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10)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10)      完本感言(04-10)     

隨身英雄殺566 開天印記


    此時鄭鳴雖然知道,自己的神念,應該探查不出來什么,但是他還是忍不住朝著四周查看起來。
    紅日的光芒,猶如炙熱的火焰,鄭鳴的位置雖然離那紅日足足有數百丈距離,但是他在這日光的照耀下,還是有一種通體都要被烤焦的感覺。
    這還是他修煉了紅日照大千的真氣,要不然的話,應該更難熬。
    至于那銀色的月亮,散出的月光雖然皎潔清涼,但是在被月光照耀的一部分,鄭鳴卻有一種感覺,那就是他感到這部分的身軀,好像正在慢慢的變僵硬。
    如果有一刻鐘的話,那么這身體,恐怕就不會屬于自己了。
    “這太陽和月亮,雖然小外界天空之中懸掛的日月很多,但也是元那家伙運用大神通凝結而成的太陽神炎和太陰玉光匯聚而成,要不是你跟著我來,就算你修為通天,在這兩種光芒之下,也會頃刻化成飛灰。”
    青螺冰冷的,帶著一絲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聲音,在鄭鳴的耳邊,輕輕的響起。
    雖然有自保的手段,但是聽到青螺如此說,鄭鳴的心頭還是不由得一顫。
    他凝眸朝著青螺看去,卻見青螺那如玉般的手掌,此刻正在快的掐動。
    本來,青螺的手掌,就是這世間最美麗的藝術品,此時輕輕的掐動,更是有一種動人心弦的感覺。
    但是鄭鳴看的不是那一如蓮花綻放的表演,他看的是青螺手掌掐動之時,四周的變化。
    他現,當青螺手掌每掐動一次,就會有一道日光和一道月光交匯在一起。這種交匯,沒有任何的痕跡,自然也說不上有任何的規律。
    而且日光和月光的交匯,也沒有引起四周很大的變化。
    但是,越是這種平靜,越讓鄭鳴的心中升起一種凝重的感覺。他清楚,青螺現在這種行為,自然不會是無緣無故。
    日光和月光的交匯,應該是打開那開天印記的關鍵之所在。
    本來開始的時候,鄭鳴還數著青螺的動作,甚至還記著那一條日光和月光在虛空之中交匯。
    但是到了最后,鄭鳴就不再記這些,雖然他記憶力很好,但是隨著青螺手指掐動的越來越快,也越來越多,鄭鳴實在是有點記不清。
    在差不多有上萬個手印被青螺施展出來之后,那本來平靜無波的虛空,出現了一個小小的裂口。
    這裂口,只有三尺大小。看到這裂口的青螺,臉上露出了一絲輕松。
    “嚇死人了,雖然這一萬個手印,都已經刻在了我心里,但是使用的時候,還是怕自己一個用不好出了差錯。那變態的家伙,竟然弄了這么多防御。”
    “死元,臭元,不知道你腦袋上的毛,是不是掉光了。”用力的抖著自己的小手,好像生怕自己手抽筋般的青螺,大聲的向鄭鳴抱怨道。
    鄭鳴無語,不過他的心中,卻有點認同這位妖女的咒罵,那個留下了天恒神境的元,真是夠變態的。
    一萬個手印,也就是一萬條日月之光交匯。這要是不知道元留下的手印,甚至稍微有一個手印出了問題,恐怕都會出現驚天變故。
    “鄭鳴哥哥,你一定要將那開天印記得到,人家相信你哦!別的不說,就光不讓俺在這里再受那變態的折磨,哥哥您就會將那印記領悟了是不是?”
    青螺晃動著自己曼妙的身姿,再次朝著鄭鳴挨近。
    這不是一個真正的人,她就是一個意識而已,離她遠點,當她不存在。
    鄭鳴的心頭,不斷的念叨著這些句子,但是當青螺挨近她的時候,他還是覺得自己的心在熱。
    不,應該說,是鄭鳴此刻,感到自己的鼻子在熱。這種熱,讓鄭鳴有一種非常異樣的感覺。
    轉動著兩只大眼睛的青螺,好像感應到鄭鳴在想什么,她嘻嘻一笑道:“人家這具身體,雖然只是用三滴精血匯聚而成,但是那都是能夠滴血重生的精血。”
    “而且它們鑄造我的時候,真的已經融入了那三人的精華,而且這具身體,是真的身體。”
    “鄭鳴哥哥你是不是很高興啊!”
