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2-28)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2-28)      完本感言(02-28)     

隨身英雄殺563 至尊傳承

  鄭鳴并不知道,就因為他變態的獲得了太多的傳承石,所以以后進入天恒神境的人,就多了不少的苦處。
    那本來就已經夠變態的死亡率,還會提高,甚至還有可能出現團滅的現象。
    張牙舞爪的女子,突然變的溫柔嫻靜起來。就好像那剛才瘋瘋癲癲的張揚,一下子消失的無影無蹤。
    “有點胡鬧啊!”輕輕的,柔和無比的聲音,雖然和剛才的聲音一樣動聽,但是此時這聲音,卻有一種讓人聽了之后,不覺臣服的沖動。
    “這樣也好,找點事情玩玩,總比讓自己生銹的好。”女子說到此處,目光輕輕的落在遠方。
    她并沒有像剛才那般瘋狂的吐槽,而是靜靜的看著。當她看到某一個方向的時候,輕輕的嗯了一聲。
    “琉璃圣血的傳承,竟然能夠將整滴的琉璃圣血納入自己體內,這不是一般人可以辦到的。”
    “雖然天資差一點,但是卻能夠獲得琉璃圣血五成的力量,這個數量,已經是歷次最多了。”
    “希望她能夠走得更遠吧!”
    嫻靜的女子話語剛剛說完,她身上那本來嫻靜的氣息,就變成了森森的殺意。
    “垃圾,都是垃圾,這種東西獲取元的傳承,簡直就是對元最大的侮辱!”
    “哼,要不是限于元的約束,一定要將這些垃圾,統統的殺掉,省的浪費這珍貴的傳承。”
    “觀天神眼,這種變態的東西竟然還有人能夠繼承,只不過這傳承本來就有殘缺,要不然也不會落在天罡傳承之中。”
    女子自語之間,聲音之中升起了一絲奇異的味道:“當年,他那個擁有觀天神眼的對手,可是讓他頭疼了幾百年。”
    “要不是最終他悟透了一些東西,恐怕他最終就要葬身在那陰陽眼之下。”
    “只可惜,這小子的天賦雖然還行,但是意志力差的太多,要是他能夠有剛才那琉璃圣血獲得者的意志,他一定是這次天恒神境開啟得到最多的。”
    冰冷之中帶著肅殺的音調,讓偌大的天地,一時間全部處在了陰冷的肅殺之中。
    不過好在,這女子大多數的時間都是在沉默。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那嬌媚的聲音重新響起。伴隨著這聲音的響起,大殿之中再次充斥著笨蛋傻瓜之類的話語。
    “嗯,差不多這些家伙就要回去了,就是不知道那個傻小子找到了破綻沒有。死主人,竟然將至尊傳承封擋住,難道真的以為我在乎他的至尊傳承不成。”
    “嘻嘻,相信他找了半天,卻是什么破綻都沒有找到,一定會很沮喪啊!”
    “最好是垂頭喪氣,人家最喜歡看垂頭喪氣的人!”
    一陣自言自語之中,女子一揮衣袖,一道亮光從遠處直飛而出。當這亮光消散的瞬間,鄭鳴就已經出現在了那女子的近前。
    女子觀察著鄭鳴,發現鄭鳴此時低著頭,雙眸無神。那嬌媚的大眼之中,頓時閃過了一絲欣喜。
    “嘻嘻,看來這一次,一定是吃了虧。”
    “小弟弟,你找到破綻了嗎?要是沒有找到,也不用灰心,呵呵,你還有機會哦!”自稱青螺的女子,話語柔柔,笑顏如花。
    鄭鳴這時候,才從沉吟中清醒了過來,他朝著女子掃了一眼,隨即又低下了頭。
    青螺那傾國傾城的臉上,頓時又多出了一絲魅惑之意,她輕輕的揮手,手中就多出了一把小小的折扇。
    “男子漢大丈夫,失敗了就是失敗了,這不是什么大事,更何況那可是天劍傳承,你找不出破綻,也是正常的啊!”
    “別灰心,姐姐一定會幫你的。”
    鄭鳴這時候,才算是徹底從失望之中清醒了過來,他朝著嬌媚的女子掃了一眼,隨即整個人就冷靜了下來。
    “我覺得,剛才看到的那劍意,足足有五種破綻,但是我卻只是找到了三種。”
    “麻煩閣下告訴我,其他兩種真意,究竟在何處。”這一次鄭鳴說的誠心誠意。
    青螺嘻嘻一笑道:“這就對了嘛,找不到很……”正準備安慰鄭鳴兩句的她,突然像遇到鬼了一般朝著鄭鳴嚷嚷道:“你說什么,再說一遍!”
