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3-28)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3-28)      完本感言(03-28)     

隨身英雄殺553 無上道身

  姜無缺在拼命,他手中的巨斧,此刻已經生出了無數的裂口,但是他依舊瘋狂的催動那巨斧。
    他不認輸,他不想認輸,他還要獲得至尊傳承。
    但是,現在和他一起作戰的,只剩下那太玄神女蘇小曼,雖然這女子神骨所化的寶鏡攻防一體,讓鄭鳴的不少攻擊,最終都只能鎩羽而歸,但是她也難以保持以往的飄然的姿態。
    怎么會這樣!
    自己是無缺戰體的擁有著,這世上,無上道身不出,同輩之中,無人可以和自己爭鋒。
    這個鄭鳴,一個來自于蠻荒之地的人,他怎么就能,和自己爭一長短?
    好像,爭一長短幾個字,不適合自己。
    鄭鳴此刻,可謂是暢快淋漓,得自達摩的至陽真意,得自張三豐的太極真意,再加上林雷的龍血變身,讓他感到自己無比的強大。
    舉手投足之間,天地就在自己手中,這種感覺,無比的爽利,無比的痛快。
    擊殺姜無缺,絕對不能如讓姜無缺跑掉,雖然這姜無缺的身后,不知道有何等的人物,但是不論如何,自己都要盡最大的努力,留下姜無缺。
    已經不共戴天,自然不能心慈手軟!
    所以,鄭鳴在瞅準姜無缺手中巨斧化成一輪斧山,朝著自己瘋狂砸來的剎那,太極真意再次引出。
    而就在那斧山變換位置的剎那,他轟然打出了一拳。這一拳,隱含著摩訶般若金剛力,再加上龍血變身的力量,可謂是強大到了極點。
    只要這一拳打在姜無缺的身上,姜無缺就是不死,也要重傷。
    可是,就在鄭鳴打出這一拳的剎那,他陡然感到,一種巨大的威脅,出現在了他的心頭。
    這種威脅,來自于鄭鳴的身后,而且在鄭鳴感覺到這威脅的剎那,那好像來自于天地之間的一只手掌,就橫跨虛空,出現在了他一尺之外。
    這一掌的攻擊,來得無比的突然,可以說,鄭鳴絲毫沒有做好準備,可是這一掌,已經來了。
    一如羚羊掛角,了無痕跡!
    鄭鳴的神念,經過道心種魔**,經過一念魔生等技能的錘煉,已經達到了一種將方圓百丈的風吹草動,都映照他心中的地步。
    但是現在,竟然有人能夠瞞得過他的神識,在他對姜無缺出手的時候對他來了一個偷襲!這讓鄭鳴在憤怒的同時,心中也升起了一絲本能的恐懼。
    金剛不壞身,龍血變身,每一樣技能,都能夠讓鄭鳴無視普通一品武者的攻擊,但是現在,那突然出現在他身后的手掌,卻讓他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威脅。
    如果自己依舊按照自己的想法攻擊姜無缺的話,那么等待自己的,恐怕就是墜落。
    所以,姜無缺雖然可惡,鄭鳴還是決定先將自己的性命保住再說。他快速的收回自己攻出的拳,而后騰空朝后,想要閃過這一擊。
    只是,鄭鳴的速度雖然快,可是那偷襲而來的手掌,卻好像算出了他要逃避的路線,在虛空之中只是晃動了一下,就再次擋在了鄭鳴可能逃逸的線路上。
    不,應該說是鄭鳴逃逸的破綻所在。
    這是武者的直覺,還是那偷襲者在出手之前,就已經測算出來的?鄭鳴大吃一驚之下,已經來不及再次躲避。
    好在,他此時已經有些緩過勁來,那巨大的,猶如長鞭般的龍尾,此刻更是狂抽了出去。
    只不過,這一鞭,鄭鳴只來得及用上四成的力量,而就在那巨鞭和偷襲的手掌碰撞的剎那,鄭鳴就覺得一股平和之中,帶著毀滅的力量,直接沖入了自己的體內。
    龍鱗四散,龍血四溢。
    那股力量雖然中正平和,但是想要消散這股力量在自己體內的侵襲,卻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甚至可以說,這股力量,讓鄭鳴感到,自己的心神,自己和那天地之間精氣的溝通,剎那間都出現了阻斷。
    三品強者,之所以被稱為宗師,是因為他們可以溝通天地,可以無窮無盡的運用天地之力。
    現在這種阻礙,雖然難以讓鄭鳴完全吸納不到天地之力,卻也讓他吸納天地之力的速度降低了很多。
    鄭鳴快速的催動體內的易筋洗髓二經,平復自己所受到的傷害,而后凝眸朝著偷襲者看了過去。
    偷襲者并沒有再動手,她盈盈立于大地之上,目若秋水,面似皎月,那高挑的身姿,雖然處于白色的麻布包裹之下,卻依舊動人心弦。
    雖然不知道見多過少迷人的女子,但是看到這女子的瞬間,鄭鳴的心頭,升起的是一句話。
    所謂伊人,在水一方!
