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10)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10)      完本感言(04-10)     

隨身英雄殺558 太極化兩儀

  從這一劍的氣勢上來看,姜無缺雖然不覺得這一劍能夠殺死自己,卻也不敢說自己一定能夠接得下這一劍。
    如果他接這一劍的話,那么最終的結果,就是不死也是重傷。
    一旦他在那個時候受了重傷的話,他的盟主之位能不能保住暫且不說,姚樂玄機那些人,說不定就會趁機要了他的性命。
    看來,這個不動聲色的家伙,以后還真的要小心了!
    盡管姜無缺吃驚不小,但是現在,姜無缺的心中,卻是自信滿滿,因為現在,他們兩個人,施展的是兩儀陰陽的最高奧義。
    傳說之中,曾經有大神通者,曾經****日升域,要將整個日升域化成那人的私人領地。
    日升域所有的強者,在那大神通者面前,就猶如出生的嬰兒,根本就沒有半點的還手之力。
    很多人都以為,日升域這一次完了的時候,是兩個擁有無上圣體的傳承者出手。
    他們當年,用的同樣是這一招。只不過他們的修為,比之自己兩人不知道強大多少。
    按照傳說之中所說,當那兩大圣體出手之時,天地為之變色,日月同時照耀于虛空。
    日月為眼,虛空為目,轉瞬之間,就將那能夠移山倒海,追星拿月的大神通者斬殺在了當場。
    當然,那兩個出手的圣體傳人,也因為引動超越他們軀體承受的力量,而化成了兩條曲線的一部分。
    所以,他對此時的情形,充滿了信心。
    “當!”一聲輕響,在虛空之中傳來,兩道線中的黑線,輕輕的和那黑色的小劍在虛空之中碰撞。
    這碰撞的力量,并不是很強,同樣沒有引起任何的波瀾,但是那黑色的小劍,卻在虛空之中斷成了兩截。
    所有的符文,所有的一切,在這一刻,統統的消散。
    掉落在地上的,是兩段廢銅爛鐵,而這般的情形,更是在場的所有人都沒有想到的。在他們想來,就算這黑色的小劍,難以抵擋兩條曲線,至少也應該能夠抵御一時。可是他們想錯了!
    曲線閃過,那被他們寄托了無窮希望的小劍,瞬間就被打落了塵埃。
    如果說姚樂清舒的巨戟,只是一種凡兵的話,那么鄭驚人手中的小劍,則是一柄兇器!
    一柄可以將黃金血脈的天之驕子斬于劍下的兇器,但是這等兇器,卻無聲無息的,猶如姚樂清舒的巨戟一般墜落。
    兩儀陰陽法,是何等的變態,何等的狂暴,而鄭鳴,他真的能夠接得下著兩儀陰陽之力嗎?
    兩條曲線,也就是剎那間的功夫就落在了鄭鳴的近前。而本來就已經平靜如水的鄭鳴,這一刻竟露出了一絲淡淡的笑容。
    這一笑,就好像初冬乍破的冰,又好像春風吹倒的第一縷風,還是那天地間一朵一直盛開的花朵……
    在這輕笑中,鄭鳴再次伸出了雙手。猶如龍爪一般的雙手,沒有狂暴,沒有閃耀的光芒,有的是平和,是自然。只不過這一次,這雙手不是引導,而是在虛空之中劃了一個圈。
    一個小小的,沒有任何真氣的圈。
    這個圈子很小,但是當鄭鳴將這個小小的圈子劃成的瞬間,那兩道曲線,卻好像飛倦的小鳥遇到了自己的巢,就好像奔流的河水,終于融入了自己期待的大海。
    它們收縮,它們無聲無息之間,沒入了那小小的鳥巢之中,形成了一個小小的太極圓。
    這圓在虛空之中,沒有半點的力量波動,但是在場的人,都能夠感到這太極圓之中,那好像能夠毀滅一切的力量。
    這種力量,實在是讓人恐懼。一些生怕自己成為被殃及的池魚的少年,快速的后退。
    當然,也有膽大不后退的,還沒有來得及從自己那護身小劍被斬斷的失落中恢復過來的鄭驚人,在看到那懸于鄭鳴近前的太極圓的剎那,大聲喊了一聲好。
    他的喊聲,將崔瑩和姜無缺兩個人驚醒了過來。他們在鄭鳴畫出那個太極圓的剎那,就感到自己和那兩道好像天生和他們在一起的曲線的聯系,已經消失的干干凈凈。
    而且,他們的心中,此刻充滿了恐懼,一種讓他們感到戰栗的恐懼。
    “兩儀雖然不錯,但是終歸是太極所生,也罷,還給你們吧!”鄭鳴說話間,手輕輕的揮動,那太極圓就朝著正拉著手的兩個人扔了過去。
