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7)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7)      完本感言(04-07)     

隨身英雄殺551 魔焰滔天

  如果只有一個姜無缺,在場的人最少有一半對鄭鳴持有信心。
    但是現在,共同出手的,還有如此多的天之驕子。所以這般的場景,很少有人看好鄭鳴。
    “真像那些傳說之中的英雄降魔。”有人看著絢麗的場景,不無感慨的說道。
    這句話,說的頗有些不合時宜,但是此刻的情形,在諸人的眼中,好像就是這樣。
    立于虛空之中,鱗片覆蓋,龍尾翻騰的鄭鳴,真的就好像一頭立于天地之間,隨時可能滅世的兇魔。
    而姜無缺、蘇小曼、姚樂玄機等人,卻和就要降服惡魔的少年英杰,沒有任何的區別。
    就連最維護鄭鳴的鄭驚人,聽到這個形容,都覺得這形容實在是太貼切,太合適了。
    他爭辯不了,也沒有心思爭辯,他緊緊的看著鄭鳴,心中充滿了擔憂和期待。
    在那十丈方圓,隱含著刀槍劍戟,斧鉞刀叉各種意境,好像能夠碾壓諸天的光輪之下,鄭鳴緩緩的揮出了一劍。
    這一劍,鄭鳴并沒有砍向那光輪,同樣也沒有砍向那猶如天外飛仙一般的虛影。
    他這一劍,砍向的是虛空。
    一時間,無數的人都感到,鄭鳴此刻是不是已經瘋掉了,在這危險的時候,他竟然還朝著虛空出劍。
    但是就在鄭鳴出劍的剎那,離鄭鳴最近的,催動著漫天血影而來的血手彌勒,突然慘叫一聲。
    他的眼眸中,露出了無盡的恐懼,他想要騰空而去,但是他的身軀,卻無聲無息的在虛空之中崩碎了開來。
    “嘭!”
    漫天的血雨,灑向四方,血手彌勒死!
    血手彌勒,擁有彌勒神骨,更是日升域七大勢力之一當成至寶一般培養的天才人物!
    就這么死了!
    這個讓人匪夷所思的結果,讓很多人目瞪口呆。他們不敢相信這是真的,但是那漫天的血雨,以及在血雨之中,朝著四方崩碎,瞬間消散在天地間的點點血骨,都告訴在場的人,這是真的。
    血手彌勒死了!死在了圍攻鄭鳴的戰斗之中,這位神骨的傳人,本應該強勢崛起,橫掃天涯的人物,死了!
    他的死,對于戰斗之中的眾人而言,并沒有太大的震驚,因為不論是姜無缺還是太玄神女蘇小曼,他們的主要精力,都放在鄭鳴的出招上。
    方圓十丈,他們感到從鄭鳴的身上,沖出了一種古怪的波動,這種波動,跨越虛空,跨越他們真氣的防御,直接作用在他們的**上。
    在這種攻擊下,蘇小曼頭頂的寶鏡,第一時間化成一層白色的光幕,將蘇小曼整個人籠罩在光幕之中。
    而就在光幕形成的剎那,一道道的波紋,在光幕之外形成,處在光幕之中的蘇小曼,重重的吐了一口血。
    至于她攻出的,猶如天外飛仙一般的劍影,就在接觸到鄭鳴的瞬間,就被那波紋,直接沖擊成了碎粉。
    大地脈動!
    林雷的大地脈動,無聲無息,隔著虛空,傷人身心。
    姚樂玄機的黑色琉璃身,在這波紋之下,出現了一個個的裂痕,幸虧他躲避的早,所以他只是吐了兩口血。
    至于軒昊然,那已經化成巨鼎的五條上古帝皇的虛影,第一時間重新沖回到了他的身邊。
    這五位帝皇,在他的身邊,硬生生的推出了一道無色光霞,將那猶如波紋的力道擋住。
    和軒昊然他們的頹然抵擋相比,鄭鳴長劍發出的波紋和姜無缺的無缺道的碰撞,才是所有人關注的重點。
    一如巨輪,席卷天地威勢的巨輪,在虛空之中,不斷的震顫,每一次震顫,都讓那無邊的威勢,減輕三分。
    但是十八道顫抖之后,巨輪依舊存在,依舊蠻橫碾壓,只是威勢上,已經只剩下了一分。
    姜無缺的眼眸明亮無比,他立于鄭鳴的前方,依舊在拼命的催動那巨輪,朝著鄭鳴的身體碾壓而去!
    殺鄭鳴,這一刻,所有的謀劃,所有的想法,都已經被他拋到了腦后,他的想法只有一個,那就是誅殺鄭鳴。
    鄭鳴揮出的,無聲無息的波動,誅殺了血手彌勒,傷了太玄神女,但越是這樣,他越要殺了鄭鳴。
    這天下,他決不允許有人比自己強大。
    巨輪的力量,只剩下十分之一,但是鄭鳴再也不可能揮出那猶如動波般的一劍。
    甚至,他已經揮不出一劍!
