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2)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2)      完本感言(04-02)     

隨身英雄殺538 俞伯牙

  這個要求,聽起來真的是無比的簡單,但是正是因為沒有要求,所以這要求才不是一般的高。
    不知道多少人,就因為一點不合這聽濤苑的要求,在彈奏之中,整個人就心神俱滅。
    鄭鳴自己在過來的時候,倒是自信滿滿,畢竟他已經準備好了應對這聽濤苑的英雄牌。
    俞伯牙,高山流水遇知音的俞伯牙,他相信,憑借著這位琴圣的手段,就算是再難的琴,他也能夠彈的完美無缺。
    但是站在這聽濤苑中,鄭鳴突然覺得有一點沒有把握。俞伯牙是琴圣,可是他真的能夠達到設置聽濤苑之人那變態的要求嗎?
    要是自己達不到這個要求,會不會神識也要被抹滅,就連施展通天教主的英雄牌,都來不及的抹滅。
    就在遲疑的瞬間,鄭鳴的目光就落在了那些看著自己的少年身上。這些少年,他們的性命,同樣是性命,他們為了向自己表達他們的謝意,甘愿不計安慰的為自己所用。
    自己,難道就不能夠為他們賭一次,更何況這聽濤苑是靈魂慢慢的消散在聽濤苑之中。
    在發現危險的時候,自己完全可以等俞伯牙英雄牌消散之后,使用通天教主的英雄片脫困。
    這些念頭,讓鄭鳴的心重新變的冷靜下來,他朝著正一臉擔憂的鄭驚人笑了笑,隨即催動了俞伯牙的英雄片。
    因為是選取的,所以這英雄片,耗費的是一百萬紅色的聲望值。
    峰巒起伏,波濤如山,天地蒼茫,旋風嗚咽……
    在鄭鳴點開俞伯牙英雄牌的瞬間,他感應到的一切,都沒有任何的變化,但是鄭鳴卻覺得,這一切都是虛像,那留下天恒神境的人,并不是要表達這種心意。
    他的心中,隱隱約約有一種感覺,那就是升華,一種從地到天的升華,一種從極端洶涌到極端平靜的升華。
    這種升華,讓鄭鳴整個人,都有一種想要飛起的感覺。他緩緩的閉上眼眸,整個人好像都已經沉寂在了這種神異之中。
    鄭驚人和姚樂清舒等人,緊緊的盯著鄭鳴,他們一個個此時的臉上,都是緊張之色。
    雖然,這聽濤苑實在是沒有半點兇險的樣子,但是知道的人都清楚,這聽濤苑,實在是兇險至極。
    甚至,它比對上那最頂級的兇獸,都要兇險,因為那些頂級兇獸,他們的攻擊是可以看到的,而這聽濤苑,卻是什么都看不到。
    甚至可以說,這聽濤苑,才是真正的殺人于無形之地。
    “當!”
    沒有人說話,也沒有人吭聲,他們一雙雙目光,注意的都是鄭鳴的神色。此時的他們,可以說心緒完全都是隨著鄭鳴神情的變化而變化的。
    當鄭鳴輕輕皺眉是,他們就緊張,當鄭鳴眉頭緊皺時,他們一個個都不由自主的攥緊了拳頭。而當鄭鳴的神色舒展的時候,他們一個個都面樓笑容。
    鄭鳴額手指,終于彈動了琴弦,這是要開始彈奏,可是這一刻,幾乎所有人的手中都在流汗。
    已經從姚樂清舒的口中,知道了這聽濤苑具體情況的他們,可以說現在,都將心提到了嗓子眼。
    如果彈奏的樂曲和聽濤苑的樂曲相合,自然是能夠得到傳承石,但是一旦不合,那就是死路一條。
    當年號稱才藝雙絕的一代神女,就在此地香消玉損,無數聚集日升域高人譜曲的英才,更是在演奏這些曲子的剎那,一個個灰飛煙滅。
    現在,鄭鳴開始彈奏,他真的能夠彈奏出來嗎?
    “叮咚當……”
    就在鄭鳴彈奏出第三聲的時候,姚樂清舒的臉色就開始發白,作為神宮的少主,姚樂清舒雖然一心撲在武學上,但是對與音樂之道,他還是有些研究的。
    鄭鳴現在所彈,別說能夠破開聽濤苑的絕世名曲,恐怕就是世間最普通的樂曲都不如。
    不,就是專門伺候自己,也就是聽了幾次彈琴,然后對音樂有一種癡狂的小侍女都不如。
    而在這種情況下,想要過關,半點可能性都沒有。而聽濤苑只要過不了關,那就是死路一條。
    想到鄭鳴就要死在自己的眼前,姚樂清舒的心抽搐了一下,他手指著鄭鳴,想要開口,卻什么都說不出來。
    “娘娘腔,你怎么了,你的臉色怎么變得這么白,啊,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鄭驚人有點緊張的看向姚樂清舒,當他看到姚樂清舒雪白的臉色時,聲音中帶著一絲激動的道。
    姚樂清舒沒有說話,只是目光看著鄭鳴。
    莫非你真的被鳴少天下無雙的琴音所傾倒,可是我覺得他的琴,談的真的不怎么樣啊!”