    鄭鳴鄭重無比的道:“我說,我覺得那招劍法,足足有五種破綻,可是只找到了三種。”
    “你……你不是瞎蒙的吧?”青螺直直的看著鄭鳴,她從自己斜躺的星辰上站起來,有點張牙舞爪的道:“假的,你剛才說的,絕對不是真的。”
    “別說是你,就算比你聰明一百倍的人,他們也看不出那招劍法的破綻,我剛才讓你過去,純粹就是找你……”
    一下子反應過來的青螺,猛的捂住自己的嘴巴,那樣子,不像是天恒神境的管理者,倒像是一個偷嘴吃被抓了現行的小姑娘。
    鄭鳴倒是沒有時間理會這些,他沉吟了瞬間,輕輕的伸出了一根手指,然后緩緩的在虛空之中劃動。
    在這劃動之中,一道劍氣,從他的手指之中沖了出來。
    只不過這劍氣,比起那可以將九天之上星辰斬落的青草,差了百倍萬倍。
    可是,作為天恒神境的管理者,青螺卻能夠感到,鄭鳴這一劃,并不是瞎貓碰到死耗子,他是真的踏入了那天劍傳承的門檻。
    而這種表現,也說明,鄭鳴剛才并不是在信口開河。
    “這一招雖然玄奧無比,但是他剛才出手的時候,不應該有那輕微的震動。”
    “雖然這震動,好像增加了劍意的氣勢,但是實際上,它卻是讓劍意的威力下降了十倍。”
    “而且,一旦讓人抓住這個機會,從而進行反擊的話,那很有可能這一招都沒有施展出來,就讓人將這一式給破了。”
    鄭鳴說到此處,聲音之中帶著一絲解釋的道:“當然,能夠看出這種破綻的人很少。”
    “而且,這一招施展出來,能夠將施展者的力量一下子增加十數倍,這本身就非常的難得。”
    青螺的神色,快速的變幻著,好一會她陡然伸出手,重重的拉住鄭鳴的手臂道:“你……你說的太對了,快,快點將你知道的另外兩個破綻給我說一遍。”
    對于青螺的熱情,鄭鳴并不太在意,他從剛才的一劍之中,對那元留下的,遠超四大至尊傳承的東西,可謂是充滿了好奇心。
    所以他也不隱瞞,直接將自己發現的兩處破綻講了出來。只不過面對青螺那雙眸之中滿是欽佩的神色,他的心中卻有一點發虛的感覺。
    劍圣、劍魔獨孤求敗,再加上無名三個人的英雄牌匯聚在一起,才發現的這三個破綻,實在是……
    要不是憑借著這三個人,鄭鳴知道,別說三個破綻,就是一個,他也發現不了。
    “哈哈哈,你竟然一處就找到了三個破綻,那你就能夠觀看開天印記,就能夠成為元的傳人!”
    “這樣一來,我就有希望出去,不用再像以往那般,死死的定在一個地方。”
    “走,我現在就帶你去觀看開天印記,小弟弟,你一定要得到那開天印記的傳承啊!”
    青螺雙手抓住鄭鳴的手臂,整個人看上去,就好像一個小小的袋熊般,幾乎要將她身體的重量,全部搭在鄭鳴的身上一般。
    她這樣一來,兩個人的接觸自然是在所難免的,鄭鳴此刻從這青螺的身上,竟然感覺到了一種暖暖的感覺。
    按照鄭鳴的猜想,這個青螺,也就是天恒神境之中,有人用無上手段留下的一個神識而已,他怎么也沒有想到,她的身體,竟然是熱的。
    和真實人體一樣的,溫暖的感覺!
    摩擦之間,鄭鳴不覺得臉有點發紅。就在他沉吟遲疑之時,就聽那青螺突然鄭重的道:“不行,我不能只因為自己,就強行帶你去接受開天印記的傳承。”
    “要是你的修為不夠,卻強行承受開天印記,那么你很有可能會爆體而亡。”
    鄭鳴可以確定,這話是正在拉著自己手的青螺所言,但是這聲音,卻實在是差的太大了。
    剛才的青螺,是他第一次見到的青螺。但是這第二個聲音,卻清幽平靜,充滿了溫婉的味道。
    從這聲音之中,鄭鳴半點聽不出剛才那個青螺的味道,而就在鄭鳴心中思索這個青螺究竟是一個什么情況的時候,他卻被人重重的一推。
    一股巨大的力道,差點沒有將鄭鳴給推出百丈多遠。
    奶奶的,這是一個什么情況?拉自己手的是她,現在重重推開自己的還是她!
    當鄭鳴凝眸朝著那青螺看去的時候,卻發現此時的青螺,給人的感覺,竟然是飄然物外,可遠觀而不可褻玩。
    如果說以往鄭鳴遇到的女子,誰最有那種飄飄仙子氣,那擁有無上道身的崔瑩,無可爭議的排在第一。
    但是目前的青螺,雖然身姿比那崔瑩要曼妙百倍,但是她身上的氣質,卻比之崔瑩更不容褻瀆。
    如果讓兩者一定要比較的話,那么用鄭鳴前世之中的話,一個是正品,一個是九塊九包郵。
    嗚嗚,差距就是這樣的大。
    “鄭公子,你等一下還是要觀測一下剩下的三個至尊傳承,如果能夠將在這三個傳承之中,再挑出兩個破綻來,才可以觀看開天印記。”
    “我這也是為公子您的性命著想。”
    這個青螺的神色淡然,但是話語之中,卻有一種讓人難以拒絕的味道。
    鄭鳴本來就對觀看剩下的三大傳承充滿了希翼,此時聽到這不知道是不是青螺的話語,自然不會不答應。
    “好,還請姑娘送我去觀看剩下的三種至尊傳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