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12-10)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12-10)      完本感言(12-10)     

隨身英雄殺573 日升域

  魔性青螺說到此處,聲音平和了一些道:“當年,元觀看開天印記,用了足足五十年的時間。”
    “你雖然用的時間比元要長,但是你確實參悟了十三種無上大道,形成了十三種寶體。”
    “所以你的資質,一定比元要強。”
    鄭鳴沒有理會魔性青螺的這些話,他的心中,想得依舊是鄭工玄和端陽英的模樣。
    沒有自己,神宮會不會遵循對自己的約定,自己的家族,會不會出現問題?
    自己的父母兄妹,又會不會出問題?那崔瑩和姜無缺都不是心胸開闊之人,他們會不會對自己的家人報復?
    一個個問題,在鄭鳴的心中依次閃現,讓鄭鳴整個人,都要進入一種狂暴的感覺。
    他這一刻,有一種沖動,使用通天教主的英雄牌,瞬間挪移到大晉王朝,看一下大晉王朝此刻,究竟是一個什么樣的情況。
    可是,鄭鳴還是將這種沖動硬生生的忍住。目前,他身上的聲望值已經幾乎用完,而身上的英雄牌,能夠有用處的,除了一個通天教主,就只剩下幾張蛤蟆精之類的英雄牌了。
    還有就是帝釋天的英雄牌,這些英雄牌給他的助力,除了通天教主之外,真的都很小。
    也正是因為這樣,所以鄭鳴對于現在身上最后的保命手段,也越加的珍重。
    一百年,以姜無缺和崔瑩的資質,還不知道修為達到了什么樣的程度,自己在再次搜集到足夠的英雄牌之前,絕對不能將最后的牌用出去。
    除了這些考慮之外,更重要的是,魔性青螺說出的一句話:“已經一百年過去了,你所擔憂的事情,該發生的已經發生,沒有發生的,絕對不會發生。”
    “擔憂也沒有任何的用處!”
    這句話,魔性青螺說的一點都不輕柔,但是卻說的是一個至理。所以鄭鳴快速的平靜了一下自己的心情,而后朝著魔性青螺道:“我怎么才能離開此地?”
    “你是這天恒神境的主人,想要離開,自然很容易。”魔性青螺說到此處,聲音中帶著一絲平淡的道:“但是,你想要回到當年進入神境的位置,卻不可能!”
    “因為我們和日升域接觸的地域,已經錯開,現在這天恒神境,正在飄動在無盡的虛空之中。”
    “我可以將你送入日升域,但是卻不知道能夠將你送到什么地方?”
    鄭鳴這個時候,已經沒有心思和魔性青螺計較將他送到什么地方的問題,他沉聲的道:“先將我送到日升域,至于是什么地方,無所謂!”
    “我需要的,是盡快進入日升域!”
    魔性青螺點頭道:“可以,我現在就可以將你送出,不過在送出的時候,你需要將我們一起帶走。”
    “而且,你要將你答應的事情,對天發誓!”
    看著一臉冷漠的魔性青螺,鄭鳴也沒有心思和她們計較這些,他目前最想要知道的,就是日升域之中,究竟出現了什么事情,他要看看自己的親人過的好不好。
    “我鄭鳴發誓,以后絕對不要求青螺做他不喜歡做的事情,如果違背這個誓言,讓我天打五雷轟!”
    發出了這樣一個誓言,鄭鳴覺得已經夠了。可是站在他身邊的青螺,卻撲哧一笑道:“這不夠狠,你要說讓我斷子絕孫,而且還要做一個死太監!”
    嬌笑如花的妖性青螺,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取代了魔性青螺。看著妖性青螺的模樣,鄭鳴的心頭不知道自己這一刻,究竟該怒還是該喜。
    “發誓啊,就用我剛才的話發誓,我聽說啊,對男人而言,做一個死太監是最難受的!”
    妖性青螺見鄭鳴不動,就撅著那艷紅的櫻唇,輕輕的道:“你不發誓,是不是對人家還有什么想法?”
    “實際上,我是不拒絕你有什么想法的,只是她們兩個,實在是太作了,因為她們人多勢眾,人家才不得不同意她們的要求。”
    “好人,你就發了誓吧,大不了,大不了到時候,人家補償你就是。”
    鄭鳴此時的心神,并不是很平靜,他整個人,還沉醉于自己的家人是不是出事的假想之中。
    所以對于妖性青螺的魅惑,他心神一下子就亂了。就在他忍不住想要將眼前的小妖精一把拽進懷中的時候,那妖性青螺再次變成了魔性青螺。
    心神一動的鄭鳴,眼眸中多出了一絲冷意,他看著魔性青螺,冷聲的道:“我現在給你們最后一個機會,將我送出天恒神境,不然的話,休要怪我,將你們統統誅滅。”
    “這是最后一個機會!”
