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12-14)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12-14)      完本感言(12-14)     

隨身英雄殺547 無堅不摧

  “轟!”
    一拳轟出,那血色的彌勒身軀,在虛空之中顫抖了一下,隨即就沒有了聲息。
    臉色發冷的鄭鳴,并沒有騰空而退,而是再次揮拳,這一拳之中,赤紅色的拳頭,再次重重的轟擊在了那滾滾的血海上。
    可惜,這一刻的血色佛陀,只是發出了和剛才一般的血色波紋,至于其他的,則是什么都沒有。
    就在鄭鳴準備揮出第三拳的瞬間,那聳立在他們不遠處的傳承神殿,陡然震動了起來。
    雖然這震動,并不是特別的強烈,但是伴隨著這神殿的震動,那傳承神殿禁閉的門,轟然打開。
    傳承神殿開了!只要有傳承石,就能夠獲得相應的傳承。他們十萬人進入天恒神境,拼命獲取傳承石的目的,在這一刻,終于展現在了他們的眼前。
    一時間,無數的目光,都看向了那傳承神殿!
    “鄭鳴,咱們現在點到為止,那傳承神殿已經打開,你打不破我的防御,最終只是浪費時間。”血手彌勒處在血色的佛陀之內,高聲的向鄭鳴喊道。
    鄭鳴的神色依舊,不但沒有后退,反而上前一步。他朝著處在血色彌勒之內的血手彌勒笑了笑,然后再次揮出了一拳。
    這一拳,依舊強橫,就好像天地之間的驕陽,從那懸掛的天際,直落而下。
    可是,就在鄭鳴這一拳揮出的瞬間,不少人卻從這一拳之中,看到了無數的影像。
    姜無缺看到的,是無盡的陽剛,是無窮的博大,而姚樂玄機看到的,卻是一種猶如風的力量!
    只不過這風,并不是柔風,它失去了風應有的輕柔,有的,是狂暴,是暴怒,是如刀的鋒利!
    在蘇小曼的神骨映現之中,出現的是一絲飄逸,一絲屬于天外仙人般的飄逸。只不過隨著那一拳朝著血手彌勒的挨近,所有的飄逸,都消散無蹤。
    最后留下的,只有一種力量,一種雷電擊空的力量。
    而軒皓然,他看到的,是一種帝皇的霸道,一種揮斥天地的霸道,一種暴虐無邊的霸道!
    日升域的武學之道,到了三品之上,要的就是參悟真意,御使天地之力。而真意的強弱,也是三品以上武者強弱的基礎。
    鄭鳴的真意,有他自己領悟的真意,有他從英雄牌之中得到的真意,這些真意,可以說駁雜不純。
    其中,鄭鳴自己領悟的真意,是重慢真意,但是要說他最強大的真意,卻是十張達摩祖師英雄牌造就的至陽真意,以及十張張三豐英雄牌得來的太極真意。
    這兩種真意,可以說他已經完全掌握,但是運用起來,卻又感覺有所欠缺。
    所以,在被血手彌勒的血海無涯包裹之后,鄭鳴運用至陽真意,想要破開這血球,但是每每一擊,都感到欠缺一點什么。
    如果使用達摩的英雄牌,一擊可以破開。
    可是現在,他已經用過了十張黃色聲望值抽取的達摩英雄牌,他已經擁有了英雄牌上,達摩祖師的所有能力。
    但是他依舊打不出達摩祖師的至強之力。
    這并不是英雄牌不管用,而是他沒有將英雄牌之中的東西完全融會貫通。
    也就是說,他沒有將這英雄牌里面的技能,完全化成自己的技能。
    這些天來,鄭鳴一直想要將這些東西完全消化,但是很可惜,有些東西,并不是想要消化,就能夠消化的。
    血手彌勒的血海無涯,其中所隱含的真意至陰至柔,在破開這血海無涯之時,鄭鳴在其中揮出了上百拳。
    這上百拳,鄭鳴沒有疊加,沒有施展其他手段,用的只有得自達摩祖師的至陽真意。
    開始之時,那血海化成的血球只是在震動,但是到了鄭鳴打出第一百拳的瞬間,那得自達摩祖師的至陽真意,卻已經完美的融入到了他的體內。
    所以,也就在那第一百拳的瞬間,鄭鳴破球而出!
    但是,達摩祖師的至陽真意,并不是一種完整的真意,所以在面對佛陀血身,這種真意,依舊沒有用。
    已經被至陽之道充斥的鄭鳴,將血手彌勒視為自己沖擊至陽之道的一個墊石。
    自然,他不會接受血手彌勒的妥協,而他本人對血手彌勒的攻擊,也變的更加的爆裂。
    最終,他體內所有的真意,在那最后一拳轟出的時候,全部都融入到了至陽真意之中。
    這種融入,是一種去蕪存菁的融入,所以聶風的風魔真意,鄭鳴留存的,只有風的狂烈,風的狂暴,而將風的柔順,風的飄逸,統統去除。
    至于快劍真意,留下的只是那一往無前的剛烈,沒有了閃電驚虹的快速。
    還有鄭鳴最喜歡的天外飛仙的飄逸,也被去除到了這一拳之外,留下的,唯有雷電的勢若萬鈞!
