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1)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1)      完本感言(04-01)     

隨身英雄殺555 兩儀陰陽

  無上道身,好像比姜無缺的無缺戰體,更加的難纏。
    而和鄭鳴碰了一掌的崔瑩,此時心頭對鄭鳴的顧忌也多了三分,鄭鳴轟出的那一拳,雖然大部分的力量,都已經被她身上的道韻化解,但是她還是感到,這一擊之下,竟然有一股磅礴浩蕩的力量,打破了那護身的道韻。
    護身道韻,乃是無上道體最強的防御之一,雖然她的無上道體才剛剛覺醒,但是按照他們無上道身的記載,沒有悟透一條完整真意的人,想要傷她都不可能。
    鄭鳴的表現,并沒有悟透一條完整的真意,但是鄭鳴,卻讓她體內的真氣震蕩不已。
    就在崔瑩憤怒驚駭的瞬間,她陡然感到,一股瘋狂的念頭,從她的心頭升起。
    這念頭,讓她心神翻涌,一時間,竟然有一種不能自己的感覺。
    她心中清楚,這種魔念,乃是鄭鳴施展的手段,但是知道歸知道,她自己竟然一時間難以從者魔念之中清醒過來。
    “轟!”
    就在她快速的催動真氣,讓自己平靜下來的瞬間,一股無形的震波,竟然透過鄭鳴的拳頭,傳到了她的體內。
    這股震波,詭異無比,她體內真氣的防御,竟然沒有起到半點的作用,如果不是她天生無上道體,有道韻護身,在遇到危險的時候,道韻和四周的天地相和,替她消災解難的話,這一震波,說不定就能夠要了她的性命。
    可是就算是這樣,那震波同樣讓她受傷不淺,甚至一口血氣,差點沒有吐出來。
    崔瑩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現在遇到的情況,自己竟然吃了虧,而且還差點吃了大虧。
    這怎么可能?這種事情,怎么會發生在自己的身上。
    姜無缺離崔瑩的距離并不是太遠,他在鄭鳴和崔瑩交手的剎那,就已經感覺到了兩者之間的情況。
    此刻的他,心中可謂是充滿了欣喜。他快步的走到崔瑩的近前,沉聲的道:“崔姑娘,這魔頭橫行暴瘧,實在是罪不容誅,今日不如我等聯手,將這魔頭誅殺,也省得他盜取傳承,從而危害日升域的平和。”
    “姜兄之意,崔瑩明白,只不過上天有好生之德,我看咱們還是留他一條性命的好。”崔瑩眉頭輕皺,一副很是為難模樣的說道。
    而在兩個人的對話之中,鄭鳴的性命,好像就在他二人的手中一般。鄭驚人對于兩個人的態度,很是不屑,但是姚樂清舒卻皺眉道:“這次壞了!”
    蘇小曼看著飄臨而至,淡雅如仙的崔瑩,眼眸中有的,是一絲絲嫉妒,甚至是怨毒。
    在沒有崔瑩出現的時候,雖然她只是至尊盟的副盟主之一,但是因為她是太玄神骨的傳人,所以就算是姜無缺,對她也要客氣三分。
    至于其他人,則將她當成天際的仙子,高高的供奉起來。
    榮耀,可以說完全都是屬于她的,但是隨著這個叫崔瑩的女子的到來,她所有的光彩,都被奪去了。
    太玄神骨,玄妙無上,但是只要遇到無上道身,最終只能遺憾終生。
    這是她在宗門的一本書上看到的,對于當年看到的那本書,她很是不屑一顧。甚至她覺得,留下這段話的宗門長輩,實在是太沒有斗志了。
    但是現在,伴隨著崔瑩的出現,本應該屬于她的一切,都已經歸屬到了崔瑩的手中。
    這一刻,她算是真正明白了留下這段話宗門長輩的無奈,同時,她心中的憤怒,也更多了三分。
    她雖然憤怒,但是她的直覺告訴她,這個崔瑩,并不如她表現的那么淡然。甚至,這個擁有無上道身的女子,還是一個猶如毒蛇一般的人物。
    畢竟,天恒神境的通道,早在他們進入之時,就已經完全堵死,這崔瑩,不應該是后來進入的天恒神境。
    而她進入天恒神境這么久,無論是至尊盟的橫行,還是到了最后的各自為戰,她都沒有顯露過身影。
    可見她所圖甚大,恐怕要不是自己等人,都要敗亡在鄭鳴的手中,這個女人根本就不會出來。
    一時間,她的心中,竟然隱隱約約的有一種,希望鄭鳴能夠將這個女子擊敗的沖動。
    但是,當那崔瑩和姜無缺兩個人并肩而立的瞬間,蘇小曼的心開始發顫。
    雖然這一刻,她的太玄神骨,并沒有外顯如鏡,但是她的心頭,呈現出的,卻是一黑一白,兩個玄奧無比,好像隱含著無盡秘密的陰陽魚。
    兩儀陰陽,無上道身,直指大道。至于那無缺戰體,則是血脈沖天,戰意如狂。
    二者單獨出,就已經是天下難得一見的至尊之力,但是當兩種至尊之力匯聚,則是兩儀陰陽。
    傳說之中,兩儀陰陽合力,不是一加一等于二,更不是一加一等于十,而是等于百,等于千!
