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12-07)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12-07)      完本感言(12-07)     

隨身英雄殺539 瑯環洞

  “我好像看到了小橋流水……”一個充滿了文生氣質的少年,在猶豫了一下之后,最終還是開口道:“剛才,我在鳴少的琴音中,好像看到了小橋流水!”
    他這話一出口,就有人驚聲的道:“不對,怎么可能是小橋流水,應該是狂沙萬里!”
    “你們兩個人都聽錯了,我聽到的是春花爛漫,是情人的私語,時無限的生機。”
    幾個人的話語一出,處在小亭外的眾人,看向鄭鳴的目光,更加的古怪,因為他們感到,鄭鳴說不定真的懂彈琴,而且懂得,比他們還要多得多。
    姚樂清舒閉上了眼眸,他什么也沒有聽出來,但是三個人的話語,卻讓他感到了希望。
    “三百個剎那了,怎么還沒有完呢?”壓抑的時間之中,再次有人沉聲的問道。
    沒有人說話,可是越來越多人的目光亮了起來,三百個剎那都沒有任何問題,這本身,就已經說明了一個問題。
    而就在大多數人聽著琴聲的時候,在千里之外的一個山谷,一個高有百丈的巨大猿猴,在充滿了不甘和瘋狂的吼聲之中,重重的倒在了地上。
    他那巨大的身軀,將成千上萬的樹木壓塌,而就在他到底的瞬間,更有不少筋疲力盡的武者,充滿了瘋狂與欣喜的跪在了地上。
    他們忍不住自己心頭的激動,他們活下來了,那該死的太陰暴猿終于死了,他們活下來了。
    猶如神皇一般的姜無缺,踏步來到那巨猿的頭頂處,他一揮手,一道刀光,直接將巨猿的腦袋斬成了兩半。
    一塊漆黑如墨,一尺大小的石頭,從巨猿的腦袋之中顯露了出來,這石頭和巨猿的腦袋相比,差別實在是太大了。
    可是姜無缺的臉上,不但沒有露出半絲的失望之色,反而是一副狂喜不已的樣子。
    他講那一尺方圓的石頭取出,朝著四周那些有些瘋狂的下屬掃了一眼,就直接用自己的真氣崔東那黑色的石頭。
    眨眼睛,無數巴掌大小的時候,猶如潮水一般,從那黑色的石頭之中涌了,最終化成了一座黑色的小山。
    “這太陰暴猿,最少有五十萬塊傳承石,咱們現在,差不多已經湊夠了一個至尊傳承所需的傳承石了!”姚樂玄機站在姜無缺的深厚,有些激動的道。
    他的眼眸中充滿了歡喜,而那些亂七八糟的躺在地上的尸骨,他卻半點都沒有看到。
    “嗯,在搜集一些,就該是我們打開至尊傳承的時候了。”姜無缺一揮手,眼眸中充滿了期待的道。
    當手指彈完最后一根琴弦的瞬間,渺渺的余音,在偌大的天地之中,經久回蕩,余音不息。
    本來從那琴聲之中,聽到了各種意境的眾人,這一刻都有一種感觸:一種念天地之悠悠,獨愴然而涕下的感觸。
    在這種感觸之中,他們看向正在彈琴的鄭鳴的目光,除了尊重,除了敬慕之外,還有一種崇敬。
    一種發自肺腑的崇敬。以往,他們對于鄭鳴,就無比的崇敬,只不過那種崇敬,是一種對他人格魅力的崇敬,而現在,他們對鄭鳴的崇敬,是一種對他琴技的崇敬。
    看著那肅然而坐,卻好像包容整個天地的身影,姚樂清舒的眼眸中閃爍著一絲晶瑩。
    他有一種感覺,無論何時,無論何地,他都不會忘記,這個悵然的身影。
    “咔嚓!”
    一聲清響,陡然從古琴之中傳出,這清響雖然聲音不高,但卻牽動著所有人的心,畢竟,這清響的后果,誰也不知道。它有可能是代表著鄭鳴的成功,但是,它也有可能意味著鄭鳴的失敗。
    一旦失敗,就是性命不保的失敗。
    在一道道關注的目光之下,在場的人終于看清楚,那好像恒古就留在石臺上的古琴斷成了兩段。
    古琴斷,一塊閃爍著金色光芒的方形石塊,從古琴之中掉落了下來。這石塊只有嬰兒拳頭大小,很不顯眼。
    此時此刻的鄭鳴,并沒有理會那金色的石塊,他整個人,依舊沉浸在剛才的琴聲之中。
    俞伯牙的英雄牌,時間還沒有消散,那琴聲,乃是他使用英雄牌彈出來的,但是他的心中,同樣有一種想要哭的感覺。
    這種感覺,發自內心,沒有半絲的虛假。
    他也不知道,為什么會出現這樣的感觸,但是這種感觸,卻讓鄭鳴感到,這同樣是一條真意,而且還是一條完整的真意。
    可惜,這種完整的真意,盡管他好像已經摸到了門徑,但是實際上,這種真意,離他還有很遠的距離。
    十分鐘之后,當俞伯牙的英雄牌從鄭鳴的身上消散之后,鄭鳴這才拿起了金色的石塊。
    “鳴少,快點過來,咱們不要傳承石,也不再弄這種事情了。”看著鄭鳴站起,鄭驚人大聲的喊道。
    鄭鳴朝著鄭驚人一笑,剛剛準備說話,可就在這個時候,一道信息出現在了鄭鳴的心頭。
    這信息,讓鄭鳴有點大喜過望,他簡直不敢相信這是真的!
