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12-16)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12-16)      完本感言(12-16)     

隨身英雄殺549 戰意無雙

  軒昊然的臉色一變,他乃是太皇真血的繼承者,在宗門之中,就算一些地位在他之上的躍凡境高手,在面對他的時候,一個個也都是恭謹有加。
    現在,一個小小的鄭驚人,竟敢如此不客氣的羞辱自己。
    實在是是可忍,孰不可忍!一時間眼眸中閃過殺意的他,朝著姜無缺看去。
    蘇小曼的目光,看向了姜無缺,她美麗的眼眸之中,帶著冰冷的殺意。
    姚樂玄機看向了姜無缺,他的神色雖然平靜,但是那平靜就好像隨時都能夠爆發的火山,一發不可收拾。
    “如果我們不履行呢?”姜無缺看著自己的八個同伴,淡淡的反問道。他的話語,無比的從容,無比的云淡風輕,就好像在說一件最普通的事情一般。
    但是這話語之中,卻帶著巨大的威脅,無比的自信。
    跟隨鄭鳴的三百少年,這一刻都將自己的手握在了自己的兵器上。雖然他們之中,有不少人覺得,鄭鳴這一次,好像有點意氣用事了。
    但是,他們不但愿意相信鄭鳴,而且很樂意為鄭鳴一戰。
    而至尊盟的眾人,這一刻的目光,同樣看在鄭鳴的身上。他們的眼眸中,充斥的卻是殺意。
    鄭鳴帶領三百少年,沒有一個傷亡,卻獲得了上千萬的傳承石,這讓他們同樣無比的嫉妒。
    而嫉妒到了最后,就是仇恨,所以他們恨不得在這一刻,將鄭鳴和他的跟隨者,統統的斬盡殺絕。
    而那些沒有歸屬的少年,除了少數幾個,對鄭鳴心懷敬佩的人之外,也都眼眸中充滿了期待。
    特別是陸麗師,他滿是嫉妒的看著鄭鳴,不,應該說,他這一刻,充滿了期待的看著鄭鳴。
    他希望鄭鳴沒有好結果,他希望跟隨鄭鳴的人,都沒有一個好下場,因為只有這樣,他的心才會平衡。
    他的懊惱,他的悔恨,他的一切,在這個時候,才會變的平靜,變的……
    在一雙雙各懷心思的目光注視之下,鄭鳴淡淡的道:“如果你們不遵從賭約,那么你們至尊盟,將沒有任何一個人,能夠走進傳承神殿!”
    這聲音不高,卻擲地有聲,斬釘截鐵,平淡中,充滿了一種強悍絕倫、霸道十足的分量!
    此刻的陸麗師,簡直有一種想要瘋狂大笑的感覺,因為他覺得,眼前這個叫做鄭鳴的少年,已經瘋了。
    他說什么?他竟然說,要至尊盟的天之驕子,走不進傳承神殿?他真是敢說,他……
    雖然他承認,鄭鳴有一些手段,可能修為不在那些天之驕子之下,但是他也僅此而已。
    但是,僅憑鄭鳴一個人,就讓那些天之驕子走進不了傳承神殿,這簡直就是笑話,而且還是一個不怎么樣的冷笑話。
    他瘋了,他真的是瘋了,他簡直就不知道,自己說的是什么!
    認為鄭鳴瘋了的,不只是陸麗師一個人,至尊盟的眾人,同樣覺得眼前這個少年瘋了。
    “哈哈哈,我有沒有聽錯,他……他竟然說,少爺他們進不了傳承神殿,他以為他是誰?他自己一個人,真的能夠擊敗的了少年他們如此多的人嗎?”
    有早就覺察出至尊盟問題所在的少年,聲音之中帶著陰冷的道:“哼哼,咱們至尊盟的問題,并不是咱們的實力不夠強,而是各有打算!”
    “但是現在,這個人跳出來,他已經成功的惹起了諸位盟主的怒氣,他的下場,只能被碾壓。”
    “這一次,他是死定了,誰也救不了他,咱們只有一千萬塊傳承石,怎么可能給他!”
    鄭驚人在眾人之中,無疑是對鄭鳴最信任的。不過此刻就算是他,也有一種眩暈的感覺。
    鳴少不愧是鳴少,不開口則已,一開口,就橫掃八方,氣吞萬里如虎!
    但是,這幫家伙,可是天之驕子,他們身上的血脈神骨,讓他們有橫擊躍凡的實力,鳴少面對他們,有勝算嗎?
    想到接下來的情形,鄭驚人心里有些后悔,自己不該將話說的那么絕對,要不然也不會惹出這等事端。
    可惜,這世上,沒有賣后悔藥的,縱是鄭驚人此刻心有千種念頭,也只能悶在心中。
    “哈哈哈,好大的口氣,真是好大的口氣,你這話說的,我渾身都有點打顫啊!”姚樂玄機仰天大笑,他手指指點著鄭鳴,嘿嘿的道:“小子,雖然你很傻,但是我不得不說,你剛才的話語,說的很有種!”
    也就在他說話之時,姜無缺開口了,他的聲音很平靜道:“諸位,誰也不能保留,一起出手,殺了他!”
