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3-28)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3-28)      完本感言(03-28)     

隨身英雄殺548 罪過罪過

  “青色聲望值達到一千,可創造黃色英雄牌一張!”
    自己什么時候有的青色聲望值?鄭鳴這些天,根本就沒有注意自己的聲望值。
    畢竟,他紅色和黃色的聲望值夠用,雖然在獲得傳承石的時候,運用了想誰是誰的手段,用去了不少的聲望值,但是他手中紅色的聲望值依舊很多。
    自然,也就沒有看聲望值的變化。
    上千青色的聲望值,可以創造黃色的英雄牌。嗚嗚,這技能,還真的不好用啊。
    創造誰呢?
    鄭鳴有些懵了,按照武俠牌中的英雄人物來說,最強的,自然是達摩張三豐、劍圣、無名令東來等人。
    他們在自己已經儲備的英雄牌之中,都擁有,將他們創造出來,好像有點虧。
    猶豫了瞬間,鄭鳴的心頭陡然閃過了一個念頭。
    林雷,好像自己以往看過的小說之中,盤龍之類的玄幻小說主角,從來都沒有出現過,不知道自己可不可以,將他的英雄牌創造出來?
    這個念頭在鄭鳴的心頭一出現,頓時讓鄭鳴感到熱血沸騰,他遲疑了瞬間,就決定創造林雷。
    而當鄭鳴將林雷的名字,以及他所擅長的武技輸入之后,他頭腦之中,出現了一個大大的對話框。
    “級別太高,聲望值太少!完全體創造不出來,可以創造武俠境界的林雷!”
    武俠境界的林雷,嗚嗚,這是一個什么情況?
    鄭鳴還真的不知道,該如何將林雷區分成為武俠境界的林雷,但是在稍微猶豫之后,他就決定試一試。
    反正,除了林雷,好像也沒有什么好的武俠人物讓自己創造,至于蕭炎同學他們,鄭鳴參照林雷的情況,覺得自己同樣創造不出來。
    確定!
    在確定上面重重的印下自己的印記之后,鄭鳴就覺得這一刻的自己,心中有點小小的緊張。
    畢竟,這是一千個青色的聲望值,而且還是他第一次獲得一千個青色的聲望值。
    要是武俠境界的林雷不怎么樣,那就虧大了!
    就在鄭鳴的心中充滿了期待的時候,他的心頭出現了一張英雄牌,一張寫著林雷巴魯克的英雄牌!
    龍血變身,宗師級雕刻,中級風之真意,中級大地真意!
    這四種技能,就是英雄牌上,屬于林雷巴魯克的技能。四項,這實在是有點出乎鄭鳴的意料。
    這可是林雷,這可是盤龍上牛逼頂天的主角,他怎么可能只有四項技能呢?
    但是這四種技能,鄭鳴看的實在是很舒心,因為這四項技能,真的很管用。
    嗯,林雷應該還是雙系的法師,這里限定的是武俠牌,所以他那些法師的技能,已經被限制住。
    要不然,最少也應該是六項技能才對,心里這么想著,鄭鳴的目光飛快的朝著林雷的英雄牌掃了過去。
    “因為您是林雷英雄牌的創造者,所以您在使用了林雷巴魯克英雄牌之后,將擁有林雷巴魯克英雄牌的全部技能!”
    這一行字,落在鄭鳴的眼中,讓鄭鳴有一種想要大笑的感覺,按照鄭鳴的估計,這個時候的林雷,也就是剛剛進入圣級的水準,但是這已經夠了。
    一張牌,擁有武俠級林雷的全部技能,要是能夠擁有成為主神之后的林雷的全部技能,那才是真的爽翻了天呢!
    “鄭鳴,我的話,你聽到了沒有?”猶如獅子般的吼聲,在鄭鳴的耳朵中響起。
    這吼聲,讓鄭鳴從欣喜之中清醒了過來,不過他看向那將他從美夢之中吼醒的人,這一刻非常的不爽。
    吼醒鄭鳴的,是姜無缺,作為至尊盟的盟主,作為無缺戰體的傳人,他有著自己的驕傲。
    雖然他對鄭鳴很是顧忌,但是這并不能成為,鄭鳴怠慢他、無視他的理由。
    “你說什么,我剛才沒有聽見。”鄭鳴看著姜無缺,若無其事的說道。
    這句話,說的漫不經心,但是聽在姜無缺的耳中,卻讓姜無缺的臉色變得無比的難看。
    他覺得,鄭鳴此舉就是故意怠慢自己,他就是這么的肆無忌憚,讓他在眾目睽睽之下丟盡臉面,一時間,心中對于鄭鳴的恨意,已經達到了巔峰。
    但是姜無缺畢竟是姜無缺,他的目標,是至尊傳承,他絕對不允許有人破壞他得到至尊傳承。
    所以在沉吟了剎那,他還是將這一絲不爽咽進了肚子里。雖然這個時候,他和鄭鳴一戰,他覺得自己有六成以上的勝算,但是他絕對不允許,自己為他人作嫁衣裳。
    “我剛才說,鄭兄,不如我們先進入傳承神殿,獲得傳承,至于我等的恩怨,可以放在以后再說。”
    鄭鳴看著臉上露出了一絲笑意的姜無缺,心中暗自冷笑,這姜無缺的笑容,還真不是一般的虛假。
    “姜兄的提議,我可以接受。”鄭鳴說話間,目光落在了軒昊然的身上。
    軒昊然現在對于鄭鳴,很是有些畏懼,畢竟血手彌勒被鄭鳴打的半死不活,雖然他自己很驕傲,但是他并不認為,自己能夠強得過血手彌勒。
    而強不過血手彌勒,卻被鄭鳴給頂上,這對于他而言,并不是一件讓人感到愉快的事情。
    就在他本能的朝后縮了縮身體的時候,卻聽鄭鳴冷冰冰的道:“在進入傳承神殿之前,諸位還是先將賭約履行一下!”
