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3-28)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3-28)      完本感言(03-28)     

隨身英雄殺546 血海無涯

  就在軒皓然憤怒不已之時,站在遠處的血手彌勒,陡然騰空而起,一道殷紅的血光,化成貫日的長虹,朝著鄭鳴直接籠罩了下來。
    血手彌勒的血光,在落向鄭鳴肩頭的瞬間,鄭鳴感覺到的,是一股吞噬的感覺。
    他感到,自己四周的精氣不但被這血光所吞噬,就是自己體內的真氣,竟然也有一種蠢蠢欲動,想要沖入這滾滾血光之中的勢頭!
    彌勒神骨,金身不破,而和那神骨相映的血光,同樣不是普通的真氣可以比擬。
    一般的大宗師,在這血光之下,十成的實力,能夠發揮出五成來已經不錯了,但是這一次,血手彌勒遇到的是鄭鳴。
    這一次,鄭鳴用的并不是太極真意,他催動自己體內的紅日照大千真氣,暴虐的沖出了一掌。
    一個赤紅的巨大手印,從鄭鳴的手掌之中,直轟而出。
    “嘭!”
    血手彌勒對于鄭鳴用至陽至剛的武技應付自己,眼眸之中露出了一絲不屑。他的功法,最擅長的,就是以柔克剛。
    但是,當鄭鳴的大手印重重的印在他揮出血虹的剎那,他的臉色變得無比的難看。
    那至陽至剛之力,就好像狂暴的奔流,將他的血光震得破碎,而更讓他感到難以忍受的,卻是一股強橫的、隱含著無敵的至剛之意,震顫著他的神識。
    萬萬不可與之為敵!
    這個念頭,讓血手彌勒很難受。他的師尊,曾經給他講過心境這兩個字。
    作為一品巔峰武者,在沒有晉級躍凡之前,一旦被人破了一往無前的心境,對他這等人來說,那將是致命的打擊。
    “你找死!”
    這一刻的血手彌勒,也顧不得什么藏拙,他雙手揮動,虛空之中出現了一片殷紅的血海。
    而這片血海,猶如一片網,無聲無息,但是卻又好像隱含著無數詭異的朝著鄭鳴卷了過去。
    “血海無涯!”
    姚樂清舒看到這滾滾的血海,臉色就是一變,他大聲的朝著鄭鳴喊道:“鄭鳴,這是血海無涯,是彌勒神骨一脈的絕學之一,要破解此法,唯有躲避。”
    但是姚樂清舒的喊聲,明顯有點晚了,那無邊的血光,在這一刻,已經將鄭鳴包裹。
    血光如海,血手彌勒那白凈的手掌,慢如蝸牛般的收攏,而伴隨著他手掌緩緩的握下,殷紅的血海,在緩緩的收縮。
    九丈……七丈……五丈……
    一旦讓這片血海收攏,那么被困在血海之中的武者,就要被這片血海吞噬。
    也就是眨眼功夫,血海變成了一個一丈方圓的血球!
    血海無涯,不只是招式,更是真意!
    糅合在了招式之中的真意,一經施展,可以吞噬萬物,將對手化為膿血的真意。
    這種真意無比的惡毒,同樣也難以參透。唯有彌勒神骨的擁有者,才能夠施展這種招式。
    血手彌勒之所以施展出這一招,是因為鄭鳴給了他太大的威脅,但是當他施展出這一招的瞬間,姜無缺等人的神色,都變得無比的鄭重。
    一雙雙目不轉睛的眼眸,緊緊的盯著那好像無窮無盡的血海,他們的神色之中,有期待,也有戒備。
    黃金血脈,道紋神骨,無上圣體!
    雖然他們之間,好像有強弱之別,但是實際上,這些東西,每一樣,都擁有著讓人顫抖的力量。
    姜無缺看著緩緩收縮的血球,眼眸中閃爍著一絲寒光,他對于血手彌的顧忌,更多了幾分。
    不過,這寒光隨即變成了傲然,雖然陰柔的血氣,讓人很難受,但是他可以用無缺戰體的力量,將這血球強行破開。
    站在一朵紫色真氣凝結而成蓮花上的姚樂玄機,對那血色的光球,卻是一副嫌棄的模樣。
    他并不是嫌棄那光球的力量,他嫌棄的,是那光球,實在是太過污穢,讓人不喜。
    至于太玄神骨的擁有著蘇小曼,目光之中充滿了平淡,但是她的頭頂,那副寶鏡,卻已經開始若隱若現。
    雪白的寶鏡之中,一道道絲線若隱若現,這些絲線,一般人根本就不明白是什么意思,但是蘇小曼的眼眸中,卻不斷的閃動著了然之色。
    至于軒皓然,他的神色雖然不動,但是緊緊握著的手掌,卻顯示著他心底的期待。
    至于他期待的是什么,也只有他自己心中才明白。
    血手彌勒的手掌,還在緩緩的合攏,只不過,當血球變成了六尺方圓的時候,他那白凈的手掌上,已經開始出現了青筋。
    而他的額頭,在這一刻,更是出現了一滴滴的汗水。
    顯然,這個時候,他有些吃力,那收攏的血球,也變得越來越慢,越來越艱難。
    血海無涯,在悟透這一招之后,血手彌勒一共施展了九次,每一次,都輕松至極的,將那陷入血海之中的對手,直接化成一滴膿血。
    可是,這個該死的鄭鳴,卻讓他感到有一股磅礴至極的力量,要沖破血海,不,應該說是,要撐破血海。
    而更讓他難受的是,隱隱約約之間,他感到自己那能夠吞噬所有真氣的血氣,此刻吸納鄭鳴的力量,竟然變得無比的艱難。
    “放棄吧,你不可能突破血海,就算你再堅持,最終也要化成膿血。”
    “因為,這血海并不只是我的力量,還有我的道!”血手彌勒嘴唇張動,聲音冰冷。
    鄭驚人和姚樂清舒,都緊緊的攥著拳頭,他們兩個人之所以此時還沒有出手,是因為對鄭鳴,他們無比的信任。
    但是在血海化成五尺血球餓時候,兩個人對鄭鳴的信任,在這一刻終于忍不住動搖了。
    “沖上去吧!”鄭驚人說話間,不待姚樂清舒說話,就揮臂道:“打開血球,救出鳴少。”
    跟隨在兩個人身后的三百少年,沒有任何的語言,他們幾乎同時騰空而起,朝著那滾滾的血球直沖而去。
    掌風、拳風、刀芒,劍芒!