    所以,但這一拳轟出的時候,鄭鳴的心中雖然無念無想,但是這一拳之中,卻隱含著一種無堅不摧,無物不破的氣勢。
    血手彌勒的神色,變得無比的難看。他本來自信滿滿,覺得自己的彌勒神骨,就算是面對姜無缺,也沒有任何的問題。
    但是鄭鳴這一拳,卻讓他本能的感到恐懼。
    在這一拳轟擊在他身體上的剎那,他就感到一股磅礴如日,浩瀚無邊,摧毀一切的力量,正朝著自己瘋狂的涌來。
    這一刻,他也顧不得留守,體內真氣瘋狂催動之中,又有三十六道血色的道紋,從他的體內直沖而出,瞬間融入到了那透明的佛陀體內。
    本來透明的佛陀,在這一刻越加的彬彬如生,甚至佛陀身上的袈裟,都變的生動了九分。
    彌勒神衣,血手彌勒從彌勒神骨之中領悟出的最強防御手段之一,更是血手彌勒的保命手段,一直以來,血手彌勒都將這手段掩飾的很好。
    可以說,這個手段,是他挑戰姜無缺的手段之一。
    當那彌勒神衣升起的剎那,血手彌勒大大的松了一口氣,他覺得,這一次應該可以萬無一失。
    就算鄭鳴的拳再硬,也破不了他的彌勒神衣!
    無聲無息之中,卻又好像隱含著無窮的狂霸之意,那偌大的佛陀金身,就好像被狂風吹動的灰塵,輕飄飄的消失在虛空之中。
    血手彌勒的身軀,在這一拳之下,倒飛出十丈長遠,重重的跌落在了地上。
    與此同時,一聲輕響,從血手彌勒的體內傳出。
    這一生輕響,很輕,在很多人聽來,好像就根本聽不到這輕響一般,但是,就在這輕響響起的剎那,天地好像驟然一暗。
    剎那間的一暗,在普通人的感覺之中,幾乎都感覺不到的一暗,但是卻是讓不少人心驚膽戰的一暗。
    他們好像感到了天地在呻吟,他們好像聽到了大道的哀嘆。
    雖然不少人都不明白這一聲輕響的來源,但卻在這一刻本能的將目光看向了血手彌勒。在眾人的想象之中,這一聲輕響,肯定和血手彌勒密切有關。
    此刻,血手彌勒那胖胖的臉,已經變得煞白,他的手在顫抖,他整個人都在顫抖。
    他用無比怨毒的目光看著鄭鳴,如果目光可以殺人的話,鄭鳴不知道已經死了多少次。
    “你……你好狠,你傷了我的彌勒神骨,我血手彌勒,和你不死不休!”
    血手彌勒聲音之中,帶著無盡的怨毒,無盡的兇狠,但是他的聲音之中,卻充滿了哀痛。
    五大神骨的傳承者,最重要的是什么,是那一塊生長在他們體內的神骨。
    神骨之中隱含天地玄妙,這些玄妙不但讓他們修煉比普通人強的太多,更讓他們根本就不用像普通武者那般去苦苦領悟天地真意。
    他們的神骨之中,自身就帶有一條完整的真意,只要他們將這道參透,那么他們的前途,就不可限量。
    可是現在,鄭鳴打破了血手彌勒的彌勒神骨,就等于傷了血手彌勒的大道之基,可以說,這比之殺父之仇、奪妻之恨,還要讓人難受幾分。
    血手彌勒的情形,讓本來已經準備沖向傳承神殿眾人,都停下了腳步。
    特別是姜無缺,蘇小曼等人,一個個用充滿了驚恐的神情看著鄭鳴,他們這一刻,對鄭鳴有些恐懼。
    血手彌勒雖然一直表現得很一般,但是就算是驕傲如姜無缺,對他同樣保持著巨大的戒備。
    甚至在一些事情上,姜無缺還要讓血手彌勒三分。
    這位幾乎是至尊盟的二號人物,在即將進入傳承神殿之際,竟然被鄭鳴打傷了神骨。
    “姜無缺,幫我殺了鄭鳴,所有的傳承石,都是你的,我什么都不要,只要你殺了鄭鳴!”
    血手彌勒看著扭頭的姜無缺,吼聲有些歇斯底里的瘋狂。只不過此時,他的吼聲,并沒有人理會。
    更有人用一種鄙視的目光看著他,因為他的神骨已傷,他已經沒有和眾人討價還價的資格了。
    他這些話語,在很多人看來,簡直就是不知進退。
    “鄭鳴,傳承神殿已開,咱們就不要在這里浪費時間了,我看咱們還是先取傳承再說吧!”姜無缺在猶豫了剎那,目光落在了鄭鳴的身上。
    鄭鳴并沒有理會姜無缺,此時,他的心中,正被那出現在他腦子之中的界面所震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