    履行賭約,這四個字,真的很簡單。
    但是當鄭鳴說出這四個字的瞬間,不但姜無缺的眉頭一皺,就是姚樂清舒,眉頭都皺了起來。
    姚樂清舒快步的來到鄭鳴的近前,沉聲的道:“鳴少,那賭約只是意氣之爭,我看……”
    鄭鳴一擺手,打斷了姚樂清舒的話道:“好男兒一諾千金,更何況是日升域諸大血脈傳人。”
    “如果因為鄭鳴的緣故,讓諸位成為了言而無信之人,那就是鄭鳴的罪過了。不妥,不妥!”
    姚樂清舒的神色,變的更加的急迫,他用手緊緊的拽著鄭鳴的衣袖,傳音道:“鳴少,這個時候,不是提賭約的時候。”
    “咱們可以亮出咱們獲得多少傳承石,讓他們不敢小瞧咱們,對咱們存在顧忌。”
    “但是那七百萬傳承石,咱們是萬萬不能要的,要不然,他們一定會拼命的!”
    姚樂清舒嘴里的他們,并不只是單指一個人,他指的是至尊盟的所有人。
    至尊盟很強大,鄭鳴上一次,之所以能夠喝退至尊盟,鄭鳴本身的實力很重要。
    但是在姚樂清舒看來,最重要的,還是至尊盟本身的問題。雖然姜無缺以無缺戰體力壓群雄,但是其他人,對于姜無缺卻是口服心不服。
    而面對這種情況,無論是姜無缺還是姚樂玄機等人,他們最大的問題,并不是和鄭鳴對敵,而是防備自己的盟友。
    所以,至尊盟在發現要付出巨大代價的時候,選擇了退讓。
    至于讓鄭驚人顯示自己等人的實力,在姚樂清舒看來,一是因為自己等人獲取多少傳承石,是掩飾不住的;這二來,也是讓姜無缺等人對鄭鳴越加的顧忌。
    沒有人愿意做出頭鳥,沒有人愿意為他人作嫁衣裳。
    將血手彌勒心頭的米勒神骨震碎,對鄭鳴而言,已經是他現在能夠做到的巔峰。
    而讓至尊盟遵從賭約,將那七百萬傳承石硬生生的交出來,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畢竟,傳承石是打開傳承的關鍵。而這個關鍵,更關系到至尊盟的全體利益。
    如果這個時候鄭鳴再執意堅持的話,那就是和至尊盟的全部人員作對,也就逼迫至尊盟這些各懷鬼胎的天之驕子聯合起來。
    “我自有打算!”鄭鳴朝著姚樂清舒說了一句之后,就朝著姜無缺看了過去。
    姜無缺的臉上,不但沒有怒氣,甚至他的臉上,這一刻還充滿了笑容。
    就連那依舊倒地不起的血手彌勒,這一刻臉上都露出了笑容,只不過他的笑容,是一種惡毒的笑容,是一種大仇就要得報的笑容!
    “鄭鳴,我沒有聽錯吧,你要我們履行賭約?”姜無缺笑吟吟的,臉上充滿了譏諷的問道。
    鄭鳴的臉色,平靜如水,他看著姜無缺那帶著威脅的面容,淡淡的道:“殺人償命,欠債還錢,你們當著如此多人說出的話,難道是放屁嗎?”
    “軒昊然,那些話,好像是你說的!”
    軒昊然此刻,面容之上也沒有絲毫的緊張之色,他同樣平靜無比的看著鄭鳴,那神色,就好像在看一個傻子。
    “鄭鳴,你確定那些話是我說的嗎?”軒昊然說到此處,手指著鄭驚人道:“你說說,那話是我說的嗎?”
    鄭驚人的神色,此時也有些凝重。他已經從姜無缺等人的話語中,感到了一種危機。
    這危機很大,稍有不慎,就有可能會威脅到自己和鳴少的生命。
    一個個念頭,在鄭驚人的心頭不斷的閃動。最終,他的目光落在了鄭鳴的身上。
    鄭鳴的神色平靜,在他平靜的面容上,甚至看不出任何絲毫的著急,就好像一切,盡在他的掌握之中一般。
    這等氣定神閑的神情,讓鄭驚人一下子想到了以往,他不知道怎么著,心中就有了底。
    “哈哈哈,那話不是你說的,難道是你媽說的不成?真是沒想到,你軒昊然小小年紀,竟然也學會了說話像放屁的本事,實在是讓人失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