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12-11)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12-11)      完本感言(12-11)     

隨身英雄殺526 蘇小曼

  被稱為李石匈的,是一個面容英俊的男子,不過此刻,他的眼眸中卻多了一絲瘋狂之意。
    在鄭驚人的黑色劍光就要下落的瞬間,他雙手橫推,滾滾的紫氣,在虛空之中匯聚成一股氣柱,朝著鄭驚人的黑色劍光直接撞了過去。
    要是按照兩者武技的威力,鄭驚人那神秘的黑色劍光,是絕對能夠占據優勢的。
    但是鄭驚人的傷勢,讓他現而今的劍光,只能夠發揮三成的力量,所以在那滾滾紫氣之下,瞬間崩碎了開來。
    “李兄,真是沒有想到啊!”姚樂清舒揮手制止了準備沖上去的鄭驚人,緩緩的說道。
    此刻的他,臉白的猶如紙一般。可在這個時候,被他盯住的李石匈,神色之間,卻多了一絲的惶。
    “清舒公子,我也不想這樣,但是……但是我要活下去!”李石匈沉吟了瞬間,昂頭看著姚樂清舒道。
    姚樂清舒輕輕的擺了擺手,他不想責罵這個人,并不是說他心里已經原諒了此人,而是覺得,此人根本就不值得自己去浪費力氣。
    “至尊盟的人已經進谷了嗎?”
    “已經進谷了,不過清舒公子,您不用擔心,無缺公子已經答應,只要您歸降他,他不但不會治您的罪,而且還會賜予你一件天罡傳承!”
    李石匈說到此處,聲音急促的道:“清舒公子,識時務者為俊杰,無缺公子,可是一直很欣賞您的。”
    “我來到這里,為的就是一件天罡傳承,無缺公子真是大手筆啊!”姚樂清舒的臉上,笑容變得越加的燦爛。
    李石匈此刻,神色變的越加歡喜,他看著姚樂清舒,大聲道:“清舒公子,那您還猶豫什么?只要您投靠了無缺公子,這三十六個天罡傳承,還不是讓您隨便挑選么?”
    “我是得到了天罡傳承,可是這些跟隨我的兄弟姐妹呢?”姚樂清舒說到此處,一字一句的道:“這些和我們,一起戰斗到現在的兄弟姐妹呢?”
    李石匈在姚樂清舒的目光下,整個人忍不住往后退了九步。他在決定背叛之時,就已經下定了決心,可是此時,在姚樂清舒的逼問之下,他還是不由的心虛起來。
    他對不起那些和他并肩戰斗的人,因為他用的是那些和他生死相托的血,換取他自己的性命。
    “那些人……那些人只是一些螻蟻,他們死了也就死了!”
    最終,李石匈話語堅定的道,隨即他的目光看向站在一旁的琴悅道:“如此美人,清舒公子您絕對不會忍心,讓她們猶如春天花朵一樣的凋零吧!”
    這一刻的李石匈,眼眸中露出的,是一絲肆無忌憚的神色。
    琴悅厭惡的朝著李石匈掃了一眼道:“我可以陪著公子去死!”
    而就在琴悅說出這句話的時候,噪雜的聲音快速的傳來,有慘叫聲,更有喊殺聲。
    “清舒公子,有叛徒,至尊盟的人攻過來了!”一個通體是血,身高足足有一丈的青年,一邊跑,一邊大聲的朝著姚樂清舒喊道。
    這青年雖然滿臉的胡須,但是論起年齡,卻是比鄭驚人還要小上一個月。
    不過要是掄起武力來,這少年身負祖傳的暴熊血脈,雖然比七大黃金血脈差了不少,但是戰斗起來卻也不是一般人能夠比擬的。
    可以說,在進入到天恒神境的少年男女之中,他的戰斗力,絕對能夠排到二百名之內。
    不過這少年對于姚樂清舒而言,卻是他最忠心的下屬,自從他被推舉成為這個抵擋至尊盟的小聯盟的盟主之后,就一直護衛在他的身邊。
    而現在,少年的身軀已經步履蹣跚,他的胸口處,更有出現了一個手指粗細,正在不斷流血的窟窿。
    少年帶著身后的武者沖到姚樂清舒近前的剎那,就朝著李石匈道:“李大哥,您帶著清舒公子先走,我先在這里抵抗一陣!”
    “好了小熊,從今之后,李石匈已經和我們沒有關系了。”姚樂清舒輕輕的拍了一下少年寬闊的肩膀,而后笑著道:“小熊你怕死嗎?”
    “這天恒神境,本來就是九死一生之地,我小熊既然來到這里,怎么會怕死。”
    少年說到此處,目光落在了姚樂清舒的臉上道:“清舒公子,您怎么也受傷了!”
