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3)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3)      完本感言(04-03)     

隨身英雄殺522 張三豐

  天恒神境之中,雖然沒有日月,但是其他的山河流水,卻和真的沒有任何的區別。
    騰空躍入水中,鄭鳴迫不及待的沖洗著,而他四周那奔騰的流水,只是眨眼間的功夫,就有上百丈變成了墨黑色,更讓鄭鳴感到無地自容的是,竟然有十幾條一尺多長的魚,翻著白肚皮飄在了水上。
    將身上所有的泥垢都沖洗了一遍之后,鄭鳴看到的,是細若美玉的肌膚。
    雖然這肌膚,比之美人的肌膚好像稍微顯得有點粗糙,但是和鄭鳴以往相比,卻已經有了巨大的變化。
    細密如玉,堅硬同樣一如美玉。
    鄭鳴就覺得自己的每一寸肌膚,每一點血液,都充斥著一種比以往更強大的力量。
    就在鄭鳴感應著這股力量的時候,一條細細的長蛇,從那湍湍的流水中潛行而至。
    這毒蛇早就發現了鄭鳴這個獵物,雖然從鄭鳴的身上,它感應到了危險,但是它更感應到了一種普通物品沒有的美味。
    吞下去,只要將這美味吞下去,它就能夠更上一層樓。
    這種誘惑,對于一條兇獸毒蛇來說,是一種致命的誘惑,所以它還是隨著奔流的水,義無反顧的朝著鄭鳴直沖而來。
    鋒利的毒牙,在接近鄭鳴的剎那,就朝著鄭鳴的肩膀狠狠的咬去。鄭鳴的心神,都在感應著自己身體的變化,更何況那長蛇在流水中,幾乎就如流水的一部分。
    當他意識到危險的時候,那長蛇的毒牙,已經開始接近他的肌膚。
    就在鄭鳴吃驚之下,準備躲閃的瞬間,那一塊就要被毒牙咬到的肌膚,卻本能的生出了一股反彈之力。
    這股力量,將那兇獸毒蛇直接彈飛出十丈多遠,毒蛇那兩根鋒利的毒牙,更是猶如被砸碎的玻璃,碎成了大小不一的顆粒。
    毒蛇瘋狂的逃竄,鄭鳴怎容這畜生就此離去?他手指輕彈,一股勁風,直接將毒蛇的腦袋彈成了兩段。
    力隨心生,不對,應該是力量自生,這力量,就隱含在他的每一寸肌膚之中。
    鄭鳴這一刻,陡然生出了一種明悟,這達摩祖師的易筋洗髓二經,雖然好像不修煉真氣,但是他修煉的,卻是人的身體。
    佛家有言,一滴水,八萬四千蟲,而人的身體,更是一座天然的寶庫,這易筋洗髓二經,就是將人身體的潛力,不斷的挖掘,完善。
    剛才,自己之所以會感覺到如此的饑餓,并不是說自己的胃饑餓,饑餓的是他身體的每一個細胞。而易筋洗髓二經,壯大的,就是它們這些小小的細胞。
    細胞的強韌,可以讓自己刀槍不入,可以讓自己力大無窮。
    煉體,這易筋洗髓二經,主要就是在煉體,甚至這種煉體,可以達到一滴血,可隱含一龍一象之力。
    修為的進步,讓鄭鳴欣喜不已,但是再次催動易筋洗髓二經的鄭鳴,發現自己無論如何修煉,都難以讓自己的身軀,有太明顯的進步。
    很顯然,得到了宗師級的易筋洗髓二經,再加上閉關中無休止的修煉,已經讓鄭鳴將自己的肉身,提升到了一個瓶頸。
    一個達摩祖師都沒有突破的瓶頸,所以現在,鄭鳴就算是再修煉,也難以在**上,有太大的進步。
    這樣的感觸,讓鄭鳴決定暫停洗髓易筋二經瘋狂的修煉,他的念頭,開始落到不動禪心和摩訶波若金剛力上。
    只不過這兩種力量,他都已經達到了大成的境界,所以想要有所進步,實在是太難。
    也不知道鄭驚人搜集到了多少傳承石,鄭鳴看著四周蒼茫的天地,開始為鄭驚人擔心。
    本來,鄭鳴想要留著鄭驚人幫自己護法,但是鄭驚人在確定鄭鳴并沒有太大危險之后,還是決定去搜集傳承石。
    他師傅給他指明的傳承,需要上萬的傳承石,如果在天恒神境關閉之前,他得不到這些傳承石的話,那么他這次天恒神境之行,就算是白來了。
    我也該收集一些傳承石,天恒神境的傳承都是無主之物,自己既然入得寶山,怎么能空手而歸?
    心里打定主意的鄭鳴,準備朝著天恒神境深處出發,但是就在他要離開修煉洞府的時候,另一個念頭卻升起在了他的心頭。
    達摩祖師的英雄牌,讓自己的**,得到了巨大的提升,而另外一個和達摩祖師相提并論的大宗師,如果能夠抽到他的英雄牌,又會是一個什么樣子呢?
    在這天恒神境之中,實力越強,能夠活下去的可能性也就越大,鄭鳴雖然有通天教主的英雄牌,但是他更希望自己本身,能夠變得越加強大。
    抽、抽、抽!