    魔性青螺,在三個青螺性格之中,乃是最剛強的一個,可以說,她很少為外物所屈服。
    尤其是,很多時候,她遇強則強,但是現在,在面對鄭鳴的強硬之時,卻不由得心底發寒。
    “你既然已經發了誓言,那我現在就送你離開天恒神境,不過在離去之前,你要拿著這個。”
    說話間,魔性青螺將一個玉石戒指交到了鄭鳴的手中,輕聲地道:“這乃是控制天恒神境的樞紐。”
    “因為你的修為太低,無法將天恒神境納入這天恒神戒之中,但是卻可以通過著天恒神戒,聯系天恒神境。”
    鄭鳴對于成為天恒神境的主人,并沒有任何的排斥,他隨手將戒指帶到自己的手上。
    “你站在這祭壇上,我催動這祭壇的陣法,就能夠將你從這天恒神境之中送到日升域。”
    “只不過,我并不能保證,將你送到什么地方。”
    鄭鳴沒有時間理會魔性青螺的話語,這個時候他的要求只有一個,那就是將自己送走。
    當無盡的星光匯聚在祭壇上的時候,鄭鳴感到一道裂痕,出現在了自己的眼前,這道裂痕溝通虛空,在他的身軀無聲無息的穿過裂痕的時候,他發現,自己的眼前,出現了一片高高的山峰。
    天恒神境之中,同樣有山峰,這里不同的是,當他看到山峰的時候,他看到了一個高高懸掛在天上,卻好像和他有著某種神秘聯系的太陽。
    炙熱的太陽,無盡的天地,當然還有那比之天恒神境,要弱了很多的靈氣。
    這里,應該就是日升域!
    雖然,在鄭鳴的感覺之中,自己離開日升域,也就是半年的時間,但是此時,他的心中,卻依舊充滿了狂喜。
    下落,飛速的下落!
    鄭鳴穿越了懸崖,穿過了峭壁,重重的朝著山峰,瘋狂的掉落下去。
    對于這種下落,鄭鳴并不覺得太過緊張,那在他身體之中運行的真元,可以在他想的時候充斥在他的身體之中,讓他整個人漂浮在虛空中。
    真元比之真氣,不但要強大的多,而且蘊含無窮妙用。可以說,蘊含了一絲天地真意的真元,同樣是從凡人境到躍凡境的一大標識。
    “轟!”
    鄭鳴的身軀,重重的落在一塊山石上,那山石被鄭鳴身上傳入的力量,直接轟成了碎粉。而鄭鳴卻一如泰山般,穩穩的站在大地上。
    天高云淡,此處究竟是何方?離峽谷七國有多遠,距離神宮,又有多遠?
    就在鄭鳴心中念頭亂閃的時候,他陡然聽到有人痛苦不已的喊道:“大師兄,你……你就算是輸了,也萬萬不能自尋短見啊,你要是死了,我該怎么辦呢?”
    大師兄,和我有毛關系?我已經好多年沒有給人當大師兄了。鄭鳴對這好像隱含著無窮悲痛之意的聲音,并沒有怎么放在心上,他靜靜的打量著四周,希望能夠看到一絲熟悉的東西。
    已經達到了躍凡境的他,目光所視,四周十數里就算是落針飛羽,都清晰無比。
    “銀盞草,還是五十多年份的,這東西要是放在大晉王朝,不,應該是大漢王朝的話,最少也要價值千金。此地竟然有一大堆,而且好像像野草。暴殄天物啊!”
    “哦,血參,還是千年的血參,竟然讓一條剛剛達到了兇獸級別的蛇給吞了下去。可惜啊,可惜!”
    “玄精石,還這么大一塊,要是用來煉制三品寶刃,絕對能夠煉制三四柄,在這里,竟然被弄成垃圾一般的丟在此地。”
    看著那些平時在大晉王朝,絕對是天材地寶一般的東西,鄭鳴的心頭升起了一絲懷疑。
    這里真的是日升域嗎?
    “這里就是日升域!”一個冰冷,帶著一絲殺意的聲音,出現在鄭鳴的心頭。這個聲音鄭鳴很熟悉,但是此時聽到這個聲音的瞬間,他就是一愣。
    自己已經離開了天恒神境,那魔性青螺怎么還會在自己的心頭說話?鄭鳴可不相信,自己心頭出現的意識,只是一種意外。
    “不用奇怪我為什么還在你身邊,那天恒神戒,就是我存身之處,實際上,我也是天恒神戒的器靈。”魔性青螺好像鄭鳴肚子里的蛔蟲般說道。
    “這里是什么地方?”鄭鳴對于青螺竟然在自己的身邊,并沒有感到什么厭惡,甚至心中,還有一絲喜歡。
    當然,這一絲喜歡,他是絕對不會說出來的。
    就在他將這個問題問出的時候,就見一個穿著蔥綠色服飾的少女,磕磕絆絆的朝著他沖了過來,那少女在挨近他的瞬間,更是伸出了雙臂。
    那模樣,竟然是要將他摟在懷中!鄭鳴在那少女離自己還有百丈的時候,就已經看清楚,少女面容姣好,雖然沒有青螺那般讓人驚心動魄的美麗,卻也溫婉可人,讓人一見忘俗。
    只不過,此刻的少女,顯得無比的狼狽。不但頭發蓬松,衣衫上更是有不少被掛爛的痕跡。
    但是不管如何,鄭鳴絕對不是一個隨便的人,所以在那女子投懷送抱的瞬間,他就輕輕一揮衣袖,一股柔和的力量,直接朝著那女子沖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