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4)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4)      完本感言(04-04)     

隨身英雄殺556 大神通

  “鄭鳴,滋味如何?告訴你,這僅僅是開始。”姜無缺無比怨毒的朝著鄭鳴掃了一眼,冷聲的說道。
    隨著他的話語,姜無缺騰空朝著鄭鳴直攻而上,他雙手揮動,一時間無盡的拳影籠罩虛空。
    而崔瑩并沒有出手,她站在姜無缺的身后,兩個人之間形成的那無形的兩儀陰陽之力,將鄭鳴所有還擊的力量化解不說,更在姜無缺關鍵的時候劈出幾招,直接將姜無缺的攻擊提升到了一個等級。
    “砰砰砰!”
    鄭鳴的龍爪,硬生生的和姜無缺在虛空之中碰撞了十三次,但是這一次次的碰撞,讓鄭鳴手臂上的鱗片,呈現出了不斷脫落的勢頭。
    至于鄭鳴手中的六棱重劍,更是換了十數個招式,天外飛仙,閃電驚鴻,劍化三千,大地脈動……
    特別是大地脈動,這一招曾經直接擊殺了血手彌勒的真意,在涌入兩人身邊的時候,根本就沒有半點的作用。
    泥牛入海,波濤不驚!
    崔瑩的眼眸,一直都流露著淡然的神光,他就好像半點都沒有在意剛才的拼斗,但是實際上,她的心中,同樣充滿了驚異之色,因為鄭鳴施展的手段,實在是太多了。
    不論是天外飛仙,還是閃電驚鴻,還是風神腿,還是十全武道的招式,每一次都讓崔瑩感到眼前為之一亮。
    但是很可惜,這些招式面對的,并不是普通的強者,而是兩儀陰陽之法。不但讓他們防御無敵,立于不敗之地,更讓他們的攻擊犀利,無堅不摧。
    這個鄭鳴,死了實在是太可惜了!
    “只要你以自己的本命心神發誓臣服于我,做我的護道人,我可以放你一馬。”淡淡的聲音,輕飄飄的出現在鄭鳴的耳際。
    雖然那崔瑩的嘴巴并沒有動,但是鄭鳴能夠猜得出來,給他說這些的,就是崔瑩。
    此刻,他再次用重劍朝著那姜無缺劈來的拳風劈斬了過去,雖然破了那轟然而來的拳風,他整個人,也倒退了九步。
    “白日做夢!”鄭鳴冷笑,他手指翻動,就將那六棱重劍,直接放入了自己的儲物手鐲之中!
    在剛才的一輪攻擊之中,鄭鳴自己不但沒有占到任何的便宜,甚至好幾次,他自己都處在生死危機之中。
    而這種危機,也讓他越發感受到了那兩儀陰陽的威勢。任何的攻擊力,都難以破開這兩儀陰陽的防御,而他們的攻擊,自己想要化解,更要施展十倍之力。
    這根本就是一個死局!
    要想將這兩個人擊敗,最好的辦法,唯有一個,那就是將兩個人各個擊破。
    但是在這天恒神境之中,已經拉手站在一起的兩個人,絕對不會在自己面前分開。
    退卻離去,絕對不行,不為那就要到手的傳承神殿的傳承,就是這些跟隨自己的少年武者,他也不能讓自己答應的事情,化成泡影。
    而不離開,最好的方式,就是使用英雄牌,只不過現在他心頭所存的英雄牌,能夠選擇的唯有兩個。
    一個是通天教主,只要這張英雄牌出手,所有的一切,統統不是問題。可是在這種小事情上使用通天教主的英雄牌,實在是有點大材小用。
    而另外一個,則是帝釋天。作為擁有鳳血,幾乎將天下武技融為一體的存在,雖然鄭鳴并不知道帝釋天真正的修為,但是這個人絕對很強。
    可是帝釋天能夠強的過自己嗎?自己現在可謂是融合達摩祖師和張三豐的全部技能,再加上林雷的龍血變身,在躍凡境,已經是一個巔峰的存在!
    使用英雄牌,是最后的選擇,而在使用英雄牌之前,鄭鳴的心中還有一個念頭,那就是試一試自己的太極真意、兩儀真意。
    也許,唯有太極真意和兩儀真意,才能夠對付這兩個人的兩儀陰陽之法。
    只不過,這只是鄭鳴的想法,而且還是一個頗為冒險的想法,如果這個想法不成的話,那就只有使用帝釋天的英雄牌。
    平靜的站在姜無缺兩個人的對面,這一刻的鄭鳴,雖然沒有解除自己身上的龍血變身,但是他整個人卻給人一種恬靜自然的感覺。
    如果說剛才的鄭鳴,狂暴之中帶著魔氣,就好像一個可以毀滅天地的魔君,那么現在,他雖然依舊保持著龍血變身,但是他整個人,卻好像一個圣人。
    一個恬靜自受,將萬物都放于心外的圣人。
    鄭鳴的這種改變,讓正在圍攻他的姜無缺和崔瑩的神色都是一變。特別是崔瑩,作為無上道身的擁有者,她天生近道,可謂是對天地真意感應最深。
    這一刻,她就覺得,眼前的鄭鳴,竟然和她差不多。
    不錯,就是和她差不多,雖然此刻,鄭鳴的身上,沒有任何的加持,但是在她隱隱約約的感覺之中,這個少年,變的猶如一潭水。
    一潭八風不動,但是卻隱含深邃的水。
    這種變化,自然不是因為鄭鳴身上有什么特別的體質,這種變化,如果讓崔瑩判斷的話,那么她給出的結論只有一點,那就是此人的悟性極其驚人。
    不愧是自己選擇的人!
