讓天地變色,就連當時的金鵬圣子,都在這一戰之中被打毀了道基!”
    金鵬圣子,鄭鳴好像有些印象,當年在天恒神境之中,圍攻自己的一員。
    “鄭家怎么了?”鄭鳴問出這句話的時候,聲音有些顫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