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3-30)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3-30)      完本感言(03-30)     

隨身英雄殺532 不戰滾蛋

  那些第一次見到鄭鳴的蘇小曼等人,同樣注視著鄭鳴,雖然他們都不愿意承認,但是鄭鳴的崛起,卻已經是他們難以壓制的事實。
    “鄭鳴!”鄭鳴平淡無比的說道。
    這個名字之前,沒有任何的修飾,但是這個名字,卻深深地印在了在場所有人的心頭。
    恐怕他們永遠不會忘記,剛才那一幕。九個天之驕子,同時對鄭鳴的出手,最終卻落得灰頭土臉。
    “閣下的修為,在下佩服,不過就憑閣下一人,想要和我至尊盟相拼,恐怕還不夠!”姜無缺冷靜的道:“我希望閣下加入至尊盟,共謀至尊傳承。”
    鄭鳴看著姜無缺,淡淡的道:“你這是要請我加入你們至尊盟了?”
    “不錯,只要閣下加入我們至尊盟,副盟主之位,就有閣下一個。”姜無缺沉聲的道:“在這天恒神境之中,雖然傳承石無數,但是這傳承石,不是在頂級兇獸的身體之中,就是在兇險的傳承之地。”
    “如果我等還是一團散沙,就好像以往那般,別說是至尊傳承,就算是天罡傳承,都很難獲得。”
    “所以,只有將所有人的力量聚集起來,才能夠獲得足夠打開至尊傳承的傳承石。”
    “鄭兄既然有問鼎至尊傳承的實力,何不和我等一起,去開啟那至尊傳承?”
    姜無缺的話語,說的很是有說服力,但是鄭鳴只是冷冷一笑道:“如何同心協力,驅逐他們為炮灰嗎?”
    “這天恒神境之中,向來都是強者生存,鄭兄何必對他們心存毫無意義的憐憫之心呢?”
    姜無缺說話間,手指那些手握刀劍,立于鄭鳴四周的少年道:“反正他們橫豎都是要死,為我們獲取傳承石出一份力,也算是死得其所,有價值。”
    這一刻,不少人緊緊的盯著鄭鳴,更有人生恐鄭鳴會同意姜無缺的提議。
    要知道,他們本來已經到了山窮水盡的地步,是鄭鳴的橫空出現,讓他們重新看到了希望。
    如果鄭鳴同意了姜無缺的邀請,那么等待他們的,就是死路一條。
    鄭鳴看著姜無缺,淡淡的道:“雖然你的說法,很有誘惑力,但是我想說的是,道不同不相為謀。”
    姜無缺的臉色,頓時變的陰沉了下來,他朝著姚樂玄機等人掃了一眼,隨即淡淡的道:“既然鄭兄如此說,那我就無話可說了,不過鄭兄,你要知道,你這樣做,是注定和那至尊傳承無緣了!”
    “不依靠你們,我同樣可以開啟至尊傳承。”鄭鳴注視著姜無缺,平淡的說道。
    姜無缺仰天大笑,他就好像聽到了世間最好聽的笑話道:“哈哈哈,鄭兄,你知道打開至尊傳承,需要多少傳承石嗎,我告訴你,不是一百萬顆,是一千萬塊!”
    “你覺得,就憑你的力量,可以弄到一千萬塊傳承石嗎?”
    姜無缺在笑,姚樂玄機也在笑,一時間,無數的笑聲,在四周響了起來。
    鄭鳴并沒有理會他們的笑聲,而是等他們笑完,這才淡淡的道:“如果各位笑完了,咱們接著說現在的事情,剛才的一擊實在是有點不過癮,咱們再來!”
    再來,這兩個字,實在是很普通,但是此刻鄭鳴說出來這句話的時候,卻讓不少人的臉上,露出了驚恐之色。
    他還要戰,他以一敵十,能夠化解姜無缺等人的攻擊,已經很不錯了,他現在,竟然還在主動邀戰。他瘋了嗎,他怎么可以在這個時候,還主動邀戰。
    姚樂清舒的目光,從鄭鳴的身上閃過,他遲疑了剎那,就輕輕一笑道:“姜盟主的無缺戰體,不是號稱戰意不息嗎?還不出手,更待何時?”
    一直以來,都是姜無缺挑戰別人,現在被人逼著挑戰的事情,姜無缺還是第一次遇到。
    而且逼著挑戰的,并不是他姜無缺一個人,而是他們所有人。
    他的目光,朝著擁有太玄神骨的蘇小曼看去,他希望借助蘇小曼的太玄神骨,感應出鄭鳴此刻的狀態。
    蘇小曼定定的看著鄭鳴,那本來已經散去的寶鏡,再次懸浮在她的頭頂。
    這面寶鏡,乃是她心頭神骨的映照,不但可以攻擊對手,更能夠映出對手的狀態。可以說,論起神異,就算是姜無缺的無缺戰體,也比這神骨差了一籌。
    在寶鏡映照在鄭鳴身上的瞬間,跟隨著姚樂清舒的武者,心頭都覺得一陣緊張,他們清楚,接下來事情究竟要朝著哪個方向發展,都要看這個女子的話語。
    蘇小曼遲疑了瞬間,最終輕輕的搖了搖頭,沒有再吭聲。
    看著搖頭的蘇小曼,姜無缺淡淡的道:“我們來此,為的是至尊傳承,而不是為了拼死相斗。”
    “既然鄭兄如此堅持,那么我就給鄭兄一個面子,今日之事,可以到此結束,但是這個人,我一定要帶走。”
    說話間,姜無缺的手指,朝著正在大口喘息的鄭驚人點了一下,眼眸中充滿了無盡的怨毒。
    對于鄭驚人,姜無缺可謂是恨之入骨,他知道自己上了鄭驚人大當的事情,已經成了讓不少人津津樂道的笑話,而他要將這個笑話抹掉,就只有一個辦法,那就是殺了鄭驚人。
    他在鄭鳴來之前,殺鄭驚人好像捏死一個螻蟻,但是現在,他卻要顧及鄭鳴的想法。
    鄭鳴看著正在沖他擠眉弄眼的鄭驚人,淡淡的道:“要戰就戰,不戰滾蛋!”
