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8)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8)      完本感言(04-08)     

隨身英雄殺537 聽濤之意

  姚樂清舒的話語中,充斥著著急的到:“你想什么,你知道那是絕地嗎?那里面是有大量的傳承石,但是那傳承石,真的太難了。”
    說到此處,姚樂清舒的聲音,都帶著一絲的急促道:“你覺得各大勢力,打過這些絕地傳承石的主意嗎?我告訴你,當年光神宮之中,就有從天下各地尋到的音道強者,專門研究音殺之法。”
    “但是這些人,卻沒有研究出任何的結果,進入聽濤苑的人,只要是按照他媽研究出來的東西進入聽濤苑,都是死路一條。”
    姚樂清舒的聲音中,帶著激動的道:“還有,當年萬玉山出了一代神女,號稱精通九藝,但是可惜的是,這一代神女,在進入聽濤苑的第三天,就吐血而亡!”
    “從那之后,這些絕地,就不再有人打他們的主意,我勸你,也不要再想著九大絕地的事情了。”
    鄭驚人將自己大小不一的眼睛,這一刻瞪的幾乎是一樣大,他大聲的道:“鳴少,娘娘腔沒有吹牛,那個老東西也是給我這樣說的。”
    “他說我大部分的地方,都可以去,但就是那九大絕地,絕對不能過去,因為去哪些地方,就是他都是找死。”
    “那些地方,用變態形容他們,就是詆毀變態這兩個字!”
    鄭鳴看著搖頭不已的鄭驚人和姚樂清舒,淡定一笑道:“這件事情,你們聽我的就是。”
    “那聽濤苑,別人覺得他危險無比,但是在我的眼中,聽濤苑算不了什么。”
    “你們要想跟我一起進去見識一下,那就跟隨我進去,不然的話,就在外面等就是。”
    “等我從聽濤苑之中出來,絕對少不了你們的好處!”
    看著一副自信不一的鄭鳴,鄭驚人和姚樂清舒的眉頭同時皺了起來。
    以鄭驚人和鄭鳴的關系,他對鄭鳴幾乎有一種盲從,但是現在,他的心中,更多的是緊張。
    他真的覺得,鄭鳴這個時候的選擇,真的是有點太冒險了。就算是鄭鳴在樂道上有些造詣,但是他能夠比得過那些神宮從四面八方聚集而來的樂師嗎?
    他能夠比得過,那個以才情動天下的才女嗎?
    “鳴少,我看咱們還是去對付那紫頂鶴皇,我覺得只要娘娘腔制定一個計劃,就能夠將那個扁毛畜生給斬殺了,你說是不是娘娘腔?”
    以往,姚樂清舒對于鄭驚人稱呼自己娘娘腔,絕對是憤怒不已,就算是他不追殺鄭驚人,也絕對不會對他的話,有任何的應從,但是現在,他聽著鄭驚人的話,卻是點了點頭。
    “只要我們同心協力,我有七成把握,將這紫頂鶴皇給殺掉。”
    鄭鳴的目光朝著姚樂清舒掃了一眼道:“七成把握,你不是在開玩笑吧?”
    在出發之前,鄭鳴可是對那紫頂鶴皇的實力做過評估,他覺得自己帶領這三百和資金肝膽相照的兄弟,最多也只是有三成的把握殺紫頂鶴皇。
    而姚樂清舒這家伙,竟然有七成。
    雖然這之中不排除姚樂清舒有那么一點點的吹牛,但是鄭鳴估計姚樂清舒這個時候,最少有五成的把握。
    五成,很多時候,已經是一種非常高的把握!
    他鄭重的朝著姚樂清舒掃了一眼,這才笑著道:“七成雖然不少,但是你的計劃之中,這些跟著我們的兄弟,最少也要死一半,或者一半以上。”
    “我既然已經說,讓他們絕對能夠獲得傳承,那么我鄭鳴,就要盡自己最大的努力,保證這些兄弟的安全。”
    “你放心,那聽濤苑,難不住我。”
    說話間,鄭鳴的身軀猶如蒼鷹,朝著隊伍的前方沖了過去,此時,在隊伍的正前方,是山道的岔路口。
    左側,是通往紫頂鶴皇的老巢,至于右側,則是去往聽濤苑,此刻在前方帶路的少年,幾乎沒有任何的猶豫的,就要朝著右側的方向走過去。
    “走左側,去聽濤苑!”鄭鳴攔住了那準備進入左側通道的少年。
    少年身材粗壯,看上去有些笨重,但是他的眼眸,卻中正平和,沒有半分的呆傻之氣。
    鄭鳴的話,讓他楞了一下,很顯然,他是知道這聽濤苑的厲害,但是在猶豫了剎那,他幾乎沒有任何猶豫的,朝著聽濤苑的方向走去。
    鄭鳴看著少年堅定的神色,心中升起了一絲的疑惑。而就在他準備將自己心中的疑惑問出來的時候,跟在第一個少年身后的少年武者,也走向了聽濤苑。
    三百人的隊伍,一個個,都朝著聽濤苑的方向走去!
