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10)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10)      完本感言(04-10)     

隨身英雄殺545 錐心的懊悔

  這塊傳承石拿出的時候,不少人的臉上,都露出了想要笑的神色。他們都覺得,這又是鄭驚人準備耍弄軒皓然,可是當他們看清楚鄭驚人手中傳承石摸樣的時候,一個個神色卻變了。
    一模一樣,此時鄭驚人手中的傳承石,竟然和軒皓然拿出的,瞬間變成了五十萬傳承石的金色傳承石一模一樣。
    看到鄭驚人竟然拿出了這樣一塊傳承石,軒昊然的臉色就是一變。不過瞬間,他的神色又恢復了平靜。
    一塊金色的傳承石也就是五十萬而已,他不認為,鄭驚人的手中,真的有三百塊傳承石。
    “一塊,兩塊,三塊……”
    將金色的傳承石放在自己面前的鄭驚人,笑嘻嘻的又拿出一塊金色的傳承石,輕輕的在那里數起來。
    他的動作,就好像一個小孩,在數自己心愛的寶物,但是當他數到第七塊的時候,軒昊然的臉色有些發青。
    一塊五十萬,七塊就是三百五十萬塊。而按照剛才他和鄭驚人打賭的約定,他已經輸了五十萬塊傳承石。
    五十萬塊傳承石是什么概念?那是他們拼死殺死一頭和紫頂鶴皇一樣級別的大妖,才能夠得到如此數量的傳承石。
    怎么可能,鄭鳴他們,怎么可能有如此多的傳承石!
    不少人的目光中,都充滿了質疑,但是那一顆顆閃爍著金色光芒的方形石頭,卻用鐵一般的事實告訴他們:沒錯兒,他們看到的一點都沒有錯。
    別說軒昊然,就連姜無缺,這一刻都緊緊的盯著鄭驚人的手,他的腦門,也開始冒汗。
    拿不出來,一定要拿不出來!
    只要拿不出來,按照賭約,至尊盟也就是付給鄭鳴他們五十萬傳承石而已,雖然這數字不小,但是至尊盟還能夠承受。
    但是再多的話,就得讓至尊盟傷筋動骨了!
    可是鄭驚人的手掌,一次次的從儲物手鐲之中取出一塊塊金色的傳承石,這讓軒皓然的臉,越來越難看。
    五百萬塊……六百萬塊……一千萬塊!
    這怎么可能?自己這邊損失了接近九成的人手,而且很多時候,他們這幾個眾人眼中的天之驕子,也要冒著墜落的危險,和那些兇獸生死相搏,才換取來的傳承石,怎么就沒有鄭鳴他們的傳承石多呢?
    更何況,他們只有屈屈三百人,而且這三百人,還沒有一個損傷。
    這是一個什么情況,莫非鄭鳴他們能作弊不成?還是……
    一雙雙狐疑的眼睛,都緊緊的盯著那一小堆金色的傳承石,別說是至尊盟的人,就算那些離開了鄭鳴,又被至尊盟搶劫了的眾人,也都不敢相信這是真的。
    一個人沒有損失,卻有如此多的傳承石,難道鄭鳴他們之中,真的有天恒神境主人的私生子不成?
    “不是真的,這絕對不是真的!”有人高聲厲吼,聲音有點歇斯底里:“說不定他們手中的傳承石是假的,要不然怎么會這么多!”
    吼出這句話的,并不是至尊盟的人,而是一個面目瘦削的少年,他的眼眸中,充滿了血漬!
    吐血的瘦削少年,認識他的人不少,特別是那些不屬于至尊盟的少年,認識他的更多。
    他之所以能夠被如此多的人記住,并不是因為他有多么英俊,修為有多么的高深。而是因為在鄭驚人提議他們一起幫著鄭鳴湊齊至尊之路傳承石的時候,他帶頭提議的反對。
    一點沒錯,就是他組織了一批人,反對鄭驚人的提議。
    也正是在他的組織下,大部分的人,離開了鄭鳴,離開了那個就要成型的聯盟。
    瘦削少年的眼眸中,充滿了懊惱,他以為,離開鄭鳴他們,他也能夠闖出一片天,他能夠獲得不少的傳承石,他能夠在這天恒神境之中,獲得傳承。
    可惜,他想的很不錯,而且他想到的東西,從一開始,也實現了不少。
    比如,他獲得了接近三萬塊的傳承石,他走到了傳承神殿,但是這一切,在這傳承神殿之外,統統化成了泡影。
    他辛苦努力得來的傳承石,最終都落在了至尊盟的手中,而為了這些傳承石,他的同門,他的兄弟,都死在了兇獸的手中。
    本來,他就算是不甘心,也絕對不會吐血。只是鄭驚人展示的情形,實在是讓他難以平靜下來。
    一千萬多傳承石,鄭鳴他們一個人都沒有損失,竟然獲得了如此多的傳承石。
    這一件在他看來根本就不可能的事情,真真切切的出現在他的面前,由不得他不信。
    而且,更讓他難受的是,他費盡了心機,一無所得。而那些跟隨著鄭鳴,將自己生死置之度外的忠義之士,卻沒有半點的損失,就獲得了傳承。
    “陸麗師,都怨你,要不是你妖言惑眾,我們怎么會跟著你離開鄭鳴!”
    “不錯,我們本來心懷報恩之心,都是因為你挑撥離間,這才離開了鳴少,你罪該萬死!”
