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8)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8)      完本感言(04-08)     

隨身英雄殺534 男人的承諾

  姜無缺他們要開啟至尊傳承,自己等人依舊處在危險之中,和鄭鳴一起搜集傳承石,讓鄭鳴同樣開啟至尊傳承,從而保證大家的安全。
    這在李小帆看來,實在是最明智不過的提議。畢竟鳴少的武技是最強的,也正是因為他的強大,所以大家才有了保證。
    但是這個本來無比合理的提議,才剛剛提出,就被有些人給否決了。這種否決,讓李小帆很不舒服。
    他想要站起來,他決定要幫著驚人大哥辯解一下,可是還沒有等他出現,至尊盟不再捉拿他們的消息傳來。
    本來聚集在一起的人,這一刻,竟然做了鳥獸散。
    鳥獸散,這樣的結果,讓李小帆非常的不喜歡,但是現在的情形,除了這三個字,李小帆真的不知道用什么來形容。
    “帆哥,你這是怎么了,趙師兄還等著你呢!”那站在李小帆身邊的少年,重重的拍了李小帆一下道。
    李小帆這才反應了過來,他大聲的道:“咱們就這么走了,要不是姚樂清舒公子,咱們早就被至尊盟捉去了,還有,這一次更是鳴少力挽狂瀾,不然咱們什么下場,你應該知道。”
    “滴水之恩,當以涌泉相報,現在鳴少給咱們的,可不只是滴水之恩啊!”
    “我們……我們不能就這么走了啊!”
    那站在李小帆身邊的少年,用一種看傻子的目光看著李小帆,他沉重的咳嗽了一聲道:“師兄,你想什么呢!”
    “姚樂清舒雖然是咱暫時的盟主,但是……但是那是咱們一起對抗至尊盟好不好。”
    “至于鄭鳴,他是和姜無缺打了一個旗鼓相當,再說了……那姜無缺之所以退走,并不只是他一個人的功勞。”
    “要說這主要原因,還是咱們大伙拼死不從,至尊盟感到拼死和咱們相斗,損失實在是太大,這才收兵回去的。”
    少年說到這里,眼眸朝著四方掃了一眼道:“所以,咱們沒有什么欠不欠的。”
    “更何況現在大家都走了,帆哥你何必留下來,沒有人會說什么閑話的。”
    說話間,少年的手一拉李小帆道:“走了,咱們去撞一撞運氣,說不定還能夠獲得一個了不得的傳承,到那時候,這日升域,就是咱們的天下。”
    李小帆一揮手,將那少年的手臂斷然打開道:“栗鈺,咱們是兄弟,但是這一次,我不能聽你的。”
    “我要留下來,我不能這么走了,就算將生命丟在這里,我也要幫著鳴少湊夠打開至尊傳承的傳承石。”
    被稱為栗鈺的少年,眼眸中露出了一絲譏諷之色,他手指著李小帆道:“李小帆,你確定你不是在開玩笑嗎,你知道你剛才說的是什么嗎?”
    “我自然知道,我李小帆雖不敢說自己是大丈夫,但是我知道,有仇必報,有恩必償!”
    李小帆說到此處,鄭重的看著栗鈺道:“我更希望,等我以后老了,能夠對自己說,我這一生,沒做過什么虧心之事!”
    李小帆的堅決,讓栗鈺整個人呆了一下,他看著神色鄭重的李小帆,臉色頓時變的通紅。
    這不是羞愧的紅,而是一種因為被說到了痛點,惱羞成怒的紅。他手指著李小帆道:“好你個李小帆,你厲害,嘿嘿,那你就跟著他們吧!”
    “希望以后相見,李小帆你能夠得到高等的傳承!”說話間,那栗鈺甩手離去。
    李小帆看著這個同門好友離去的身影,輕輕的搖了搖頭,他知道這種情況之下,兩個人別說恢復以前的關系,恐怕以后不成為敵人,就不錯了。
    但是,他不后悔,有些事,他可以妥協,但是有些事,他必須堅持自己的原則。
    鄭鳴看著離去的人群,神色平淡無比,這些人對他而言,并不是那么重要。
    但是鄭驚人此刻,大小不一的眼珠之中,卻是已經充滿了血色,他怎么也沒有想到,事情到了此處,竟然會變成這樣的結果。
    “雷劈協,當初你是給我怎么說的,你……你拍著自己良心告訴我,你對得起我嗎!”鄭驚人看著一個離去的少年,氣憤不已。
    這少年身高一丈,臉色有些發紫,給人一種威風凜凜的感覺,在聽到鄭驚人的喝聲之后,他的臉上露出了一絲不好意思的神色。
    但是最終,他還是沉聲道:“驚人兄,當時雖然是您救了我,但是我一定會將你的情分還上,你……你不能這樣挾恩圖報吧?”
    這一句反問,讓鄭驚人氣的更加的厲害,他的手掌,緊緊的攥著,而那大小不一的眼睛,更好像要冒火。
    “你說什么,你再給我說一遍?”
    那少年的眼珠子一瞪道:“鄭驚人,雖然當時是你救了我,但是你應該清楚,當時我們正在齊心協力的戰斗,你不能因為一點恩惠,就抓住不放。”
    “你這樣做,實在是有點……呵呵!”