    “快,誰有最好的傷藥,快給清舒公子。”
    十幾個沖過來的武者,這一刻都將目光聚集在姚樂清舒的身上,他們的神情,充滿了著急之色。
    “好了,大家都不用忙了,這一次,咱們真的到了生死關頭。”姚樂清舒說到此處,看著遠處那已經亂成一團的戰場,而后沉聲的道:“無缺公子既然來了,何不現身一見。”
    “哈哈哈,姚樂清舒不愧是姚樂清舒,到了這個時候,還能夠保持這種冷靜,真是讓人佩服。”
    淡淡的笑聲之中,一個身高八尺,俊偉不凡的男子跨步走了進來,男子的步伐不大,但是他邁動之間,每一步的距離,都是那樣的齊整,那樣的完美。
    他的手臂擺動,好像和天地共振,在他的四周,一時間竟然有日月齊行,群星閃耀!
    就算第一次見到這個人的人,在看到他的剎那,都不由自主的有一種跪倒膜拜的沖動。
    而那些匯聚在姚樂清舒身邊的武者,一個個都用畏懼的目光,看著這個年輕的男子。
    姜無缺,無缺戰體的傳承者,七大勢力之一的紫宵峰的圣子,也是至尊盟的盟主。
    力壓黃金血脈,擊破傳承神骨,被稱為日升域內,躍凡境下第一人。
    更有人說,姜無缺的無缺戰體,可以橫擊躍凡。而他一旦達到躍凡境,就可以躍凡境無敵。
    只要他不墜落,就是日升域以后注定的君主,雄踞日升域的一代巨擘!
    “多謝無缺公子的夸獎。”姚樂清舒淡漠一笑道:“希望公子能夠完成夙愿,得到至尊傳承。”
    姜無缺一笑道:“那至尊傳承,原本就是我掌中之物,小舒公子,雖然你出自神宮,但是只要你愿意,我可以讓你成為我紫霄宮的核心弟子。”
    “無缺公子的看重,我很感激,只不過,我這個人,生就是一副硬脾氣。”
    就在姚樂清舒說到此處的時候,鄭驚人卻呵呵一笑道:“無缺公子,不知道俺老鄭送你的禮物,你還滿意嗎?”
    姜無缺看向鄭驚人的眼眸,充滿了殺意,他這一刻,已經沒有了剛才的風度翩翩。
    此時的他,就好像來自九天之外的厲鬼:“鄭驚人,死實際上并不是很可怕,我要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為了你,我已經讓人搜集了一山洞的糞便,相信那里是你最喜歡的去處。”
    鄭驚人的手雖然顫抖了一下,但是他嘴上卻是不依不饒道:“無缺公子真是一個好人,哈哈,知道好東西要分享。”
    “看來公子那次的經歷,真的是得到了非同一般的享受啊!”
    鄭驚人在笑,那身材高大,被姚樂清舒稱為小熊的少年在笑,幾十個在至尊盟的逼迫中,沖到了山洞之中的少年武者,他們同樣在大笑。
    “鄭驚人,雖然你小子嘴巴臭,但是這一次,我覺得你說的非常的好。”
    “你這個兄弟我認下,以后就算是咱們都死了,咱們同樣是兄弟。”
    “哈哈哈,鄭驚人說得對,無缺公子是天下最好的好人,好東西不敢獨享啊!”
    ……
    姜無缺的神色,冰冷如霜,他看著那些仰天大笑,慷慨悲歌的少年武者,冷漠至極的道:“你們盡管笑,等一下,就是你們哭的時候。”
    就在這時,越來越多潰敗的少年武者,從四面八方跑來,其中一個手臂被砍了下來的武者,在來到姚樂清舒近前的剎那,悲聲的道:“清舒公子,我們沒有守住,我的兄弟,就只剩下這么多了!”
    說話間,他整個人就直接栽倒在了地上。
    越來越多的人,匯聚在姚樂清舒的身邊,只不過,他們大部分帶傷,而隨著他們的到來,從四面八方,成千上萬的武者,開始匯聚過來。
    滾滾的殺氣,從這些人的身上直沖而出,只需要姜無缺一聲令下,這些人就會悍然出手。
    “哈哈哈,我親愛的弟弟,你還真是讓我大吃一驚,不過你就算再有本事,在我等面前,也只是陪襯而已。”遠處,紫光繞天,姚樂玄機腳踏紫色蓮花,步步生蓮而來。
    也就在姚樂玄機來的瞬間,有人冷聲的道:“不知輕重,自尋死路而已!”
    這聲音很冷,猶如極地的寒冰,讓四周的虛空,瞬間凝結。而伴隨著這聲音,從紫光的對面,生出一面寶鏡,光照四方。而寶鏡下的女子,一如廣寒仙子,飄然而下。
    “是太玄神骨的蘇小曼,真的是太玄神骨的蘇小曼!”
    “聽說她殺人最狠,膽敢在她身上目光停留半刻鐘的男子,都會被她直接斬殺。”
    “真的是蘇小曼,她也來了!”
    太玄神骨,五大神骨之一,傳說中這神骨內隱含至寒道韻,不但在修煉之中溝通天地,更能夠催動道紋,演化神境,光照四方。
    就在那蘇小曼出現之時,從東西南北的方向,同時出現了四道身影,他們或者有帝皇臨世,或者響大道綸音,更有甚者,身后更生出紫色的雙翼。
    而這些異象,在所有人的眼中,是黃金血脈,是無上神骨,是同級別年輕的王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