    說話間,姜無缺朝著鄭鳴走了一步,在這一步走過的瞬間,一股洶涌的戰意,猶如潮水,從姜無缺的身上蓬勃而出。
    無缺戰體,戰意無雙。
    蓬勃的戰意之下,握拳而立的姜無缺,就好像一人間戰神,縱橫馳騁。
    處于姜無缺左側的姚樂玄機,身上紫色的光芒,猶如潮水一般的涌出,他的手中,在這一刻,更是多出了一柄紫色的玉尺。
    這玉尺只有兩尺多長,但是伴隨著這玉尺的出現,姚樂玄機整個人的氣勢,一下子提升了一倍。
    “七巧尺,小心!”姚樂清舒看著那寶尺,沉聲的朝著鄭鳴提醒道:“這是一件配合九色琉璃身的至寶,它不但能夠增強九色琉璃身的防御,而且在攻擊上,也是無堅不摧。”
    姚樂玄機對于姚樂清舒的提醒,半點都沒有阻止,他冷漠的平舉玉尺,一副一出手就是石破天驚之勢。
    至于軒昊然,他的身后,這一次出現的是五位帝皇虛影,浩浩蕩蕩的上古帝皇氣勢,讓他整個人蒞臨天地。
    他的手中,沒有武器,但是浩浩的威勢,在這一刻,幾乎可以和姜無缺爭鋒。
    至于那蘇小曼,則猶如一座寒冰,遺世孤立。而在她頭頂那一面寶鏡之中,除了晶瑩如玉的光芒,還有一柄長劍,在虛空之中,不斷的成型。
    其他幾位黃金血脈的傳承者,此刻一個個也都肆無忌憚的釋放出了自己的氣息。
    有的肋生雙翼,風雷并舉;有的隱身黑暗,消散于天地,更有人法通乾坤,融于大道。
    就連那傷了神骨的血手彌勒,都緩緩的舉起自己的猶如血一般的手掌,隨時準備對鄭鳴來驚天一擊。
    一道道的目光,這一刻,都落在鄭鳴的身上,他們雖然都不看好鄭鳴,但是他們的心頭,都期待著鄭鳴拿出應對這驚天動地一擊的手段。
    鄭鳴神色平靜,他的手中,一柄青色的長劍,猶如一汪春水般,閃爍著寒光。
    這是一柄三品的寶刃,在大晉王朝之中,應該算是一件寶物,但是在此時,這一柄寶刃,真的算不了什么。
    甚至可以說,在這種級別的決戰之中,鄭鳴手持三品寶刃,實在是讓人失望。
    “鄭鳴,雖然我覺得你很愚蠢,但是不得不承認,你的戰意很讓人欽佩。今日,就讓你見識一下我們無缺戰體一脈的絕學戰天斗地拳!”
    姜無缺說話間,淡淡的道:“能夠死在我這一招破天之下,你應該死而無悔。”
    說話間,姜無缺騰身,揮拳!
    這一拳,看似無比的簡單,但是那磅礴無比的戰意,卻瘋狂的匯聚在姜無缺揮出的拳頭上,鄭鳴四周的虛空,隨著那磅礴的拳頭,呈現出一種破裂之勢。
    破天,在這一刻,不少人都明白了這一式的真正意思。
    它破的不是人,這一拳的真意,就是要將鄭鳴四周的虛空打裂,從而讓鄭鳴躲無可躲,從而隨著,直接葬身在虛空之下!
    揮出這一拳的姜無缺,氣貫長虹,一往無前!
    而就在姜無缺揮拳的瞬間,姚樂玄機等人同時出手,其中出手最為快速的,就是姚樂玄機。
    他手中的玉尺,在須臾之間,就化成了一柄長有十丈的巨尺,閃動著滾滾的紫氣,朝著鄭鳴狠狠的拍去。
    這一拍,大巧不工;這一拍,雖然沒有姜無缺的氣勢,但是在這一拍之下,卻封擋住了鄭鳴逃走的路。
    軒昊然手掌輕壓,本來處在他身后的五名帝君,從他的身后直飛而出,朝著鄭鳴同時揮出一掌。
    一丈大小的掌力,看似和普通的三品武者沒有任何的區別,但是這輕輕揮動的掌力之中,卻好像隱含著浩浩皇威,讓人難以抵御。
    至于那蘇小曼,她的攻擊,幾乎是無聲無息的,一道潔白的劍芒,從她頭頂的寶鏡之中飛出,直接朝著鄭鳴的頭頂打了過去。
    血手彌勒巨大的血手,充滿了血腥之氣,而那生出雷電雙翼的男子,則騰空于虛空之中,封鎖鄭鳴從虛空逃走的線路,并點出了一指。
    這一指,電光繚繞,攝人心魄。
    幾個人的攻擊,對于在場的所有人而言,實在是太強太強,雖然他們都是一方之雄,雖然他們都自認為,自己平生不弱于其他人。
    但是面對這些天之驕子,他們也只能安然俯首,因為這些人,實在是太過強大。
    他們面對這些天之驕子,根本就不是一個級別系數。
    鄭鳴能夠躲得過這些攻擊嗎?沒有人認為他能夠躲避的了,因為這不是一個人在對他動手,對他動手的,是進入這天恒神境的最強者。
    無缺戰體,三大神骨,更有四個黃金血脈的傳人。
    他們之中的任何一個,都有橫掃四方的力量,更不要說,他們強強聯手,匯聚在一起的攻擊。
    就算是躍凡三境的強者,在他們的強勢攻擊之下,恐怕也只有飲恨黃泉的份兒。
    鄭驚人等少年,這一刻想要沖過去,可是他們的面前,已經被至尊盟以及陸麗師等人阻攔。
    “來得好!”一聲大喝,在那滾滾的攻擊之中響起,伴隨著這大喝,就見站在虛空之中的鄭鳴,體外突然爆發出耀眼的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