    傳說之中,他們聯手,不但能夠越級挑戰,而且越的還不是一個級別,甚至傳說之中,只要兩個分別擁有無上道身和無缺戰體的男女聯手,就能夠鎮壓某一個時代。
    當然,這種鎮壓,是要等他們完全成長之后的鎮壓。
    雖然他們兩個人,現在聯手依舊不足以鎮壓整個時代,但是有一點卻可以確定,他們在天恒神境之中,一定能夠鎮壓整個天恒神境!
    在這里,沒有人是他們的對手!
    就算是七大黃金血脈聚集,就算是五大傳承神骨同出,他們依舊不是這對男女的對手。
    兩儀陰陽,可以衍生萬物,生生不息,同樣可以滅殺蒼穹,無物不滅!
    鄭鳴行嗎?
    這是蘇小曼心中,唯一的念頭,雖然她的理智告訴她,鄭鳴好像也不行,但是她又有一種感覺,那就是說不定,鄭鳴真的行,畢竟,這個男人,剛才也將他們打的抱頭鼠竄。
    “鄭兄,你執迷不悟,我等得罪了!”崔瑩容顏清淡,帶著一絲出塵,帶著一絲飄逸,更帶著一絲悲天憐人。
    和崔瑩相比,姜無缺的臉上,全部都是暴虐,但是說實話,這一刻鄭鳴的心中,更愿意面對姜無缺。
    他靜靜的看著兩個人,當這兩個人站在一處的瞬間,鄭鳴就有一種感覺,那就是他面對的,不再是兩個人,而是一片天,一片無窮無盡的天。
    本來就已經在他的胸前沸騰的炎黃戰血,這一刻變的更加的炙熱。鄭鳴意外的感到,自己體內的炎黃戰血,這一刻的濃度,竟然比之以往提升了那么一點。
    雖然這一點,真的很少,但是這一點,卻讓鄭鳴看到了希望。
    “要戰就戰,休要胡言亂語。”鄭鳴說話間,不待兩個人出手,就騰空而起,一拳朝著兩人轟出。
    天霜拳!
    雖然此刻鄭鳴更擅長的,是紅日照大千的功法,但是他卻用了天霜拳。而伴隨著他天霜拳的,是風神腿!
    天霜拳的拳,凍澈四方,風神腿的腿,快絕天下。當然,這攻擊,只能算是試探。
    而站在一起的崔瑩和姜無缺,面對鄭鳴這快如閃電的攻擊,兩個人幾乎都沒有動。他們沒有在意那瘋狂而來的風,同樣也沒有在意那凍澈長河的霜。
    他們就這樣站在一起,就好像陰陽魚上的兩個點。由二,而生出萬物乾坤。
    滾滾的拳風,在轟到兩人近前的剎那,鄭鳴就有一種感覺,那就是自己冷澈四方的拳頭,在這一刻,不但是打在了棉花上,而且還是打在了柔軟無比,卻又充滿了吸力的棉花上。
    而他那猶如狂風一般的腿,同樣在接近兩個人的剎那,就好像陷入了沼澤之中。
    雖然鄭鳴的風神腿,只是得到了聶風十分之一的技能,但是這十分之一的真意之力,在他接近這兩人的瞬間,卻已經消散的干干凈凈。
    真氣無用,真意消散!
    這就是兩儀陰陽,這就是兩個至尊之體的力量。別的不說,無敵的防御,就已經讓他們處在不敗之地。
    “鄭鳴,你不是很厲害嗎?今日,就讓你看一看,什么才是兩大無上圣體!”
    姜無缺的眼眸中,充滿了對鄭鳴的憤恨,他并沒有運用任何的招式,只是朝著鄭鳴轟出了一拳。
    這一拳,無比的簡單,拳風之中,隱含的是熊熊的戰意。
    在一般的宗師級高手眼中,這一拳絕對是能夠威脅到他們性命的一拳,但是這一拳,在鄭鳴的眼中,真的半點都算不上。
    可是,就在姜無缺這一拳打出的瞬間,崔瑩也輕輕的拍出了一掌,這一掌柔弱無比,就好像三歲的小兒,輕輕的在虛空之中,打出了一掌一般。
    但是在這一掌打出的瞬間,那天地之間的大道,卻在這一刻,匯聚在了一起。
    那只能夠威脅到普通宗師的一拳,和這輕柔的一掌完美無比的融合在了一起,然后,鄭鳴就感到,一股封閉了四周虛空的力量,朝著自己直撞而來。
    這力量,沒有狂暴,但是這力量,卻強大無比。
    鄭鳴猶豫了剎那,當下就催動摩訶波若金剛力,重重的朝著那股打向自己的力量撞了過去。
    “嘭!”鄭鳴的身軀,在這碰撞的剎那,不由自主的朝后退了七步。
    七步,并不是太遠,但是每一步的后退,都讓鄭鳴感到自己的經脈之中,有針扎一般的疼痛。
    那涌入鄭鳴體內的真氣,生生不息,就算是他擁有焚燃一切的紅日照大千,此刻依舊難以完全清除這股瞬間涌入到了他體內的真氣。
    陽剛,柔和,生生不息的力量。
    而在這膨脹之中,姜無缺和那崔瑩兩個人,淡淡的站在那里,根本就沒有動。
    鄭鳴那號稱至陽至剛的摩訶般若金剛力,對兩個人,就好像沒有半點的作用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