    “這個人叫雷劈協,乃是雷明宗的弟子,當年他就要被至尊盟的武者抓住的時候,是驚人拼命救了他們。”
    姚樂清舒說到此處,嘆了一口氣道:“當時這雷劈協拍著胸脯向驚人保證,他們以后以驚人馬首是瞻,做驚人最好的兄弟。”
    鄭鳴點了點頭,朝著憤怒不已的鄭驚人道:“驚人,對這種人生氣干嘛,不值得。”
    鄭驚人的臉漲得通紅,這一刻,他覺得自己簡直無法面對鄭鳴了。
    本來說好的,他要號召這些跟著他一起肝膽相照的兄弟,一起幫著鄭鳴進入至尊傳承。
    他覺得,這件事情,一呼百應是順理成章,畢竟鄭鳴救了所有人的性命,他們就算是報恩,也應該幫忙。
    更何況,他們還有至尊盟的威脅。
    可是事實就好像一個重重的耳光,用力的打在了他的臉上,這些人,別說幫著鄭鳴搜集傳承石,才一開始,就對鄭鳴提出了懷疑。
    更可恨的是,一聽說至尊盟不再對他們出手之后,他們就好像潮水一般的各分東西。
    當初組織聯盟時的表態,當時推舉姚樂清舒,讓姚樂清舒費心費力的謀劃時的一切,都不說了。
    “道不同不相為謀!”鄭鳴拍了一下鄭驚人的肩膀,沉聲的說道。
    鄭驚人兩眼翻動,一滴淚流了下來,他呵呵笑道:“為這些人傷心不值得,哈哈,鳴少,咱們得不到至尊傳承,其他傳承咱們還是能弄到不少。”
    就在兩人說話的時候,聚集在他們四周的人,都已經走出了百十丈遠,在鄭驚人他們所站的圓石四周,還有稀稀拉拉的人站在那里。
    “你們怎么不走啊?”鄭驚人大聲的道:“這個聯盟已經沒有了,你們在這看什么?”
    “鄭兄,我們為什么要走,我們的性命,是鳴少和清舒公子給的,現在鳴少需要幫助,我們自然要留下來。”
    一個粗壯的少年,大聲的道:“雖然我們本事一般,但是我們還是要在鳴少進入至尊傳承這件事情上,盡我們自己的一份力。”
    “對,我們修為不行,但是我們還有勇氣!”又一個少年走出來道:“就算是用命堆,我們也要幫著鳴少走進至尊傳承!”
    “還有我!”說話的是一個少女,她的容顏雖然不是那么動人,但是此刻的她,卻帶著一絲圣潔的道:“有些人可以將別人的救助當成理所應當,但是我們永遠不會忘!”
    “鄭公子,鳴少,我們人雖然少,但是總能給您跑個腿!”
    一個個誠懇的聲音,聽得鄭驚人有點受不了了。他一直覺得自己的臉皮很厚,但是今天,他的臉在發紅,而他整個人更是在發熱。
    “鳴少,我們還有兄弟,哈哈,唔,三百,我們還有三百兄弟,我們還有三百兄弟!”
    “鄭驚人,你說錯了,還有姐妹!”那剛才說話的女子,朝著鄭驚人大聲的喊道。
    嘴巴向來不饒人的鄭驚人,這一次出奇的溫順,他呵呵笑道:“對,還有姐妹,哈哈哈,還有姐妹!”
    姚樂清舒的臉上,也露出了笑容。雖然,這三百人手很少,但是他們愿意跟隨,讓他感到自己的費心勞力,還是值得的。
    而站在一邊的鄭鳴,此刻的心中,也充滿了激蕩。越是在危難之際,越能感受到真情的可貴。
    他和這些人,都不認識,但是看著一張張熱情洋溢的臉,他的心,同樣在發熱。
    “真是榆木腦袋!”栗鈺站在百丈外的一個小山坡上,看著李小帆等人,不無嘲弄的說道。
    跟著栗鈺的,是三十多個少年,他們之中,有不少人此刻卻是低下頭了,但是更有不少人,話語中酸酸的道:“哼,羊群了跑出了駱駝,覺得自己很了不起。”
    “什么玩意,也不照鏡子看看自己是什么樣子,竟然跑出去丟人現眼,哼哼,等被當成炮灰犧牲了,他們才知道自己究竟是多傻!”
    “幼稚,實在是太幼稚了,他們以為自己是鐵血好男兒,哼哼,真是異想天開,也不照照鏡子看自己配不配!”
    各種各樣的話語會聚在一起,讓那些本來還有些羞愧之心的人抬起了頭,他們看著以往的同伴,此時目光之中,不但有嫉妒,更有仇恨。
    不錯,就是仇恨,他們覺得,是這些人的行為,讓他們丟了顏面,所以,他們非常的不舒服。
    “嘿嘿,何必和這些不知死活的人一般計較,他們是要為自己的行為,付出代價的!”
    “等到了傳承神殿,他們就知道,自己是何等的倒霉!”
    “你覺得,他們能夠到達傳承神殿嗎?哈哈哈!我猜到時候,我們可能在傳承神殿之中遇到鄭鳴,但是他們這群傻蛋,一個都遇不到。”
    “理會他們做什么,這天恒神境,哪一次不是九死一生,他們死了就死了。”
    就在這些議論,這些嘲弄,猶如潮水一般響起的時候,鄭鳴的聲音,陡然響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