    鄭驚人說到此處,好像回味什么一般的道:“最起碼,還沒有我們家那個老琴師彈奏的好。”
    姚樂清舒喃喃的道:“剛才,我們應該盡自己最大的努力,攔住他,不要讓他胡鬧的。”
    這句話一出,鄭驚人的臉色也變的白了很多,他剛才那種不好的感覺讓姚樂清舒證實,本來還勉強維護的一點平靜,這一刻徹底消失的無影無蹤。
    “怎么辦?我們該怎么辦?難道咱們就眼睜睜的看著鳴少死在這里嗎?不行,絕對不能眼睜睜的看著鳴少死掉,要不我過去將他拉出來。”
    說話間,鄭驚人就要朝著聽濤苑之中闖過去。不過姚樂清舒早就注意到了他的不正常,在他要沖過去的瞬間,一把將他給拉了回來。
    “你要干什么,找死不成!”姚樂清舒目視著鄭驚人,大聲的道:“這聽濤苑已經開啟,如果有人闖進去,不但闖進去的人死無葬身之地,那正在彈琴的人,也是立即灰飛煙滅。”
    “那怎么辦?難道咱們就眼睜睜的看著鳴少死在這里,什么也不做嗎?”鄭驚人的聲音中,帶著憤怒的道。
    姚樂清舒緊緊的咬著嘴唇,他的聲音冷漠無比的道:“如果我們做什么,恐怕他死的更快。”
    鄭驚人瞪大眼睛,他這一刻給人的感覺,就好像一頭處在憤怒之中的野獸。
    可是姚樂清舒對于他的憤怒,并沒有絲毫的退縮,兩個人就這樣堅持著,很多人都懷疑兩個人會不會打起來。
    “當當當……”
    輕輕的琴聲,再次響起,渾然什么都不知道的鄭鳴,依舊在平靜無比的操著琴。
    “如果要我知道,有什么辦法救鳴少,而你卻什么都不做,我一定讓你死的很難看。”鄭驚人緩緩的超后退了一步,聲音中帶著威脅的道。
    “大不了,我就給他賠命!”姚樂清舒這一刻,說的無比的堅定。
    嗡嗡的琴聲,依舊再響,在鄭鳴的琴聲之中,真的聽不出太多的美感,但是將所有注意力都放在鄭鳴身上的姚樂清舒,卻陡然感到,這鄭鳴,好像一下子變成了一個真正的琴技大師。
    最起碼,他的神態,和那些飄然物外的大師很像。
    在神宮之中,姚樂清舒雖然大多數的時間都是在修煉,但是這并不是說,姚樂清舒的其他方面就沒有培養。
    相反,作為神宮之中的嫡系傳人之一,姚樂清舒在琴棋書畫之中,都有一血造詣。
    他更是聽過沒真正的大師彈琴,那琴聲,可以如高山,可以如流水,甚至還能夠演繹出一副可歌可泣的畫卷。
    可是鄭鳴的琴聲,卻是什么都沒有聽得出來。
    “啊,談了二十個剎那了!”一個目光靈修的武者,話語中帶著一絲希望的說道。
    二十個剎那,真的是很短,但是鄭鳴談了二十個剎那,依舊沒有問題,這說明鄭鳴開始那琴,應該沒有錯。
    鄭驚人的拳頭,一下子攥的很緊,而就在這時,一個看上去外形文靜的女武者道:“一首曲子,一般最長,也就是五百個剎那。”
    “那最短是多長?”鄭驚人快速的來到女武者近前,話語中帶著急促的問道。
    “最短也要二百個剎那。”那女武者朝著鄭驚人輕輕的笑了笑,大聲的說道。
    二百個剎那,實在是不長,鄭鳴現在的琴聲,已經超過了二十個剎那,不,應該已經超過了三十個剎那。
    但是,在場的人,都不看好鄭鳴。他們之中,雖然說沒有真正的音樂大師,但是要說對音樂一無所知的人,卻又沒有幾個。
    歌不成歌,調不成調,這樣的曲子,就算是暫時能夠糊弄的過去,但是最終,還是要失敗。
    畢竟,這是有著幾十萬傳承石的聽濤苑,是血脈傳承的神女,葬身的地方。
    才學過人的神女都不行,鄭鳴怎么會行?
    “一百個剎那了!”就在大多數人的心中充滿了緊張的時候,陡然有人大聲的吼道。
    這激動的聲音,瞬間讓所有人凝眸朝著那喊話的人看去。一時間,那喊話人的臉色,就變得有雪白。
    他清楚,自己的喊話,對于鄭鳴,不但沒有任何的幫助,甚至還有可能,要了鄭鳴的性命。
    聽濤苑之中的規矩,哪怕是一個音符不對,最終都要死無葬身之地。
    沒有人在說話,所有人都靜靜地聽著鄭鳴彈琴,而那曲調,在他們的心頭,依舊感覺很是苦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