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10)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10)      完本感言(04-10)     

隨身英雄殺536 卻道故人心易變

  少年的同伴,一個個修為精深,他們聽到少年的問話之后,就有人眼眸中帶著不屑的道:“牛神怎么用得著搜集傳承石?他老人家大嘴一張,就能夠得到無數的傳承石。”
    “到時候,每一個跟隨他的人,都能夠獲得一樣傳承,實在是太讓人羨慕了。”
    此人一本正經的模樣,讓四周圍在他身邊的人,都哈哈大笑了起來。
    更有人大聲的道:“是啊,我也羨慕至極,嘖嘖嘖,不過我就怕,傳承我得不到,最終卻是死路一條。”
    “可能會連骨頭都找不到,死無葬身之地,牛神不但會吹牛,而且說不定還能夠一口將那些愚蠢的家伙,都給吞下去。”
    在這些充滿了譏諷的聲音之中,有人突然大聲的道:“各位,鄭鳴閣下畢竟救了我們的性命,咱們不愿意幫著他搜集傳承石也就罷了,我覺得我們至少應該對他保持應有的尊重。”
    這話語,一下子壓倒了所有人,幾乎一道道的目光,都朝著那說話的少年看去。
    說話的,是一個身穿紫衣的少年,他說不上十分英俊,但是整個人卻給人一種堅毅的感覺。
    他在說出這句話的時候,臉漲得通紅,雙眸更是緊緊的盯著那些哈哈大笑的人。
    “哎呦,我當是誰出來打抱不平,原來是我們的岑師弟啊!”那剛才陰陽怪氣的說鄭鳴的少年,率先打破了平靜。
    他看著紫衣少年,笑呵呵的道:“岑師弟啊,我剛剛一聽,還覺得你說的挺有道理。”
    “但是啊,師弟你還是自己用點腦袋好好想想吧!”
    “鄭鳴是攔住了姜無缺,但是說起來,他和姜無缺頂多也就是棋逢對手而已,姚樂玄機,蘇小曼等人,都沒有出手,一旦他們出手,嘿嘿,勝負可以說早就定了。”
    “為什么姜無缺他們最終還是退走,鄭鳴可能起了一點作用,但是實際上,他的作用真的很小。”
    “真正讓至尊盟退卻的,是我們!是我們的決心,是我們不怕死的決心,正是因為這個決心,所以我們才能夠震懾姜無缺,震懾至尊盟。”
    “所以,我們根本就不用感激任何人,更不用對任何人心存愧疚,我們得到的,是我們應該得到的。”
    此人一番話說完,四周就響起了一陣歡呼聲,更有人大聲的道:“趙兄一席話,實在是讓人茅塞頓開,哈哈哈,這說起來,真是不用感激任何人。”
    “不錯,我根本就不用感激鄭鳴,他只是出了一部分力,真正將我們救出來的,還是我們自己。”
    “對,我們不用有任何的愧疚!”
    那紫衣少年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痛苦之色,他的理智告訴他,這些人都在顛倒黑白。
    他們都清楚,當時的情形,是多么的危急,要不是鄭鳴橫空出手的話,他們可能還活著,但是他們的命運,應該是被驅逐到某處險地收取傳承石。
    還有很大的可能,他們已經死在了那些險地。
    可是,自己這些以往還算是親近的人,他們卻不顧這一切,將所有的,他們經歷過的一切,都按照自己的想法顛倒黑白,他們簡直就是喪心病狂。
    但是他的心中,這一刻有的,不是辯解,而是一種深深地悲哀,一種讓他感到難受的悲哀。
    “鄭鳴帶人去了前面的松亭山,他是不是要挑戰紫頂鶴皇?”有人從遠處跑過來,大聲的喊道。
    正處在瘋狂嘲弄狀態的眾人,在聽到這喊聲的剎那,一個個都停滯在了半空中。
    他們的目光,同時朝著一個方位看去,而且大多數人的眼眸中,都帶著一絲恐懼之色。
    他們看的,是松亭山的方向,這松亭山離他們也就是十幾里路的距離,他們雖然知道,這么遠的距離,鄭鳴想要聽到他們的談話,根本就不可能。
    但是,他們在聽到鄭鳴去松亭山的瞬間,心中還是犯起了嘀咕,升起了恐懼。
    要是鄭鳴聽到我們的詆毀,他會怎么做,他會不會直接將我們這些人給滅掉。
    不過當他們發現鄭鳴不在的時候,再次談論了起來,只不過聲音卻低了不少。
    “那紫頂鶴皇,乃是這一個區域的妖王,傳說之中,這紫頂鶴皇,曾經誅殺過黃金血脈的傳人。”
    “兄弟,你是不是吹牛啊,紫頂鶴皇我沒有聽說過,但是這一次進入天衡神鏡之中的五個黃金血脈傳人,沒有一個墜落。”有少年的聲音中,充滿了鄭重的道。
    “大哥,我說的不是這一代的黃金血脈傳人,是三千年前,有一代琉璃圣血的傳承者,聽說修為強橫,在天下很少有可以和他匹敵之人。”
    “本來這位圣血傳人前程遠大,但是就因為他挑戰紫頂鶴皇,最終被紫頂鶴皇撕成了兩端。”
    “最終血灑長天,英雄死于此地,實在是讓人嘆息啊!”
