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12-10)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12-10)      完本感言(12-10)     

隨身英雄殺521 易筋洗髓

  少林二經,易筋洗髓。洗髓經的威力,尚在易筋經之上,鄭鳴對于那洗髓經,變得更加的期待。
    在簡單的對自己的身軀進行了清理之后,鄭鳴開始修煉洗髓經,因為十張達摩祖師英雄牌的作用,他修煉洗髓經沒有半點的瓶頸。
    可以說,真氣運轉之間,基本上就是水到渠成。
    通體二百零六塊骨頭,在將洗髓經運行了一遍之后,鄭鳴就覺得自己的身體,充滿了****和飄然若仙的感覺。
    易筋練肉,可讓身體堅韌一如鋼鐵。洗髓煉骨,煉化骨骼之中一切有害的雜質,讓修煉者的體質,不斷的朝著完美的方向進化。
    透過易筋洗髓二經的修煉,鄭鳴自身的真氣并沒有太大的進步,但是他自己的體質,卻提升了一倍左右。
    “嘭!”
    鄭鳴的手掌,重重的擊打在自己坐下的巖石上,一個足足有半尺多深的手印,清晰無比的印在巖石上。
    將手掌從巖石上收回,鄭鳴絲毫沒有感覺到手掌上有任何疼痛的感覺。他看著自己晶瑩如玉的手掌,眼眸中多出了一絲欣喜之色。
    掌碎青石,就算是沒有入品的武者,有的通過多年的苦練,同樣能夠做得到。
    而鄭鳴,在沒有修成內氣之前,更是將自己的**修煉的極其強橫,甚至可以憑借著周侗的鐵臂膀,和一些修煉出了內氣的高手相抗衡。
    再加上金鐘罩,幾乎讓鄭鳴成為了大晉王朝九品以下**強度最強悍的人。
    但是,這種**的強橫,和現在透過易筋洗髓二經修煉而成的強橫,有著本質的區別。
    按照鄭鳴現在的理解,他以前的強橫,是一種純粹外功的強橫,如果用通俗的話來講,實際上就是四個字——皮糙肉厚。
    可是現在,透過易筋洗髓二經的修煉,鄭鳴身體的強橫,是屬于每一根經脈,每一塊肌肉,每一滴血液的強橫!
    這是一種身體本質的提升,是一種質的提高。
    強大經脈,壯大血氣,從而讓力從體生,從而達到另外一種巔峰,這就是易筋經和洗髓經的目的。
    修煉,將自己身體的強度,再次提升上去,唯有這樣,自己才能夠在這天恒神境之中,和那些血脈傳人一爭長短。
    就算自己現在得不到和他們相匹敵的血脈,但是自己有易筋經,有洗髓經,有達摩祖師留下的至強武道,只要將這些融會貫通,同樣可以和他們一爭長短。
    和軒昊然一戰,已經過去了三日,但是鄭鳴對于那一戰的每一個細節,都記得無比清楚。
    雖然最終,自己和軒昊然的拼斗是不分勝負,但是鄭鳴卻從中感受到了七大黃金血脈的強大。
    達摩祖師,一身武技幾乎可以說達到了武道巔峰的地步,但是在那黃金血脈之下,依舊是占不了太多的便宜。
    特別是最后,那四個上古帝皇出現一絲神魂之后所展現出來的的威勢,更讓鄭鳴感到心驚。
    十張英雄牌,讓他擁有了達摩祖師五項技能,但是他心里清楚,唯有更上一層樓,他才有可能在這天恒神境之中,和那些天之驕子一爭長短。
    至于仙俠的英雄牌,鄭鳴倒是想到過,為了驗證一下仙俠英雄牌的威力,他甚至將那好像沒有太多作用的黑雕佛奴英雄牌直接給點開。
    但,可惜的是,就在他將黑雕佛奴英雄牌點開的時候,這張英雄牌的力量,竟然直接給壓制到了一品境界。
    而佛奴的技能,更是一個都施展不出來。
    在鄭鳴的推算中,除非他直接施展通天教主的英雄牌,要不然他手中的其他英雄牌,都要被壓制。
    所以,在這天恒神境之中,除了那幾乎在任何時候都能夠保命的通天教主英雄牌之外,鄭鳴能夠使用的,唯有武俠牌和武將牌。
    而武俠牌之中,除了帶著神秘色彩的帝釋天之外,達摩祖師的英雄牌,無疑是最強大的。
    獲得達摩祖師的技能,是十張英雄牌的事情,但是讓這些技能真正成為自己的東西,則需要鄭鳴自己的領悟和修煉。
    易筋經,洗髓經,金剛不壞體,摩訶般若金剛力和不動禪心,鄭鳴最看重的,是前面三樣,因為前面三樣,是不斷的提升他身體素質的三樣。
    一遍,兩遍,三遍……
    宗師級別的易筋洗髓經,不斷的在鄭鳴的身體之中運轉,閉目修煉的鄭鳴,這一刻完全忘記了外面的一切,他就覺得自己的身體,就好像是一塊鋼錠,不斷的被拉扯成絲,然后被重新鑄造成為更小的鋼錠。
    那一滴滴的血液,在鄭鳴體內流傳,開始靜寂無聲,然后開始猶如潺潺流水,到了最后,血液流轉之間,隱隱約約,就有風雷之聲在回蕩。
    徹底沉浸在易筋洗髓二經之中的鄭鳴,已經有點忘記他來此是干什么的,甚至忘記了此地,是天恒神境。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整個人盤坐在石塊上的鄭鳴,身體陡然顫抖了一下,而在虛空之中,響起的卻是一聲爆豆般的響聲。
    “啪啪啪啪啪啪!”
