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10)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10)      完本感言(04-10)     

隨身英雄殺575 拔劍問天

  “嘻嘻,青蓮劍歌可不是什么人都可以修煉的,當年不知道多少人,就因為強行修煉青蓮劍歌上的功法,最終卻是被上面的大道紋路摧毀心神而死。,”
    “不過鄭小子,姐姐不得不佩服你,嗚嗚,這青蓮劍歌,簡直就是替你量身打造的。”
    “你的十三種寶體之中,就有一種混元青蓮體,要知道,元這一輩子,最大的遺憾,就是沒有一觀青蓮劍歌。”
    “沒想到,你小子剛剛從天恒神境之中出來,就能夠得到青蓮劍歌,你這是走了運。不,你這運氣,讓姐姐嫉妒的發狂,嗚嗚嗚”
    妖性青螺攥著小小的拳頭,用力的揮了揮道:“當時操縱天恒神境將你拋出來的,是我,是我,是我給你帶來的這么好的運氣。”
    “你是不是要好好的感謝我一番,要是你真的無話可說,那可以對我以身相許啊”
    鄭鳴的心中正在發寒,就聽遠處的床上,傳來女子低低的夢囈聲:“師兄,不要離開婉兒,婉兒以后一定好好吃飯婉兒已經學會自己縫衣服,不用再拖累師兄了。”
    “婉兒一定好好的,不給師兄制造麻煩,不要離開婉兒”
    聽著那輕輕的囈語聲,以及在這囈語之中,不時傳來的輕輕的抽泣,鄭鳴的心不由得一軟。
    雖然他此時,依舊沒有做出決定,但是他實在是不愿意這樣一個雙眸失明的小女子,再這樣煎熬下去。
    “青螺,你去準備一些藥材。”鄭鳴沉吟了剎那,就沉聲的朝著妖性青螺吩咐道。
    “嗚嗚,你這樣用著人在前,用不著人在后,實在是太卑鄙了,你是不是要將人家支開,然后對這小妹妹動手”
    “禽獸,你實在是太禽獸了”妖性青螺的聲音柔媚,但是讓鄭鳴的臉越來越發黑。
    不過他實在是沒有心思和妖性青螺斗嘴,當下一揮手道:“你先在這里照顧她一下,我去去就來。”
    說話間,鄭鳴的身形,就猶如閃電一般的朝著外面飛掠而去,而那妖性青螺卻親了自己雪白的拳頭一下,臉上露出狐貍般的笑容道:“哈哈,傻瓜,就這樣被我氣走了,這青蓮劍歌,是俺的了。”
    說話間,妖性青螺就將目光放在了那青蓮劍歌上,只不過當她緊緊的盯著那青蓮劍歌半刻鐘之后,她的臉色,變得無比蒼白。
    小山前,隨著鄭鳴雙手真元的催動,一個不大的土包,從山石之中緩緩的拱起。
    這土包,是鄭鳴按照自己記憶之中墳的模樣做出來的,在這座土包之中,藏著那個叫鄭明的少年的尸骨。
    鄭明這兩個字,實在是讓鄭鳴有些牙疼,雖然他心中很清楚,這個鄭明只是湊巧,但是這種牙疼的感覺,還是有些揮之不去。
    再將少年已經跌的不成樣子的尸骨從獸口之中解救出來之后,鄭鳴用自己的真元探查了一下少年的身體。
    他發現,少年的丹田經脈,真的如他所說的一般,被人用重手法毀掉。這種毀掉,如果沒有大機緣,根本就恢復不過來。
    而經脈丹田的破裂,讓少年的一身修為,全部化為泡影。從一個接近一品的大宗師級別的武者,一下子變的手無縛雞之力,這恐怕也是少年尋短見的原因。
    對于這少年的死亡,鄭鳴并沒有太多的同情,雖然他覺得少年死得冤,但是對于少年用這種方式結束自己的性命,他的心中很是不喜。
    不過看著那拱起的土包,稍微沉吟了瞬間,最終還是道:“不管因為什么,我都會將你的師妹安排好。”
    說話間,鄭鳴已經騰空而起,朝著遠處的房間飛身而去。而當鄭鳴來到這房間的時候,卻發現青螺的臉色有點蒼白。
    看青螺那嫻靜的神色,鄭鳴知道這個迎接自己的,是神性青螺。
    他對神性青螺輕輕的點了一下頭,然后將手中剛剛采到的草藥遞給神性青螺道:“去,用這些草藥煮一些洗澡水,讓她洗一個澡,對她有好處。”
    如果是妖性青螺,鄭鳴這樣的安排,一定會遭到她的冷嘲熱諷,而魔性青螺,更說不定會在這個時候,直接給鄭鳴一刀,但是神性青螺卻不一樣。
    神性青螺接過鄭鳴遞過來的草藥,點了點頭道:“這些藥雖然用處不大,但是給普通人滋補一下身體還是可以的。”
    “對了,那青蓮劍歌你觀看的時候,一定要小心一些,就在剛才,妖性青螺因為觀看青蓮劍歌,剛才傷了心神,要有一段時間出不來。”
    鄭鳴一愣,心中升起了一絲期盼的他,輕笑道:“希望這一次她能夠多呆一些時日。”