    當他走出小亭,用自己的真氣催動那金色石頭的剎那,無數黑色的石頭,在鄭鳴等人的眼前,化成了一座山峰。
    對于這黑色的石頭,無論是鄭驚人還是姚樂清舒,都不陌生,他們一個個瞬間瞪大了嘴巴。
    倒不是說他們沒有見過這種石頭,而是他們真的沒有見到過如此多的這種石頭。
    “傳承石,如此多的傳承石,怎么可能啊!”一個長相灑脫的少年,驚呼一聲道。
    不止是這少年自己不敢相信,其他人同樣不敢相信,他們剛剛來到天恒神境的時候,辛辛苦苦的殺死兇獸,大多數的時候,也只不過是一兩塊傳承石。
    甚至有時候,費了九牛二虎之力將那兇獸殺死,最終卻是一塊傳承石都沒有得到。
    可是現在,這傳承石,在他們面前,居然堆積如山!
    對,現在只能用這個詞來形容這些傳承石,堆積如山,眼前這些傳承石,堆積的真的猶如小山一般。
    “聽濤苑,鳴少,你真的闖過了聽濤苑,嗚嗚,你他娘的太厲害了!你怎么可能做到!”
    鄭驚人嗷的一聲,沖到了鄭鳴的身前,他用拳頭重重的擂了鄭鳴一拳,好像唯有這樣,才能夠表達他激動的心情。
    姚樂清舒笑吟吟的看著又蹦又跳的鄭驚人,嘴角露出了一絲笑意。
    他想要走過去,向鄭鳴表達自己的恭喜之心,可是,當他準備挪動腳步的時候,卻發現自己竟然有點腿軟。
    現在這種失態的情形,是不是因為對鄭鳴太過擔憂呢?
    盡情的歡笑之中,那猶如山巒一般的傳承石,再次匯聚成金色的石頭。
    而伴隨著傳承石的消失,三百少年武者看向鄭鳴的目光,都變得無比的炙熱。他們在匯聚到鄭鳴身邊的時候,也許沒有任何的想法。
    對于鄭鳴的承諾,他們有的只是感激,卻沒有讓鄭鳴一定要遵守承諾的意思。
    畢竟,他們知道,要讓他們每一個都獲得傳承,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而且在他們看來,那至尊傳承的傳承石實在是太多了,單單靠他們根本就弄不到。
    他們大多數人的想法,是我要盡力幫助鄭鳴,獲取一項能夠做到的,最好的傳承。
    可是現在,鄭鳴一個聽濤苑之中獲得的傳承石,就讓他們感到震驚,感到不可思議,甚至有一種瘋狂的感覺。
    這一刻,他們感到,鄭鳴的承諾,并不是對他們的安慰,而是一種切切實實可能做到的承諾。
    “這只是一個開始,等一下,咱們去瑯環洞,那里也有不少的聲望值,咱們不拿白不拿!”鄭鳴注視著一雙雙執著的目光,自信的說道。
    鄭驚人,姚樂清舒,還有一些聰慧過人的武者,猶豫了瞬間之后,幾乎同時朝著鄭鳴道:“鄭鳴,咱們別去瑯環洞了。”
    “瑯環洞危險,還是不要去了!”
    瑯環洞是一個什么樣的地方,鄭鳴自然知道。聽濤苑看似舉重若輕的破開,但是其中的兇險,鄭鳴卻是能夠感覺到的。
    雖然他覺得瑯環洞難不住自己,但是聽到鄭驚人和姚樂清舒等人的擔憂之言,鄭鳴心里還是一陣舒坦。
    他呵呵一笑道:“沒事,瑯環洞在旁人看來雖然兇險,對我而言,卻不是什么難事。”
    “咱們現在就去瑯環洞,省的耽誤時間。”鄭鳴說話間,邁步朝著瑯環洞的方向走去。
    鄭驚人還想再勸,鄭鳴已經擺手道:“那瑯環洞雖然有點兇險,卻攔不住我。”
    如果說前些時候鄭鳴這樣說,可能會招至眾人的懷疑,但是現在,鄭鳴剛剛闖過了聽濤苑,這讓他們對鄭鳴的態度,變成了半信半疑。
    瑯環洞離聽濤苑的距離并不是太遠,一路行來,因為鄭鳴他們的實力足夠,所以也沒有遇到什么兇險。
    一路上,只是順手將幾十頭攔路的兇獸順手宰掉耽誤了點時間,不過那些兇獸貢獻出來的,大大小小,也就是二三十塊傳承石而已。
    這樣數量的傳承石,和鄭鳴剛才在聽濤苑之中得到的傳承石相比,差的實在是太遠了。
    瑯環洞,是一座高懸于千丈懸崖上空的山洞,白玉的洞門,給人一種神秘莫測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