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3-30)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3-30)      完本感言(03-30)     

隨身英雄殺542 血手彌勒

  對于這少年的抗議,在場的大多數少年,都充滿了期待,他們希望這句話,能夠質問一下姜無缺。
    畢竟很多時候,一言九鼎,是一種美德,而沒有了一言九鼎名聲的人,更難以讓人信服。
    “哈哈哈,姜盟主說出的話,自然是算數的,我們不會為難你們,當然,這些傳承石,是你們自愿孝敬給姜盟主的。”一個滿臉笑嘻嘻的,盤坐在一頭青色孔雀上的胖子,笑瞇瞇的說道。
    自愿貢獻?去你姥姥的,我們拼死拼活,才湊夠了傳承石,你說自愿貢獻,就自愿貢獻了?
    “血手彌勒,他就是血手彌勒!”就在有人心中不忿,準備對這種說法進行反擊的時候,一個臉色惶恐的少年,話語中帶著驚駭的說道。
    他看著那被稱胖乎乎的,滿臉都是笑容的年輕人,就好像見到了鬼一般。
    雖然他沒有立即逃走,但是他的身軀,卻是在不斷的后退,很顯然,他這是怕的!
    而王虎等人,這一刻也知道了此人的來歷,他們一個個神色之中,都變得古怪起來。
    血手彌勒,傳承五大神骨之中的彌勒神骨。對于什么是彌勒,整個日升域之中知道的不多。
    但是彌勒神骨的用處,在場的人卻都知道,彌勒神骨,天生慈悲,而這種慈悲的氣息,就好像一個領域。
    只要是處在彌勒神骨擁有者十丈之內,所有的攻擊,都會減弱五成!
    五成,也就是說,不論你多強的攻擊,在他的籠罩下,都要減弱五成的力道。
    雖然他好像沒有無缺戰體那樣,給人一種驚才艷羨的感覺,但是這種彌勒神骨的作用,真的好強。
    血手彌勒,乃是這一代彌勒神骨的傳承者,他之所以得到血手的稱號,除了他修煉彌勒神骨一脈傳承的血手印奇功之外,更因為他出手無情。
    這個笑嘻嘻的人,在大多數人的眼中,就是一個出手奪命的獵殺者,面對這樣一個對手,不少人的心底開始發寒。
    但是,讓他們將辛辛苦苦獲得的傳承石交出去,他們的心中,又怎么舍得?
    一時間,幾乎所有人的心頭,都想到了一個人。他們覺得,如果這個人在就好了!
    軒昊然一揮手,一股磅礴的吸力,朝著一個躲在十丈之外的年輕人籠罩了過去。
    這年輕人在軒昊然的吸力下,拼命的推出了一掌,帶著青銅金屬色的光芒,重重的朝著軒昊然的吸力撞擊了過去。
    “轟!”年輕人的身軀,在這碰撞之中,不由自主的向前走。
    被軒昊然吸動的年輕人,身體外面不斷的溢出一絲絲的亮光,到了最后,這年輕人身上的光芒,更是變成了青銅顏色。
    乍一看上去,就好像少年的身上,出現了青銅鎧甲一般。
    而當這青銅光澤完全凝實的時候,他那不由自主被軒昊然牽引的身軀,慢慢的停了下來。
    但是,就算如此,他的臉上,同樣出現了一滴滴的汗珠。但是不管怎么說,這一刻的他,算是堅持了下來。
    “青銅血脈,真是沒想到,車家竟然又出現了青銅血脈,不過這樣也好,我們的屬下,就又多了一個得力的戰將,諸位說是不是?”軒昊然目光中,帶著一絲欣喜的味道。
    而那少年,則冷漠的朝著軒昊然掃了一眼,隨即不再開口。
    “我知道你們都不想將你們的傳承石交出來,但是你們別無選擇,這樣吧,我這個人很仁慈,再給你們一次機會,只要你們誰能夠說出鄭鳴的下落,這傳承石,我們就不收他的。”
    姜無缺滿臉帶笑地看著眼前的眾人,一副一切盡在自己掌握之中的模樣。
    對于姜無缺這種神情,可以說很多人都非常的不爽,但是他們卻難以反抗。
    畢竟,實力的差距,讓他們所有的不甘心,所有的反抗,都變成了一種笑話。
    而此刻,他們第一個感覺,就是彼此戒備的看了對方一眼,他們生恐這些同伴,和自己爭奪這來之不易的機會。
    但是,他們大多數人都是張了張嘴,就不再說話,因為他們并不知道鄭鳴的下落。
    姚樂玄機的話語中,帶著一絲怒意的道:“難道你們都不知道鄭鳴的下落嗎?”
    “玄機公子,我們真的不知道鄭鳴的下落。”一個面相忠厚的少年,以自己最誠懇的態度,輕聲地朝著姚樂玄機說道。
    不過他這種近乎討好像的回答,得到的并不是姚樂玄機的獎賞,而是一個巴掌。
    姚樂玄機的身體猶如鬼魅,快速的閃到那青年身后的瞬間,重重的給了少年一個耳光。
    “廢物!”
