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6)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6)      完本感言(04-06)     

隨身英雄殺540 天劍絕刀

  這瑯環洞,作為天恒神境出現之后就被發現的地域,它的名頭,比之那聽濤苑也是絲毫不差。
    而這瑯環洞的考驗,說起來也并不是太復雜,只要能夠將瑯環洞中主人留下的三道題做出來,就算過關。
    只不過,進入瑯環洞,挑戰這三道試題的人,都已經坐化在了瑯環洞中,所以直到現在,這三道題是什么,同樣沒有任何人知道。
    不顧鄭驚人等人的阻攔,鄭鳴踏步走進了瑯環洞,他這一進去,看到的就是無數的書籍。
    這些書籍各種樣式都有,竹簡、紙質,甚至還有不少獸皮做成的,充滿了血腥味道的書籍。
    這些書籍的正中間,是一個一尺大小的白玉臺,鄭鳴走到這白玉臺前的瞬間,就見這白玉臺上,閃過了一行字跡。
    鄭鳴看完這字跡,臉上露出了一絲笑容。作詩,這個對自己而言,真的不難。
    ……
    瑯環洞外,鄭驚人他們這一次都沒有說話,他們心急如焚的等待著,等待著鄭鳴再創造出奇跡來。
    而鄭鳴,果然沒有讓他們失望,也就是半刻鐘的功夫,鄭鳴就從瑯環洞中走了出來。
    他的手中,多了一塊和剛才那般,金色的方形石頭。看到這些石頭,鄭驚人等人忍不住歡呼了起來。
    聽濤苑、瑯環洞、天星閣……
    一處處寶地,被鄭鳴輕而易舉的走過,本來還對鄭鳴充滿了擔憂的鄭驚人、姚樂清舒等人,終于可以喜出望外的看著這一切了。不過,他們看向鄭鳴的目光,越來越詭異。
    當鄭鳴從排在第七位的圣音殿走出來的時候,鄭驚人拉著鄭鳴道:“鳴少,你能不能告訴兄弟,我大爺只是你的義父,這創立天恒神境的人,才是你親爹呢!”
    鄭驚人說出來這句話的后果,就是被鄭鳴在肩膀上狠狠的揍了一拳,然后飛出去,撞碎了一塊山石。
    再然后就沒有了,雖然鄭驚人的挨打,好像鄭鳴已經給出了答案,但是就連聰明如姚樂清舒,也開始從這個方面,對鄭鳴產生了懷疑。
    如果鄭鳴不和那天恒神境的主人有關系,他怎么可能如此輕而易舉的從這些死地絕地走出來呢?
    一百萬傳承石、二百萬傳承石、三百萬、五百萬……
    就在傳承石的數量,以一種瘋狂的態勢,開始在鄭鳴的手中增長的時候,那偌大的天恒神境之中,腥風血雨也變得更加的厲害。
    姜無缺、姚樂玄機等天驕人物,血撒長空,橫擊四方兇獸的事跡,也變的越來越多。
    但是,更多的是,越來越多的人,死在了天恒神境之中,那隱含著讓人瘋狂傳承的神殿也緩緩的在天際露出了蹤影!
    ……
    “大哥,你們快跑,我……我跑不動了!”一個丟了半邊手臂,身上更是橫七豎八的不知道有多少傷口的少年,大口的喘息著說道。
    少年說話間,有些不舍的朝著前方眾多身影掃了一眼,而后大聲的道:“告訴父親和母親,我永遠愛他們!”
    說話間,年輕的少年蹣跚的朝著自己的后面沖了過去。還沒有等他沖出十步,一個身高十丈,體型好像一座小山般的巨型蛤蟆重重的從遠處蹦了過來。
    這蛤蟆模樣丑陋,土黃色的肌膚上,全都是大小不一、數不清楚的疙瘩。
    但是,蛤蟆的肌膚上,那一層不斷閃動的,猶如雷電一般的光澤,才是讓人一時間最難以忘記的。
    少年唯一的手臂中,拿著一柄折斷的長劍。而這一刻,面對那巨大的,已經追了他們三天三夜的巨型蛤蟆,少年的眼眸之中,已經沒有了恐懼。
    他揮劍,將以往所有的招式,全部忘記的揮劍!這一劍,隱含著一絲天地真意,少年自己領悟的,可以借助于天地之力的真意。
    劍光在揮動之中,已經變成了赤紅,到了最后,甚至變成了一道赤紅色的劍芒。
    三品宗師的巔峰!
    但是少年的攻擊,在蛤蟆的眼中,實在是算不了什么。蛤蟆的大嘴一張,艷紅的舌頭,就好像一道靈活的長蛇,直接將少年卷起,吞入了肚腹之中。
    這一切,清清楚楚的落在那些正在瘋狂逃命的幾個少年眼中,其中一個面目和死去的少年有七分像的年輕人,在看到少年死了之后,就瘋了一般的準備轉身。
    可是,還沒有等他停下,一只手臂緊緊的把他拽住了:“快走,小成已經死了,你不能讓他的死沒有意義!”
