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8)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8)      完本感言(04-08)     

隨身英雄殺572 帶我回大漢王朝


    雖然魔性青螺這刀乃是虛影,但是此時的鄭鳴,卻是絲毫不懷疑這柄魔刀的威力。他雖然不知道擁有了開天印記之后的自己,如何成為這天恒神境的主人,但是他此刻卻擁有無比的自信。
    這自信,并不只是對元的判斷,更是因為他心頭,那屬于通天教主的英雄牌。
    “死!”
    魔性青螺,兇狠無比的劈出了一刀。這一刀之下的青螺,給人的感覺,就好像一只從修羅場中走出來的煞神,一刀之下,煞氣朝著鄭鳴直卷而來。
    在這股煞氣之下,鄭鳴就覺得自己的身軀竟然有些顫抖,那隱含在他體內的大日神符,在這一刻,更是綻放出耀眼的赤光。
    就在鄭鳴準備催動體內的真元,一拳轟出的時候,那本來朝著他劈斬下來的刀光,卻好像遇到了一種無形的阻力,直接消散在虛空之中。
    而魔性青螺,更是好像受到了巨大的傷害,雙手抱著自己美麗頭顱的她,身軀瘋狂的扭動。
    只是,她的嘴唇,在這一刻依舊緊緊的咬著,并沒有發出任何求饒的聲音。
    雖然此時,鄭鳴還是有點不明白其中的關竅,卻也知道這應該是元留下的手段。
    他并沒有進一步逼進,而是站在原地,靜靜的等待。
    “鄭公子聰慧過人,青螺剛才不自量力,還請鄭公子不要見怪。”重新恢復過來的青螺,此時再次展現出來了她神性的一面。
    鄭鳴此時最想要面對的,是神性青螺,在和這三個青螺打交道的過程中,他已經明白,要想完成什么交換,最有可能的,就是這神性青螺。
    “還請青螺姑娘告訴我,您剛才所說的,究竟是一種什么樣的功法?”鄭鳴沒有理會神性青螺的道歉,而是直接指出了問題的關鍵。
    神性青螺神色淡然道:“這套功法,并不是元留下的,而是我等覺醒精血之中記憶所得。”
    “這般給了公子,公子不覺得得到的太容易嗎?”
    鄭鳴知道神性青螺現在要和自己談條件,他沉吟了一下道:“青螺姑娘需要什么條件?”
    “我的要求也不是太高,只有一點。”神性青螺說到此處,鄭重無比的道:“我等三人,可以認鄭公子為主,更可以告訴公子您想要知道的一切。”
    “但是,我們希望公子不要逼迫我們去做,我們不愿意做的事情。”
    說到不愿意做的五個字,神性青螺的神色顫動了一下。從神性青螺這個表情之中,鄭鳴突然明白她們話語中的意思。
    可以說,從見到三個青螺的時候,鄭鳴從來都沒有讓自己朝著那個方向想過。
    畢竟,在他的眼中,這擁有著三個性格的青螺,雖然讓人心動不已,但是她畢竟只是一個器靈。
    器靈就是虛無之體,就算是偶爾的接觸,好像從青螺的身上,感覺到了那么一絲溫暖之氣,但是鄭鳴真的沒有將心思放在青螺的身上。
    更何況,鄭鳴雖然覺得自己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但也做不出那種逼迫別人的事情。
    更不要說,逼迫的對象,是一個器靈。
    他驚訝之余,忍不住道:“你們還能做哪種不愿意做的事情嗎?”
    神性青螺,一直都是淡然如水,但是在鄭鳴的詢問之下,她的臉上也忍不住泛起了一絲紅暈。
    而這一絲紅暈,讓她看起來,比之妖性青螺,更加的動人,也更加的嫵媚。
    怪不得人說,世間最動人的,并不是那種魅惑眾生的妖女,而是神女變化成妖女的一個剎那。
    說這句話的人是不是親身經歷過這種事情不得而知,但是鄭鳴此時,卻相信這個人所說的話,并沒有半點的不對之處。
    “我得了三人的精血,現在已經是血肉之軀。”神性青螺說到此處,又輕聲的道;“當然,因為我們的中心魂魄是青螺,所以也可以一如青螺那般,隱藏在……之中。”
    隱藏在什么地方,那神性青螺并沒有說出來,但是鄭鳴的心頭,卻升起了一種想要一探究竟的沖動。
    “我可以答應青螺姑娘,絕對不會做出那種違背青螺姑娘意志的事情,現在青螺姑娘可以告訴我,如何使用那些符文的辦法了吧!”鄭鳴強行將自己心頭的那一絲搖曳壓住,沉聲的向青螺問道。
    “這個自然!”神性青螺說話間,手指朝著鄭鳴再次一彈,一道法訣,就出現在了鄭鳴的心頭。
    外符運轉神訣!
