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12-11)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12-11)      完本感言(12-11)     

隨身英雄殺564 霸拳神掌

  當鄭鳴這句話說完的時候,卻感覺自己身邊,本來飄飄若仙的氛圍,卻瞬間變成了肅殺。
    這股肅殺之氣,瞬間直沖三千丈。在這股肅殺之氣下,鄭鳴甚至感到自己的呼吸都有些壓抑。
    他的靈覺告訴他,這股肅殺之氣,并不是針對的他,但是他的心神,依舊有些發冷。
    “不要讓我失望,不然的話,你走不出這天恒神境。”淡淡的聲音,充滿冰冷,一種殺人一如草芥般的冰冷。
    這又變了一個人,鄭鳴此時簡直不知道該如何形容這個應該算是天恒神境器靈的家伙,這才說了多少話,他竟然就變了三次!
    不過還沒有等待他抱怨出聲,一股光芒,直接將他包裹住,然后朝著天際而去。
    因為并不是第一次受到這種待遇,所以鄭鳴并沒有多少的慌張。但是這一次,就在鄭鳴準備落地的時候,他卻發現,自己的身體竟然重重的,猶如一塊物品一般,重重的砸落在了地上。
    “轟!”
    一塊足足有三丈大小的青石,在鄭鳴落下的瞬間,被撞的粉身碎骨,而鄭鳴本人,同樣感到自己的身體一陣酸痛。
    這是真的酸疼,并不是開玩笑。一時間,鄭鳴的心中,對于那聲音冷幽的青螺,竟生出了一絲害怕。
    是真的害怕,這些年來,鄭鳴第一次,對一個女人生出了恐懼。但是讓他沒有想到的是,他這種害怕的感覺剛剛升起,就有一股磅礴如天的殺機,瞬間將他包裹。
    在這股殺機之下,他覺得自己的神識,自己的一切,統統被冰凍了一般,別說動彈身軀,就算動一個念頭都做不到。
    也就是這個瞬間,讓鄭鳴感到一陣無力!
    使用通天教主英雄牌,他已經顧不得這是不是一個幻境,也顧不得自己即將面對的,是一個傳承。
    他的心中,這個念頭在瘋狂的咆哮,但是那好像隨時都能夠使用的英雄牌,卻被定住,他根本就施展不出來。
    死亡,鄭鳴這一刻,就感到死亡離自己,是那樣的近,是那樣的。好像只要一招手,那死亡就要降臨在他的身上。
    這個時候,他看到了一柄刀,一柄長有三尺,古樸鋒利的刀。這柄刀和他的距離,說起來應該是很遠,但是這一刻,鄭鳴卻覺得這刀就在自己的眼前。
    刀被一只手握著,但是鄭鳴再想朝著手臂的方向看,卻發現自己根本就看不到持刀的人。
    甚至他有一種感覺,那持刀的人,根本就不在自己現在所看到的空間。
    刀抬起,刀落下!
    刀起刀落,簡單無比,但是在這無比的簡單,無比的普通之中,卻隱含著一種讓人無以言明的殺機,一種將天與地,納入一刀之中的殺機。
    刀過,虛空裂。
    無盡的天與地,在這一刀劈出的剎那,同時出現了一道巨大的裂縫,所有處于這個裂縫之中的萬物,統統的破成兩段。
    霸道,毀滅,強橫!
    這是這一刀給鄭鳴的最大印象,如果說剛才那一劍,給鄭鳴的感覺,是飄逸出塵,是揮灑自如,是純熟圓潤的話,那么這一刀,有的是強大的霸道。
    揮刀之人,不但擁有著強大的真氣。鄭鳴這個時候,真的不知道是不是應該用真氣來形容那個人所擁有的力量,更擁有一種對天地真意強大的掌控。
    也正是因為這種掌控,所以他才能夠輕輕的揮出一刀,讓自己的意志,通過這一刀直噴而出。
    和那一劍相比,這一刀同樣簡單。但是當鄭鳴努力回憶這一刀的時候,他卻發現,這一刀在自己的腦海中,竟然只留下了一個淡淡的痕跡。
    而且,這僅僅留下的痕跡,在剎那功夫,也好像要從他的腦海之中消散一般。
    閉上眸子,慢慢的思索了半刻鐘,鄭鳴的腦海中,有的只是那輕輕揮動的刀。
    這一刀,給鄭鳴的感覺,已經超出了傾城之戀!
    不,應該說,是鄭鳴通過觀看,領悟出來的一刀,一旦施展出來,絕對超過傾城之戀。
    但是,按照鄭鳴自己的感覺,他所領悟的一刀,實際上,也就是剛才那開天辟地一刀的九牛一毛。
    甚至連一毛都稱不上,但是在鄭鳴的感覺之中,這一刀上,好像有一處很生硬。
    這一處生硬的地方,本不應該出現,但是它,卻真真切切的出現在了自己的面前。
    他明白,這破綻,應該是那留下這一刀的大能之士故意留下來的,要不然,恐怕自己發現不了這種破綻。
    專業的事情,還是交給專業的人去做,雖然這樣用起來,對聲望值的損耗實在是太大,但是鄭鳴此刻,也顧不得那么多了。
    傳鷹,鄭鳴第一時間選擇的,就是這個用刀的無敵高手,希望他能夠在這一刀之中,看出點東西。
    一千萬紅色的聲望值,換取了一張傳鷹的英雄牌!