    重新坐在青石上的鄭鳴,再次開始抽取武俠牌,但是這一次,很可惜的是,他雖然抽到了不少的武俠牌,但是那一張大宗師的英雄牌,他依舊沒有抽到。
    一百張各種各樣,但是卻沒有太大用處的英雄牌,讓鄭鳴有些惱火,他遲疑了瞬間,一咬牙,直接要了一張那位大宗師的英雄牌。
    張三豐!
    張三豐的英雄牌,看著牌上仙風道骨的老道,鄭鳴心中的期待越發的強烈。
    這一張大宗師的英雄牌,會給自己帶來什么樣的改變,他又能干給自己什么樣的好處?
    將自己快速跳動的心壓制了一下,鄭鳴就開始凝眸朝著張三豐的英雄牌看了過去。
    就見技能一欄同樣出現了宗師級太極拳,宗師級太極劍法,宗師級兩儀劍法、初級太極真意、初級兩儀真意。
    看著這些技能,鄭鳴就覺得自己有些口干舌燥,他本來以為,張三豐的英雄牌之中,一定會有太極真意,卻沒有想到,在張三豐的英雄牌之中,竟然有著兩種真意。
    太極真意,兩儀真意。
    雖然都是初等,但是在鄭鳴的預感之中,卻覺得這兩種真意,都要超過阿飛的快劍真意很多。
    怎么辦?這么好的東西,是不是全部弄到自己身上來?鄭鳴飛快的思考著,多了幾分遲疑。
    因為是運用想誰是誰,所以鄭鳴一張張三豐的英雄牌,耗費的是一百萬黃色的聲望值。
    雖然現在他黃色的聲望值接近三千萬,但是用一千萬,這足足可以弄到一個頂級仙俠牌的聲望值,換取十張張三豐的英雄牌,依舊讓鄭鳴覺得有點舍不得。
    肉疼啊!
    這些天,鄭鳴心頭的黃色聲望值雖然依舊在增長,但是和以往相比,卻增長的慢了很多。
    甚至可以說,幾乎呈現出一種不怎么增長的狀態。之所以會這樣,并不是說鄭鳴的威名在峽谷十三國有所減弱,只能說,他的名聲,已經到了一定的地步。
    也就是說,峽谷十三國能夠給他提供的聲望值,已經差不多達到了極限。
    除非現在他回去,將那峽谷十三國給橫掃了。
    英雄牌雖好,終究是外物,只有自己踏上的,才是真正的巔峰,如果自己真的有通天教主的修為,而不是二十分鐘的無敵,那么這天地,自己還用怕誰!
    更何況人的生命終究有限,如果自身超脫不了的話,那么總要化成一抔黃土。
    而超脫,就要不斷的提升自己的修為,不斷的提升自己的境界,只有這樣,才能夠走得更遠。
    達摩祖師的英雄牌,讓自己本身的強度,得到了飛一般的提升,而張三豐的英雄牌,同樣能夠讓自己有巨大提升。
    也就是幾個瞬間,鄭鳴就已經有了決定,他快速的催動自己英雄牌系統,將本來只是一張的張三豐英雄牌,同樣疊加到了十張的地步。
    “太極真意,兩儀真意,希望不要讓我失望啊!”鄭鳴看著心頭的十張英雄牌,嘴中喃喃的念道。
    也就在這一刻,鄭鳴心頭金光一閃,一張張三豐的英雄牌,被他直接點開。
    ……
    逃、逃、逃!
    慕青鳳的身軀,雖然已經有些麻木,但是她還是拼命的催動著自己快要枯竭的真氣,快速的奔逃著。
    此刻,祖傳的驚鴻步法,在她的身上已經沒有了應有的悠然,她要的只有兩個字——速度!
    不要被追上,絕對不能被追上,自己不要死,不要被當成奴隸一般的去和兇獸們拼命。
    更不能成為一些人用來獎勵屬下的籌碼!
    天恒神境這四個字,現在在慕青鳳的心中,就好像一個噩夢,本來,她對于天恒神境,充滿了期待,她希望自己能夠獲得一種傳承,希望自己能夠成為家族之中,那個擔負起家族崛起的人。
    可是,當她來到天恒神境之后,她才覺得噩夢開始了,不,應該說,是當她進入天恒神境第二個月之后,噩夢就瘋狂的朝著她襲來。
    一直保護她的哥哥死了,死在一頭變異的四臂兇猿手中,一直跟隨在她身邊的女伴同樣死了,她不是死在兇獸的手中,而是死在人的手中。
    一個身上充滿了陰氣,號稱陰公子的男子,他吸盡了自己女伴的最后一滴血。
    當慕青鳳見到女伴尸體的時候,本來珠圓玉潤的女伴,已經變成了一具干尸。
    可是這些,現在想來,并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兩天之前,那個渾身上下充滿了紫色光芒的男子,琉璃圣血的傳人,他一舉擊敗了他們小團隊之中實力最強的表哥。
    他沒有殺人,但是他卻帶領著數百下屬,將他們家族的所有人都擒拿了下來。
    而且,這個被稱為琉璃圣血的傳承者,居然還毫不掩飾的告訴他們,要將他們當成炮灰來用。
    她清楚的記得那個人的每一句話,而這些話每每出現在她的心頭,都讓她驚恐不已。
    “我們要打開至尊傳承,需要大量的傳承石,所以,你們這些人,就有了活下去的價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