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3-31)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3-31)      完本感言(03-31)     

隨身英雄殺552 破虛

  他身后的三百少年,沒有人反對,也沒有人吭聲。但是他們的神情,卻已經表明了一切。
    一個統帥者,必須要心黑手狠,心中默默的念叨了一句之后,姚樂清舒就準備出手。
    但是,就在這一刻,鄭鳴卻陡然發出一聲的長笑,這一聲笑,是充滿了歡樂的笑,這一聲笑,是充斥了自信的笑。
    伴隨著這一聲長笑,鄭鳴的身軀,陡然化作一道閃電,朝著自己不愿的軒昊然沖了過去。
    快,實在是太快了。
    閃電驚鴻,再加上鄭鳴的龍血變身,讓他猶如一道長虹,朝著軒昊然直沖而去。
    軒昊然身后的五大上古帝皇,沒有半絲表情的臉上,在這一刻,都生出來一絲明顯的憤怒之色。
    與此同時,一個若隱若現的,穿著明黃龍袍的帝皇,出現在軒昊然的身后。
    六大帝皇,同時揮拳!
    這代表的是,上古帝皇百分之六的力量,這是一股隱含著浩浩皇威的力量。
    劍過如虹,六色的拳影,在這長虹之中崩碎,那一如鐵柱的六棱重劍,眼見就要刺破軒昊然的頭頂。
    軒昊然的眼眸中,閃過了一絲莫大的恐懼。他一咬牙,手掌瞬間捏碎了一塊玉符。
    “鄭鳴,希望你能夠出天恒神境!”這句話,充滿了怨毒之意,伴隨著這幾句話的說出,軒昊然整個人,就被一股磅礴如海的黃光包裹,瞬間劃破虛空而去。
    “破虛符,這是破虛符!”有人看著離去的軒昊然,聲音之中,充滿了驚駭。
    鄭鳴不知道破虛符是何物,但是他清楚,軒昊然施展了這種手段,恐怕代價不小。
    可是他沒有時間理會軒昊然的消失,因為此刻,姚樂玄機的玉尺,和一個肋生雙翼的少年的長槍,已經一左一右,朝著他直殺過來。
    這兩人,同樣把握著時間,所以這攻擊,不但威力巨大,而且陰毒的讓人難以躲避。
    鄭鳴此刻,迎戰一人很容易,但是兩個,卻有些分身乏術!
    左側玉尺,滾滾黑氣磅礴如海,侵襲之間,已經掩蓋了半邊的虛空。這一擊,姚樂玄機用盡了所有的余力,隱含著最強的殺機。
    雖然琉璃圣血的擁有者,是以防御為主,但是這也只是相對而言。和普通的武者相比,他們的攻擊,同樣犀利。
    至于那肋生雙翼的少年,他手中的槍,就好像一道閃電,驚鴻于天,殺氣貫穿虛空。
    槍未到,殺機已經將鄭鳴能夠挪動的空間,全部都給封死。如果鄭鳴強行挪動,那么他迎上的,將是那隱含著蓬勃雷電之力的槍尖。
    鄭鳴對于這肋生雙翼少年的攻擊方式,并不陌生,他雖然有龍血變身支撐,但是在和這少年的碰撞之中,那隱含著雷電之力的真氣,還是讓他吃了不小的虧。
    更何況現在,那長槍和雷電已經混為了一體。
    蘇小曼騰空而立,她沒有朝著鄭鳴攻擊,但是她所立的方向,卻已經擋住了鄭鳴后退的路。
    此刻的蘇小曼,雖然手中依舊空無一物,但是她頭頂的寶鏡之中,卻已經生出了一柄長劍。
    一柄雪白如霜的長劍。
    姜無缺的手中,此刻多出了一柄長有一丈,上如月牙的巨斧,這斧頭寒光閃爍,耀眼生輝。
    雖然巨斧上一道道的花紋,都好像被一股無形的力量所壓制,但是這巨斧的殺機,依舊讓人恐懼無比。
    這是姜無缺從自己的儲物手鐲之中取出的第四件兵器,一如光輪的斧刃,給了鄭鳴不小的威脅。
    “當當當!”
    他此刻,平舉大斧,并沒有任何出手之勢,但是所有的人都能夠感到,他在蓄力,一旦讓他出手,將是雷霆萬鈞的攻擊。
    這是一場十面埋伏,在鄭鳴將軒昊然從天恒神境之中逐出之后,就形成的十面埋伏。
    鄭鳴手中的劍,只能夠應付一方。
    而就在此時,鄭鳴那已經差不多被龍鱗包裹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笑容。
    他長劍在虛空之中劃動,沒有去碰姚樂玄機,也沒有去封那肋下生出雙翼少年的長槍。
    這個圈,普普通通,但在這個圈畫出的時候,不少人都有一種玄之又玄的感覺。
    這種感覺,只可意會,不可言傳。
    可是就在這個圈子畫出的瞬間,姚樂玄機那本來朝著鄭鳴拍來的,隱含著磅礴黑氣,一如泰山壓頂的玉尺,突然扭轉了方向,直朝著肋生雙翼的少年拍了過去!