    半個時辰之后,鄭鳴已經找到那開天辟地一刀的破綻之所在,而為了這個破綻,他耗費掉了三千萬紅色的聲望值。
    這才多長時間啊,紅色聲望值竟然只剩下不到兩億,雖然這個數字依舊不少,卻也讓鄭鳴感到心痛不已。
    就在鄭鳴準備自己靜靜的觀看一下那開天辟地一刀的瞬間,他發現自己已經出現在了一座無際的大海上。
    浩瀚的海水,一眼看不到邊,在清風之下,不斷鼓起的海浪,重重的敲擊著虛空。
    此時鄭鳴正在靜心觀看,他雖然不知道自己接下來看到的是霸拳還是神掌,但是這兩者并沒有任何的區別。
    一個拳頭,從天而降。這個拳頭足足有萬丈方圓,他隱含著無盡的霸道,帶著毀滅一切的力量,帶著無盡的瘋狂,從虛空之中,轟然下落。
    在這一拳之下,鄭鳴覺得自己就是一個浮游。不應該說,天與地之間的一切,都是浮游。
    拳頭落在無盡的大海上,大海只是剎那功夫,就消失在了天地之間。無盡的海水,所有的一切,在這一拳之下,統統的消散,統統的消失。
    這一拳,消散了一片無盡的海域。
    但是和這相比,最讓鄭鳴感到驚訝的是,那同樣了無邊際的海底,卻沒有受到任何的傷害。
    山還是山,嶺還是嶺,一切都是一切!
    霸拳,霸道無雙,但是這其中的掌控,卻又讓人有一種膽戰心驚,甚至欽佩不已的感覺。
    半個時辰之后,鄭鳴重新出現在了一片星空之中。他以為自己將要看到的是青螺,但是接下來,他看到的卻是一只手掌,一只晶瑩如玉的手掌。
    手掌伸出,朝著虛空一抓,上百顆星辰,在這一抓之下,就好像奔流入海的海水,朝著那手掌,瘋狂的沖了過去。
    而就在它們接近那手掌的瞬間,閃爍著光芒的星辰,瞬間變成了粉灰。
    ……
    當鄭鳴再次出現在青螺面前的時候,一身青衣,妖嬈無際的青螺,美麗的容顏之中,卻帶著一絲緊張。
    “怎么樣,后面那三式,你究竟領悟的怎么樣?”這時青螺的聲音之中,帶著一絲狠厲。
    這應該是第三種性格,相對于青螺的前兩種性格,鄭鳴最不喜歡的,就是青螺的第三種性格。
    只是,無論他是否喜歡,青螺就是這樣,所以鄭鳴現在能夠做的,只有一點,那就是忍著。
    “說來有點羞愧,在下在剩下的三招之中,只發現了三個破綻!”鄭鳴的話語中有些難為情的味道。
    可是,就在他說出這句話的瞬間,那青螺就好像一股旋風一般的沖到了他的身邊,然后伸出猶如蛇一般的雙臂,將鄭鳴緊緊的抱住道:“你說的是真的嗎?你真的發現了三處破綻?”
    “嗚啊,人家沒有看錯你,你果然沒有讓人家失望!”
    重重的一吻,讓鄭鳴有點發呆。但是更重要的是,這青螺猶如蛇一般的在鄭鳴的懷中扭來扭去,實在是讓人受不了。
    就在鄭鳴準備將青螺推開的時候,又是一股力量從鄭鳴的胸前傳出,將鄭鳴直接推到了遠處。
    要不是鄭鳴做好了準備,這一推的力量,絕對能夠將鄭鳴推倒在地上。
    眼眸中露出了一絲不爽的鄭鳴,凝眸朝著那青螺看去,就見本來妖嬈無邊的青螺,再次變成了淡雅如仙的模樣。
    好像又換性格了!
    鄭鳴雖然心中知道,眼前的青螺已經換了性格,但是他心中還是很不爽。
    “閣下,你們這性格變幻,是不是太頻繁了一些。”鄭鳴沒好氣的問道。
    “公子請原諒,實在是那妖女太胡鬧,那個我可以向鄭公子您保證,以后不會這樣了!”青螺猶如美玉般的臉上,露出了一絲淡淡的紅暈,嬌羞地說道。
    這個時候的青螺,再次猶如九天仙子。她溫柔賢淑的模樣,讓鄭鳴在大大的松了一口氣的同時,也多了一絲異樣。
    雖然嘴里不愿意承認,但是鄭鳴的心中,卻知道自己好像,更加喜歡那個熱情如火,百變如妖的青螺。
    “既然公子能夠找到其他三招的三個破綻,那說明公子的聰明才智,絕對能夠參悟開天印記,這對于我們姐妹而言,同樣是一件值得欣喜的事情。”
    說話間,飄然若仙的青螺,已經輕飄飄的來到鄭鳴的近前,柔聲的道:“不是青螺不相信鄭公子,實在是這件事情,需要一個驗證。”
    “就請公子說一下破綻所在,讓青螺聽一聽是不是和青螺所知的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