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1)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1)      完本感言(04-01)     

隨身英雄殺525 鳴魂谷

  姚樂清舒擺了擺手道:“謝謝你琴悅小姐,不過我現在并不是太餓,這湯你還是送給那些受傷的兄弟吧!”
    姚樂清舒的拒絕,非但沒有讓那紫衫的琴悅小姐有任何的不滿,甚至那位琴悅小姐看向姚樂清舒的目光,更多了幾分欽佩之色。
    “盟主,不,清舒大哥,您已經辛勞了一天了,不吃點東西怎么成,這……這湯是我好不容易做的,您喝一點,才能夠領著我們走出鳴魂谷啊!”
    姚樂清舒的肩膀顫抖了一下,他很是不適應清舒大哥這個稱呼,看著站在自己不遠處,正脈脈含情的看著自己的女子,姚樂清舒遲疑了剎那,最終還是沉聲的道:“謝謝你的好意,不過我現在不想喝。”
    “哈哈,琴悅妹子,既然盟主他不想喝,干脆讓我喝了吧,俺現在肚子里可是沒有油水啊!”一個不合時宜的聲音,一下子將山洞中的這一絲溫情給打破。
    那琴悅聽到這聲音,美麗的眼睛翻動了一下,露出了一個白眼。她狠狠地朝著來人瞪了一眼,怒聲的道:“鄭驚人,你……怎么哪里都有你!你給我……”
    給我后面那個字,琴悅并沒有說出來,她小心的朝著姚樂清舒看了一眼,發現姚樂清舒并沒有露出厭惡之色,這才大大的松了一口氣。
    “清舒大哥,東西我先放在這里,您等一下喝了,我再收拾。”說話間,女子就好像一只受傷的小鹿,狂奔而去。
    “嘻嘻,真是神女有情,公子無心啊!”鄭驚人晃著膀子大大咧咧的走了進來,他雖然依舊一副吊兒郎當的樣子,但是此刻他的臉色,卻比之以往,難看的太多了。
    干枯的嘴唇,白中透青的臉膛,無一不向人昭示著,他老人家的身體狀態,真的很不好。
    “說話正經一點,你這張嘴,真該讓姜無缺直接給你打爛!”姚樂清舒瞪了鄭驚人一眼道。
    鄭驚人呵呵一笑道:“好人不長壽,禍害活千年,奶奶的,老子還沒有獲得傳承,怎么能死呢?”
    “更何況那姜無缺想要殺死老子,差的實在是太遠了。”
    姚樂清舒看著鄭驚人,輕輕的搖了搖頭道:“你知道嗎,在這天恒神境之中,姜無缺最想要殺的人就是你!”
    “這個我自然知道,那小子的無缺戰體,真他娘的變態,老子都把山洞給他弄塌了,還沒有砸死他,實在是……”鄭驚人晃著大小不一的眼睛,突然嘎嘎大笑道:“不過我給他準備的那包巨鳥糞,卻是都砸在了他身上。”
    “可惜,沒有看到那小子滿身鳥糞的樣子,可惜了啊!”
    說到此處,鄭驚人陡然咳嗽了起來,他咳嗽的聲音很大,那咳嗽出來的痰中,更是出現了一點點血絲。
    “還撐得住嗎?”姚樂清舒遲疑了剎那,輕聲地問道。
    “怎么撐不住,老子天命所歸,怎么能死?該死的鳴少,來到這地方就知道閉關,他兄弟我都快被人家給欺負死了,也不知道出來幫我報仇!”
    鄭驚人說到此處,又低聲道:“希望這家伙多閉關兩天,最好等天恒神境關閉之后再出來。”
    姚樂清舒默默的點了點頭,目光落在了那碗還在冒著熱氣的湯上道:“你喝下去,應該能好點。”
    “算了,這可是人家姑娘的一番心意,嘖嘖,你這木頭家伙恐怕還不知道,這湯里面的水,是清晨的露水,人家可是從晚上一直忙活到清晨,好不容易才采集到的。”
    “這是個好姑娘,等出去的時候,還是給人家一個交代吧!”鄭驚人說到此處,大小不一的眼眸中,卻多出了一絲黯然。
    顯然,他對于自己等人能不能突圍出去,根本就沒有信心。雖然這一路上,姚樂清舒幾乎算無遺策,但是在姜無缺等人強大的力量下,他們還是節節敗退。
    特別是現在,被困入了鳴魂谷的他們,可謂是內無糧草,外無援兵,幾乎已經是死路一條。
    他的話,根本就是一個難以達到的要求。
    姚樂清舒并沒有在這方面糾纏的意思,他撫摸著那地圖道:“這邊是軒昊然帶領三千武者駐守,而且易守難攻,咱們根本就沖不出去!”
    “至于這邊的山谷,下方都是萬丈懸崖,就算咱們的人武技都不錯,但是想要沖出去,同樣是死路一條。”
    “而西面,則是我那哥哥和彌勒神骨的傳人血手彌勒駐守之地,就算沖出去,咱們也要損失九成的人手。”
    看著緊緊皺眉的姚樂清舒,鄭驚人哈哈一笑道:“姚樂小子,不要再想了,咱們這就是一個死地。”
    “與其浪費自己的頭腦,還不如好好休息一下,高高興興的喝頓酒,然后跟那幫孫子拼命。”
    “你帶著咱們,一路從至尊盟那幫孫子的包圍下沖殺出來,已經不容易了,你去問問所有的兄弟,他們哪一個怪你?”