    神性青螺抿嘴一笑,那親和的笑容之中,一瞬間,竟然帶著萬種風情。
    有神性青螺管著木婉兒,鄭鳴就決定參演一下這青蓮劍歌。剛剛青蓮劍歌所引起的他身體之中靈符的震動,讓鄭鳴對這青蓮劍歌充滿了期待。
    他鎮定心神,定心朝著那三十六朵姿態各異的蓮花看了過去,開始的瞬間,鄭鳴還并不覺得怎么樣,但是當他的目光定定的看在左側蓮花的瞬間,就感到一道縱橫天地的劍光,出現在了他的心神之中。
    劍光閃爍如電,而那一道道的劍絲,在虛空之中,按照一種玄奧的軌跡,形成了一道搖曳在虛空之中的蓮花。
    這蓮花雖然只是出現在鄭鳴的心神之中,但是鄭鳴卻能感覺到,這朵蓮花之中,隱含的一種毀滅之力。
    如果說,剛才劍光舞動之間,那劍光的威力只是一的話,那么匯聚在一起的蓮花,展現出來的力量,就是一百。
    而且,這形成的蓮花,更帶著一種玄奧不明的道韻,讓它隱含的威勢,更加的犀利。
    一時間,鄭鳴的心神,已經完全融入到了那犀利的劍光之下,他的心神,更是和那一絲道韻,完美的融合在了一起。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鄭鳴的心神才從那青蓮劍歌的寶圖上收了來。他這個時候,再次定睛朝著剛才自己所看的那朵蓮花看去,就發現那些映入自己心頭的劍光,和這印入寶圖上的蓮花,并沒有任何的相合之處。
    甚至可以說,它們之間,并沒有任何相通的地方。
    自己之所以能夠看透這青蓮劍歌之中的劍意,并不是因為自己的天資多么聰慧,而是因為,自己的身上,擁有從開天印記之中參悟出來的寶符。
    這寶符所隱含的道韻,雖然很籠統,但是它卻是自己觀看那開天大道匯聚而成。
    至于青蓮劍歌,它所反映的,是那四十九條大道之中的,一條大道之中很小的一部分。
    只不過和鄭鳴的寶符相比,它在所顯示的度上,和那青蓮劍歌自然是無法相比,但是在精細上,卻遠勝于鄭鳴心頭那枚寶符。
    如果將兩者繼續對比的話,那么鄭鳴的寶符,就是一片森林,雖然看得見,但是根本就用不了。
    至于青蓮劍歌,則是一柄用森林之中木頭雕刻而成的劍,雖然他沒有森林那么博大,但是他卻能夠發揮出森林難以發揮出來的力量。
    從自己的衣袖之中將六棱重劍取出,鄭鳴當下就按照自己心頭的那些劍光的方向揮動。
    他揮動的速度很快,而就在第二道劍光將要揮出的時候,鄭鳴就感到自己的經脈一痛。
    那本來在他體內,無比聽話的真元,此刻竟然變得鋒利無比,如果不是他自己的經脈經過了易筋洗髓二經的鍛煉,恐怕那鋒利的真元,就能夠將自己的經脈隔斷。
    鄭鳴沒有再修煉下去,他心中清楚,如果自己強行修煉,很有可能會割斷自己的經脈。
    青蓮劍歌,怪不得連和元同時代的天驕,都在這劍法下受傷不輕。
    盤膝坐在地上,任由那一道道的劍光,在自己的心頭閃動,不言不動的鄭鳴,這一刻,就好似沒有了聲息。
    在這過程中,神性青螺走過來看了鄭鳴兩眼,當她發現鄭鳴在閉目修煉之后,就沒有繼續打攪鄭鳴。
    一個時辰,兩個時辰
    當天逐漸陰沉的瞬間,那被鄭鳴放在身下的長劍,陡然猶如電光一般劃破虛空。
    劍光閃,一朵青色的蓮花,在虛空之中閃耀。著蓮花只有巴掌大小,但是在這蓮花形成的瞬間,山峰的四周百丈,都籠罩在一股強大的殺戮氣息之中。
    正在昏睡的木婉兒,好似感應到了這種殺機,一時間臉色變得無比的蒼白,至于那正在閉目養神的神性青螺,在一驚之下,就快速的飄到木婉兒的近前。
    神性青螺的手指掐動,無數的光芒,匯聚成一片青色的墻,將木婉兒擋住。
    隨即,她漫步朝著鄭鳴的方向走去,在接近鄭鳴一丈距離的時候,慢慢的停了下來。
    “青蓮劍歌還真的讓他找出了門路,這開天印記,無愧是一切的總綱真不知道,他要是將十三種寶體,全部修煉到至尊境界,竟會是一種什么樣的情況。”
    “不過,他能夠機緣巧合的得到青蓮劍歌,已經是不錯了,其他的寶體,又豈是那么容易修煉的。”
    就在他嘆息之時,那鋒利無比的氣勢,已經消失的無影無蹤,一臉淡淡笑容的鄭鳴,從房間之中走了出來。
    此時的鄭鳴,比之以往,更多了一種鋒利之氣,在他的身上,神性青螺感應到了,一種可以拔劍問天,欲將天地重新斬斷的豪氣。雖然鄭鳴的氣息,比之那四大至尊傳承之中的天劍稍有不如,但是論起內涵,卻還要勝上幾籌。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