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4)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4)      完本感言(04-04)     

隨身英雄殺528 霸天龍拳

  “鳴少,你怎么這個時候來了,嗚嗚,這可不是什么好地方,還是快點走吧!”鄭驚人瞪著大小不一的眼睛,話語中帶著一絲著急的說道。
    鄭鳴沒有心思理會鄭驚人,他此刻,心中正有一種不正確的思緒在流動。
    他感到,自己的心跳動的很快,而且他那攔著姚樂清舒的手臂,好有一種不舍得松開的感覺。
    大爺的,莫非這姚樂清舒就是我命中的克星,要不然,我一個男人,怎么會心跳的如此厲害。
    最好的選擇,就是將……將這個家伙扔在一邊,可是……可是自己怎么就下不了手啊!
    嗚嗚,我是一個真正的男兒,所有的一切,都是正常的。在心中念叨了一句的剎那,鄭鳴將姚樂清舒朝著一邊扔了下去。
    不過,就在他將姚樂玄機拋下的瞬間,他的手掌,朝著姚樂清舒的****輕輕的掃了一下。
    雖然他的神識已經告訴他,這個地方,真的半點他想的東西都沒有,但是他還是忍不住來一次實地探查。
    畢竟,這關系到他自己的取向正常問題。
    可惜的是,他感覺到的,是平坦無比的一馬平川,這充分印證了他的感覺。
    正覺得自己走向死亡的姚樂清舒,這一刻也驚醒了過來,他的雙眸,狠狠的朝著鄭鳴瞪了一眼。
    雖然沒有說話,但是那臉頰中閃爍而過的一抹羞紅,讓鄭鳴的心再次顫抖了一下。
    怎么可能,自己現在可是已經有了達摩的不動禪心,自己怎么能夠對一個男人動了心?
    迅速的將自己心頭的綺念壓下,鄭鳴凝眸朝著姜無缺看了過去,雖然鄭鳴剛才沒有使用全力,但是剛才的一拳中,從對方拳中涌出的力量,同樣讓鄭鳴很不好受。
    “能夠接我一拳,你很不簡單。”姜無缺同樣鄭重的注視著鄭鳴,他的聲音之中,帶著一絲淡漠的道:“不過今日,不論你是誰,你和他,都必須死!”
    說話間,姜無缺猛的上前一步,一股血氣,從他的身上直沖而出,這血氣上空演化日月,橫照虛空。
    “氣沖霄漢,這是真氣達到巔峰的氣沖霄漢!”有少年武者驚駭萬狀的喊道。
    與此同時,更有人大聲的道:“怎么可能,這氣沖霄漢,不是一種傳說中的境界嗎?”
    “那是無缺戰體,也只有無缺戰體的傳人,才能夠將真氣練就到氣沖霄漢的境界吧!”
    血氣翻滾之下的姜無缺,這一刻一如天地仙王,他跨前一步,冷喝道:“再接我一拳。”
    鄭鳴和姜無缺相比,此刻差的實在是太多,在那滾滾的血氣日月之下,他只是上前,再次轟出了一拳。
    兩人的拳頭,這一次,同樣沒有任何的招式!可是從聲勢上而言,鄭鳴實在是差的太多。
    “轟!”
    雙拳在碰撞的剎那,姜無缺的衣袖,迸出了一個巨大的口子,至于鄭鳴,則一連退了三步。
    不分勝負,這個結果,讓所有至尊盟的人,都感到不可思議,特別是那擁有著太玄神骨的蘇小曼,更是有點目瞪口呆。
    她的心中,雖然對姜無缺有些不服氣,但是無缺戰體,戰力第一,這話可不是說說而已。
    他是多年來,他在黃金血脈,傳承神骨傳人的尸骨上,建立起來的聲威。
    雖然七大黃金血脈和五大神骨的傳人互不服氣,但是他們都不得不承認,在戰力上,在真氣的強橫程度上,無缺戰體的傳人,從來都是第一。
    能夠和無缺戰體相對者,唯有無上道身。
    可是眼前的男子,明顯沒有什么特異之處,但是他卻和姜無缺硬生生的對了兩拳。
    如果說第一拳,姜無缺還有點手下留情的話,那么第二拳,姜無缺已經顯現出氣沖霄漢的異象,可以說這一刻的姜無缺,已經動用了全身的力量。
    姜無缺看著自己破碎的衣袖,眼眸中燃起了洶洶的火焰,這并不是憤怒的火焰,而是一種洶洶的戰意。
    無缺戰體,幾乎在所有人眼中,對無缺戰體最重要的,是無缺,但是實際上,無缺戰體最注重的,卻是一個戰字。
    戰天斗地,誅神誅魔!
    鄭鳴的手掌,有一種想要破裂的感覺,那沖入他體內的真氣,更像是一道狂龍,在他的體內肆虐。
    如果不是易筋經,讓他的經脈強大的十倍,要不是洗髓經,讓他的骨骼洗去了雜質,變得更加強大,那么就剛才的一擊,鄭鳴就覺得自己恐怕要受傷。
    “我倒要看看,你還能夠接我幾拳!”姜無缺說話間,再次揮出了一拳。只不過此刻的一拳,還沒有完全轟出,四周的虛空,就出現了雷鳴之聲。
    真氣浩蕩如驚雷!