    這個念頭在崔瑩的心頭閃過,她看向鄭鳴的目光,除了欣賞,更多了一絲憤怒。
    這個不識好歹的家伙,自己如此的欣賞他,可是他呢,他竟然不識抬舉,他竟然斷然拒絕做自己的護道人!
    雖然無缺戰體和無上道身乃是天生兩儀陰陽,但是如果他能夠表現出更勝姜無缺的地方,說不定,自己也要給他機會。
    不過,他既然反對,那就殺了他。
    這個念頭一生,崔瑩就朝著姜無缺看去,她清麗的臉上,露出了一絲淡淡的笑意。
    姜無缺此刻,對鄭鳴的憤恨,可以說還在崔瑩之上,他見崔瑩朝著自己看來,當下毫不遲疑,再次朝著鄭鳴轟出了一拳。
    這一拳揮出,刀槍劍戟,斧鉞刀叉十八般武器,瞬間匯聚成一個巨大的輪盤,朝著鄭鳴碾壓而下。
    無缺道!
    本來需要好一會準備,姜無缺才能夠打出的無缺道,此時竟然信手拈來,這種手段,是何其的驚人。
    也就在姜無缺打出無缺道的瞬間,崔瑩玉手翻動,朝著那隱含著開山裂岳之力的巨輪揮出了一掌。
    這一掌,輕柔無比,但是在這一掌和那無缺道凝聚成的巨輪匯聚在一起的瞬間,那無缺道的巨輪卻呈現出一種質的飛躍。
    他沒有讓那巨輪的威力增加半分,但是他卻讓那巨輪的轉動,多出了一絲超脫,多出了一絲融合,多出了一種難以言明,卻玄之又玄的力量。
    在這種力量的包裹之下,姜無缺的無缺道,變的更加的完整,也更加的圓滿。
    不錯,就是圓滿,一種融合天地,滋潤萬物的圓滿,一種生滅相隨,落地無聲的圓滿。
    如果說剛才的無缺道可以以強力硬抗的話,那么現而今的無缺道,就是難以抵擋,難以應對,難以……
    “我們兩個,才是天造地設的一對。”姜無缺能夠感受到那無缺巨輪的威力,他覺得此刻,自己就是一個推動天地,掌握蒼生的君王。
    他有些得意的看著崔瑩,不但在表達自己心頭的興奮,更在對這個女子進行警告。
    畢竟,這個女子對鄭鳴的親近之意,讓他感到很不舒服,所以,他要在這個時候,讓他知道,自己才是她最適合的,也是最不應該離開的人。
    崔瑩笑了笑,并沒有說話。她注視著在無缺輪下,依舊平靜無比的鄭鳴。
    雖然她明白按照無缺輪的威力,就算是躍凡境的武者,也難逃一死,但是她總有一個感覺,那就是這個年輕人,一定能夠破開這個殺局。
    這種感覺,讓她的心中,有一種很不好的感覺。
    她的心,對于這種感覺,除了那么一絲絲的恐懼之外,有的是一絲絲的期待。
    鄭鳴動了!
    當那好像控制了四周虛空,讓他根本就沒有半點可以躲避位置的巨輪就要落在他身上的瞬間,鄭鳴動了。
    他動的雖然無聲無息,那樣普通簡單。
    他的兩只手臂,輕輕的朝著兩側一分,就好像將一個圓,分成了兩邊。這就好像小兒的玩具,不要說對付已經站在了一品巔峰的姜無缺和崔瑩,就算是對付一個普通的武者,都好像差的太遠。
    但是,沒有人對鄭鳴的動作,生出任何的譏諷之心,因為動手的人是鄭鳴,是那個力壓日升域內天驕人物的鄭鳴。
    他在這生命受到威脅的時候,絕對不會無緣無故的施展著兒戲一般的手段。能夠讓他在這個時候施展的,一定是驚天動地的大神通。
    “怎么可能!”
    蘇小曼的驚呼,打破了平靜,她睜大眼睛,絲毫不顧自己太玄神女的風范。
    在鄭鳴出手剎那,大多人根本就看不出鄭鳴出手和沒有出手有什么區別。但是太玄神骨,卻能夠映照萬物,所以蘇小曼第一時間,感到了著其中的不一樣。
    在鄭鳴雙手揮出的瞬間,他感到崔瑩加持在姜無缺無缺道巨輪上的真意,竟然和無缺輪分開。
    融合在一起的兩儀陰陽之力,竟然被這樣輕松至極的分開,如果這世間傳遍這種手段,那么以后兩儀陰陽的神話,將會被打破。無缺戰體,無上道身的傳說,也將變成過去。
    一時間,蘇小曼就覺得自己身上的血,這一刻都有些沸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