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10)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10)      完本感言(04-10)     

隨身英雄殺527 無缺戰體

  “奶奶的,來就來唄,用得著這么顯擺嘛!這又不是賣肉的,誰打扮的漂亮,價錢就高!”就在四周沉寂的瞬間,有人粗聲粗氣的說道。
    這話語一出口,四周本來一片緊張的氛圍,頓時有人哈哈大笑了起來,更有人大笑著道:“要我買啊,絕對是外形越好,我給的價格越高。”
    “老子跟你相反,我是注重內在,外形越好,我給的價格越低。”
    “嗚嗚,就是不知道那無缺戰體,會是一個什么摸樣,姜公子,要不你也表演一下。”
    姚樂玄機,軒昊然等人的神色,都變的異常的冰冷,他們看著那些正在胡言亂語一眾少年,眼眸中的殺意,卻是越加的濃厚。
    “牙尖嘴利!”其中那擁有太玄神骨的蘇小曼,整個人化成了一道光,朝著鄭驚人直沖而來。
    她頭頂那雪白的寶鏡,在她沖向鄭驚人的瞬間,就射出了一道潔白的光柱。
    這光柱在飛出的瞬間,就好像一道來自深淵的嚴寒,方圓一丈之內,萬物冰封。
    鄭驚人在這光柱下落的瞬間,用力的推出了一掌,但是他的掌力,哪里抵擋得住這滾滾的寒氣!
    他就覺得,自己的血液,自己的真氣,自己的一切,都被這滾滾的嚴寒所凍徹。
    想要動一下手腳,都變的無比的艱難。
    就在他準備拼命的瞬間,一個手掌,已經重重的落在了他的臉上,將他整個人,直接打落在地上。
    “貧嘴!”冷漠的聲音中,被稱為蘇小曼的女子,重新落在了遠處的山石上。
    鄭驚人的眼眸,充滿了憤怒的火焰,但是他自己這個時候,別說催動真氣拼命,他自己的真氣,好像都已經難以催動。
    傳承,我一定要得到老東西說的傳承,我不能被人如此隨意的羞辱!鄭驚人緊緊的攥著拳頭,一個聲音,在他心中瘋狂的咆哮。
    “姚樂清舒,以你的智慧應該很清楚,接下來你們要面對的,是一場怎么樣的屠殺。”姜無缺的聲音,再次響起。
    “你們這些人,膽敢違抗我們至尊盟的法旨,本就應該死路一條,現在我給你們一個機會。”
    “只要你們沖入冰鯉湖,從此之后,我們至尊盟將不會再為難各位。如何?”
    姜無缺此刻的條件,聽起來好像無比的寬容,但是大多數人的在聽到冰鯉湖的瞬間,眼中升起的,都是絕望。
    冰鯉湖,里面不但寒冷如冰,而且還居住著已經超越了躍凡五境,即將化成蛟龍的一只冰龍鯉。
    這冰龍鯉身軀巨大,按照不少人的估計,只要殺了這冰龍鯉,應該能夠從冰龍鯉的身上,得到上萬塊,甚至是十幾萬塊的傳承石。
    可是,別說是他們就算是七大黃金血脈的傳人,進入冰鯉湖,也不一定能夠活著出來。
    “你這是逼我們去死?”一個少年武者,手持帶血的長刀,聲音中帶著恨意的說道。
    姜無缺淡淡一笑道:“你們本來就是要死的,但是你們進入冰鯉湖,說不定你們還有一線生機。”
    “我對你們這些人,已經夠仁慈了。”
    “當然,這小子是進入不了冰鯉湖,他不能死,因為我要讓他生不如死!”
    話語剛落,姜無缺整個人,就詭異的出現在了鄭驚人的身旁,沒有等姚樂清舒等人做出任何的反應,姜無缺的手掌,就已經落在了鄭驚人的脖子上。
    鄭驚人想要掙扎,可是還沒有等他用力,一股霸道之極的力量,就猶如奔流般的涌入了他的體內。
    “乖,要聽話,不然你會更加的痛苦。”姜無缺臉上帶笑的道:“我不希望,你死的太快。”
    “去你媽的,有什么本事,盡管往小爺身上用,要是小爺叫一聲痛,我就是你爺爺的種!”鄭驚人兩個大小不一的眼睛一翻,怒聲的罵道。
    姜無缺在稍微愣了剎那之后,就反應了過來,他這一刻,眼眸中的殺機更多了一分。
    “小子,嘴還真是夠硬。那我就看看,你究竟能夠硬氣到什么時候。”說話間,姜無缺一揮手,鄭驚人的身軀,就好像流星一般,朝著一塊巨大的山石上重重的撞去。
    姚樂清舒緊緊的咬著牙齒,他雖然也不喜歡鄭驚人的這張嘴,但是這一路走來,鄭驚人真的幫了他不少。
    現在,鄭驚人被如此的羞辱,他的胸口,就好像要爆炸了一般,可是他自己,這一刻真的救不了鄭驚人。
    怎么辦?怎么辦?
