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2)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2)      完本感言(04-02)     

隨身英雄殺535 是兄弟不矯情

  “感謝諸位兄弟對我鄭鳴的支持,我在這里,沒別的可說,我要說的只有一點。”
    “那就是,在這次天恒神境之中,我一定會盡自己的全力,帶著諸位兄弟走下去,我們不但要走進傳承神殿,而且我給諸位兄弟保證,咱們每一個人,都能夠得到一個傳承!”
    鄭鳴的話語一出,頓時讓那些噪雜的聲音,瞬間變的平靜了下來,他們大多數人,都覺得自己的耳朵壞了。
    鄭鳴說什么?他保證這三百人,每一個人,都能夠獲得一個傳承?他覺得這天恒神境的傳承石是什么?他覺得自己是什么人,他真的瘋了不成。
    瘋了,一定是瘋了,除了瘋子,沒有人做出這樣的承諾。
    這一刻,不少人看向鄭鳴的目光,都是一種看向瘋子的目光,但是,他們之中,還有不少人在看向鄭鳴的時候,眼眸之中,還帶著的是羨慕。
    沒錯,就是羨慕,他們有些遺憾,遺憾自己為什么不是這些人之中的一員。
    雖然他們覺得,這些人真的好傻,但是他們看著遠處那一張張神采飛揚的面孔,他們還是發自內心的有些羨慕。
    “哈哈哈,每個人一個傳承,這膽量還真是夠大的,真是吹牛不打草稿啊!”
    “鄭鳴雖然修為不錯,但是他一定能夠強的過姜無缺嗎?姜無缺都不敢這樣大放厥詞,他鄭鳴敢說,嘿嘿,實在是不知道天高地厚啊!”
    “你知道鄭鳴為什么敢說這樣的話嗎,我告訴你吧,鄭鳴之所以敢這樣說,是因為鄭鳴他本來就知道,能夠和他到達傳承神殿的人,沒有幾個。”
    “甚至一個都到不了。”
    “一個都到不了的話,你說說,鄭鳴他們還用履行自己的承諾嗎?嘻嘻,這種騙傻子的話,也只有這群傻子才相信,嘿嘿,其他人誰信這個。”
    “老兄你說的太對了,想想就是這個道理。”
    姚樂清舒看著鄭鳴,他那本來有些多疑的心,在聽到鄭鳴承諾的剎那,也想到了那些看熱鬧人議論的意思。
    但是,看著一臉鄭重的鄭鳴,他的心中,卻升起了一個念頭,這個念頭在他多年的理智之中,應該是好笑的。
    他應該相信這個男子,他應該相信他的承諾。他既然這樣說了,就一定能夠做得到。
    站在圓石下方的李小帆等三百少年武者,他們的眼眸中,同樣充斥著火熱的光。
    他們留下幫著鄭鳴搜集傳承石,為的并不是自己得到傳承,他們為的,是知恩圖報。
    他們要在鄭鳴需要的時候,相許以生死,至于傳承石之類的,他并沒有太放在心上。
    可是鄭鳴的話,同樣讓他們的心熱了起來,他們不期望至尊傳承,他們不期望天罡地煞傳承,只要能夠給他們最普通的傳承就行。
    “鳴少,您的好意,我們都明白,但是我們要說的是,我們留下,為的是讓您走進至尊傳承!”
    “至于其他的,我們絕無強求!”
    說話的,是一個看起來長相敦厚的少年,在這少年說過之后,其他人也都緊跟著道:“鳴少,傳承以您為主,我們一定會盡力。”
    “對,我們一定拼死盡力,我們要讓至尊盟的人知道,我們的血,都是熱的。”
    鄭驚人此刻,心跳動的很厲害,他雖然覺得鄭鳴的承諾,真的有點難,但是他心中卻有一個聲音在告訴他,鳴少這個選擇,是真的爺們。
    真正的男兒,就應該不怕困難,就應該勇于向前,就應該勇于擔當,就應該……
    鄭鳴笑了,他的笑容,無比的燦爛,因為能夠遇到一群肝膽相照的兄弟,實在是人生一大快意之事。
    “是兄弟,咱就不矯情!”鄭鳴一揮手,堅定的道:“就這么定了!”
    “哈哈哈,鳴少說得對,咱們是兄弟,就不矯情,多余的話也別說,就這么定了!”鄭驚人一揚手,大聲附和道。
    在鄭驚人的呼聲中,處在鄭鳴身邊的人,幾乎同時大喝道:“是兄弟,不矯情!”
    “是兄弟,不矯情!”
    如雷般的呼聲之中,那些已經選擇了離去的人,一個個臉色變得更加的難看。他們的心中,帶著酸楚,帶著嫉恨,更帶著一種惡意的詛咒。
    鳴魂谷的三十里之外,姜無缺,姚樂玄機,蘇小曼至尊盟的首腦人物,一字排開站在山坡上,看著鳴魂谷的方向。
    “拜見盟主,諸位大人!”一個十七八歲,看上去很精明的少年,猶如流星一般的,從遠處飛馳而來,他來到姜無缺的近前,恭敬的跪伏在地上,沉聲的說道。
    姜無缺一擺手道:“鳴魂谷之中,現在是什么情況?”
