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1)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1)      完本感言(04-01)     

隨身英雄殺557 出其不意


    巨輪從鄭鳴身前三尺處,被一股無形的力量扭轉到了至尊盟那些武者所呆的方向。
    在挪移的剎那,那速度本來并不是太快的巨輪,被一種無形無跡的力量,直接來了一個加速。
    速度快如閃電!
    本來匯聚在一起的至尊盟少年武者,每一個都是一品巔峰的大宗師,他們的反應速度,反應能力,自然不是一般人可以比擬。
    在巨輪飛過的剎那,這些大宗師幾乎沒有任何的猶豫,同時朝著那巨輪轟出了自己最強的攻擊。
    他們沒有選擇,因為如果他們不出手的話,那么他們很有可能,死在這無缺道凝結的巨輪之下。
    所以,為了他們的性命,他們都沒有絲毫的保留。
    拳光如電,掌影翻飛,更有那碎裂虛空,開山裂石的指力,呼嘯而過。
    這般數十人乃至上百人的同時出手,別說一般武者,就算是躍凡境的武者,也要被這亂糟糟的出手給砸死。
    但是那無缺道各種真意凝聚而成的巨輪,卻對這洶涌的掌力指力形成了碾壓。
    一時間,巨大的爆破聲,一如雷霆。在這轟然的碰撞之下,數十個少年倒飛了出去。
    更有幾個倒霉的少年,因為所處的位置,實在是太過接近那侵襲而來的巨輪,整個人碰撞的剎那,就化成了一片飛灰。
    姜無缺英俊的面容猙獰如鬼,他現在最想要做的事情,就是要將鄭鳴撕成碎片。
    雖然那些少年的生死,他不太放在眼中,但是此刻,鄭鳴借助他的手,誅殺了他十幾個下屬的事情,卻讓他難以接受。
    “崔姑娘,現在已經不是再留手的時候了,這天下,兩儀陰陽之法,絕對不允許有人褻瀆!”
    姜無缺這句話,說的聲音并不低,但是在這不低的聲音之中,卻隱含著一種低沉。
    一種有些瘋狂的低沉,一種想要殺戮的低沉,一種讓人心底發寒的低沉。
    崔瑩的眼眸中,閃過了一絲寒光。她對于鄭鳴的欣賞之意,雖然看似依舊,但是此刻,鄭鳴在她的眼中,同樣是一個必殺不可的存在。
    她可以不選擇姜無缺,但是兩儀陰陽法,這能夠讓她和姜無缺站在巔峰的法訣,絕對不能出現任何的問題。
    無論是誰,只要觸犯了這個底線,就是死路一條。
    所以,她輕輕的,卻堅決無比的,將自己的一只纖纖素手伸出,朝著姜無缺伸了出去。
    對于眼前這個女人的態度,姜無缺其實早有判斷,但是當他看到女人伸出的手掌,他的臉上,還是洋溢出了一絲狂喜之色。
    這是一種發自內心的狂喜,而后,他同樣伸出手,和崔瑩的手掌握在了一起。
    此時握手的兩個人,男子風流倜儻,而女子嬌艷如花,可以說他們兩個人就是郎才女貌,天生一對。
    可惜,他們兩個人這個時候的握手,并不是因為****,更無關其他,他們兩個人的握手,只是因為殺戮。
    一種即將到來的,瘋狂的殺戮。
    兩只手掌,在重重握在一起的剎那,他們之間的氣息,就發生了變化,姜無缺的剛強之中,多出了一絲的柔和,而那崔瑩,卻意外的多出了一絲剛強。
    “能夠死在兩儀陰陽的第一奧義之下,鄭兄應該能夠瞑目。”崔瑩淡淡的聲音,充滿了平靜。
    兩儀陰陽的第一奧義幾個字,讓不少人的臉色大變。姚樂清舒想要開口朝著鄭鳴大喊,但是最終,姚樂清舒卻是什么都沒有說出來。
    他清楚,鄭鳴要是能夠破開著兩儀陰陽的最終奧義,那么他說出來也沒有任何的用處,而鄭鳴破不開,他說的話更沒有任何的用處。
    只是分亂鄭鳴的心神而已。
    鄭鳴沒有吭聲,他淡淡的站在姜無缺兩個人對面,此時的他,雖然沒有使用張三豐的英雄牌。但是他的心,卻是無比的平靜,就好像那大江之上的江水,任由清風明月照耀。
    也就是在這一刻,鄭鳴有些明白,他能夠通過英雄牌,繼承那些英雄人物的各種武技,但是有一種東西,卻并不是那么容易繼承的。
    這種東西,就是人的心境。
    他淡淡的微笑,在很多人的眼中,這是一種一切盡在掌握之中的微笑,更是一種平和自然,無比平靜的微笑。
    姜無缺眼眸之中的嫉妒狠毒之色,越加的多了起來,他沒有動彈,甚至和他并立在一起的崔瑩,都沒有動彈,他們兩個人,就這樣并肩站在一起。
    但是在他們的頭頂,滾滾的真氣,一如沸騰的開水,升起了十丈多高的云霧。
    這云霧呈現出黑白兩色,化作一個巨大的陰陽魚,在兩個人的頭頂,不斷的旋轉。
    鄭鳴在這旋轉的陰陽魚之中,感到了一種莫大的危險,這種危險,是鄭鳴在來到日升域以來,第一次遇到。
    他看著那旋轉的兩色陰陽魚,心中唯一的念頭,就是第一時間之中,將這恐怖的陰陽魚擊碎。
    唯有打破這詭異的陰陽魚,自己才能夠突破平安。無數的念頭在鄭鳴的心頭閃動,但是最終,鄭鳴還是將那些蠢蠢欲動的念頭壓了下去。
    太極之意,在于借力打大,在于后發制人。自己既然已經選擇了運用太極真意,就不能因為別人的手段,而先自亂了陣腳。
    想著當日使用十張張三豐英雄牌時的情形,鄭鳴的心,越加的平靜,他甚至開始,用自己的心,靜靜的觀摩著那不斷旋轉的陰陽魚。
    陰陽魚的霧氣,在旋轉之中,變的越加的凝固,他們匯聚在一起,化成了兩條分別呈現出黑白兩色的曲線。
    這兩條曲線,在鄭鳴的眼眸,玄奧無雙,近乎真意!