    “與其稱為別人手中的棋子,流盡自己最后一滴血,我們還是拼了吧,雖然同樣是死,也要一些人知道,我們雖然不是金玉,卻也是能夠將人牙齒硌掉的硬石頭!”姚樂清舒深深地呼了一口氣,朝著姜無缺直沖了過去。
    “拼了,和他們拼了!”
    本來就已經受傷不輕的年輕武者,一個個揮動自己手中的兵器,這一刻的他們,就好像一頭頭的猛虎,朝著自己心中的敵人直沖了過去。
    死了,也要從敵人的身上,咬下一塊肉來。
    他們不怕死,他們雖然天賦不如姜無缺他們,但是他們的血是熱的,他們絕對不能成為,別人用來浪費的炮灰。
    一個,兩個,三個……
    姜無缺一揮手,將鄭驚人那就要和巖石碰撞在一起的身軀,直接吸了過來。但是他此刻的眉頭,卻輕輕的皺了一下。
    這些人,他還準備利用,他不愿意這些人,就這樣死了,畢竟那至尊傳承需要的傳承石,實在是太多了。
    也罷,所謂蛇無頭不行,這姚樂清舒既然自己找死,那就讓他死在此地吧!
    心中這個念頭閃動,姜無缺朝著沖來的姚樂清舒跨出了一步,然后轟出了一拳。
    這一拳,給人的感覺,是平凡普通,但是伴隨著這一拳的轟出,姚樂清舒卻覺得自己整個人已經在拳頭的籠罩之下。
    躲避,根本就不可能,而硬抗,從他的心底,都沒有半點硬抗的念頭,他好像唯有眼睜睜的看著,自己在這一拳之下,被打成碎粉。
    無缺戰體,完美道韻,天地間不論何等的武技,都能夠被這無缺戰體,催動到無缺的地步。
    這也是無缺戰體為什么能夠壓制七大黃金血脈和五大傳承神骨的原因。
    看來,這一次,自己真的是在劫難逃了!如此也好,最起碼這輩子,自己就不用再受累。
    只是,自己無法完成母親的期望……
    一個個念頭,在姚樂清舒的心頭閃動,他的臉上,這一刻有解脫的輕松,還有一種不舍的遺憾。
    一切的一切,讓他的蒼白的面容,如夢如煙……
    姚樂玄機看著那直接霸道的一拳,被紫色光輝包圍的身軀動了一下,不過隨即停了下來。
    雖然他和姚樂清舒是兄弟,但是他的心中,卻很盼望姚樂清舒死掉,而現在,這種盼望姚樂清舒死掉的心思,變的更加濃烈,更加的迫切。
    因為從姚樂清舒的表現中,他已經感到了深深的威脅。
    雖然姚樂清舒沒有他的天賦,但是姚樂清舒的統帥力,卻已經在天恒神境得到了檢驗。
    就算是驕傲的姜無缺,都對姚樂清舒的統帥力深感欽佩,他又有什么理由,笑看姚樂清舒?
    而這樣的姚樂清舒,當然不是他喜聞樂見的。
    “清舒公子!”琴悅發出了一聲驚叫,猶如杜鵑啼夜,只是她整個人,此刻已經被猶如大帝臨塵的軒昊然壓制,半點都動彈不得。
    至于其他人,他們一個個都瞪大眼眸,緊緊的盯著那好像撞向姜無缺拳頭的姚樂清舒。
    他們的眼眸中,充滿了血色,他們的心中,充斥的都是不甘心,可是,他們現在什么也做不了。
    一些年輕的女子,已經緩緩的閉上了眼眸,并不是她們心志不夠堅定,而是她們不愿意看到那個在千軍萬馬之前指揮若定的人,就這樣化成一團血漿。
    姚樂清舒笑了,在那拳頭就要臨近自己的瞬間,他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笑容。
    也就在這時,在那姜無缺的拳頭前,出現了一個拳頭!
    兩個拳頭,在虛空之中,重重的撞擊在了一起!
    這一剎那的碰撞,并沒有驚天動地的響聲,同樣沒有天降異象神威,但是在這兩個拳頭碰撞的剎那,兩個身軀,卻幾乎同時朝著后倒飛了出去。
    姜無缺倒飛出了七八步,而后猶如落葉,輕飄飄的落在地上。此刻的姜無缺,不但沒有任何的狼狽,反而越發的從容自如,身容天地。
    但是這一刻,所有的人看向的,并不是姜無缺,而是和姜無缺對了一拳的人。
    從姜無缺出拳的瞬間,幾乎所有的人都已經認定,此刻的姜無缺,已經動了殺心。
    而姚樂清舒雖然已經受傷,但是根本還在,在這種情況下,他都只能認命,又是誰擋住了姜無缺的一拳?
    一道道疑惑的目光,都朝著那個抱著姚樂清舒,飛身后退的男子看去。
    這是一個身穿青色長袍的少年,只不過這個年輕人此刻表現的非常奇怪,因為在他飛身后退的瞬間,他的臉上,露出的竟然是古怪之極的神情。
    不過此刻,他們沒有心思理會這青年究竟是什么意思,他們在看自己是不是認識這個救了姚樂清舒的人。
    大部分的人,對于這張臉,都充滿了陌生,但是有兩個人的神色,卻是一變。
    這兩個人,一個是姚樂玄機,一個是軒昊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