    “盟主,現在整個鳴魂谷之中,都已經鬧翻了。”那少年說話間,朝著鳴魂谷的方向一指道:“等一下,就會有大批的人馬,從鳴魂谷沖出來。”
    “如果盟主想要擒拿他們,根本就不用浪費多少功夫,就能夠將他們全部擒下。”
    少年的話,讓站在姜無缺身后的姚樂玄機等人,一個個目光中都露出了希翼之色。特別是姚樂玄機,這一刻更是一揮手道:“姜兄,咱們大部人馬還沒有分散,只要咱們多出幾個人攔截鄭鳴,就可以將這些人一網打盡!”
    “這樣一來,距離實現我們的目標,就又近了一步。”
    軒昊然也跟著點頭道:“玄機兄說得不錯,那些家伙既然敬酒不吃吃罰酒,那就讓他們多吃點苦頭。”
    “嘿嘿,我覺得,這一次的人,十個里面,留下一半就可以。”
    姜無缺沉吟了剎那,擺了擺手道:“算了,他們既然選擇了各奔東西,那咱們何必理會他們呢?”
    “要是逼著這些人再臣服在鄭鳴的麾下,那對咱們,才是一個巨大的威脅呢!”
    說到此處,姜無缺笑吟吟的朝著報信的少年道:“我現在,倒是非常想要知道,在咱們離去之后,鳴魂谷之中,究竟生出了什么樣的事情。”
    “稟告盟主,在咱們離去之后,姚樂清舒和鄭驚人想要讓那些人幫著鄭鳴搜尋傳承石,好聚集夠打開至尊傳承的傳承石。”
    跪地的少年聲音低沉的道:“不過他們的提議,幾乎遭到了所有人的反對。”
    “而當盟主您的命令傳到鳴魂谷之后,這些人更是七零八落,各自為戰,其中留下支持姚樂清舒他們的,只有三百人左右!”
    “三百人,還真是一個不小的數目,不知道我親愛的弟弟看著那三百跟隨者,會是一個什么樣的神情。”姚樂玄機的話語中帶著促狹,很顯然他對于此時的情形,感到無比的歡喜。
    蘇小曼冷哼了一聲道:“三百人實際上也不少,畢竟人家進入天恒神境的時候,可是一個跟隨者都沒有。”
    姚樂玄機對蘇小曼,很是顧忌,所以他心中對于這種譏諷雖然很不爽,卻也只有忍著。
    “還有事情嗎?”姜無缺自然不會理會兩個人之間的矛盾,對他而言,兩個人之間的矛盾越大,對他越是有利。
    他朝著打探的少年武者問出這句話,有一半是在轉移話題。
    “鄭鳴向那些跟隨他的人許諾,說他一定讓所有跟隨他的人,在傳承神殿,得到一份傳承!”
    天恒神境的傳承神殿之中,有天罡傳承,有地煞傳承,還有星辰傳承。雖然星辰傳承不少,而他們幾個,也都有把握得到一份傳承。
    但是,他們就算是聯合起來,也不敢說自己等人匯聚的傳承石,能夠給自己的所有屬下,一個人獲取一份傳承。
    可是現在,鄭鳴竟然說出了這句話,而且還是當著那些離開他的人的面說出的。
    這絕對不是玩笑,但是沒有人相信,他能夠兌現自己的承諾。
    畢竟,三百個人,就算最普通的星辰傳承,也需要接近一個至尊傳承的傳承石。
    他們聯合起來,對于是不是能夠湊夠一個至尊傳承都沒有把握,鄭鳴帶領三百個普通宗師級的武者,怎么可能湊齊上千萬的傳承石?
    “坑死人不償命啊!”軒昊然帶著一絲嘲諷的道。
    ……
    牛神,這是進入天恒神境的各方人物,近些日來,提到的最多的一個人。
    只不過,牛神這兩個字,在這些人的嘴中,并不是一個什么好的稱呼,相反,這是一個充滿了嘲諷的稱呼。
    而被冠以這個稱呼的人,名字叫作鄭鳴!
    之所以將這個稱呼戴在鄭鳴的頭上,是因為他那句話,他那句要讓所有跟隨他的武者都得到一個傳承的話。
    在所有進入天恒神境的武者看來,鄭鳴根本就不可能完成這個承諾,所以他們就給鄭鳴安上了牛神的稱號。
    他就是在吹牛,這幾乎是大部分人的想法,所以就有人將牛神這兩個字,安在了鄭鳴的身上。
    吹牛的牛,神人的神,牛神這兩個字聯合起來,就是吹牛的神人!
    而據說,鄭鳴牛神這個稱呼,并不是來自于至尊盟,他這個稱號,是從那些被他從鳴魂谷之中救出的,卻沒有跟隨他的武者之中傳出來的。
    在一些有心人的推動下,牛神這兩個字,很快就成為了鄭鳴的代號。
    “這兩天,怎么沒聽說牛神的消息,嘖嘖,難道他不需要搜集傳承石嗎?”一個眉目之中有些病弱之態的少年,在一棵大樹下坐下,喝了口水,朝著幾個同伴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