    長槍猶如閃電的少年,臉上露出了一絲錯愕。如果這一刻,他不封擋姚樂玄機的玉尺,他的長槍,絕對能夠傷到鄭鳴。
    但是,在他傷了鄭鳴的瞬間,姚樂玄機手中的玉尺,將會重重的拍在他的身上。
    這會讓他很難受,甚至會讓他有生命危險。
    所以,少年憤怒之余,手中的長槍一轉,那一如紫色閃電的光芒,朝著姚樂玄機的玉尺點了過去。
    這一槍,快捷無比,甚至沒有半點的不對之處。在那少年的感覺之中,這一擊,是那樣的順暢自然。
    不,應該說,比他這一擊,可以針對姚樂玄機,都要順暢自然。肋生雙翼的少年,畢竟不是一般人物,在這一刻,他就已經意識到了不對。
    但是意識到已經有點晚了!
    他的長槍,和姚樂玄機的玉尺,在虛空之中重重的撞擊在了一起。兩個人的修為差不太遠,他們的血脈同樣是起打黃金血脈的一部分。
    所以兩個人這一次碰撞,實在是棋逢對手。
    姚樂玄機就覺得自己的身軀,被那猶如蛇一般的電光鉆入了少許,然后麻了三分之一個剎那!
    這三分之一個剎那,時間真的很短,可是如此短的時間,卻讓他感受到了生命的威脅。就在他還沒有來得及反應之時,鄭鳴的拳頭,轟了過來。
    猶如龍爪一般的拳頭,大有半尺方圓的拳頭。
    這拳頭上,不但隱含著磅礴的真氣,而且拳頭本身所隱含的力量,就已經形成了狂暴的音爆,破碎虛空。
    躲無可躲,姚樂玄機一咬牙,那本來已經呈現出黑色的身軀,剎那間變成了紫黑兩色。
    九色琉璃身,最強的并不是單色,而是九種顏色融合而成的不滅琉璃身。
    現在,姚樂玄機所形成的兩色琉璃身,就算是躍凡境的一擊,同樣可以抵擋。
    “轟!”
    爆裂無比的一拳,在擊打在姚樂玄機身上的剎那,姚樂玄機就覺得自己的身體,好像被一股磅礴如日,浩蕩無邊的力量,重重的沖擊了過來。
    他的身軀倒飛而出,那包圍在他體內的琉璃之身,更是頃刻崩碎開來,姚樂玄機在倒飛的瞬間,就覺得自己通體的經脈,全部被震裂。
    死亡,這兩個字出現在姚樂玄心頭的剎那,就讓姚樂玄機下定了決心。
    雖然天恒神境的傳承,對他而言無比的重要,但是最重要的,還是他自己的性命。
    所以,沒有任何的猶豫,姚樂玄機掐動了自己一直隱藏的一枚玉符,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
    這頃刻的變化,讓已經準備好撿便宜的姜無缺等人目瞪口呆,他們已經準備好的后招,這一刻根本就施展不出來。
    可是,還沒有等他們反應過來,鄭鳴已經沖了過來,這一刻,鄭鳴手中的長劍,再次化成三千劍芒。
    林雷的風之真意,無盡的劍芒,讓人只能拼命的抵擋,可是就在他們瘋狂抵擋那劍芒之時,就感到一股無形的力量,牽引著他們,不由自主的朝著自己的同伴撞去。
    太極真意!
    姜無缺吃過這種真意的虧,這些天,他廢了不少的時間,想要琢磨出這種真意的破解之道,但是很可惜,他并沒有太大的收獲。
    現在,再次對上這種手段的他,好像除了拼命的躲閃之外,已經沒有了任何的手段。
    但是,有時候就在他躲閃的瞬間,鄭鳴手中的長劍就會在虛空之中重重的一斬,隨即就有無形的大地脈動,讓他們防不勝防。
    下風,他們處在下風,而且還是疲于奔命的下風。
    這種情況,姜無缺連想都沒有想過,可是這種情況,卻出現在了他們的面前。
    手持六棱長劍的鄭鳴,就好像一個魔神,不斷的將他們一個個打飛出去,雖然沒有傷及到他們的性命,卻讓他們充滿了挫敗的感覺。
    一個能夠和自己處于平手狀態的人,就已經是姜無缺不愿意接受的事實,更何況,現在還是他們四五個人聯手。
    “轟!”至陽至剛的一拳,重重的轟擊在了肋生雙翼少年的長槍上,那猶如雷電的長槍,出現了一道裂痕。
    朝著虛空之中上升了十丈的少年,還沒有來得及心疼自己的長槍,一條龍尾,已經重重的擊打在了他的臀部。
    這一擊,來的實在是太倉促了,讓少年根本就來不及反應,所以一瞬間血肉紛飛。
    “鄭鳴,此仇我給你記著!”肋生雙翼的少年,聲音之中帶著憤怒,而那繽紛的下落的血花之中,更帶著淚花。
    少年的手中,同樣帶著他們宗門留下的,保命的玉符,也就是一個剎那,少年化成雷光而去。
    一個人,虐了所有的天才人物,這個結局,讓在場的所有少年都沒有想到。
    這一刻,眾人看向鄭鳴的目光,更加的畏懼,更有至尊盟的人喃喃自語道:“原來是年年壓金線,給他人作嫁衣裳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