    崔瑩的眼眸中,生出的除了憤怒的火焰,還有對鄭鳴由衷的欽佩,她在那太極圓揮出的瞬間,就重重的一揮手。
    這一揮手,她將被姜無缺拉著的手抽出,而且,伴隨著這一揮手的,還有一股力量。
    一股將姜無缺揮出去的力量。
    這股力量,并不是太強大,但是它足以讓姜無缺直直的飛到鄭鳴的近前。
    “鄭公子,山高水長,我相信,咱們總有相見的一日。”淡淡的聲音中,崔瑩的身軀,消失的無影無蹤。
    眼尖的人,能夠看出,她在臨走的時候,掐碎了一個玉符,而那些沒有注意的少年,恐怕還會以為崔瑩施展了什么妖法一般的離去。
    兩條曲線,就在崔瑩的身軀要消散的瞬間,從太極圓之中沖出,它們的速度,快捷無比,而且他們在沖出的剎那,同樣猶如姜無缺兩人施展之時,封閉了四方。
    姜無缺擋在前方,姜無缺的眼眸中充滿了怒氣,他眼眸中的火焰,可以煮沸一座無際的大海。
    雖然他不愿意承認,但是他現在的情形,足以證明他被人當成了擋箭牌。
    崔瑩走了,那個讓他升起征服欲望的女子,就這樣將他當成了擋箭牌一般的走了。
    “敢爾!”暴喝聲,從他的身上響起,一個白發如劍的老者,從他心頭的玉符之中沖出。
    老者的氣息,磅礴無邊,揮手朝著那兩條曲線打了過去。但是就在老者揮手的瞬間,一道紫色的電光,從虛空之中轟然落下,剎那間,如神如魔的虛影,消散在了天地間。
    不過這老者的虛影同樣起到了作用,他讓姜無缺終于喘了一口氣,爭取了一刻的時間。
    這時間雖然短暫,但是這時間,卻能夠救命。
    “鄭鳴,我一定和你不死不休!”姜無缺捏碎了一枚玉符,身體也被一道光芒所包裹。
    那逃離天恒神境的玉符,乃是日升域的大宗門瓜分的天恒神境開啟之時的至寶。只要捏碎這種玉符,就能夠從日升域的危機之中逃出去。
    只不過這種玉符,隨著天恒神境的開啟次數增多,而變得越來越少。所以這種玉符,只有最重要的弟子,才能夠得到那么一枚兩枚。
    血手彌勒的手中,本來也有一枚,不過很可惜的是,他還沒來得及使用這玉符,就死在了鄭鳴的手中。
    而這種玉符一旦被使用,就難以阻攔。就算鄭鳴心中無比的想要將姜無缺誅殺,面對被光芒包裹的姜無缺,同樣無可奈何。
    “嗖!”
    就在姜無缺的身影即將消失的瞬間,那兩道曲線,卻已經沖破了虛空的限制,沖到了姜無缺的近前。
    一聲凄厲又充滿了不甘的慘叫聲中,姜無缺的身影消失的無影無蹤,只不過此刻的地上,多出了一條手臂。
    一條屬于姜無缺的手臂!
    不過和這手臂相比,更多人注意的,卻是手臂上的一個青色的手鐲。幾乎所有至尊盟的下屬都知道,這手鐲之中,儲存著至尊盟幾乎所有的傳承石。
    上千萬塊的傳承石,就等于一個至尊傳承。而一旦有人獲得至尊傳承,那么他只要成長起來,就能夠成為影響日升域未來幾百年甚至千年走向的人物。
    一時間,這等的誘惑,讓不少人的呼吸急促了起來,但是最終,卻沒有人敢動手。因為在這只手臂的旁邊,有一個人站在那里。
    如果說以往,他們對于鄭鳴只是敬畏,那么現在,力敵兩大圣體的鄭鳴,在他們的眼中,就是一個無敵的存在。面對這樣一個強者,至尊傳承雖然重要,但是和自己的性命相比,又算得了什么呢?
    鄭鳴將那手臂拿起,他就感到在這手臂之中,竟然還有一種力量,在輕微的跳動。
    按照鄭鳴的經驗,手臂一旦被斬落下來,基本上就難以有任何的生機。姜無缺的手臂,此刻竟然還能夠跳動,這說明無缺戰體和普通的身體相比,還是有其特殊之處的。
    但是此刻,鄭鳴沒有心思研究那無雙戰體,他一伸手,將那儲物手鐲取了出來。
    姜無缺的儲物手鐲空間只有百丈方圓,和鄭鳴從鎮星宗獲得的手鐲,根本就不可同日而語,但是此刻在這手鐲之中,卻堆積著不少好東西。
    比如七八件銘器級別的寶刃,比如足足有上百樣的藥物,比如還有上百各種珍禽異獸的尸體。
    當然,目前稱得上珍貴的,一塊之中,就有幾十萬塊傳承石的金色傳承石。
    至尊盟的領頭者之中,目前留下的,也只有蘇小曼等二三人,在鄭鳴拿起姜無缺所留下的儲物手鐲的時候,幾乎所有屬于至尊盟少年的目光,都看向了蘇小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