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2)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2)      完本感言(04-02)     

隨身英雄殺561 無意之作


    就在姚樂清舒準備追的時候,鄭驚人已經大聲的道:“清舒公子,傳承神殿已經開啟,大家都等著呢,你這第一個用的,就不要浪費時間了。”
    半刻鐘之后,姚樂清舒已經站在了那巨大的祭壇上,此時的他,眼眸中閃爍著晶瑩的淚痕。
    一幕幕的往事,就好像閃電一般的在他的心頭閃動,他忘不了,小時候母親對自己的督促,他更忘不了,為了給他求到一顆最適合他提升的丹藥,那個骨子里高傲的女人,是何等低三下四的祈求……
    他忘不了那一次次揮動黑色戰戟的辛勞,他更忘不了來自四面八方的惡意……
    特別是那一天,那個本來就已經比他占盡了優勢的兄弟覺醒了琉璃圣血,地位扶搖直上。而自己只能在那個緊緊繃著嘴的女人懷抱中抽搐。
    他們搬離了本來屬于他們的宮殿,屈辱的生活在破落的角落,而那個將他們宮殿拿走的人,為的只是用他們的住處,飼養幾匹好看的駿馬!
    他忘不了為了給自己尋找追隨者,原本高傲的母親,是如何的殫精竭慮,費盡心機……
    這一次天恒神境之行,幾乎是他改變自己命運的唯一的機會。獲得天罡傳承,從而覺醒血脈,成為神宮真的少主之一。
    破釜沉舟,這是他進入天恒神境之前,唯一想到的事情。但是就算他抱著這種心思,他也知道,自己成功的機率,并不是很大,甚至可以說很小。
    畢竟,十萬傳承石,實在是太難弄了!
    一個個一品兇獸殺下來,不知道要殺到猴年馬月,更何況這天恒神境之中,還隱含著各種難以預知的危機。
    但是這一切,都因為一個人而改變了。他的出現,讓一切都變的容易起來,就算那些以往在他眼中高不可攀的存在,也一個個被打倒在地。
    “鄭鳴,你的恩情,我一定會報答你!”姚樂清舒朝著鄭鳴凝重的看了一眼,暗自誓道。
    堆積在祭壇上的十萬塊傳承石,讓祭壇爆出青色的光芒,在這耀眼的光芒漸漸變淡之后,姚樂清舒和那堆積在祭壇上的十萬傳承石,全部消失的無影無蹤。
    鄭鳴在祭壇出耀眼光芒的瞬間,就催動自己的心神,想要看一看那祭壇究竟有什么神奇。
    可是就在他的神識要探測到那祭壇的瞬間,鄭鳴感覺到的,是一股強大猶如大海一般的意志。這股意志,雖然平淡,但是在鄭鳴接觸它的瞬間,就覺得有一個巨錘,重重的擊打在了他的心頭。
    如果不是鄭鳴將自己神識收攏的快,鄭鳴毫不懷疑,這快沖擊而來的神識,說不定就能夠將自己的心神,給震的破碎開來。
    而當他稍微恢復了一些的時候,就現本來在自己眼中的姚樂清舒,已經消失的無影無蹤。
    姚樂清舒得到了什么傳承,鄭鳴不知道,姚樂清舒去何處,也不會有人知道。
    按照之前姚樂清舒所講,獲取傳承,每一個人所去的地方都不一樣。而獲取傳承者,在得到傳承之后,就會被自行送出天恒神境。
    這些都是神宮之中的前輩,關于獲取傳承經過的記載,不過姚樂清舒還說到,那些前輩雖然獲取了傳承,但是對于獲取傳承的過程,卻并沒有描述。
    “鳴少,俺也要去獲取傳承了,哈哈哈,在這里不怕告訴鳴少你,別看你找的是至尊傳承,俺這是天罡傳承,但是等我出來之后,一定是我罩著你!”
    鄭驚人說話間,手掌重重的在鄭鳴的肩膀上拍了一下道:“你別不相信,我告訴你,我獲取的傳承,是觀天神眼。”
    “按照我那死鬼師傅的說法,那就是一眼生,一眼死,四海五湖,所向披靡!”