    凝結成型的真意,鄭鳴在這個念頭出現在心頭的瞬間,就覺得自己的心顫抖了一下。
    一般來說,對于沒有進入躍凡境的武者,真意只可意會,不可言傳,更不要說匯聚成型。
    他們一旦匯聚成型,該有何等的威力,這沒有人能夠知道。
    而現在,站在一起的兩種無上圣體的匯聚,竟然讓真意凝結成型,這實在是超出了大多數人的意料。
    而就在眾人驚顫的時候,那兩條黑白曲線,陡然劃破虛空,朝著鄭鳴直落而去!
    鄭鳴能接得住嗎?
    這一刻,這個念頭,出現在無數人的心頭!
    線,在很多人看來,是天下最為柔韌,也最為無力的東西。但是很多時候,卻也要看究竟是什么線。
    比如此時,朝著鄭鳴飛去的,兩條一如魚一般的曲線。
    它們的速度快捷如電,而虛空在兩者閃動之中,都好像被割裂出一個個口子。
    凡是擋在兩者近前的物體,在這兩條線飛過的瞬間,就被直接割裂成為兩段。
    “快跑!”姚樂清舒朝著鄭鳴大喝,在這喝聲之中,姚樂清舒揮手,將自己手中一桿黑色的巨戟,死命的扔了出去。
    九煉玄鐵鑄造,足足有三千二百五十多斤,可謂是神擋殺神的巨戟,擋在了兩條線的近前。
    倚仗著這巨戟,姚樂清舒不知道斬落了多少武者的頭顱,更不知道打碎了多少的神兵利器。
    但是現在,這巨戟,在擋在那兩條猶如線一般的東西的近前的瞬間,就化成了兩段。
    不錯的,就是化成了兩段,沒有任何阻礙,沒有任何的聲音,在一條白色的長線掃過之時,它就化成了兩段。
    躲?哪里躲得過去!鄭鳴在這兩條線掠過的瞬間,就感到這兩條曲線,已經將自己緊緊的鎖死。
    自己不跑還好,如果自己一旦轉身,這兩條線絕對能夠將自己給斬成四段。
    所以,鄭鳴依舊靜靜的站在那兩道飛旋而下的曲線下方,靜靜的等待著曲線的下落。
    他整個人,此時變得越加的平靜,給人的感覺,就好像他整個人已經超脫物外。
    “鳴少,那是真意所凝的道紋,你還不快跑。”鄭驚人怒吼,而他的手中,也揮出了一物。
    這是一柄漆黑如墨的小劍,只有一尺多長的小劍,看上去就好像嬰兒的玩具一般。
    但是,就在這小劍從鄭驚人手中飛出的瞬間,無數的黑光,從小劍上方溢出。鄭鳴此刻已經催動的蒼天霸血,卻讓他看到,那一片黑光,實際上就是一個個的銘文。
    也不知道那制造小劍的人,究竟使用了什么樣的手段,竟然將無數的銘文刻在小劍上。
    所以在小劍飛出的瞬間,一股磅礴的殺機,瞬間彌漫了天地。
    天發殺機,斗轉星移!在這股磅礴的殺機之下,就連作為太玄神女的蘇小曼,都覺得自己的身軀,好像被什么束縛住了,半點都難以動彈。
    這一刻,她的眼眸中,除了恐懼,依舊是深深的恐懼。她明白,這種已經超脫了她所掌握真意層次的殺意,如果籠罩在她的身上,她必定是死路一條。
    而更讓蘇小曼感到恐懼的是,這小劍之上的力量,實際上并沒有超越躍凡。
    所以超越了躍凡境的力量,都將不容于這天恒神境。
    能夠制造出這等銘器的人,該是很等的人物,他的出手,又是何等的手段。
    蘇小曼看著扔出小劍的鄭驚人,眼眸中神光不斷的閃動,她怎么也沒有想到,這個并不是太驚人的家伙,竟然弄出了這么驚天動地的變化。
    “那死老鬼竟然沒有騙我!”鄭驚人的話語中,帶著感慨,帶著感觸,但是一絲出乎意料。
    不過此刻,沒有人注意他的感慨,因為所有的人,都看著那好像驚天的一劍,以及那兩條黑白光線。
    姜無缺的神色閃過了一絲驚訝,他沒有想到,這個叫鄭驚人的可惡小子手中,居然還藏著這么一個玩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