    對于這由無缺戰體先輩創出的,能夠增強足足百倍力量的無缺道,姜無缺的心頭充滿了信心。
    他覺得,這一次,就算鄭鳴不死,也會重傷。
    而就在他眼眸中充滿了期待的看著無缺道形成的巨輪碾壓在鄭鳴身上的瞬間,鄭鳴的拳頭,重重的朝著那無缺道轟了出去。
    “轟!”
    鄭鳴那半人半龍的龍血變身,就好像被萬鈞巨錘擊中一般,被打的倒飛了出去,但是那隱含著十八種武道真意的巨輪,也被擊破成了飛灰。
    艱難的在地上站穩的鄭鳴,一口血從自己的口中吐出,雖然天地之間的精氣,在瘋狂的朝著他的身體回復,但是他依舊有一種渾身欲裂的感覺。
    林雷的大地脈動一擊,雖然擋住了姜無缺的無缺道,但是在這拼斗之中,卻好像沒有占了太大的便宜。
    就在鄭鳴心中可惜的時候,他并不知道,此刻的他,在姜無缺等天之驕子眼中,卻是何等的恐懼。
    擋住了他們的聯手一擊不說,那無形的脈動之力,還將彌勒神骨的傳承者,一舉擊殺。
    雖然在這天恒神境,死的人真的很多,但是那些死的,在這些天之驕子眼中,都是草芥。
    他們有黃金血脈,他們有傳承神骨,他們有無缺戰體。他們就是這天地之間的王者。
    至于那些只是擁有普通實力的少年,死了也就死了。可是血手彌勒的死,卻讓他們發自肺腑的心底生寒。
    因為,這血手彌勒,和他們處在同樣的起跑線,甚至可以說,他們才是真真正正的一類人。
    “殺了他!他已經受傷了!”姜無缺這一刻,沒有施展無缺道,他騰空而起,手指輕彈,三十六道可以洞金裂石的指風,瘋狂的朝著鄭鳴沖擊而去。
    雖然這攻擊,在威力上,和無缺道有著巨大的差距,但是他的速度卻快。
    姜無缺的動手,就好像一個引火線,其他的天才人物,也同時動手,姚樂玄機的玉尺,軒昊然的重拳,還有蘇小曼的芊芊素手,化作漫天的掌影,朝著鄭鳴攻擊而來。
    鄭鳴那相比眾人而言龐大的身軀,快速揮動的六棱巨劍,讓他真的猶如一個魔神。
    劍光劈山開岳,龍尾猶如一條靈活而威猛的長鞭,至于已經龍化的手掌,更好像神兵利器。
    “嘭!”鄭鳴的六棱重劍,重重的劈斬在姚樂玄機的玉尺上,玉尺倒飛,姚樂玄機瘋狂的后退。
    重重的龍尾,與此同時,狠狠的抽在來不及回頭的軒昊然身上,將那五色斑斕的寶甲,直接抽成了碎粉。
    可是,如影潛行的姜無缺,卻趁此機會,逼近鄭鳴的身邊,雙手開合之間,朝著鄭鳴腹部的龍鱗,一連擊打了十七掌。
    無論是至尊盟的武者,還是那些沒有歸屬的武者,都在快速的后退,他們能夠從那瘋狂的掌力真意之中,感受到此時的戰斗,是如何的瘋狂。
    雖然他們自命不凡,但是他們很清楚,如果自己不小心陷入這拼斗之中,說不定瞬間就會被撕成碎粉。
    這已經不是他們能夠參與的戰斗,這已經不是他們能夠改變的戰斗。
    鄭驚人、姚樂清舒等人,也后退到了遠處。雖然他們很著急,但是姚樂清舒還是約束了所有的人。
    他們沖上去也沒有用,不論是鄭鳴還是姜無缺他們,都用上了自己珍藏的殺生大術,他們三百人,就算沖進那拼殺的圈子,也只能是死路一條。
    “鳴少堅持不了多久了!”鄭驚人小小的眼眸之中,隱含的都是血絲,他沉重無比的道:“畢竟,這些人,實在是太強了,而且他們還群攻!”
    姚樂清舒依舊緊緊的繃著臉,他整個人猶如一張繃緊的弓。他沒有想到,事情會發展到這種程度。
    猶如巨龍的鄭鳴,雖然依舊橫掃四方,但是他的雙拳,畢竟擋不住人家二十只手。
    劍化上千劍影,籠罩鄭鳴四周的范圍,這一劍,雖然將偷襲的蘇小曼震退,但是太多力量的消耗,讓虛空點出一指的軒昊然,在鄭鳴的龍鱗上,留下了一道深深的血痕。
    “我們三百人,就算沖破至尊盟那些人的攔截,能夠進入戰斗圈的,也不會超過二十人。”
    姚樂清舒說到此處,聲音中帶著冰冷的道:“而最終,我們這二十人,能夠拖得,也就是二十個剎那而已。”
    “如果鄭鳴能夠利用好這二十個剎那,說不定他還有一線翻盤的機會。”
    說到此處,姚樂清舒看向了自己身后四百人,聲音中帶著一絲冷厲的道:“該是我們為鳴少做點什么的時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