    “鳴少,請給我們一次機會,我們……”
    后悔不已的眾人,大聲的訴說著自己的無辜,只不過,他們的懊悔,讓人聽起來有點蒼白無力。
    鄭驚人翻動著自己大小不一的眼睛,嘿嘿一笑,大聲的道:“這個時候知道錯了?這個時候知道自己對不起人了,我告訴你們,晚了!”
    “嘿嘿,給你們一次機會,誰給我機會啊!”
    姚樂清舒看著這些爭先恐后表達自己忠心的人,也是滿臉鄙視,畢竟剛剛自己等人出來的時候,他們的態度,比之至尊盟的人,還有些不如。
    可憐他們,還不如可憐一群狗!
    鄭鳴更是沒有看這些表忠心的少年,他站在那里一言不發,那意思很明顯,這些人不配他來說話。
    鄭鳴的冷漠,讓那些急于表達自己悔恨的少年,感到更加的尷尬,更讓一些人惱羞成怒。
    但是,他們更清楚,這個時候,無論對鄭鳴說什么,都已經沒有力量。更何況,鄭鳴不欠他們任何東西,反而是他們欠鄭鳴的比較多。
    于是,指責那個叫陸麗師的人,越來越多了,他們七嘴八舌的指責聲,一時間有點震耳欲聾。
    “都給老子靜一靜,想要埋怨的,都給老子滾遠點!”鄭驚人一叉腰,指著那關閉的傳承神殿遠處,大聲的道:“那邊清凈,你們去那邊指責去。”
    鄭驚人的話,絲毫不留顏面。但是他的話語一出口,卻壓住了所有的聲音。
    “老子的事情還沒有弄完呢,你們嚷嚷個什么勁,軒公子,您看看,這是多少塊傳承石?”
    “一千萬塊,哈哈哈,相信你的聰明才智,已經讓你計算出來這傳承石的數量了。嗚嗚,在這里,我要好好感謝軒公子您哪,畢竟您給我們送了七百萬塊傳承石不是么!”
    軒皓然在鄭驚人將那些傳承石拿出來之后,就覺得自己的胸口無比的難受。
    七百萬塊傳承石,這等數量的傳承石,至尊盟能夠拿得出來,但是打死他軒皓然,也拿不出來。
    而鄭驚人的話,更是氣得他,差點一口血吐出來。
    自己今天是怎么了,好好的,朝著人家的羅網里面鉆,七百萬的傳承石啊!
    按照約定,給人家七百萬塊的傳承石,軒皓然當然不樂意,但是不送的話,他軒皓然的顏面,還要不要?
    他的目光,不由自主的朝著姜無缺看了過去。他覺得,這件事情,不能讓自己一個人承擔,作為至尊盟的盟主,姜無缺也要承擔責任。
    畢竟,沒有姜無缺的推波助瀾,沒有姜無缺的承諾,說不定自己就不會跟鄭驚人立這個賭約。
    至尊盟姚樂玄機等人,一個個臉色也都發青。他們自然不會讓軒皓然將他們歷經生死所得到的傳承石送給鄭驚人,但是那白紙黑字的賭約,又不容許他們太耍賴。
    所以,他們一個個這一刻,也緊緊的盯著姜無缺這個盟主。
    姜無缺成為至尊盟的盟主以來,不,應該說從他姜無缺來到這個世上,他都沒有這么的狼狽過。
    怎么可能?鄭鳴他們一個人都沒有損失,怎么可能有如此多的傳承石!
    “說不定他的傳承石是假的!”血手彌勒遲疑了一下,陡然朝著姜無缺說道。
    姜無缺的眼睛一亮!這一刻,他也覺得,現在唯一能夠解釋通的,就是鄭鳴他們手中的傳承石,是假的。
    要不然,鄭鳴他們,憑什么獲得如此多的傳承石?
    “假的,你們這二十顆傳承石一定是假的!”姜無缺目光如電的看著鄭驚人道:“你們根本就不可能獲得如此多的傳承石。”
    就好像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的軒皓然,也跳出來大聲的道:“不錯,你們這二十顆傳承石,肯定是假的。”
    “哼,你們這二十顆金色的傳承石,根本就不可能化成普通的五十萬塊傳承石,這是你們在欺詐。”
    “要不是姜盟主提醒,差點上了你們的當!”
    說話間,軒皓然手掌翻動,一掌朝著鄭驚人狠狠的打落下去。這一掌,快如閃電,上百個掌影之中,隱隱約約更有一聲聲的龍吟隱藏在其間。
    鄭驚人雖然有所準備,但是澎湃的龍吟聲,還是讓他一時間心神激蕩,通體的真氣,經脈都有一種要被震散的趨勢。
    如果鄭驚人在這種情況下真的和軒皓然一決生死,恐怕他根本就沒有出手的機會。
    “你也接我一掌!”鄭鳴的聲音,從鄭驚人的身后傳出,伴隨著這聲音而來的,是一道赤紅色的掌芒。
    兩道掌力,在虛空之中碰撞,那軒皓然一連后退了七步。雖然軒皓然這次好像沒有催動自己的太皇真血而失利,但是軒皓然在看向鄭鳴的瞬間,眼眸中帶著的是恐懼。
    太皇真血,霸道強橫,最擅長的,也就是硬碰。
    但是現在,他和鄭鳴的硬碰,竟然出現了他吃虧的情形,怎不讓他氣急敗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