    幾乎一剎那,這些人都運用了自己最強的力量,朝著那巨大的血球,重重的轟擊了過去。
    三百少年,在他們所處的宗門,所處的地域,都是年輕一代的天之驕子。
    他們在天恒神境,在黃金血脈,在無上圣體面前,好像黯淡無光,但是他們力量的匯聚,卻猶如一股浩蕩的洪流。
    一股開山裂石的洪流!
    就算是一座山,在這股洪流之下,也唯有崩潰,就算是一條大江,在這洪流之下,也唯有斷流。
    但是,當這股蓬勃的力量,重重的轟擊在殷紅的血球上的剎那,卻猶如泥牛入海,沒有驚起半點的波瀾。
    “不要再動手了,這血海無涯之中,隱含真意玄奧,咱們的攻擊,不但要被這血海吞噬,增強他本身的力量,而且還會攻擊鄭鳴!”
    姚樂清舒大聲的道:“咱們要想救出鄭鳴,最好的辦法,就是殺了他!”
    說話間,姚樂清舒的身影,化成一道清風,朝著血手彌勒直沖而去,而就在他沖到血手彌勒近前的剎那,一柄黑色的長戟,朝著血手彌勒狠狠的砸落。
    至尊盟的眾人,遲疑了剎那,就有人準備上前,但是在這一刻,姜無缺卻輕輕的擺了擺手。
    他這個動作,自然是阻止這些下屬,幫助血手彌勒。
    不過血手彌勒并沒有因此而生出任何的怒氣,他的鼻孔之中哼了一聲,隨即一股股血線,從他的身上溢出。
    這些血線,快速的在血手彌勒身外交匯,只是剎那間的功夫,就形成了一個幾乎透明的,足足有一丈高的血色佛陀。
    透過這血色佛陀,可以看到佛陀之中的血手彌勒,但是當那黑色的長戟刺到透明彌勒身上的瞬間,那隱含在黑色長戟上的,可以開山裂石之力,卻消散的無影無蹤。
    彌勒神骨,防御無雙。
    姚樂清舒的眼眸中,冷光閃動,他雙手一合,長戟倒回,再次朝著那血色的佛陀,重重的砸去。
    鄭驚人黑色的劍光,其他少年各自最強的手段,也同時轟至,只不過他們這些攻擊,和姚樂清舒的攻擊一般,猶如泥牛入海,驚不起半點的波瀾。
    佛陀像內,血手彌勒雙手緊握,剎那間,那五尺的血球,再次開始收縮。
    幾乎在場的所有人都清楚,一旦血球收縮到三尺方圓,里面的鄭鳴,恐怕就是兇多吉少了。
    大多數等人,雖然在這一刻都在為鄭鳴擔憂,但是同樣,也有人在幸災樂禍。
    特別是那瘦削少年陸麗師,這一刻更是哈哈大笑起來,他的笑聲,是那樣的暢快淋漓。
    他為什么笑,他為什么在這一刻,笑的如此的欣喜,在場的人,自然都明白。
    不過沒有人理會他,姚樂清舒他們,依舊在瘋狂的催動自己最強的手段,而鄭驚人,已經將手伸向了自己的手鐲。
    他們要拼盡自己的力量,將鄭鳴從這血手彌勒血海無涯形成的血球之中救出來。
    也就在他們要將自己最后的力量用出的時候,一聲驚天動地的響聲,從血球之中傳來。
    殷紅的血球,在這巨大的力量下,猶如氣球一般破碎開來。從中而出的鄭鳴,更是朝著血手彌勒直沖了過來。
    鄭鳴的速度快如閃電,他的拳頭,更是重重的印在了那血色佛陀像上。
    這一拳,勢若奔雷,在轟出的一剎那,天與地,都好像隨著這一拳而顫抖。
    但是處在那佛陀虛影之中的血手彌勒,眼眸之中除了驚慌,還有一絲冷漠。
    這是一種自信的冷漠,他的彌勒神骨所形成的佛陀之身,隱含天地至理,就算是躍凡境的武者,也難以轟破他佛陀之身的防御。
    曾經,有修為在他十倍之上的躍凡境武者,用盡最強的招式,也沒有轟破他佛陀之身的防御。
    更不要說鄭鳴了!
    ps:  第二更奉上,喜歡的兄弟多多支持多多捧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