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8)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8)      完本感言(04-08)     

隨身英雄殺567 諸子百圣

  強行讓自己冷靜下來的鄭鳴,對于眼前依舊在閃動的長劍,有了一種新的認識。
    并不是說這開天印記有什么毛病,實在是這開天印記太強,強的已經難以讓人觀看。
    它里面隱含的道韻,隱含的道紋,可以讓那些觀看的人,不覺融合到里面。
    雖然融合聽起來不錯,但是實際上,它就是一種死亡,一種無聲無息的死亡。
    自己現在,不能再想著開天印記,也不能再觀看這種開天印記了,要不然恐怕自己什么都得不到,還要等來死亡。
    鄭鳴自然不愿意死亡,可是讓他就此放棄,他心里又多有不舍。
    不舍也不行,雖然開天印記好處很多,但是活著比什么都要重要。用最大的毅力下定決心之后,鄭鳴就決定要將自己的心神從那開天印記之中收回來。
    可是還沒有等他抽動自己的神識,他的心頭,再次升起了那剛剛看到的光芒。
    一道劈裂天地的光,一道斬開混沌的光。
    如果再繼續這樣觀察下去,自己很有可能就要變成著開天印記的一部分。一個念頭閃動間,鄭鳴就覺得自己的心在發寒。
    為今之計,要盡快將自己的心神從那開天印記之中掙脫出來,用通天教主的英雄牌,應該可以做到。
    可是現在,真的到了使用通天教主英雄牌的時候嗎?這個被自己當成保命至寶的英雄牌,就使用在這里嗎?
    有些不舍的鄭鳴,猛地一咬牙,決定暫時不使用這張英雄牌。開天印記講的是對心神的修養,自己完全可以從這方面換一張英雄牌用。
    一百萬紅色的聲望值,老子!
    鄭鳴想到了那位大思想家,被譽為三清圣人之首的人物。雖然自己想要的,只是歷史上的人,但是他的思想境界,應該不是自己能比。
    最起碼,他能夠撐得到自己在危險的時候,使用通天教主的英雄牌。
    聲望值太少!
    這五個字,重重的出現在鄭鳴的心頭,雖然它沒有讓鄭鳴得到老子的英雄牌,但是卻讓鄭鳴的心頭一清。
    老子不行,那就孔子!幾乎沒有猶豫,鄭鳴的念頭就轉到了這位不次于老子的人物身上。這一次,倒是沒有任何的阻攔,只是瞬間,他的心頭就出現了孔子的英雄牌。
    根本來不及看這英雄牌上的技能,鄭鳴直接就點了這張英雄牌的使用。
    而就在這張英雄牌化成金光消散在鄭鳴心頭的剎那,鄭鳴就感到那本來已經沉淪了大半的腦袋,瞬間就是一清。那一直以來,都沒有看清楚的長劍,這一刻清晰無比的出現在了他的面前。
    一柄長有三尺三寸,看似沒有任何花紋,但是卻隱含著無窮深奧的長劍。
    這柄長劍,輕輕的劃破混沌,它的每一點動彈,都隱含著無窮的奧妙。天地在這一刻,開始衍生,鄭鳴就感到各種各樣的大道,開始衍生。
    五十道紫色的光芒,從混沌之中生出,猶如五十道紫色的巨柱,撐開了天地之間上升的紫氣和濁氣。
    這五十道光芒,在虛空之中,就好像五十道巨柱,撐開了天地,撐開了萬物。
    當鄭鳴的目光落在這五十根巨柱上的剎那,他感到好像有無窮的了悟出現在了心頭,但是這種了悟,卻是一種記不住,更說不出來的感覺。
    道可道,非常道……
    就在鄭鳴的心頭升起這個念頭的時候,一根紫色的巨柱,陡然在虛空之中崩碎了開來。
    好像,這一根巨柱,有些不堪重負,它在崩碎的剎那,化成了無數的光點,朝著四面八方飛去。也就是在這一刻,天和地開始演化。
    有風、有云、有水、有火……
    就在鄭鳴準備繼續觀看下去的剎那,他的腦袋卻嗡了一下,隨即,那天地衍生的畫面,就消失的干干凈凈。
    自己所使用的孔子的英雄牌時間用完了,在剎那間確定了情況之后,鄭鳴再次從英雄牌系統之中,兌換了一個圣人。
    不過這一次,他兌換的并不是孔圣人,而是兌換了莊子,他想要試一下,用不同的人物,看到的開天印記,是不是一樣的。
    劍開天地,五十道紫色的光芒生于天地之間,這一切,都沒有任何的變化。
    變化的只有一點,那就是在使用孔子英雄牌的時候,他感悟最深的,好像是左側第二根的紫色光柱,但是使用了莊子,他感悟最深的,卻是右側第三根光紫色光柱。
    大道五十,遁去的一。
    這五十道光柱,代表著不同的大道,如果說運行的天地就好像一間房屋,那么他們就是這房屋之中的支柱。
    天在升高,地在下沉,萬物在生滅,而那四十九條大道支柱,也開始慢慢的隱沒在虛空之中。
    而就在這隱沒的過程之中,一道道淡紫色的光芒,從這些支柱之中,不斷的分離出來。
    雖然這些分散的紫光,難以和支撐天地的五十道光柱相比,但是他們的存在,卻讓那紫色的光柱,卻讓漸漸衍生的天地,變的越加的清晰。
    領悟,領悟,領悟!