    這套法門,并不是太繁雜,但是其中卻奧妙無比,他講的是,如何將獲取的他人的神符,煉成外符,從而催動外符的使用辦法。只不過這套法門最難得,就是煉制外符。
    “煉制外符,需要殺人奪神符,乃是魔道之中,最兇殘的功法之一。”神性青螺看著鄭鳴,輕聲的道:“而且這套功法,還有一個缺陷,就是使用的外符越多,就會造成使用者真元越來越駁雜。”
    “駁雜的真元,可以說阻斷的是修煉者前進的道路,所以這種功法,在魔道之中,使用的人也并不是太多。”
    “要不是魔女精通各種魔道典籍,這種雞肋的功法,早就消失在天地之間。”
    “但是這種功法,對你現在的狀況而言,卻是最好的手段之一,畢竟你身上的那些符文,乃是和它同出一源,真元雖然稍微有變化,卻也不會相沖。”
    鄭鳴沒有說話,他神念閃動之間,就開始催動這套功法,伴隨著這套功法的使用,剎那間,他就感到,那些本來沖入上丹田的真元,和剛剛形成的寶脈,都沖入了他的巨闕穴。
    巨闕****,是一座土黃色的,呈現出寶塔摸樣的符文。在這滾滾的真元流入的剎那,鄭鳴就覺得自己的心頭,出現了一片關于空間的真意。
    天地四極為宇!
    這座出現在自己身上的寶符,應該是刻錄了空間大道的太宇之塔。雖然鄭鳴現在領悟的,只是那空間真意的百萬分之一,甚至還要更少。
    但是他的身軀,卻輕輕的挪移了十丈。
    再次出現的剎那,他已經是位于那神性青螺一丈多遠的位置。
    這個時候,神性青螺看向鄭鳴的目光,同樣充滿了感慨,她的聲音空靈的道:“混元寶體,果然讓人羨慕。”
    “可惜,你得到的太多,這讓我難以再見,混元寶體的最強狀態。”
    鄭鳴從這一絲空間真意之中清醒了過來,他朝著神性青螺道:“我那些同伴,他們在哪里?”
    “他們已經走了。”
    走了,這兩個字聽在鄭鳴的耳中,讓鄭鳴就是一愣,畢竟自己和姚樂清舒他們一樣,在接受天恒神境之中的傳承,可是那些人,怎么就走了呢?
    “什么時候走的?”
    神性青螺在稍微沉吟了一下道:“按照你們的時間計算,應該是一百年前!”
    一百年前,這四個字讓鄭鳴的腦袋嗡了一下子,一百年,不是在開玩笑吧!
    雖然,他作為一個躍凡境的武者,現在基本上已經是擁有五百年的壽命了,但是這一眨眼已經過去了一百年,依舊讓他感到壓力無比的巨大。
    更何況,一百年的時光,讓他的心底有些發寒。
    雖然他有前世之中的記憶,但是他整個人,卻已經融入到了鄭家。為了自己拼命的父親,性格柔和的母親,一直憨厚忍讓自己的哥哥,還有調皮的妹妹。
    在自己離開家的時候,修為最高的父親,也只是達到了六品的修為而已。
    六品,是能夠活過一百歲,但是現在應該已經是一個老人,而自己的母親端陽英,并不會武技,她是否能夠經歷得起時光的摧殘呢?
    還有哥哥和妹妹兩個人,他們又是什么樣子呢?
    一個個念頭,讓鄭鳴的腦袋嗡嗡的叫。對于自己的身軀出現十三種混元寶體,他并不是太擔心,但是現在,他卻是心神大亂。
    所以,他一把抓住神性的青螺,大聲的道:“說,你剛才的話,就是在騙我!”
    神性青螺在鄭鳴的手掌抓在自己手臂上的瞬間,臉上露出了一絲紅暈,但是她并沒有推開鄭鳴,而是鄭重無比的朝著鄭鳴道:“我說的都是真的。”
    “那你告訴我,這里和日升域的時間,是有差異的,比如日升域一天,這里一年!”
    鄭鳴用力的晃動了一下神性青螺的身軀,大聲的道:“你告訴我,是不是這樣?”
    神性青螺的目光,越加的平和,她剛剛準備說話,一股殺意,卻從她的眼中流出。
    這股殺意,彌漫四方。本來顯得柔弱的青螺,這一刻,變成了一個女戰神的模樣。
    “不是,這里的時間和日升域的時間,并沒有任何的變化。元雖然修為不錯,但是他的混元青蓮體,主要是防守,在時間上,并沒有什么大的造詣。”
    “你在這里,呆了一百年!”
    魔性青螺的聲音平靜,但是卻帶著一種斬釘截鐵,不容人質疑的平靜。聽著這聲音,鄭鳴心中最后一絲期望,一下子消失的干干凈凈。
    “你……你帶我去大漢王朝,我要回大漢王朝!”鄭鳴用力的搖晃著魔性青螺的身軀。
    魔性青螺這一刻,倒是并沒有任何生氣的模樣,她淡淡的道:“開天辟地之時,天地根本就沒有時間的觀念,但是從天地初開到天地成形的時間,真的很長。”
    “只不過,這一段時間之內,各種大道顯露,所以在個人的感覺之中,這段時間很短。”
    “但是實際上,按照元的估計,這段時間,最少也要有上萬年,甚至是更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