    鄭鳴這一刻,有一種徹底服了的感覺,這叫做青螺的天恒神境器靈,實在是夠讓人無語的。
    “哼,癩蛤蟆不要想著吃天鵝肉,省的我讓你一輩子當太監!”陰冷的聲音,再次從青螺的口中吐出。
    什么跟什么,鄭鳴此時,覺得自己必須醉了,要不然,這里真的有點支撐不下去。
    “鄭公子,你進去之后,會現里面有一塊潔白的玉石,你只要盤坐在玉石上,靜靜領悟就好。”
    魔性的青螺,再次換成了神性的青螺,她溫和賢淑,一副飄然仙子的模樣道:“開天辟地,乃是一副巨大的場景,里面的東西,我等領悟一絲,就已經不錯了。”
    “所以,鄭公子一定要注意,在里面萬萬不可以強求,有時候,強求不屬于自己的東西,會死的很難看的。”
    鄭鳴雖然已經被這三個屬性的青螺,逼的有一種快要崩潰的感覺,但是他還是讓自己保持最大的冷靜道:“除了這些,青螺小姐還有什么要交代的嗎?”
    “沒有了,一切都要看鄭公子您自己的緣分。”依舊是神性的青螺,她溫婉的道:“在這里,青螺祝愿公子您馬到成功。”
    雖然這個神性的青螺,好像是最正常的一個,但是鄭鳴的心中此時卻有一種感覺,那就是他寧愿和魔性的青螺打交道,也不愿意和這神性的青螺交談。
    因為和魔性青螺的霸道強勢相比,神性的青螺身上,更有一種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
    鄭鳴點頭,跨步來到青螺打開的入口,稍微遲疑了剎那,就邁步朝著那入口走去。
    三尺大的入口,鄭鳴覺得自己等一下應該會收縮一下自己的身軀,可是當他走到那入口之中的剎那,他才現,那三尺的入口,竟然變得無比的巨大。
    從他的方向看那入口,入口足足有百丈方圓,別說一個他,就是一百個他,都不是問題。
    這并不是入口變大了,而是在自己接近入口的時候,那入口已經變小了。
    鄭鳴的心中升起這個判斷之后,就繼續邁步朝著里面走,而當他跨過那入口的瞬間,入口就已經消失的干干凈凈。
    此時,鄭鳴現,自己所在的,是一片充斥著淡淡白光的空間,在這空間之中,靈氣感覺不到,至于神識,更是半點都運用不出來。
    這片空間,只有十數丈大小,在這片空間之中,沒有任何的花草樹木,更沒有任何的生物,鄭鳴凝眸四看,能夠看到的,只是一塊潔白的石頭。
    這是一塊足足有三尺方圓的潔白石頭,上方沒有任何的痕跡,但是那晶瑩的光芒,卻給人一種很好受的感覺。
    仔細的觀察了這快石頭好一會,鄭鳴終于盤坐在這潔白的石頭上方。而當他剛剛準備靜心打坐的瞬間,他就感到一股強大的力量,瞬間沖入了他的腦中。
    這股力量,強大的猶如山崩海嘯,讓鄭鳴一時間根本就來不及反應。就在他遲疑的剎那,他就感到,自己已經處在了一片混沌的天地之間。
    莫非這就是開天之前么?
    一道光,劃破虛空!
    這道光,在鄭鳴的眼中,不但很快,而且還隱含著無窮的韻味,這種韻味,鄭鳴看在眼中,但是讓他說出這種韻味是什么,他卻是半點都說不出來。
    但是,不論是能不能說出來,此刻的他,看著那道光,就覺得這道光就是無窮的天地!
    他的心神,他的一切,都被這道光所占據,他忘記了自己是誰,他忘記自己四周的一切!
    那是一道光,一道劈開了混沌的光,這道光萬物難擋,這道光乾坤辟易!
    注視著這道光,鄭鳴就覺得這道光在自己的心頭不斷的劃動,自己在這道光的作用下,整個人好像就要化成這道光。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鄭鳴才從這一道光中清醒了過來,而伴隨著這隱隱的清醒,鄭鳴看到的,是一柄長有三尺的劍。
    鄭鳴可以確定,這開啟混沌的,絕對是一柄劍,但是對于這柄劍究竟是一個什么樣子,鄭鳴卻形容不出來。甚至讓他說這柄劍究竟什么樣子,他都說不出來。
    因為,這柄劍,他的心中,沒有半點的影子。
    但是在看到那柄劍的同時,鄭鳴有一種感覺,他覺得自己這一刻神清氣爽,他覺得自己有一種要飄起來的感覺,更重要的是,他覺得自己有了巨大的變化。
    雖然他還是鄭鳴,但是鄭鳴有一種自己已經脫,自己已經融合到了那破開混沌的場景之中的感覺。
    整個人化歸天地,從此無憂無喜,這是一種大歡喜,更是一種大的解脫!
    大歡喜,大解脫!
    也不知道多久,當這六個字出現在鄭鳴身上的瞬間,鄭鳴陡然驚醒了過來。也就在這個時候,他現自己的身軀,竟然已經僵直的難以動彈。
    而更讓他難受的,卻是他的腦子,此時竟然呈現出一種想要炸裂的感覺。
    什么個情況,自己只不過是剛剛坐在這塊石頭上,剛剛看到了那所謂的開天印記,怎么就有一種要死在此地的感覺,這究竟是一個什么情況?8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