    而伴隨著這一拳的轟出,姜無缺整個人,一如執掌天地的雷神,鞭策天地,打碎蒼穹。
    在這一拳之下,四周的諸人,都露出了恐懼之意。他們覺得,自己的武技,自己領悟的真意,在這狂暴的,一副瘋狂的戰意之下,根本就沒有任何的作用。
    他們看著鄭鳴,不少人甚至開始為鄭鳴擔憂。
    “鄭鳴,姜無缺擁有無缺戰體,近身搏斗,無人能敵,快退!”姚樂清舒看著那轟落下來的拳頭,大聲的朝著鄭鳴喊道。
    此刻,他能夠為鄭鳴做的,也只有這一點了。
    鄭鳴的眼眸中,此刻的戰意同樣熊熊燃燒,他遲疑了剎那,并沒有躲閃,而是上前一步,同樣轟出一拳。
    而就在鄭鳴轟出這一拳的瞬間,他就覺得他的體內,一股熱力在涌動。
    這是炎黃戰血!
    同時,在他的身軀之中,還有一種來自肉體的力量,也在瘋狂的增強,這股力量,在轉瞬之間,已經超越了鄭鳴修煉易筋洗髓二經所得到的肉體力量。
    這是無量神血的力量。
    雖然鄭鳴體內這兩種血液的濃度都非常的低,但是他們會聚在一起,同樣讓鄭鳴的修為,增加了一倍。
    兩個好像能夠毀天滅地的拳頭,在眾人的矚目之中,再次碰撞在了一起。
    這一次,兩個人的身軀,都沒有任何的變化,可以說兩個人都停留在了自己的位置。
    但是伴隨著這一拳,姜無缺的手臂,出現了一道道的裂痕,而鄭鳴的拳頭上,更有鮮血汩汩流下。
    數萬人,這一刻無比的寂靜,就算是那些黃金血脈的傳人,此刻一個個都怔怔的看著兩個碰撞的人。
    雖然大多數人,都有千般武技,百種真意,但是他們卻不得不被這種強橫的碰撞所震顫。
    同時在不少人的心中,他們第一次感到,原來,不憑借著武技,光憑著自己的真氣,竟然也能夠達到如此強橫的態勢!
    鄭鳴此刻,就感到姜無缺的真氣,在洶涌的朝著自己涌入,這股力量,讓鄭鳴感到就好像一股席卷了天地的風暴,不但狂烈,而且還隱含著撕碎萬物之力。
    在這股風暴之下,鄭鳴就覺得自己,就好像風暴之中的一棵大樹,好像隨時都能夠被這風暴撕毀。
    通過這三次的拼斗,鄭鳴得出了一個結論,那就是在真氣的質量上,姜無缺的真氣,在自己之上。
    對這種情況,鄭鳴雖然有些不愿意接受,但是自己紅日照大千所形成的,猶如針芒般的真氣,在碰撞之中,卻是有些節節敗退。
    自己之所以能夠和姜無缺保持現在這種勢均力敵的狀態,實際上是易筋洗髓二經改造身體,以及得自達摩祖師的金剛不壞身。
    姜無缺手臂的裂痕,在以人眼看得到的速度,不斷的開裂,同時還在不斷的修補。
    無缺戰體,可以快速的修補身體所收到的傷害,但是鄭鳴拳頭中隱含著萬鈞之力,同樣在不斷的撕裂著他的肌膚。
    他就覺得,自己的拳頭,碰到的不是拳頭,而是來自遠古的玄鐵。
    他是誰,肉身真是夠強的!
    對于那些反抗至尊盟的武者而言,作為至尊盟的盟主,擁有著無缺戰體的姜無缺,簡直就是一個神魔般的存在。
    就是因為姜無缺的存在,所以讓他們在面對姜無缺的時候,就連最基本的戰意都沒有。
    可是現在,他們一個個都瞪大眼睛看著那個猶如從天而降的少年,眼中充滿了希翼之色。
    如果他能夠擊敗姜無缺,自己等人,說不定還能夠活下去!
    而至尊盟的武者,雖然不少人這一刻躍躍欲試,但是作為至尊盟頂梁柱的姚樂玄機等人,一個個卻冷漠的看著眼前的一切,很顯然,他們并不準備出手。
    他們饒有興趣的看著正在交戰的姜無缺和鄭鳴,一個個眼眸中,閃爍著詭異之色。
    “你身體強度不錯,但終究只是肉體凡胎,我可以給你一個機會,成為我的護道者,隨著征戰天下!”姜無缺的拳頭緩緩收回,他目視著鄭鳴,淡淡的說道。
    護道者三個字出口,讓不少正在看熱鬧的人臉色大變。他們對于護道者的意思并不陌生,不少人的眼眸中,更是心生向往。
    對于一個即將崛起的王者而言,他的一生,最多也只會有三個護道者。
    其中有修為比他高深很多的,有他在崛起之后,在培養的,但是這護道者之中,最重要的,卻是和他一起成長起來的護道者。
    在很多地方,這位護道者,就能夠直接代表那即將崛起的王者。無缺戰體,臨時當無敵,如此人物的護道者,不知道多少人愿意打的頭破血流。
    而現在,只是一戰,姜無缺就開出了如此的條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