    姚樂清舒的眉頭,皺的更緊,而一絲奇光,突然之間閃爍在了姚樂清舒的臉上。
    不過隨即,他好像想到了什么,那一絲奇光,越來越黯然,最后就好像狂風之下的燈火,滅的無影無蹤。
    “咳咳,看來,我是真的沒有辦法了!”
    姚樂清舒搖了搖頭,看著外面寂靜無比的天地,手掌重重的錘擊在石壁上:“可是就這樣死在這里,我不甘心哪!”
    “還有,這些兄弟,都將自己的性命托付給了我,我卻難以帶領他們走出去,我……”
    鄭驚人哈哈一笑道:“這是沒有辦法的事情,你小子設計了七次,讓那姜無缺損兵折將,甚至有一次,差點就把姚樂玄機那小子給擊殺了!”
    “但是……他們太強了!”
    太強了,這話從鄭驚人的口中說出的時候,帶著一絲苦澀,很顯然,這幾個字,鄭驚人不愿意說出來。
    但是他們的失敗,并不是姚樂清舒這個盟主不合格,而是對手實在是太強了。
    比如,他們已經將對方困在了死地,但是那七大黃金血脈的強者,實在是太過于強大,硬生生的可以用武力,將他們設計的各種手段直接撕碎。
    特別是擁有無缺戰體的姜無缺,根本就不是他們可以對付的,每一次出手,都能夠擊殺他們一個高手,以至于沒有人能夠擋住對方。
    “清舒大哥,難道我們這些人,真的就比不過那些血脈武者嗎?”一個聲音,輕輕的在山洞中響起。
    說話的,是已經離去的琴悅,她的眼眸中,帶著一絲晶瑩的淚痕,剛才的笑容早就消失不見。
    姚樂清舒這一刻,只覺得自己的嘴唇有些發干,他很想說不是的,但是他這一刻,真的不愿意再說欺騙的話。
    那些擁有黃金血脈的天之驕子,實在是太強大了。無論是琉璃圣血,還是太皇真血所展現出來的威力,都讓他們這些沒有血脈的人感到顫抖。
    “我……我來這天恒神境之前,覺得天恒神境就算是危險,也只不過是和兇獸的拼斗,和天恒神境諸大傳承之地的拼斗,可是我沒有想到,我們最大的危險,竟然是……”
    琴悅的話說到此處,忍不住哭泣了起來:“我們最大的威脅,竟然是同樣來自于日升域的人。”
    “我一個師兄,被他們驅逐著去引誘一頭火焰蠻象,他們明明知道,這種引誘,根本就沒有活著的可能,我是親眼看到我師兄被火焰蠻象直接燒成了飛灰。”
    “他們……他們怎么能如此狠心,他們怎么能夠用我們的血肉,鋪就他們通向至尊傳承的道路。”
    琴悅的話,聽得鄭驚人眼眸中直冒寒光,他攥了攥拳頭,但是最終還是發出了一聲嘆息。
    為了不成為至尊盟的炮灰,他和姚樂清舒走上了和至尊盟對立的道路。而憑借著姚樂清舒的才智,加入他們的人越來越多。
    也正是如此,他們才成了至尊盟的眼中釘。雖然姚樂清舒計謀百出,但最終在對方強橫的武力下,還是落入了這鳴魂谷中。
    “好了,說這些都沒有用,我們現在最重要的是怎么能夠從這鳴魂谷中突圍出去。”
    姚樂清舒說到此處,話語中帶著無比遺憾的道:“要是有人能夠拖住姜無缺一刻鐘,我們最少就有一半人,能夠從這鳴魂谷中逃出去!”
    鄭驚人嘆了一口氣,他知道姚樂清舒不會亂說話,但是在他們之中,各方的天才人物雖然不少,但是要拖住姜無缺一刻鐘,又是何其的艱難。
    也許,鳴少能夠做得到。
    就在鄭驚人想到鄭鳴的時候,姚樂清舒的目光也朝著他看了過來,兩個人在這一刻,都明白了對方的心意。
    鄭鳴要是在的話,以他變態的實力,應該能夠和姜無缺對戰一刻鐘。
    “可惜,他不在這里。”姚樂清舒嘆了一口氣,話語中帶著一絲失落道。
    鄭驚人剛剛準備說話,陡然好像發現了什么的他,眉頭就是一皺,就在這時,一個身影倉惶的跑了過來。
    “盟主,不好了,姜無缺他們殺進來了,把守在關口的……”這身影的話還沒有說完,就好像用盡了自己最后的力量,整個人,直接朝著地上倒去。
    姚樂清舒伸手剛剛要攙扶這倒下的人,卻沒有想到,那人的手掌猶如閃電般的朝著姚樂清舒拍了過去。
    姚樂清舒根本就來不及反應,就被那人一掌重重的擊打在心口處,隨即倒飛了出去。
    “李石匈,你要干什么?”鄭驚人驚駭之下,朝著那人直沖了過去,他雙手揮動,黑色的劍光,朝著那人瘋狂的籠罩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