    這句絲毫沒有回旋余地的話,剎那間讓姜無缺的臉漲得通紅,一股股蓬勃的氣息,從他的身上直沖而出,這些氣息,在姜無缺的身后開始聚集,讓姜無缺的氣勢,比之剛才平增了一倍。
    但是最終,姜無缺還是將這股氣息給壓了下去,他冷冷的朝著鄭驚人瞪了一眼,而后冷聲的道:“鄭兄,我在至尊傳承之地等你。”
    “如果你進入不了至尊傳承,那就實在是太可惜了。”
    姜無缺走了,他帶著姚樂玄機等人,快速的消失在了鳴魂谷外,而當最后一個身影,從眾人的眼中消失的瞬間,一陣歡呼,陡然響起。
    活下來了,不用被人拉出去當炮灰了!這一刻,幾乎所有的武者,都忘記了冷靜。
    他們高聲歡呼,他們更是滿懷敬畏的看著鄭鳴,因為他們之所以能夠在這危險之地活下來,最主要的原因,還是因為鄭鳴。
    要不是鄭鳴的橫空出現,他們大多數人,都應該被至尊盟擒拿,成為至尊盟收集傳承石的炮灰。
    如果說,平時搜集傳承石,他們是九死一生的話,那么跟著至尊盟,簡直是十死無生。
    有些瘋狂的人群,想要匯聚在鄭鳴的身邊,但是他們卻又不敢朝著鄭鳴靠近。
    “多謝你救命之恩,要不是你,這一次我就死在這里了!”姚樂清舒悄悄的來到鄭鳴的近前,輕聲地說道。
    而就在姚樂清舒說話之時,他的手臂,卻輕輕的扶住了鄭鳴的肩膀。這個動作很輕柔,也很隱蔽。
    鄭鳴在被姚樂清舒攙扶住的瞬間,身體也輕輕的晃動了一下,他剛才和姜無缺等人的交手,雖然依靠太極真意,將姜無缺等人的攻擊引到一起,但是那些力量,實在是太過強大。
    雖然有太極真意,但是在牽引那些力量的剎那,鄭鳴的經脈,還是被震傷了不少。
    “鳴少,你這一次真的是太牛了,奶奶的,那個姜無缺牛哄哄的,實在可惡,等我得到了傳承,不給他好看,我就不姓鄭!”鄭驚人跑到鄭鳴的近前,大聲的說道。
    鄭鳴笑了笑,他雖然不知道鄭驚人的傳承究竟是什么,但是按照他對姜無缺的估計,鄭驚人就算是得到傳承,也不會是姜無缺的對手。
    那無缺戰體,實在是太強了。
    而且鄭鳴還感到,姜無缺雖然一副氣急敗壞的樣子,但是實際上,他在出手的時候,并沒有全力以赴。
    最少,他還是隱藏了一種手段,一種讓鄭鳴感到,只要被拿出來,絕對能夠逆轉乾坤的手段。
    雖然鄭鳴的手中,同樣有隱藏的手段,但是他此刻,有點不確定,帝釋天是不是真的能夠接得下那種手段。
    “對于那姜無缺,你一定要小心,他這個人驕傲自負,你壞了他的大事,他絕對不會放過你!”姚樂清舒低聲的說道。
    對于姚樂清舒,鄭鳴其實也很是有些佩服,在他眼中,這個有些娘娘腔的家伙,實在是不可貌相。
    本來,他在神宮已經眾叛親離,但是就是自己閉關的功夫,他就已經成為了反抗者聯盟的頭領。
    這個角色,可不是那么好當的。雖然這些反抗至尊盟的武者,被至尊盟拉著去當炮灰,但是真的說起來,這些人一個個同樣都是天之驕子。
    他們在黃金血脈、傳承神骨的人眼中,顯得平凡普通,但是他們要是放在自己所處的地域,那就是年輕的天才人物。
    每一個天才人物,都有著屬于自己的驕傲。
    能夠讓他們死心塌地的臣服,絕對不是一句話的事情。至于他神宮的身份,此時不但沒有用,甚至可以說,這種身份還容易遭到敵視。
    這瘦瘦的身板中,究竟隱含著什么樣的力量,能夠讓他受到如此多人的推崇?
    唔,不好,什么個情況,為什么我一看到他,就有一種不是太好的想法。
    我可是擁有不動禪心,我怎么可以對一個男人,起這樣的心思呢?
    鄭鳴這一刻,看向姚樂清舒的目光中,多出了一絲詭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