    鄭驚人說話間,就好像一個猴子,直接跳上了祭壇。
    鄭驚人的手中,同樣有十萬傳承石,他將這些傳承石放在祭壇正中心的位置,也就是一眨眼的功夫,他整個人同樣被祭壇上耀眼的光芒所包裹。
    相對于姚樂清舒,鄭鳴對鄭驚人更加的關注。畢竟兩個人,生死兄弟多年。
    一黑一白,最后化成了灰色。
    鄭鳴仔細的思索著將鄭驚人包裹而去的光芒,眼眸中多出了一絲喜色,他雖然不能確定,但是他感覺這一次鄭驚人應該能夠如愿以償。
    當鄭驚人離去之后,就挨到了一個面容靦腆的少年,這少年是第一個抽取到天罡傳承的少年。
    少年三品的修為,在普通人之中,也應該屬于天才人物,但是在鄭鳴面前,特別是在這天恒神境之中,少年三品的修為,實在是差的太遠了。
    看著那巨大的祭壇,少年的手顫抖不已,他一邊邁步走向祭壇,一邊朝著站在祭壇邊的鄭鳴看了過來。
    當他就要登上祭壇的時候,少年停下了激動的腳步,他沒有絲毫的遲疑,朝著鄭鳴跪了下來。
    “鳴少,以后但有所需,只需一聲召喚,房歌吟萬死不辭!”說完此話,少年不待鄭鳴規勸,就漫步登上了祭壇。
    少年的話雖然不多,但是充滿了鄭重之色。沒有人會懷疑少年的決心,更不會有人懷疑剛才那句承諾的真假。
    房歌吟消失在了巨大的祭壇上,一個又一個少年緊隨而上。雖然這些少年形態不一,性格不同,但是他們在登上祭壇的時候,同樣向鄭鳴行禮。
    而且,他們的神色之中,同樣都充滿了鄭重,同樣充滿了對鄭鳴的感激之心。
    同樣,他們都用跪下一禮,表達了自己對鄭鳴的效忠。
    當最后一個少年離去,偌大的傳承神殿之中,就只剩下鄭鳴一個人。面對這空蕩蕩的傳承神殿,鄭鳴遲疑了瞬間,就緩緩的朝著那祭壇走去。
    他有足夠的傳承石,他的目標是至尊傳承,就是不知道這所謂的至尊傳承之中,究竟有什么最適合自己。
    天劍,絕刀,霸拳,神掌!
    鄭鳴的腦海中,閃過的是剛剛進入天恒神境之中,所看到的,那聳立在天地四極四種至尊傳承!
    自己在這四種至尊傳承之中,應該選取那一樣至尊傳承呢?是天劍,是絕刀,還是那霸拳神掌!
    要說起來,鄭鳴在百兵之中,最喜歡的還是劍,但是他并不知道,自己在這傳承之中,就能夠獲得天劍傳承。
    一個個念頭之間,鄭鳴將自己所有的傳承石都扔在了祭壇上。支付完所有三百少年所需要的傳承石,鄭鳴的手上,大概還剩下一千五百萬傳承石。
    這些傳承石的數量,已經過了至尊傳承所需要的傳承石的數量,但是鄭鳴還是將所有的都堆積在了祭壇。
    一來,這些傳承石接下來他也沒什么用處;二來,多了總比少了的好。
    當鄭鳴站在祭壇的中間,放眼朝著四方看去的時候,他就覺得四方的天地,有一種浩瀚的感覺。
    那無盡的星空,在這一刻,好像能夠執手抓住。
    就在鄭鳴的心頭充滿期待的瞬間,一道道耀眼的光芒,開始在祭壇的四周閃動。
    雖然站在祭壇的中間,但是鄭鳴還是感到,這光芒耀眼無比,這光芒讓人有一種睜不開眼眸的感覺!
    自己將會被傳送到何處?這個念頭,在鄭鳴的心中不斷的閃動,他努力讓自己在這一刻保持最大的冷靜,好讓自己在這祭壇之中,獲得最大的好處。
    “多少年了,終于有達到條件的了!”帶著感慨的聲音,陡然在鄭鳴的耳邊響起。
    聽到這聲音,鄭鳴就是一愣,他隨即朝著四周看去,就見四周光芒依舊,而他的身體,同樣處在祭壇之中。
    “請問閣下是誰?”
    就在鄭鳴抱拳相問的時候,就聽那聲音又道:“不對,雖然天罡地煞都已經有了傳承者,但是那三百六十五星辰傳承,好像并沒有匯聚齊。”
    “不過呢,也算過關了吧!”
    此刻,這聲音比起說話來,更像是自言自語。而鄭鳴此時雖然神識閃動,但是卻難以現說話者的半點蹤跡。
    “嘻嘻,不用找了,我乃是這天恒神境的……的管理者,要不是你們這一次能夠將天罡地煞的傳承匯聚齊,還將那星辰傳承也匯聚了大半,我還不會醒來。”
    天恒神境的管理者,這個尊稱讓鄭鳴的心中一動,同時他更感興趣的,卻是這聲音后面的話語。
    天罡地煞傳承都有人所得,所以這管理者才能夠清醒過來,這算不算自己好人有好報呢。
    鄭鳴正準備對這聲音問話,就聽這聲音大聲的埋怨道:“可惡的元,他實在是太可惡了,自己走了,將我留在這里,還設定了狗屁要求。”
    “嗚嗚,讓人家一睡就是幾萬年,可惡死了!”
    本來冷漠的聲音,在瞬間功夫,竟然變得有點嬌柔,有點刁蠻,有點嫵媚。
    雖然經歷了兩世,但是鄭鳴在感情方面,一直不是什么高手。因此,對于這個聲音的主人到底是什么情況,一時間還真是揣摩不透。
    “嘻嘻,你現在是不是特別想要見一下人家呢,你要是想的話就說,我立即就能讓你見到我。”
    就在鄭鳴沉思的時候,這聲音再次響了起來。聽到比之剛才更加的嬌媚了三分的聲音,鄭鳴不覺得心頭一動,一股熱氣,竟然從他的心頭升起。
    “你的臉好像紅了,嘻嘻,元好像說過,要是有人無緣無故臉紅,他一定想要干壞事。”
    “你說說,你準備干什么壞事啊,說不定姐姐我還能幫你一把呢。臉紅了,真好玩啊!”8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