    少年的眼眸中,充滿了憤怒的火焰,在他們家族的實力之中,他一直都是天之驕子,高高在上。但是在這里,他卻被人隨意甩了耳光,還被稱作廢物。
    對于這種情況,他心里很是不爽。但是就算再怎么惱羞成怒,也只有忍氣吞聲。
    “玄機老兄,你也別太為難人,說不定鄭鳴他們,早就在紫頂鶴皇的手下,灰飛煙滅了呢!”血手彌勒笑呵呵的,一副事不關己的模樣。
    姚樂玄機對這個血手彌勒,同樣沒什么好感,他冷冷的哼了一聲,就不再說話。
    姜無缺的目光鄭重的朝著血手彌勒掃了一眼,卻沒有再說話,在他想來,鄭鳴當然不會簡單的死掉,但是有一個事實卻是毋庸置疑,這些天來,鄭鳴他們一直都沒有消息。
    如果鄭鳴他們還活著,他們不可能隱蔽的這么好,畢竟他們還要獲取傳承石,還要對付高等的兇獸。
    這對付高等兇獸的戰斗,雖然說不上打的天地無光,卻也會籠罩百里。
    但是鄭鳴他們,自從進入了紫頂鶴皇的領地之后,就消息全無,而紫頂鶴皇,卻還好好的活在它的領地之中。
    本來,這紫頂鶴皇乃是至尊盟準備除去的對象之一,但是發現鄭鳴他們竟然在進入紫頂鶴皇的領地之后,就消失的無影無蹤,至尊盟經過再三斟酌,沒有進攻紫頂鶴皇。
    軒昊然冷笑一聲,整個人騰空而起,朝著自己十丈之外一個青年直撲過去。
    他的身后,四帝齊出,浩浩皇威,一如潮水,那青年在軒昊然撲來的剎那,就準備騰身閃躲。可是在他閃出十丈多遠的瞬間,他的身軀,卻好像被一股無形的力量束縛,絲毫動彈不得。
    “軒昊然,我和你拼了!”青年厲吼一聲,倉惶打出一掌,只不過這青年本來就和軒昊然有不小的差距,現在又是倉惶出手,所以他的整個人,直接被軒昊然一拳打飛出去。
    “嘭!”
    青年的身軀,重重的跌落在了十丈之外的石頭上,他艱難無比的想要抬起頭,但是他身軀的傷勢,已經不允許他再有這樣的動作了。
    “軒昊然,你……你不要囂張,鄭鳴……鄭鳴他會給我們報仇的,我……我好恨自己……”
    青年的話沒有說完,整個人就倒在了地上。不斷流出的鮮血,意味著這個青年的死亡。
    能夠從天恒神境之中走到此地,青年無疑是一品宗師之中的佼佼者,但是面對更加強橫的軒昊然,他只有死路一條。
    青年后面的話雖然沒有說完,但是他要說的意思,在場的人都明白,軒昊然冷哼一聲道:“既然做了叛徒,還有什么好后悔的?至于鄭鳴嘛,他管得了自己就好。”
    “不想死的,將你們所有的傳承石交出來,不,應該說,將你們的儲物手鐲都交出來。”
    儲物手鐲對于來到天恒神境的少年們來說,里面不但有他們得到的傳承石,更有自己家族送的保命之物,甚至還有不少自己的大秘密。
    很多時候,讓他們交出儲物手鐲,跟殺了他們沒什么區別。
    “兄弟們,和他們拼了!我就不信,咱們這些多兄弟,就任人蹂躪。”一個面目剛毅的少年,大聲的吼道。
    姚樂玄機用手一拍自己坐下的三眼黃金獅,那足足有普通大象大小的三眼黃金獅,陡然發出了一聲巨吼。
    這吼聲,狂暴如雷,讓人一瞬間,就感到自己的身軀在發軟。
    而那三眼黃金獅中間的眼睛,在這一刻,更是迸射出了一道幽光,直接籠罩在那剛毅少年的身上。
    也就是一個瞬間,那剛毅少年,就化成了飛灰。
    他的衣衫,他的一切,都在這眼光之中消散,唯一留下的,是一個黝黑的手鐲。
    “嘿嘿,一萬塊傳承石,不少嘛,足足夠一個星辰傳承了,不過很可惜,死了的人,是什么都得不到的。”姚樂玄機拿起自己手中的手鐲,笑瞇瞇的說道。
    這一刻,沒有人再說話,本來憤怒無比的神情,也變成了恐懼。
    剛毅少年的死亡,對他們來說,有著巨大的觸動。
    不知道從誰開始,一只只的手鐲,交到了至尊盟的手中,而那些交出手鐲的武者,一個個臉色,都變的蒼白無比。
    “不到二百萬塊傳承石,真是讓人失望。”負責查看傳承石數量的,是一個面目精明的少年,他將所有的傳承石會聚在一起遞給姜無缺,話語中帶著一絲感慨的說道。
    姜無缺的眉頭也是一皺,不過隨即,他的目光就落在了自己等人坐下的兇獸身上。
    就在他準備說話的時候,好像陡然被什么驚動的姜無缺,陡然朝著一個方向看了過去。
    “哎呀,打劫果然是一個好買賣,嗚嗚,看來老子以后也從事打劫得了,誰要是不服,直接弄死就是!”一個調侃的聲音,從遠處傳了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