    鄭鳴瘋狂而貪婪的,運轉自己的心神,想要將這些東西,一一清晰的記在自己心頭。也不知道過了多久,鄭鳴再次感到自己的腦袋一震。
    隨即,他就感到自己眼前出現的,依舊是那劃破天地的劍光。沒有猶豫的鄭鳴,再次選取了一位他心頭的諸子級別的存在,然后依靠這位的心智,觀看一切。
    如此循環,不知道過了多久,鄭鳴終于看到了天地完整,日月并舉,群星閃耀,萬物生滅……
    他異常努力的,將這完整的天地,納入到自己的心頭,雖然他此時,參悟出來的東西,只是這開天印記的九牛一毛,不,連九牛一毛都算不上。
    但是,只要將這印記記在心頭,他相信自己以后,一定會有能參透的一天。
    再來一個英雄人物!
    當感到記憶還有些不清的時候,鄭鳴再次準備換取英雄牌,可就在這一刻,他愕然發現,那一直以來,都好像從來都沒有用完的聲望值,竟然用光了。
    用光了!是靠自己,還是施展通天教主的英雄牌?鄭鳴的心頭,有一種使用通天教主英雄牌的沖動。
    但是最終,鄭鳴壓制住了這種沖動,依靠諸子的英雄牌,他已經將那一幅幅開天印記,全部生生的刻入了自己的心頭。雖然一時難以全部參悟,但是所得卻是非常巨大。
    平靜下來的鄭鳴,輕輕的活動了一下自己的身體之后,就盤膝參悟印入自己心頭的開天印記。
    他閉上眼眸,神念輕輕的進入到了自己所修煉的開天印記之中,也就是一個剎那的功夫,一副天地開辟的場景,就開始出現在了他的心頭。
    本來鄭鳴只是作為一個旁觀者,但是當他的心神進入這開天辟地場景的瞬間,他就感覺不到自己單獨的情緒,他整個人,已經融入到了這開天印記之中。
    開天辟地,地水風火的出現,萬物的生和滅。
    金烏東升、玉兔西墜,星辰運轉、滄海桑田,一幕幕,無數的場景,在鄭鳴的心頭不斷的閃動,無數的情形,不斷的閃動。而此時,鄭鳴體內的真氣,也開始無聲無息的運轉,那本來赤紅的紅日照大千真氣,慢慢的開始變幻。
    赤紅色的大日,升起在鄭鳴的頭頂,這大日如輪,炙熱無比,一眼望去,這大日好像能夠演示萬千妙法。
    而就在這赤紅色的大日剛剛升起的剎那,又有冷月升起在鄭鳴的頭頂。
    月光清冷,雖難以和大日爭輝,但是卻也獨守一片晴空。就在日月爭輝的剎那,又有一股紫氣從鄭鳴的頭頂升起,滾滾的紫氣在虛空之中匯聚成一團傘蓋,獨守一方。
    也就在這傘蓋升起的剎那,那本來和大日爭輝的冷月,逐漸的縮小,化成了一道銀色的符文,沒入了鄭鳴的體內。
    冷月下落,一朵黑色的蓮花,從鄭鳴的心頭閃出。這蓮花雖然只有三品,但是黑氣閃爍,吞噬天地……
    滾滾的紫氣,好像不愿意和那黑氣爭輝,在轉瞬之間,這團紫氣,也化成了一道小小的符文,沒入了鄭鳴的體內。
    紫色的符文,充滿了神圣之色。于是乎,在鄭鳴的頭頂,赤紅如火的大日就和黑色的蓮花相映爭輝!
    也就是半刻工夫,又有一團清氣從鄭鳴的體內飄出,這團清氣在虛空之中凝結成一柄長劍,橫斬四方。
    黑色的蓮花好像不愿意想讓,和那清氣所化的長劍,在虛空之中,不斷的碰撞。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那黑色的蓮花和清氣所化的長劍在碰撞之中,漸漸的有些不支,最終,這黑色的蓮花,就化成了一個黑色的符文,沒入了鄭鳴的體內。
    金色的巨鐘,充滿了水浪的寶珠,土黃色的巨塔,懸掛著無數果實的巨樹……
    這些異象,不斷的在鄭鳴的身體外出現,又不斷的在鄭鳴的身體外消散。在這些變化之中,唯一呈現出永恒之態的,就是那輪滾滾的大日。
    隨著那異象的變幻,鄭鳴身上的衣物,慢慢的開始破舊,到了最后,更是無聲無息的化成了一團粉末。
    閉目靜坐的鄭鳴,自然不會發現,他的身軀,在他閉目之間,不斷的變化。
    由精壯,到枯瘦,從枯滅到新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