    從他們的神情上,他們是認識聽濤苑的,而他們的動作,卻是那樣的一往無前。
    “鄭鳴,他們是那樣信任你,你真的就要將他們領入聽濤苑嗎?”姚樂清舒走到鄭鳴的近前,聲音之中,帶著一絲的控訴。
    鄭鳴的神色,同樣充滿了鄭重。他重重的點頭道:“既然他們如此的信任我,那我更不能對不起他們對我的信任。”
    這句話,鄭鳴說的堅定無比,而他走向那聽濤苑的步伐,也變得更加的沉穩。
    看著一往無前的鄭鳴,姚樂清舒帶著一絲鄭重的朝著鄭驚人到:“你真的確定,他能夠過得去聽濤苑嗎?”
    “我不知道,不過我覺得,這世上,能夠難得住鳴少的事情,真的不是很多。”
    鄭驚人的話,說的不是那么理直氣壯,神之塔資金都感到,資金的話語中,帶著一絲的遲疑。
    姚樂清舒朝著鄭驚人瞪了一眼:“你說說,他學過嗎?”
    “他好像會吹口哨!”在重重的撓了撓自己的頭之后,鄭驚人一本正經的說道。
    吹口哨,姚樂清舒看著走在最前方的鄭鳴,有一種哭笑不得的感覺,一個就會吹口哨的家伙,就要去闖那不知道有多少天之驕子失敗的聽濤苑。
    自己,還有這些天之驕子,竟然還要跟著他過去,實在是……實在是太瘋狂了。
    姚樂清舒自己,這一刻只有用瘋狂著兩個字,來形容資金這個時候的心情。
    聽濤苑沒有危險,這個不知道經過了多少人證實的事實,對于鄭鳴他們同樣有用。
    在沒有走向聽濤苑的時候,他們在路上,還會遇到這樣或者那樣的兇獸,但是現而今,他們別說兇獸,就是一只蟲子,都沒有遇到過。
    但是,走向聽濤苑眾人的心情,此時卻沒有一個放松的,他們一雙雙的眼眸,都不斷地落在鄭鳴的身上。
    他真的能夠闖過聽濤苑,讓自己等人獲取傳承石嗎?雖然大多數人,是義無反顧的跟隨,但是這種跟隨,更應該理解成,他們對鄭鳴的支持與報恩之心。
    也隨著他們的步伐,聽濤苑終于出現在了他們的面前,這聽濤苑,并不是一些知識聽傳說,并沒有來過此處的人所想的,是一處庭院。
    這聽濤苑,只是一個茅廬,一個只有方圓一丈,四處透風的茅廬,而在這個茅廬之中,有的是一個石頭做成的臺子,一把快要枯朽的木頭椅子,以及一張琴!
    這是一張,像爛木頭,筆像琴更多的琴!
    “大家都停下來吧!”在離那亭子還有百丈距離的時候,鄭鳴沉聲的吩咐道。
    那走在最前方的淳樸少年,本來準備昂首挺胸的走進那破爛的亭子之中,在聽到了鄭鳴的吩咐,他猶豫了剎那,還是輕輕的停下了資金的腳步。
    “鳴少,我自幼喜歡琴棋書畫,不如就有在下,先試試這聽濤苑有什么不同之處。”一個面容俊秀的少年,話語中帶著堅毅的說道。
    他的話,讓不少人也反應了過來,當下就有人道:“鳴少,這琴還不錯,我有些天沒有談,就讓我試一試,是不是自己的手生了。”
    一時間,就有七八個人,朝著那小亭跑了過去,但是他們還沒有跑出幾步,就被鄭鳴直接給劫了下來。
    “你們都給我等著,這聽濤苑,我已經有了辦法,你們就不要跟我搶了。”
    說話間,鄭鳴大踏步走向了小亭,二本來準備攔截他的姚樂清舒和鄭驚人,被他衣袖扇動,直接就壓到了一邊。
    自信滿滿的鄭鳴,在來到那琴臺旁邊,就伸手,用生硬的手指,在五根琴弦上拉了一下。
    一時間,刺耳的噪聲,在小亭之中響了起來。
    姚樂清舒本來還帶著一絲的期待,但是這一刻,她的眼睛瞪得大大的,剛才鄭鳴的表現,已經印證了他心中的一個想法,那就是鄭鳴他真的不會彈琴。
    可是他還要挑戰聽濤苑,這兼職就是找死,就是亂彈琴啊!
    當鄭鳴在石凳上坐下的瞬間,他就明白為什么此地叫做聽濤苑,雖然四周沒有半點的水波,但是在坐下的瞬間,鄭鳴聽到的,卻是風卷波濤的聲音。
    狂風洶涌,吹動波濤,一時間,鄭鳴的心中,升起的是天地變色,是驚風暴雨!
    這種場面,更帶著震懾人心神的力量,鄭鳴不知道旁人如何,但是他自己有一種感覺,那就是自己的心神,竟然化成了波濤之中的一滴水,隨著波濤不斷的起伏。
    雖然這種場面,有一種直指人心的感覺,但是并不能要了人的性命。
    真正要人性命的,還是樂曲,是要和了這波濤之意的樂曲,這樂曲沒有任何的標準,他唯一的要求,就是能夠合了聽濤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