    最終,理智戰勝了情感,那年輕人再次轉身,瘋狂的朝著前方沖了過去。
    丑陋的巨蛙,心滿意足的舔了一下舌頭,然后轉身,朝著遠處跳出,顯然,已經吃飽喝足的它,對于只剩下幾個的少年,已經沒有了再去追的興趣。
    少年們并沒有因為巨蛙的離去而放松,他們馬不停蹄的又逃出三十里之后,這才停下了腳步。
    四個僥幸活下來的少年,個個身上都是傷痕累累,其中傷勢最重的,是一個面目憨厚的少年。他的身軀雖然沒有出現殘缺,但是在他的肋下,一條深深的傷口,正在不斷的冒血。
    “五百人,咱們五百人!就剩下了四個,哈哈哈,就剩下了咱們四個!”那憨厚的少年,雖然最后好像在笑,但是他的聲音之中,卻猶如子規夜啼!
    其他三個少年,也是心情低落,特別是那個眼睜睜的看著自己兄弟死去的年輕人,這一刻更是神色中充滿了悲痛。他咬牙切齒的發狠道:“我發誓,有生之年,我一定要殺了這土蛙!”
    土蛙,一個聽起來簡直土得掉渣的名字,但是就是這兇獸,一連吞噬了他們接近五百人。
    他們永遠也忘不掉,就在他們氣勢如虹的將一頭黃金蟒擊殺,正準備收取黃金蟒身上的傳承石時,一條如蛇的長虹,直接將數十個同伴捆住,然后一嘴吞進了肚子里的情形。
    他們更忘不掉,那土蛙大嘴張開,吞吐石彈,將上百人碾成了肉餅的情形。
    天恒神境很殘酷,不但人殘酷,而且里面各種各樣的兇險,更是殘酷。
    剛剛進入天恒神境的時候,他們并不覺得兇獸如何的兇險,他們就覺得最兇險的,是至尊盟。但是現在,他們已經感同身受,深切的意識到了天恒神境的兇險。
    前些時候,還在并肩戰斗的兄弟,都已經化成了飛灰,這種情況,怎不讓他們心中悲痛不已。
    “別傷心了,進入天恒神境,生死由命,富貴在天。”唯一一個還保持著冷靜的年輕人,無奈的說道。
    雖然他們之中,有人并不贊同少年的話,但卻無力反駁。
    “要是我們跟在鄭鳴的身邊,我們絕對不會死這么多人,鄭鳴一定能對付得了那土蛙!”
    剛剛死了兄弟的年輕人,眼眸中露出了一絲火焰,他帶著埋怨的朝著那冷靜的少年道:“都是你,若不是你鼓動著我們離開鄭鳴,我兄弟他怎么可能死掉……”
    那冷靜的少年眉頭一皺,隨即沉聲的喝斥道:“王虎,你想什么呢?你清醒清醒,我們沒有跟著鄭鳴,所以我們現在還能有幾個人活著。”
    “如果我們跟著鄭鳴,那對付的,就不是一般的兇獸,說不定我們全部早就死了!”
    冷靜少年在眾人之中,有著非同一般的地位,對于他的話,大部分的少年,都是言聽計從。
    受了重傷的憨厚少年道:“王虎,你弟弟的死,我們大家也非常的難過,但是剛才周輝說得不錯,如果我們跟著鄭鳴,可能咱們全都死過了!”
    “咚!”被稱作王虎的少年,拳頭重重的擊打在了一塊巖石上,那足足有牛一般大小的石頭,在他的拳頭下,瞬間變成了碎粉,而一滴滴艷紅的鮮血,也開始從少年的拳頭上往下滴。
    盡管他覺得同伴的話不無道理,但是心里又隱隱約約覺得,也許事情并不像他們說的這樣。
    “轟轟轟!”
    猶如山崩地裂一般的聲響,在好像無盡的天地中響起,在聽到這聲音的剎那,王虎等四人的臉色都是一變。
    他們已經被那土蛙嚇破了膽,現在天崩地裂的景象,讓他們本能的想到了那土蛙。
    土蛙又跑過來了!快點逃。可是就在他們準備奔走的瞬間,他們就覺得自己的身軀在搖晃。
    不,應該說是這一片天地在搖晃!
    在這轟然的搖晃之中,一柄長有千丈的長劍,從大地之中鉆出,這長劍在出現的瞬間,無盡的殺機,以長劍為中心,朝著四面八方分散開來。
    王虎他們和長劍還有一段距離,但是這一段距離,現在對他們而言,實在是太短了。
    當那殺意從他們心頭掠過的瞬間,他們就覺得,自己好像煌煌天威之下的螻蟻,隨時都能夠被這殺意所抹掉。
    好在,這股殺意,并不是針對他們,也就在他們感到肝膽俱裂的瞬間,那殺意已經從他們的心頭掠過了。
    “天劍,是四大至尊傳承之中的天劍傳承!”冷靜的少年看著那巨大的,直插蒼穹的長劍,聲音之中,帶著一絲羨慕,無盡向往的說道。
    四大至尊傳承排名第一的天劍傳承,在所有進入天恒神境的少年之中,沒有人不知道的。
    而且,幾乎在所有人的少年心頭,都有一種自己獲取四大傳承之中一個的夢想。
    只不過,天恒神境的殘酷,讓他們在這個時候認識到,沒有相應的實力,夢想只能是夢想。
    巨劍凌空的瞬間,遠處的山麓崩成了碎粉,一柄黝黑的長刀,在遠處和那天劍遙遙相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