    “那鄭鳴他們這次去松亭山,你們覺得他能不能誅殺紫頂鶴皇呢?”
    “這個誰知道,但是我覺得,不管他們這一次能不能誅殺紫頂鶴皇,能夠從松亭山出來的人,絕對超不過一百。”
    “嘿嘿,我覺得能夠有五十個從松亭山出來,就不錯了,鄭鳴還真是心狠手黑啊!”
    ……
    “鄭鳴,我覺得我們還是好好合計一下的好,那紫頂鶴皇處雖然有接近三十萬的傳承石,但是我覺得,咱們就這樣過去,還是有點太危險。”
    姚樂清舒的申請之中,帶著一絲鄭重的道:“這么多兄弟既然將自己的性命交到了咱們的手中,咱們就應該替他們著想,而不應該……”
    不應該怎么樣,姚樂清舒并沒有說出來,但是他的意思很明顯,那就是在規勸鄭鳴,不能夠因為自己的一己私欲,讓大多數人讓他們處在危險之中。
    面對一副正義凜然的姚樂清舒,鄭鳴的嘴角露出了一絲笑容道:“你的意思是我不為這些兄弟的安慰著想了?”
    鄭鳴的聲望,在他說出讓每一個跟隨他的兄弟都能夠獲得一個傳承之后,就在這三百人的小隊伍之中到了頂峰。
    不少人對于鄭鳴的決定,更是已經到了盲從的地步,但是這些盲從的人之中,很顯然不包括聰明和智慧并存的姚樂清舒。
    “不錯,我就是這個意思!”姚樂清舒在遲疑了剎那,就斬釘截鐵的道:“你不能因為你救了他們,就不將他們的生死放在心上。”
    鄭驚人在眾人之中,無疑是對鄭鳴最熟悉,也最支持的人,但是此刻,他聽著姚樂清舒的質疑,沉吟了瞬間,竟然半點話語都沒有吭。
    很顯然,這個時候,鄭驚人選擇支持姚樂清舒。
    鄭鳴看著一副慷慨赴難模樣的姚樂清舒,眼中的笑意更多了幾分,特別是姚樂清舒那高高昂起的小臉,讓他忍不住用手直接托了過去。
    唔,入手嫩滑,好像手感很不錯,這個想法出現在鄭鳴心頭的瞬間,鄭鳴的臉抽搐的更加厲害。
    什么情況,我都已經對自己保證了好幾次,自己是直男,喜歡的是漂亮的女子。
    唔,我不可以對不起玉清姐姐,同樣不可以對不起姬空幼,可是我為什么會忍不住欺負一下姚樂清舒。
    難道是因為他天生長了一個受虐的臉。
    “啪”,姚樂清舒憤怒的用手掌將鄭鳴拖著資金下巴的手掌打開,然后憤怒至極的道:“變態!”
    再說出這兩個字的瞬間,姚樂清舒的模樣,實在是有一種讓人說不出的風情。也就是這種風情,讓鄭鳴再次開始懷疑自己。
    “不,我是一個男子漢大丈夫!”輕輕的攥了一下拳頭,在心中提醒了自己一番的鄭鳴,這才正視著姚樂清舒道:“誰說我要去打紫頂鶴皇。”
    “那家伙既不好打,而且打敗他,獲得的傳承石又少,只有傻子才會去找紫頂鶴皇。”
    聽鄭鳴不是去找紫頂鶴皇,姚樂清舒大松了一口氣,但是還沒有等他將這口氣吐出來,他好像被踩住尾巴的貓一般大聲的道:“那……那你要去哪里?”
    “你說呢?”這一刻,鄭鳴笑吟吟的,一副胸有成竹的道。
    姚樂清舒的神色,變得越加的難看,他手指著鄭鳴到:“你……你要去聽濤苑!”
    聽濤苑和紫頂鶴皇比起來,好像危險系數不是一個級別的,甚至,可以說,兩者都不能比較。
    聽濤苑沒有兇獸,聽濤苑甚至連殺機都沒有,而且聽濤苑之中,還有傳承石。
    這聽濤苑里面的傳承石很多,按照一些進入聽濤苑的的前輩武者的記憶,只要能夠通過聽濤苑,就能夠獲得五十萬塊的傳承石。
    這等的傳承石數量了,就是紫頂鶴皇都比不了。
    但是,聽濤苑,瑯環洞、乾坤府等地,在進入天恒神境的武者眼中,簡直就是閻王帖子。
    只要是進入其中,基本上就是死路一條,甚至臉選擇怎么死的機會都沒有。
    “你搞錯沒有,那聽濤苑怎么可以去,如果去聽濤苑的話,咱們這些人,就沒有一個可以活著走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