    伴隨著第一聲的顫抖,鄭鳴的身體在虛空之中不斷的震顫,伴隨這震顫的,是一聲聲猶如雷霆般的聲響。
    而鄭鳴那盤坐的身軀,在這震顫中,坐的越加的筆直,雖然他只是將頭抬起了半寸,但是給人的感覺,卻猶如一條昂頭長嘯的巨龍。
    從地上一躍而起的鄭鳴,雙眸中充斥著電光,不過他并沒有第一時間感應自己的變化,他現在最大的需要,是吃東西。
    餓,自己不是一般的餓,鄭鳴就覺得自己身體每一個經脈,每一個穴道,每一滴血液,都在向他這個身體的所有者咆哮。
    食物,自己需要的是食物!
    騰空而起的鄭鳴,猶如閃電般的起落,半刻鐘之后,他就已經來到了一只猶如巨獅的兇獸近前。
    那巨獅兇獸,和鄭鳴他們剛剛進入此地之時得到了一塊傳承石的兇獸,實力差不了多少。而這兇獸在看到鄭鳴的瞬間,先是雙眸露出兇光。
    不過隨即,它就好像遇到了天敵一般,厲吼一聲,轉身就想逃走。
    可惜,鄭鳴怎么能夠讓它逃走?他的肚子,他的血肉都在咆哮,都要將這頭獅子狀的,足足有兩丈多長的兇獸,一口吞下去。
    “嗖!”,也就是眨眼功夫,鄭鳴就出現在了那兇獸的前方,隨即一拳,重重的擊打在了兇獸的頭顱上。
    這一拳,鄭鳴并沒有施展紅日照大千的真氣,他運用的,純粹是他本體的力量。
    所有的經脈,所有的肌肉,所有的血氣,都匯聚在了這一拳之中。
    易筋洗髓二經的鍛煉,所有的一切的力量,這一刻,都隨著這一拳迸發而出。
    巨獅兇獸高有一丈,但是此刻,它在鄭鳴的拳下,就好像一個破碎的破布娃娃,直接倒飛出去了十幾丈。
    要知道這兇獸本身,都擁有內丹之力,他們的戰斗力,更是不弱于宗師級別的強者。
    當鄭鳴走向那倒地不起的巨獅兇獸時,才發現那巨獅兇獸的身軀雖然完好,但是顱骨卻已經完全被震碎。
    對于巨獅兇獸體內的傳承石,鄭鳴并不在意,他現在看著偌大的巨獅兇獸,唯有一個念頭。
    吃,吃,吃!
    好在他的儲物手鐲之中,有著巨大的空間,而鄭鳴更喜歡將一些生活必須的東西放入里面。
    所以也就是半個時辰的功夫,那偌大的巨獅兇獸,在鄭鳴的手中,就變成了鮮美的烤肉!
    鄭鳴覺得,這個時候的自己,就是一個飯桶,一個大大的飯桶,那巨大的獅形兇獸,就算沒有一萬斤,最少也有七八千斤。
    就算是生火烤熟,最少也有四五千斤的肉。
    可是現在,這四五千斤的肉,都已經落入了鄭鳴的肚子里,而鄭鳴,依舊有一種饑餓的感覺。
    所有的烤肉,在進入鄭鳴肚腹的剎那,就會被肚腹快速的分解,化成最為精純的力量,沒入鄭鳴體內的每一個細胞之中。
    在以往,鄭鳴突破內氣之氣,同樣經歷饑餓的感覺,但是那個時候,鄭鳴雖然饑餓,卻吃不了現在這般多。
    那時候,他只不過就是將李小朵開的飯館里的所有東西,統統的吃了下去而已。
    可是現在,他一個人,卻是一下子吞下了一頭獅子。他甚至覺得,如果再給自己來這么一頭獅子的話,他也絕對能吃得下去。
    不過鄭鳴并沒有吃下去,已經暫時控制住食欲的他,這一刻,才有時間朝著自己的身軀打量起來。
    蓬頭垢面,怎一個蓬頭垢面能夠形容!鄭鳴甚至覺得,就算是叫花子,也比此時此刻的他,要體面的多。
    自己修煉易筋洗髓二經,竟然用了多長的時間,怎么渾身上下都散發出一種酸臭的味道?
    也就在這個時候,鄭鳴才發現,自己的手臂,竟然漆黑如墨。稍微動上一動,就有一層厚厚的泥污掉落。
    臭不可聞,這四個字,飛速的在鄭鳴的心頭閃動,他雖然不是猶如姚樂玄機那般有潔癖,卻也是想讓自己像個叫花子似的惡臭沖天。
    受不了的鄭鳴,也顧不得四周是不是有兇獸,他飛快的朝著一條河沖了過去。