    這個女子,自然不是鄭鳴寤寐思服的女子,但是這個女子的來臨,卻讓他生出這種感覺。
    這種感覺,鄭鳴覺得非常的不好,但是他的心中,竟然有一種難以對這個女子升起憤怒的感覺。
    這并不是鄭鳴的心智原因,更不是鄭鳴見色忘義,實在是這個女子,給人的第一感覺。
    好在剎那間,鄭鳴那被道心種魔**催動的心境,就從這種感覺之中掙扎了出來,而那一念魔生之術,此刻更是不用鄭鳴催動,就瘋狂的開始運轉。
    滾滾的魔氣,從鄭鳴的體內直沖而出,他讓龍血變身的鄭鳴,在這一刻,越加的猶如從九天之地,降臨而下的魔神。
    魔焰滔天的鄭鳴,靜立天地,卻一如和這天地融為一體的素衣女子,兩個人剎那間,就成為了這片天地的主角。
    “鄭兄,剛才小妹實在是不愿意讓姜兄死在您的手下,所以倉促出手,還請您見諒。”
    素衣女子說話間,輕輕拱手,姿態優雅,一如仙子。
    “我的乖乖,這是什么人?我怎么覺得,自己看到的,是一個狐貍精啊!”鄭驚人大小不一的眼睛翻動,聲音之中充滿了感慨的大聲喊道。
    他的話語,說的肆無忌憚,而素衣女子,卻沒有半點生氣的意思。
    她甚至朝著鄭驚人輕輕的笑了笑,就好像看自己淘氣的弟弟一般。
    但是這女子不生氣,有人生氣。不但至尊盟的那些武者對鄭驚人怒目而視,就連幾個跟隨鄭鳴的三百少年,也對鄭驚人露出了憤怒的神色。
    他們明明看到了這個女子偷襲鄭鳴,但是他們卻不由自主的對好像言語中侮辱女子的鄭驚人怒目而視,這其中的問題,可想而知。
    “無上道身,這是無上道身!”姚樂清舒的話語中,帶著一絲恐懼。
    雖然姚樂清舒在修為上,比之姚樂玄機等人差的太多,但是他好像擁有鋼鐵一般的意志,無比的冷靜,這也是讓他成為和至尊盟對抗盟主的最主要原因。
    在鄭驚人的眼中,姚樂清舒很少如此的失態。
    但是現在,他的話語中,分明帶著對這位女子的恐懼,無上道身,這四個字,他重復了兩遍。
    “奶奶的,別說她是無上道身,就算是她是無上……”鄭驚人幾乎是本能的對那女子進行攻擊,但是當他將無上道身兩個字說了兩遍之后,臉色卻是大變。
    他看著姚樂清舒,大聲的道:“你說什么?無上道身,這世上,真的有無上道身!”
    兩大圣體,無缺戰體,無上道身。而論起珍貴程度而言,無上道身,更在無缺戰體之上。
    按照日升域的記載,近一萬年來,整個日升域,也就出現了三個無缺戰體,但是無上道身,卻只出現了一個。
    一般而言,無缺戰體是男兒,而擁有無上道身的,則是女子。但是一旦無上道身出現,就連無缺戰體,有時候都要臣服。
    和無上道身的擁有者處在一個時代的天驕人物,是幸運的,也是悲哀的。
    幸運的是,他們之中,一旦有人被無上道身的擁有者選中,那么他們的修為,就有一個突飛猛進的進步。
    而悲哀,則是他們無論如何的努力,無論付出如何大的代價,他們都難以超越無上道身的擁有者。
    無上道身,天生于大道親近,雖然大道不可名,但是借助無上道身,卻可以讓自己的修煉變得無比的容易。
    無上道身的擁有者,那就是天地間,真正的天之驕子。
    “倉促出手嗎?呵呵!”鄭鳴朝著鄭驚人笑了笑,而后淡淡的說了一句。
    這句話,好像沒有什么意思,但是配合上鄭鳴身上那滾滾的魔焰,卻讓人有一種譏諷的感覺。
    擁有無上道身的女子,對鄭鳴的話語一皺眉,隨即那清麗的眉眼,就被柔和的笑意所代替。
    “看來,鄭兄對于小妹剛剛的出手,還是耿耿于懷,如此小妹在這里,向鄭兄賠罪了。”
    素衣女子說話間,朝著鄭鳴輕輕的行了一禮,那姿態無比的優美,就好像在跳舞一般。
    鄭鳴在女子蹲下行禮的瞬間,就覺得自己的心,好像被整抽搐了一下,這并不是任何的功法,但是卻比最強的功法,還要強大。
    因為,這是大道之力,這是讓人不覺沉醉于別人影響之中的大道之力。雖然這種力量,比之大道,就好像大海和一滴水一般,但是終有一天,這水將納入大海,甚至是成為大海。
    無上道體,果然是天地無雙。
    鄭鳴看著那蹲下行禮的女子,嘴角輕輕的挑了一下,他的道心種魔**,這一刻變的更加的瘋狂。
    “如果道歉有用,那還要法律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